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5章 一丘之貉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5章 一丘之貉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话说被狠狠打了一顿的粉衣公子,咽不下这个气,回去召集了一帮子狐朋狗友来为他报仇。

    他自己没来,躺在家里直哼唧,于是几个富家子弟带着大帮家丁,气势汹汹的来到了租船处。

    打头的一个人胖大魁梧,肉肉的鼻子就像是一头蒜长在了脸上,他一棍子敲在了老板破旧的桌子上:“娘的,说,谁揍得我兄弟?”

    老板吓了一跳,划拉了一下桌面,幸好没破。

    他刚想发横,在看到乌泱泱的一大帮人后,脸上堆满了笑。

    “不知兄台说的是谁?”

    横肉大汉一脚踩上桌子:“我兄弟来这里游湖,来时好好地,回去的时候不仅掉入了湖里,临走时还被人蒙脸揍了一顿,草他娘的,你租船租腻了,是不是不想干了?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关我们这里的事啊,小的不知,也没看见。”老板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大汉把棍棒在老板面前挥了挥:“你就坐在这出口,你不知谁他娘知,信不信我一棍子打烂你的头?”

    老板吓得往后一缩,他的打手就几个,硬碰硬估计打不赢。他眼睛转了一圈,指着湖上的一艘画舫:“你去问问那画舫上的人,若你说挨揍的是粉衣公子的话,那么就是那画舫上的人接的他的船。”

    横肉大汉敲了敲桌子,呸了一声:“算你识相。”

    他带着人来到了岸边,一字排开。远远地看着那艘画舫上站着一位青年男子,看那人年岁不大,穿的也很好,他暗暗纳闷,就这么一个人,能把我兄弟揍成那样?

    画舫老板查了查手里的银子,该收的都收了回来,吩咐好手下把待会儿还回来的画舫在码头收好,就把桌子一盖,偷偷的溜了。

    安怀不知道被人坑,迎风吹得一高兴,就朝在里面坐着的人扬声喊:“魏家妹子,周家表妹,你们快出来吧,湖上风景真不错,否则就白来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周彩儿终于缓过劲来,腿不再发抖,她也不想和表姐这么相对无言,不如出去看看风景。

    于是她清脆的应了一声:“安大哥,这就来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皱着鼻子翻白眼,她也从刚才的打击中满血复活。云世子她还要再试试,机会是人创造的,这次不行,还有下次呢不是。

    表姐妹一前一后走了出去,安怀笑脸相迎,这才对嘛,不枉自己牺牲宝贵时间陪着来一次。

    岸上的横肉大汉突然眼睛瞪圆,我靠,还有两个娇滴滴的美人,难怪我兄弟要和人打架了!

    他脑子里已经恶补了一出两男为两女争风吃醋,继而大打出手的狗血大戏。不过那俩女的长相也不过如此,只不过穿的比较好,一点风情都没有,还远远不如窑子里的春香妹妹呢,兄弟的眼光有待提高。

    既然锁定目标,他就有数了,等人上岸揍他丫的。

    画舫陆陆续续的都还了回来,本欲在岸边再走走的游人一看这阵仗,就离开了秋明湖,大过年的别惹一身腥。

    远远地望过去,湖上就只剩下了一大一小两艘画舫。

    大汉等的不耐烦,有家丁提议:“少爷,咱们坐上画舫过去撞他,你看这么多闲散的画舫,撞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诶,好计!

    于是一行人气势汹汹的走到正归拢画舫的伙计跟前,一把抓住他往后一拽:“你,走开,不要碍着大爷道。”

    伙计敢怒不敢言,老板都跑了,无人撑腰他也不敢做啥。

    找了三艘画舫,大汉布置人上去。但问题来了,画舫一送回,划船的人就都散了,他们要如何利用画舫去撞人家?

    “你们,都给我学着划!”横肉大汉指着船上的家丁吩咐,出主意的那个人被同伴瞪了个狠,都是你他娘的多嘴。

    初学者当然不可能划得好,一艘艘画舫歪七扭八的在湖里龟速前进。

    豪华画舫里的萧停云不经意间抬眼看来,瞬间就看出了不对,他打个眼色给萧琛,二人一起来到窗前。

    萧琛趴在窗口,啧啧称奇:“这是在训练新手吗?”看上去真的很诡异,走的路线像是虫子爬,爬来爬去的,还不出快,搞笑。

    萧停云静静的看着,在想这是不是家里那个败类派出来的笨蛋,又来给自己添笑料的。

    萧琛咦了一声:“这三艘画舫怎么是冲着阿怀去的?”

    霜落听到了这一句话,站起身走过来,也眺望过去。还真是呢。那三艘画舫速度很慢,但目标很明确,就是奔着大表哥画舫而去的。而且湖上竟然没有了别的画舫,看上去空旷很多。

    她有点着急,转身对萧停云说:“我看着那不是正常船家,是不是大表哥遇上麻烦了?”

    见她眉头微蹙,萧停云就想为她抚开,不想见她烦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,有我们呢。”萧停云安抚她,然后叫来萧声,让他命人转向也划过去。

    姚天祁和安鑫听到安怀遇上麻烦,也都吃不下去了,忙不迭的凑到窗口看。

    安鑫摩拳擦掌,义愤填膺的说:“找我大哥麻烦,我倒要看看谁有那胆子。”

    于是湖上仅有的五艘画舫,以安怀那艘为中心,慢慢地聚拢在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包围圈。

    萧声得意的瞅着那三艘乌龟舫,真是逊毙了。距离比自己近,划到地方还不如自己快,笨死算了,要不就直接跳湖吧省得丢人。

    横肉大汉看到有一艘豪华大舫,先他们一步到了仇人跟前,心下暗忖:莫非他还惹到了其他人?那敢情好,看这画舫不是一般人家的,要不要观望一番再下手?

    他也不想想就他手下那技术,到时能不能追的上人家都未敢论。

    安怀站在舫头,瞅着萧琛的画舫来到自己身边,不由笑着高声道:“怎么,要回去了吗?”

    周彩儿和魏子萱面面相觑,三皇子竟然追过来了,莫非是为刚才不好意思,来邀自己上船?

    魏子萱一脸期盼的看着萧琛身边的云世子,却发现人家根本没看自己,顺着他的眼光,她惊恐的看到,有三艘大船歪歪扭扭冲着自己画舫而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拉着萧琛欲出去,想了想回首对霜落说:“你跟着我。”待会儿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,自己照看着就不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姚天祁横了他一眼,我的妹妹为什么要跟着你?他听见安怀的声音在外,就拉住妹妹的衣袖往外走,想问问表兄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霜落回首冲萧停云和萧琛招手,心照不宣的眨了眨眼睛,意思是你们快跟上。大哥是一介书生,君子斗口不动手的那种,遇到这种事,还得依仗萧停云,毕竟他那么凶。

    萧琛无奈的看看云弟,他觉得都挺好的两人,怎么就处不到一起去呢,还是同窗咧。还有还有,云弟明明看上了人家妹子,论起来姚天祁就是他大舅哥,他现在还敢跟人家做对,这份作劲儿,真让萧琛送他一个大拇指外加一个白眼。

    舱内的五个人鱼贯来到了船头,萧声则带人分散在四周,虎视眈眈的伺机行动,他一脸兴奋,就喜欢不长眼的凑上来,他手好痒。

    安怀瞅着这架势,收敛了笑容,知道这是有情况:“三殿下,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噗,他还问有什么事,萧琛被他蠢哭。

    指了指合拢而来的那三艘画舫,萧琛皱眉问他:“那些人你认识?”

    安怀只顾着迎风舒爽了,还真没注意这个,环视一圈,他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横肉大汉手一挥,阻止了下人继续靠近,两艘离得比较近的画舫就轻轻撞在了一起,他稳住身形,骂了一句:“真是他妈的一群废物。”

    他在观望,因为豪华大船上走出来五个人,四男一女,竟和他的目标认识,好像是一伙的。他看不到画舫那一边的萧声,还以为就是这么几个小白脸把他兄弟揍成那个熊样的。

    他胸口燃起怒火,最讨厌长得好的小白脸了,今天一定弄得他们后悔这么长。

    安怀看清了来人,摇摇头:“没见过,他们这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萧停云微微一笑,他们估计是想揍你。

    横肉大汉手一扬,画舫又开始向前。

    安怀遥遥抱拳:“那边的兄弟,你们驶错方向了,请问是有何事?”

    “他娘的,你还有脸问我是何事,把我兄弟弄到了湖里,还打成那副样子,你这个小白……狗娘养的。”他想骂小白脸,却发现安怀真不怎么白,倒是大船上的那俩娘娘气气的。

    安怀的脸刷的拉下来,出口成脏,该打。

    没等他动作,横肉大汉的脸上“吧唧”被糊上了一只鞋,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“呸呸呸,我草他娘的,兄弟们,给我撞他!”

    霜落看了个清清楚楚,那鞋打了一个正着,正好堵住他的脏嘴,不由掩口娇笑,打得好。

    萧声手上还转着另一只鞋,得意的准备再来第二下。

    三艘画舫向安怀的船发起攻击,无奈实在是技术不强,被有专业技巧的船家给避开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勾了勾嘴角,乌合之众,看样子不是什么人指使,而是单纯来找麻烦的。

    “萧声,过去。”他扬声吩咐。

    萧声答了一声是,和兄弟们迅速的展开了行动。

    霜落看的目瞪口呆,只见凌空飞起了几个黑衣人,足尖轻点船头,就轻轻松松的跃了过去,每艘画舫上三四个。

    萧声亲自跳上了横肉大汉那船,一脚就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么小这么秀气的一个人,竟然有如此力量,大汉被踹倒在地,嘴里竟然还不干不净:“草你娘,给老子来黑脚!”

    萧声一个飞身过去,一脚踩偏他的脑袋:“让你满嘴喷粪。说,谁派你来的?”

    大汉被踩蒙了:“你们打了我兄弟,他妈还有理了。”

    萧声和他扯不清,干脆不扯,这会儿功夫,每艘船上的乌合之众都被打趴在地,一个一个扔在一起摞成了一堆。

    这时就听萧停云冷然道:“靠岸,送官。”

    霜落赞叹的冲着萧声一笑:“小兄弟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被夸奖的萧声小脸一红,不得了,被天仙夸了呢,好激动怎么破,不过她可能不知道,世子比自己可厉害的多。

    比他厉害的多的萧停云冷冷看了萧声一眼,萧声摸摸鼻子,立刻指挥人瞬间把画舫划走了。

    萧琛扬了扬眉,问安怀:“他说你揍了他的兄弟,是谁啊,为什么要揍他?”

    安怀一脸雾水:“我也不知道啊,我就过去租了一艘画舫而已。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貌似有了点头绪:“那大汉说他兄弟弄到了湖里,我租的这艘画舫,好像就是他兄弟坐过的,这么说,可能是一场误会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心里一动,“你看到的可是一个粉衣男子?”

    安怀点点头:“正是,他确实一身湿透很是狼狈,他下来后,我们才租用的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由笑了,原来如此,一丘之貉,该揍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