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4章 相谈甚欢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4章 相谈甚欢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的态度,让姚天祁瞬间抖起刺。

    嘿,我还就非要提了。姚天祁从他手上接过笔,无视他的冷脸,仔细的蘸了墨,看着窗外略一沉吟,嘴角一勾,有了。

    “湖上春来似画图,乱峰围绕水平铺。松排山面千重翠,日点波心一颗珠。”萧停云轻轻念来,纵是再烦他,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确实腹有诗书,出口就是华美诗句。

    霜落抚掌:“好诗。”

    她指着天上的日头,夸赞道:“日点波心一颗珠,这句画龙点睛,尤为贴切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搁下笔,越看这幅画越喜欢,他的诗确实给这画加了分。

    “送你了。”萧停云说出口,突然发现自己最近说这句话说的频率很高,那可不行,他得给姚霜落要点什么找补回来。

    霜落本来就没打算给他,她还要回去好好研磨呢,但人家世子客气地发话了,她就笑着福了福身:“谢世子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没吱声,要是连这个都抢,那可叫人更瞧不起,算他有点风度。

    萧琛见三人终于做完了正事,招呼他们:“好了吧,再不来本皇子可就不给你们留了。”他面前盒子里的糕点,真的数量不多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了姚天祁一眼,当先走过去。霜落小心的把画拿起来晾了晾,真是幅佳作,她越看越喜欢。

    姚天祁对妹妹说:“放在通风处,到咱们下船应该就不染墨了。”

    两个爱画之人仔细的把画移到了风吹的地方,萧停云远远看着,颇有些得意,本世子的墨宝,该当被人尊重。

    萧声见世子不再作画,命人把画舫开起来,于是五个不该凑在一起的人,组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组合,坐在一起游起了湖。

    萧琛见云弟沉默着喝茶,再看那两兄妹正小声交谈着,看样子好像还是在说画,就把糕点推过去:“你俩也别光顾着说,这可是本皇子省下来的。”

    本来霜落就不饿,这下就更不想吃了。

    她轻啜一口茶水,看大哥给面子的拈起一块红枣糕。只有自己和萧停云一样只捧着茶,不由偷笑,莫非因为二人早就先品尝了,所以他也不饿。

    萧琛看着窗外,转回脸问姚天祁:“今日有缘凑一起游湖,不如上元节再凑一起,天祁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姚天祁斯文的轻咬慢嚼,听三皇子这么说,思索了一下,看了妹妹一眼:“不知三殿下说的凑一起,是指的什么。”

    萧琛笑吟吟,手指敲打着桌面:“上元自古就是大节日,百姓们争相在晚间放天灯祈福,说实话,本皇子从未放过。”

    霜落看着他,心里道我也没放过啊,但她不接话茬。有大哥在,无需她出面。

    姚天祁擦了擦手:“殿下真有雅兴,以往上元节,我和妹妹好像也没出去过……”他看了看霜落,以前的妹妹不喜欢这些。

    萧琛轻轻拍桌子:“着啊!就是这样,所以,今年咱们约在一起放吧,以前不熟,现在可以一起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掀掀眼帘,你现在也没有和人家多熟。

    被遗忘的安鑫激动地拉住姚天祁:“表哥,表哥,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怕表哥不答应,安鑫又想拉表妹,没想到那位可怕的世子看了自己一眼,他的动作就顿住了,但还是热情地说:“霜儿,你也答应啊,以前想和你们一起玩,都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霜落耸耸肩:“我听大哥的。”

    于是四双眼睛同时殷切的看住姚天祁,让他觉得压力好大。

    “磨叽什么,又不是让你喝花酒。”萧琛一拍他的肩膀,诱惑道:“告诉你个独家消息,一杯无在上元节当夜有活动,你就不好奇?”

    霜落奇怪的看了三皇子一眼,“一杯无”是酒楼,人家搞活动,你是怎么这么清楚的。

    萧停云瞥了萧琛一眼,笨蛋。

    姚天祁可没想到这点,给面子的问:“会出什么活动?”

    萧琛嗯了半天,把球抛给了萧停云:“你问云弟,云弟清楚。”他可编不出什么活动来,能想到有活动就很厉害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暗叹,真不是一般笨,

    见霜落浅笑着看自己,他头脑一热,脱口而出:“京城大街每年上元节都会有灯会,一条街满是花灯,很有看头。”

    “那一杯无是什么活动?”霜落眼睛亮晶晶的问,她可知道这座酒楼没有凡品,光酒菜点心的特殊就可见不一般,所以她很好奇这次酒楼会推出什么新鲜玩意儿。

    萧停云想起那盏配得上她美颜的花灯,不由说道:“酒楼也有花灯会,只是要以诗会友,当晚会有评判,头奖是西域那边过来的奖品,咱们天凌买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听到西域二字,不由出了神,她想起了皇后赏给的猫儿和琉璃盏。

    姚天祁点点头,那倒值得一试:“《太平广记》上记载,粟特人就是那一带的吧,他们的东西都特别新颖。”

    萧琛抚掌笑道:“不愧是才子,博览群书。没错,粟特商人马上就要和我们天凌光明正大的通商,以后咱们买东西也方便,咱们出产的东西也可以送到那里卖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不由赞道:“吾皇英明。”

    萧琛与有荣焉,但他指了指萧停云:“其实这都是云弟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安鑫羡慕的看着可怕的世子,难怪脾气这么不好,原来他这么有本事。

    霜落明眸转向云世子,“世子此举是天凌百姓之福。”

    就连姚天祁看向萧停云的眼光都有点变,原来这小子也是能干件好事的。

    没等萧停云飘飘然,萧琛性急的问:“云弟,你还没说完,到底头奖是什么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冷眼送给逗比琛,你坑我还坑的这么理直气壮的,他可没想过要搞啥活动,只是想送给某人一盏灯而已。

    但萧琛既然放出了话,他就得给他圆:“头奖会是比琉璃盏还要美的宫灯。”

    霜落可是亲眼见证过琉璃盏的,比它还美,那得是多好看。女孩子终归是喜欢这些小玩意儿的,尤其是美人,霜落不由对大哥撒娇道:“大哥,看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自是不惧作诗习文,他暂时抛却了成见,诚心的问同窗:“评判会有哪些人?”

    萧停云:“……”我也不知。

    他想了想:“应该是小书院的大儒们。”他回去就召集三个有文采的幕僚,这个任务他们干的过。

    姚天祁了然的点头,转首对妹妹说:“那就这么定了,上元节咱们去花灯会,大哥争取为你赢那一盏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争取,是一定要。”霜落冲他眨眨眼,“大哥的诗若拔不了头筹,那他们送的花灯我也不稀罕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觉得自己的膝盖中了一箭,明明是自己送她的,怎么说来说去,就成姚天祁这个讨厌鬼要送给她的了?

    萧琛哈哈大笑:“那是自然,再说,除了天祁,还有云弟,一杯无的奖品总归跑不出外人手去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和萧停云四目相对,火花四溅。

    霜落突然支颐向往道:“再来个以画会友就好了,那样的话,我师傅就也可以去参加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转眼看她,她竟然还有绘画师傅,就不知道是哪位名家?

    “霜落啊,论画画,还有谁比得上云弟?”萧琛为萧停云打拷。

    那倒是,但是霜落歪头看着萧琛:“云世子的画技一流,他要参加是一定会赢的,但他应该不会参加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说不准。”萧停云抚着下巴道,霜落的话给了他灵感,再来个画技比赛,那盏灯就是自己的奖品,到时不就成了自己送她的嘛。

    至于姚天祁作诗赢的头奖奖品,嗯,给一提盒酒楼的点心,应该也不算辱没他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