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3章 自找没趣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3章 自找没趣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作为伯府世子,安怀是认识萧停云的,知他与萧琛走的近,所以对他观感也不差。

    “云世子,原来三殿下就是去找你,不过他真不够意思,我都说与他游湖了,他竟然一点口风不露。”安怀想起来就呕的慌,这还亲戚呢。

    萧停云点头:“我会把你的话告知与他,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安怀石化,你这样说我还能放得下心?

    霜落露出浅浅的笑涡,她算是了解了,云世子就是个毒舌君,他论第二,无人敢称第一。

    她对安怀说:“那你们是要继续游湖吗?”

    “只好这样了。本来是想找你们的,既然都有了画舫,那就岸上见,再一起回府可好?”安怀无奈的苦笑,若是可以,他也不想陪魏子萱啊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霜落想看大哥下来没有,和他告知一声,却和萧停云对视了个正着,他对着霜落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霜落回以一笑,不再多言。她转回身看向外面的景色,再和自己画的作比较,立刻看出了问题:“这个笔法我用的好像不对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附过身来仔细看画,当面前舫上的一男一女为空气。

    安怀有些尴尬的退后一步,刚想吩咐船家可以开船了,却见魏子萱上前一步娇声说道:“见过云世子,子萱请世子安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耐烦的抬头,俊眼一眯,戾气就冒了出来,这谁啊。

    魏子萱见他表情不善,有些畏惧,但咽咽唾沫还是鼓足了勇气说:“家兄魏国公府世子,云世子可相熟?”

    也不知抛出兄长名讳,云世子给不给薄面。

    结果证明她想多了,萧停云一脸冰霜的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一噎,这让她可怎么接。

    安怀都替她脸疼,同时为姐夫的名头感到忧伤。他劝魏子萱:“魏家妹妹,你还是回去坐好,咱们要开船了。”

    不等魏子萱回应,他笑着跟霜落挥手:“霜儿,待会儿岸上见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轻哼一声,早就该走,不,是根本就不该出现。

    霜落贝齿轻启,对大表兄甜甜一笑:“注意安全。”刚才可是有人落过水了。

    安怀拍拍胸膛,刚想发豪言说也不看自己是谁,没想到又被魏子萱截了话头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她是转而问霜落:“姚霜落,我表妹可是也在这艘画舫之上?”

    霜落抬眸,别人点名问自己,那就且正视她:“我们一起过来的,当然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一脸担忧的样子,又转向萧停云:“云世子,来时母亲嘱咐我多照看着表妹,不知我能否也过去你那画舫上?”

    安怀诧异的看向她,我怎么没发现你一直在照看周彩儿呢,若真如此,我们何至于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霜落垂下头继续画画,有些细节正好需要处理,但她嘴角貌似一直弯有弧度。她早看出魏子萱想上来,还在想她如何开口,没想到用的理由真是弱。不过不是她的船,她才不会往身上揽。

    萧停云失笑,一个两个当我好说话是不是?没开口让你滚蛋,还是给安怀面子,这就蹬鼻子上脸了。

    他没听见似的一直在看霜落添细节,嗅着他喜欢的香气,只觉得今早还有的窝火不见了,通体舒畅。

    见萧停云没有搭理自己,魏子萱以为他没听到,就清了清嗓子,大声叫:“云世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聒噪!”萧停云忍无可忍的站直身子,倒背着双手阴郁的看着魏子萱,“滚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吓得踉跄地退了一步,安怀好心的扶了一下,避免她摔倒。

    安怀正想替她告罪,见萧停云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自己,他吧唧一下嘴,没敢张口,毕竟昭王府云世子恶名在外。

    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,听见萧停云身后传来话语声,安怀翘首望去,立刻释然的吐出一口气,有救了。

    从里面走过来好几个人,为首的那个一靠近,就哥俩好的把手臂撘萧停云肩上,正是三皇子萧琛。安怀眼巴巴的瞅着他,可他也没看安怀,直接俯下身观赏霜落作画。

    安怀擦擦额头,被人无视的感觉,真尴尬啊真尴尬。

    姚天祁走在最后面,远远就看见霜儿面前摊着的宣纸,在画舫二层悬着的心立刻松了下来,原来是在画画。他本来也想凑过去看妹妹的画。一抬眼,瞥见窗外停着一艘画舫,而自己的表兄正站在仓外,和窗子面对面,只是表情不怎么自然。

    他走上前惊讶的问:“大表哥,你租到画舫了,这是在做甚?”

    安怀轻咳:“打个招呼,一会儿就走,咱们岸上见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不做他想,各游各的很正常,他颔首称是。

    魏子萱眼尖的发现了周彩儿,高兴地叫了一声:“表妹。”

    周彩儿从不曾知道表姐这么乐于见到自己,被萧声招待的心情很好的她立刻扬起绢帕回应:“表姐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有些烦躁,让她滚还不滚了是吧?刚想发作,萧琛按下他,像是才发现魏子萱二人,笑眯眯的摸着窗棂:“原来是阿怀,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逛?”

    安怀:“……”他对萧琛睁眼不说人话的功夫佩服之极,在秋明湖上泛舟,还能到哪里去逛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,子萱能否去你的画舫上与表妹一起?”魏子萱见到了萧琛,觉得有了希望,毕竟三皇子一看就很好说话。

    萧琛笑眯眯的说:“你是想和你表妹一起啊?”

    魏子萱心里一喜,忙不迭的点头:“是,谢殿下成全。”

    萧琛摆摆手,“那有何难,来人,搭上梯桥……”

    萧停云没反应,自顾自的从霜落手里接过笔,在一处细细描绘,霜落连忙屏息凝神的侧首看,暗暗记下他的手法。

    就在其他人等候萧琛“搭上梯桥”后的“接他们上来”时,就听人家高贵的三皇子说:“送魏小姐的表妹过去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脸上的笑凝固,周彩儿本来洋洋得意的心一凉,二人都有些被这神转折打的措手不及。只有萧停云暗笑,他早就知道这个萧琛一肚子坏水,而且绝对不会和自己唱反调。

    萧琛见魏子萱僵在那里不动,惆怅的叹息一声:“魏小姐姐妹情深,实在是让人羡煞。本皇子这就让你们姐妹团聚,携手游湖!”

    周彩儿良久声音抖着说:“殿……殿下,民女……民女在这……这个舫上即可。”

    萧琛本来带笑的脸一板:“大胆!”

    吓的周彩儿连忙跪下。

    安怀皱眉,这个周表妹怎么回事,既然三皇子都说了让你下来,你下来就是,怎么还赖着不走了。这岂不是公然打脸魏子萱以及皇子的威严么。

    魏子萱心里这个气,好你个周彩儿,你还不愿和我一起,看我回去不告你的状。

    萧声过来扶起周彩儿,吓唬吓唬就够了,怎么说也是国公府的亲戚,该他上的时候就得上。

    周彩儿的腿直打颤,萧声扶着她不屑的撇嘴,就这出息,不配坐世子的画舫。若是适才她干干脆脆的走,估计船上的贵人还都高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萧停云的画舫实在是太大,从上面甩下来的梯子连接租来的小画舫,形成了一个斜坡。周彩儿看得直眼晕,本就打软腿,这下更是迈不出脚。

    安怀上前接应她,周彩儿颤巍巍的伸出手,未等人家抓住,闭上眼直接扑了下来,被安怀抱了个满怀。

    魏子萱看的实在是碍眼,上前把她拉开。她算是看明白了,云世子也好,三皇子也好,人家不把她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没啥,谁让人家地位高呢。让她气愤的是,为什么姚霜落就能有这好运,被他们区别对待。论起来,自己国公府小姐还比侯府小姐高一级呢。

    安怀看着周彩儿的样子,觉得很可怜,她没有魏子萱的底气,只是魏国公府的表小姐而已。刚才抱着她,她在发抖,嘴唇都有些泛白,这让他到嘴边的训斥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安怀向萧琛抱抱拳,也不理会魏子萱了,直接让船家开船,既然是来游湖,那就游湖吧。

    安怀站在画舫仓头迎风而立,船行驶起来湿气拂面,他回身看那俩女孩,发现她们已经坐回了舱内。

    叹口气,说游湖的是魏子萱,这会儿躲进去不出来的还是她。为什么他不是安鑫呢,可以陪着随和的表弟表妹,真是歹命。

    舱内的魏子萱冷冷的看着瘫在座位上的周彩儿:“还想攀高枝啊,你攀得上吗?”

    周彩儿闭闭眼,她在画舫上呆的好好的,莫名其妙被表姐给牵连,现下又是自己的不是了。

    “表姐,你多虑了。是你一开始没和我们一起的。”周彩儿忍不住还嘴,她的父亲虽是外放小官,但她在家里也是很受宠的。

    魏子萱勃然大怒:“嘿,你还犟嘴,说,你看上哪一个了?”

    周彩儿拧着眉:“表姐你越说越不像话。”

    “嘁,别以为我不知道姑姑打的什么主意。”

    周彩儿憋着气:“什么叫我娘打的主意,明明是舅母让我来做你的陪衬好吗?”

    魏子萱轻蔑的扬起下巴: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谁也不搭理谁,也没心情看窗外的风景,只觉得今天就不该来。

    魏子萱虽然被萧停云怼了,却还是妄想着能博取他的好感。她可听说了,萧停云无父无母,嫁给他,过门后就能当家,还不用侍奉公婆,简直是最完美的夫君人选。脾气是不怎么样,可高门大户家的公子,谁没有个脾气,就说自己大哥二哥,发起火来不也是拿嫂子当出气筒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姚霜落和他们什么关系,看她和三皇子也这么熟悉,应该是拜她大哥所赐,毕竟姚天祁在书院也是有名的才子。

    这边相见两厌,豪华画舫那边可就是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姚天祁在一边看萧停云画景,虽然不喜他,但他的画法真的很新颖,而且笔法纯熟,就是和一般人画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萧琛不喜欢画技,他拉着安鑫坐在一边享用茶点。有一搭没一搭的问着表姨的情况,等回宫也好和母后聊天时谈起。

    安鑫把大哥抛到了九霄云外,三皇子人很好,懂得也多,他求教书院的事情,三皇子也给出了中肯的建议。

    那边萧停云补充好了霜落的画,一幅《秋明湖景"se tu"》出炉。三个人站在一起欣赏,霜落忍不住提议:“大哥,你来提一首诗,这幅画就完整了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为难的看了一眼宿敌,在萧停云的画上题词,他还真不想。可是这幅画有一半是妹妹画的,自己不加一脚,就等于他二人合作的,那能行?

    见姚天祁嫌弃的看自己,萧停云冷哼一声:“爱提不提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也许是一更,也许,哈哈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