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2章 亲密接触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2章 亲密接触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熟悉的声音传来,霜落忍不住回头,正好望进那一双黝黑的深眸中,又是最近频频接触的昭王府世子萧停云。

    三皇子萧琛从他背后露出来,伸出手轻轻一挥:“还有我,霜落,好巧啊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侧首睨他一眼:巧个屁。

    姚天祁脸色有些黑,为什么放个年假都要不停地遇见这个人,待年假结束,书院里还要每天面对,你说烦不烦?

    “三殿下怎的也来游湖了?”姚天祁再次拱手,明明不同路,看他拐弯走了的。

    萧琛乐呵呵的说:“刚刚就是去找云弟一起出来踏青,没想到有志一同,都选了这里。”

    霜落转回脸去,看着湖水微笑,什么有志一同,分明是听到我们要来,你们才想到的,拾人慧,毫无创意。

    周彩儿站在一边悄悄打量传说中的皇子殿下,平时以她的身份想见到皇子,可谓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原来皇子长得这么好看,脾气也这么好,桃花眼里满含笑意,让人心暖。他身边的男子就一副不好相与的样子,但身量修长,五官冷峻,浑身都是贵气。

    周彩儿的心砰砰直跳,难怪娘亲让她来,这些贵人家的男子无论哪一个,都是小地方的男人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但相比之下,好像还是侯府公子更适合自己,周彩儿更坚定了自己的眼光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时轻扯霜落的衣袖,霜落让了一步,他就站在了她的身侧,用只有二人听见的声音问:“想不想坐画舫游湖?”

    霜落看着碧悠悠的湖水,好想伸手去触摸:“想。”想尝试坐船的感觉,想在湖上游走,甚至还想坐在画舫上支起画桌,还原一下湖光山色。

    萧停云胸膛震动,似是笑了,突然冲着湖上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油头粉面的公子一直没吩咐船家划远,在一在悄悄的窥视他们,万一那仙女似的小姐就答应上画舫呢?

    突然,一艘更大的画舫直直向着他的方向驶来,船家没给个提醒,连忙滑动向一边驶离,以免自己的画舫遭到碰撞。这可苦了那位粉衣公子,他正趴在栏杆上探身偷瞧霜落呢,一个不防备没站稳,就顺头栽下了湖。

    萧停云轻蔑的冷哼一声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    船家听到了扑通的声响,岸上又传来“有人落水了”的叫声,他转首往湖里一瞅,哎呦,可不正是他的雇主在湖里扑腾嘛。

    船家吩咐两个帮手立刻下水救人,不大会儿功夫,粉衣公子一身狼狈的就被拉了上来。

    画舫渐渐驶远,一开始还能听到那位公子不停地打喷嚏,以及他的咒骂声,渐渐地就混入众舫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萧声站在船头,威风八面的指挥人手使劲划,他可看见了,世子身边有女孩儿!这让萧声激动不已,以前除了家里大小姐和二小姐,世子身边也就只有堂妹婀娜郡主找过他,陌生女孩子还真没有过。

    画舫缓缓的停在了岸边,与萧停云和霜落一步之遥。

    霜落睁大了眼,这座画舫和湖上的都不太一样,看上去就像一座宫殿,更大更豪华。

    姚天祁走了过来,把妹妹护在身后,一脸防备的看着同窗。

    萧停云扶额,怎么哪哪儿都有他。

    萧琛这时出来打圆场:“天祁啊,走走,快上去,这里不能停太久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错愕的看着三殿下:“这是殿下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,先上去。”萧琛打了个哈哈,没直接回答,直接上手推开一节栏杆,让萧声扔下了连接梯,当先登上去,然后回首伸出手欲递给霜落想接她上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推姚天祁,姚天祁不自觉的就上前了一步,正好被萧琛抓住,一把拽了上去。

    萧停云又瞪安鑫:“你,快点。”

    安鑫不认识萧世子,但见三皇子都和他如此相熟,一定也是皇家人吧。见表兄都上了,于是二话不说蹬蹬蹬的就上去了。

    周彩儿看着颤巍巍的阶梯,有些害怕,但是貌似改瞪她的萧停云更可怕,她一闭眼,竟然顺顺利利的踩着阶梯上了画舫,简直喜大普奔。

    霜落似笑非笑的看着萧停云,他讪讪的蹭蹭鼻子,轻咳一声道:“该你了。”自己都不知道声音有多柔和。

    霜落嗯了一声,小心的提起裙摆上阶梯。身后多出一只手,稳稳地在她背后推着,莫名的给了她安全感。前面的人看不见,但她能感觉得到萧停云的用心良苦。

    姚天祁闪身把安鑫和周彩儿让进去,再站回来,正好够着妹妹的手臂把她搀进来。后面跟着的萧停云冷冷的和他四目相对,二人都不着痕迹的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。

    进了画舫,周彩儿兴奋的走来走去,第一次坐这么美的船,而且还有这么多贵公子相陪,今天真的好幸运啊。

    萧琛是天凌好堂兄,他见云弟黑着脸,眼珠一转,不由分说的上前拉住姚天祁:“天祁,跟本皇子上二楼看看,极目远眺的感觉才真的好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这才恍然,难怪这艘画舫如此大,原来还有二层,真洋气。

    他找霜落,想叫着她一起,却发现妹妹和安鑫站在一起研究舫壁上的字画。见姚天祁张嘴欲喊,萧琛翻个白眼,一把拉着他就走,真是没见过这么腻着妹妹的,人家姚霜落可比他爽快多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见烦人鬼终于被弄走,舒了一口气,就剩下碍眼的安鑫和那个丑八怪了。

    萧声瞅准时机走上来:“世子,已经准备好了茶点。”

    他早偷瞄过霜落,被她的美颜弄得有些失神。这个小仙女是谁家的,看着比自己都小,但是真的好美啊。难怪咱们世子对她不一样,眼光就是好。

    萧停云想了想:“也好,你去招呼那个女人。”他用下巴指了指周彩儿。

    萧声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心机云世子慢慢地踱到安鑫身边,对他说:“你去叫天祁兄下来用茶点。”

    安鑫不疑有他,“哦”了一声:“霜儿,我去叫表哥,你等我哈。”

    小少年开心的跑走,不知道他这一去就会被更心机的三皇子留住,说好的茶点要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见没有了闲杂人等,站在霜落身边都觉得神清气爽:“我带你参观一下画舫吧。”

    霜落惊讶的看他:“莫非,这画舫是你的?”

    萧停云勾唇和她对视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霜落觉得大哥被三殿下坑了,但莫名的很有喜感,不由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都是谁布置的,我还以为是三皇子的手笔呢。”这只能用一个词形容,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萧停云无所谓的耸肩:“萧声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刚才那位小公子吗?”原来他叫萧声,长的眉清目秀的,带着一股子机灵劲,挺像服侍萧停云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,来,这边走。”萧停云递出一只手臂想让她扶着,可是画舫实在是平稳,被霜落无视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额头搭下无数黑线,真是不识好人心,唯女子与小人难养。

    霜落走动间腰上的铃铛清脆碰响,款款莲步,袅袅娜娜。及腰的长发在身后摆动,乌黑亮丽,发上没有繁复的金玉装饰,看上去更添清爽。

    萧停云忍不住伸出手想轻抚一下,被他察觉后攥紧了拳头,自己这次可没喝酒,那是哪里来的怪想法?

    霜落来到靠窗的地方,这里摆着上好的黄梨木桌椅。桌上摞着几个精致的盒子,旁边还摆着一套胖肚子的茶壶茶杯,看上去造型很搞笑,但白瓷精细,霜落一眼就看出不是凡物,价值不菲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她望过去,索性也不带她参观了,拉开一张椅子让她坐:“一会儿等画舫行驶起来,你坐在这看湖景,一定和在外面看不一样。我还准备了纸笔,可以作画。”

    霜落心里一动,他竟然知道自己想画画,不由转身看他,却发现他的脸可疑的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霜落耸耸肩,如他的意坐下,支颐看向窗外。片刻间,她就惊喜的拉拉萧停云的衣袖,“世子,你快看,真的不一样呢。”

    画舫行将起来,就像马车跑起来,景物飞快的向后,若是站在舱外,一定会眩晕。而她因为坐在舫内,不但丝毫不觉害怕,还有种特别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原来游湖就是这样的。”霜落自言自语,以前的她哪里有机会这么逍遥啊。

    “以后只要你想来,这画舫任你差遣。”萧停云勾唇说道,别说差遣,送你又何妨。

    霜落大眼睛转了转: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君子一言快马一鞭。以后画舫就停在这,不管你何时来,都有画舫坐。”

    霜落笑眯眯:“那就先谢过世子。”她想起了大表兄,现在也不知租到画舫没有,早知道就叫他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见她没有拒绝,心情很好的未接话,伸手执起茶壶,斟了两杯热茶,把其中一杯推到霜落眼前。

    见霜落低头嗅茶香,他笑了笑,又耐心把面前的盒子也一一打开,霜落看过去。竟然都是“一杯无”的点心。

    一双妙目忍不住打量世子,两个大男人来游湖,准备的还这么周全,是要拉仇恨吗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时回视她,深幽的眸子里面都是温柔:“快用吧,一会儿我教你画湖景。”

    霜落忍不住睁大眼,她没听错吧,画技一流的云世子要教她画画?那她还等什么。

    毫不做作的拿过竹筷,拈起一块栗蓉糕,巧笑嫣然:“那我恭敬不如从命,世子你也请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本不爱吃甜食,但听她的话也拿过竹筷搛了一块广式软饼,送至嘴边慢慢品尝,原来甜食也是很好吃的。

    二人就这样非常不道德的忘却了其他人,自行吃用起来。

    岸边的安怀和魏子萱仍然在排着队。因为画舫数量有限,他们要等着别人用完后还回来。

    见魏子萱脸色越来越难看,安怀从兜里掏出一锭元宝压到画舫老板面前:“还有没有新的画舫?”

    老板的眼睛看着元宝冒出了红心,他很想要啊,但无奈真的没有了。

    他为难的对安怀说:“小人也不知为什么今日如此火爆,所有的画舫都已租出去。要不然这样,只要画舫回来,就先给公子,您看这样可好?”

    前面等着的人不乐意了:“凭什么啊?”

    老板眼一横,把元宝往桌上一拍:“凭这个!”

    那些人不再言语,因为比不过。

    这年头有银子就是爹。

    魏子萱失望的瘪瘪嘴,今日好倒霉。安怀看着她一脸不乐意的样子,心想,你不高兴,我还不开心呢。要不是大姐,鬼才奉陪。

    二人相顾无言,就这么惆怅的望湖兴叹。

    安怀举目四望,沿着湖岸想找找姚天祁几人,行人里却都没有,照理说他们四个是很醒目的所在,也不知跑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魏子萱望着湖上的画舫,看坐在里面的人笑语喧哗,指着湖光山色眉飞色舞,小嘴越撅越高,忘记了娘亲临来时告诫的话。

    国公夫人让她来是相看一下姚天祁的,魏子萱眼看着快要及笄,她要趁早相看好人家。

    本来伯府就很好,但这种高门,一门不结二亲,所以安怀安鑫都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。姚天祁这侯府大少爷,就成了国公夫人的首选目标。

    大年初二,姚天祁必定会和侯府世子夫人回外祖家,因此,国公夫人才让儿媳妇带着小女儿一起归家。

    可惜,她没料到的是,小女儿似乎忘记了正事,而被她当陪衬带来的小姑子的女儿,倒是反客为了主。

    魏子萱看着看着,狭长的双眼更是眯成了一条线,忍不住跳将起来,拉着安怀说:“安大哥,你看,那是不是姚霜落啊?”

    远处,画舫交错,看外表都是一样的,但就有一艘与众不同的鹤立鸡群众舫之中。

    若说别的画舫是平房,那这一艘就是高楼,视觉上的巨大差异,让人首先一眼看到它。

    这艘豪华画舫行到了船多的地方,慢慢减了速,竟然停在了当下。就在这时候,巨大的纱窗里探出来两颗头颅,二人对着外面的景观,手比划着什么。

    魏子萱看过去时一眼就认出了姚霜落,因为她的侧颜是那么好认,可她身旁的男人,怎么这么像昭王府的云世子?

    不能吧,云世子是多么难缠的人啊,年考给自己乙班评判的时候,简直严苛的不能再严苛,听闻全班他只给了梓倩一个甲等。

    魏子萱揉了揉眼,再次看过去,人已经不见了,他们看样子是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安怀也不知魏子萱让他看哪儿,反正他看过去到处都是画舫,哪里有霜落的影子。

    魏子萱沉思的时候,一艘画舫向这边驶了过来,就听老板喊道:“公子爷,回来一艘,你们可以上画舫了。”

    安怀心里一喜,抛下一句:“船来了,走。”就当先走回画舫靠岸处等候,魏子萱慢吞吞的在后面跟着,还在想那到底是不是云世子。

    老板喜滋滋的收起了那一锭元宝,终于安心了,这一艘回来的真是时候啊。

    伴随着画舫靠岸,下来的是一个粉衣公子,浑身**的,嘴里不停地咒骂着:“真他娘的倒霉。”

    老板才不会多事的问他怎么了,只要他下船,就算是生意完结,画舫就可以再租出去了。

    有等船等不到的好事者,忍不住问粉衣公子:“怎么游个湖,还给游到湖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呸,别提了,船家划船太不稳了,我就趴在栏杆上欣赏下景色,就把我甩到了水里。老板,我要退钱!”粉衣公子怒道。

    他是听朋友说,年节来这里游湖兴许能有艳遇,才独自前来的。没想到真给他遇到了个漂亮小娘子,美的让人心痒。可惜没待他更进一步,就先跟湖水亲密接触。

    老板给手下打了个眼色,敢污蔑我的生意,还想退钱,真特娘的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于是不等粉衣公子再说话,就被两个打手模样的汉子捂住嘴拖了出去。那多事问他的游人,立刻转回头看湖水,湖水好清啊,值得一看。

    安怀可不知这些事,画舫靠岸后,他就招呼着魏子萱上了船,这可是花了大价钱才抢到的,正好坐着去找表弟和表妹。

    魏子萱上了画舫,就命船家开船,目标直指最大的那艘。

    安怀也懒得管,随她吧。他凭栏吹着湖上的风,终于不再烦躁,心里清明了一些。

    若是这时弟弟他们都在舫上,该是如何热闹,安怀怅然的想。

    船家跟魏子萱搭讪:“大小姐,那一艘不是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诶,为什么,这里出租的不都是你们的画舫吗?”

    船家憨厚的笑:“怎么可能,这可是活水湖,通着上下游的。南来北往做生意的,官家的,营私的,都在这里经过。”

    真是个大小姐,不知柴米贵哟。

    魏子萱起了好奇心:“那你看看,你认不认识那一艘上的人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的朋友吗,我可不认识那等贵人。”船家尴尬的搔搔脖子:“那种画舫,不是商贾私有,就是达官贵人的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不再搭理他,心里有了一点数。

    很快的,行走的画舫就来到了豪华画舫跟前,毕竟他们似是抛了锚静止在当地。

    两船合拢,这下连安怀都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的表妹,姚霜落。

    霜落正在画画,不时看一眼外面的景色,专注的神情让人肃然起敬。安怀有点不敢出声打扰。

    可他不扰,不代表魏子萱不敢。魏子萱见状撇撇嘴,真是爱现,出来游个湖还卖弄。

    不对,她凭什么坐上了画舫,也不叫上自己呢!还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和她那傻表哥在那等,其心可诛。

    魏子萱越想越生气,忍不住大声吼道:“姚霜落!”

    霜落画完一笔,才施施然的抬起眼帘看过来。萧停云这时候不在她身边——在后面为她磨墨。

    一看是魏子萱,霜落嘴角微勾没理她,视线越过她,看到一边的安怀,忍不住展开笑颜:“大表哥,你租到画舫了。”

    安怀冲她笑:“刚租到,你这是遇到熟人了?”

    霜落搁下笔,用手指指上面:“大哥和三皇子在二层,适才遇上了三殿下,来不及找你们,我们就先上得船来,大表哥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安怀明白了前因后果,咧嘴笑:“那有什么,这不正赶上了嘛。只是没想到三殿下也来了,还带来了画舫,早知道就约他一起。”

    霜落身后走过来一道身影,就那么森然的盯着安怀,安怀突然觉得身上蓦地一寒,忙搓了搓手臂,湖上有点凉啊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