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1章 口不对心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1章 口不对心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琛一身青色家常衣袍,骑着他的追月,坐在马上看着一行人渐行渐近。

    霜落微微一笑:“三殿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去哪儿?”见霜落和自己说话,萧琛自动过滤安怀,让安怀不自觉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霜落清脆的道:“今日去外祖家,大表哥带我们去游湖。”

    萧琛思索着他们之间的关系,这才发现霜落和安怀是正经亲戚。

    他恍然大悟,眉间染上笑意:“这么说,霜落咱们也是亲戚呢,你也可以称呼我一声表兄。”

    安怀“噗”的一声笑出来,你算哪一门子表兄啊。真是,看我表妹好看,也不能这样乱攀关系。

    姚天祁在一边也听的嘴角直抽,他们家可没这么高位的亲戚。但他对萧琛没有什么不好的观感,有礼的对他拱手:“见过三皇子。”

    萧琛好脾气的摆手:“不用多礼,都是一家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姚天祁有些懵。

    魏子萱和周彩儿在车内惊讶的合不拢嘴,竟然是三皇子殿下,她们出来一趟,还有幸能见到皇子,多幸运!

    魏子萱凑到霜落身边,挤出半个脑袋:“子萱见过殿下。”

    身为国公府的嫡女,她是进过宫的,自信萧琛会给国公府这个面子。

    萧琛看着这个自说自话凑过来的女人,有点面熟,但实在想不起来,不由看向早就骑马归拢到身边的安怀。

    安怀轻咳:“这是家姐的小姑子,魏国公府的小姐。”

    萧琛哂然,原来是魏家的小姐。不认识。

    他还想和霜落说两句,却发现因着魏子萱的过来,霜落把空间让给了她,自己坐回了车内。

    萧琛索然的“哦”了一声,转回身去和安怀并驾,和安怀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魏子萱勉强带着笑放下帘子,发现姚霜落紧靠车壁坐着,手里把玩着腰带上的珍珠,咬咬牙坐回了周彩儿身畔。

    周彩儿只听见三殿下回应了表姐一声,以为表姐和三殿下能说得上话,心里异常羡慕,一脸艳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魏子萱立刻觉得心里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车外的萧琛问安怀:“霜落说你带她游湖,可是近郊的秋明湖?”

    “正是,趁着年节,湖上应该风光正好,游人也多。”安怀越说越觉得这是个好去处,不然以他的性子,十年八年也想不起去游湖。

    萧琛点头:“你可准备了画舫?”

    安怀尴尬的搔搔脑袋:“并无,想着去那里租一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去吧。”萧琛目的地是昭王府,他要拐弯了。

    “那殿下慢走。”安怀再次抱抱拳。

    萧琛向车里叫一声:“霜落,再会。”最后又对姚天祁拱拱手,这才头也不回的骑马走人。

    霜落没应声,只是掀开帘子望了望,然后又和大哥说起话来。

    魏子萱气闷的坐在那,三殿下竟然不和自己告别,要是他和姚霜落拐得上亲戚,那么和自己也可以论的上啊。

    乱认亲戚的萧琛心急的催马快走,他要把这个消息告知云弟,说不定又能看一场他的笑话。

    萧停云正在自己的院子里练剑,刷刷刷,剑如游龙,一个翻滚落下来,剑尖指地,收。

    萧琛被萧声直接带进来,若不是世子心情不好,萧声才不会这么主动。

    “看招!”萧琛拿起一边放着的一把木剑,一个起落就跃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屑的冷哼一声,拿剑轻轻一挡。萧琛食指和中指并拢在木肩上划过,笑着说:“云弟请指教。”

    说完挽起了剑花,刺向萧停云。云世子拿剑一格,当的一声,萧琛向后跃开,没站稳,又蹬蹬的退后两步。

    他气急败坏的说:“你丫来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让我指教。”萧停云慢条斯理的接过萧声递上的毛巾,擦了擦脸上的汗。

    萧琛撇嘴,把木剑丢给萧声,跟着萧停云进了屋。打又打不过,能说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又来了?”最近萧琛出现的频率太高,萧停云都怀疑他是不是要把昭王府当成第二个家。

    萧琛咂嘴:“这话说的,我不能来?而且,我可是带着情报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喝了一大口香茶,出一身大汗后痛饮感觉很爽。

    “你的情报我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先别说大话,哼哼,我来时可是遇到了姚天祁。”萧琛得意的拈起桌上的吃食,云弟屋里的可都是好东西。

    姚天祁?萧停云耸耸肩,遇到他也算情报的话,那书院开院,我天天都能遇到他。

    萧琛见人家真不感兴趣,再继续抛出进一步消息:“他们一家去外祖家,也就是我表姨的婆家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微微一笑:“大年初二,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。”

    “问题是,安怀正带着他们兄妹二人去玩,还有他那个小弟,和姚霜落年龄相当哦。”萧琛坏笑的伸出俩拇指对了对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冷的看着他……的手指,直到萧琛被他看毛了,把手藏到了背后。

    “去哪里了?”萧停云终于如他所愿的问。

    萧琛嘚瑟的说:“秋明湖。安怀那小子还挺有情调,马车上除了霜落,还有魏国公家的女儿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摸着桌上的剑,上面雕刻着一个红色的大字“云”。

    “安家可有画舫?”

    萧琛凝神细想:“应该没有。我听安怀说要租一艘的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赞同的摇摇头,租的多不安全,万一有什么不妥,比如说漏水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萧声!”他突然扬声喊道。

    萧声立刻出现在门前:“世子,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去码头,弄一艘画舫到秋明湖。”财大气粗的云世子下了命令。

    萧声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三皇子萧琛啧啧称奇,他的云弟就是大手笔啊。嘁,还说不是喜欢人家,嘴硬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喂,你干什么去?”正想着,就见萧停云打开木橱,拿出一袭锦袍,然后打开隔间,向里走。

    “沐浴。练剑练了一身汗,怎么,你也要来?”萧停云揶揄的说,连头都不回,眼神更是欠奉。

    萧琛嫌弃的撇撇嘴,人家可是在宫里洗的香汤才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躺在榻上,舒服的翘起二郎腿,一口一个吃着小点心,噎住了再啜一口茶水,真像是在自己宫里那么自然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时辰,就见萧停云一身水汽的走了出来,身上满是澡豆的香气。他已换上了白色锦袍,刚洗过的发已擦得半干,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该谢谢哥哥我?”萧琛贼兮兮的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你什么。”萧停云手很巧的为自己束好发,正在系不离身的荷叶玉佩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难道不跟着去?”萧琛傻眼,这又洗澡又打扮的,不是去和心爱的姑娘汇合吗?

    萧停云微微一笑:“我为什么要跟着去?”非常欠扁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琛颓然的倒在榻上,没救了,这个人。

    就在三皇子怀疑人生的时候,云世子踢了他腿一下:“起来,咱们去游湖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萧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:“你不是说不跟着去?”

    萧停云一本正经的回答:“对,我不跟着他们,是我自己想要游湖。”

    你大爷!

    哦不行,萧琛收回骂人的话,他想到他的父皇就是这个混蛋的堂伯!

    二人骑着马直奔秋明湖,单骑行来比马车更快,在霜落他们到了没多久,他俩也到了。

    水光潋滟晴方好,真是个游湖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游人如织,湖边熙熙攘攘的都是天凌的游客。送人来的马车有序的在远处停了一大片,租画舫的地方竟然还排起了队。

    安怀觉得面子上抹不开,身为一个伯府世子,竟然还租不到一艘船。

    姚霜落为表兄解围:“大表哥,咱们先围着秋明湖走一圈,好不好?这里很美,我想转转。”

    安怀刚想笑着答允,就听魏子萱嘟着嘴说:“游湖游湖,不就是坐着船游吗,哪里有用脚走路游的?”她可是一点都不想下地走,多累啊。

    安鑫为人实在,很干脆的说:“那你在这里等,我们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去拉姚天祁和霜落:“表兄,霜儿,走,湖边上还有卖东西的,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笑着虚揽住妹妹的肩:“好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安怀尴尬的站在原地,大姐的小姑子真不好伺候。他认命的看看排的很长的队,暗暗祈祷能不能尽快租上一艘。

    周彩儿咬咬唇,小心的对魏子萱说:“表姐,我也想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嫌恶的挥挥手:“去吧去吧,跑累了回家可别告状哭鼻子就好。”

    周彩儿在国公府可是柔弱的象征,只要大眼睛里含着一泡泪水,祖母就恨不得搂进怀里心肝肉的叫。魏子萱很是瞧不惯。

    于是六个人分成两批人马,安怀留下陪魏子萱租画舫,安鑫和姚天祁四人则兴奋的朝人多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周彩儿看着清澈的秋明湖水,偷眼再瞧瞧姚天祁,不由出口念道:“湖水碧悠悠,西亭柳岸头。夕阴生远岫,斜照逐回流。”

    霜落微微笑一笑,没吱声。

    姚天祁点点头:“诗是不错的,稍微有点不应景。难怪魏小姐说你是才女。”

    周彩儿红着脸:“是彩儿班门弄斧了。”

    安鑫也夸道:“比我强多了,但是论起作诗,我表兄可是佼佼者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笑看着霜落,兄妹二人都没接话。

    周彩儿却很感兴趣的问:“姚大哥作诗很厉害吗?”

    她的称呼让霜落感觉胳膊凉飕飕的,她还以为初识时都应该称呼为公子呢。

    安鑫刚想回答,姚天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,他就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不厉害,厉害的都去当先生了。”姚天祁随口一说,周彩儿有些失望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霜落觉得周彩儿用错了方法,卖弄才学也别太大张旗鼓了,也许别人会喜欢,但自己大哥绝对不会。

    四个人都是第一次来游湖,看着什么都新鲜,姚天祁为妹妹买了一份热乎乎的糖炒栗子,想了想,又加了两份,权当替安平表姐买的,送与周彩儿和魏子萱。

    周彩儿心花怒放,这位侯府公子真的很温柔,正是她喜欢的类型。

    四人欣赏着湖水景色,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栏杆前,停下来凭栏远望。

    这时最靠近岸边的一艘游船慢慢驶近,船头站着一位油头粉面的粉衣公子,手里握着一把折扇摇啊摇,眼里满是惊艳的看着霜落。

    他遥遥对姚天祁抱拳:“兄台,可是没有租上画舫?小弟一人,如不嫌弃,可否一起赏美景?”

    姚天祁正想拒绝,就听身后一道声音替他回答:“不能。”

    粉衣公子脸色一梗,纸扇啪的一声合上:“为什么,反正你们也没有画舫。”

    “嫌弃。”来人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