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10章 不期而遇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10章 不期而遇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魏子萱的表妹长的娇娇弱弱,给她介绍完安家的人后,就静静的坐在那看着表嫂说话。

    霜落一家子进来后,她偷眼打量站在安怀身边的青年,身量比安怀略高一些,气质更儒雅,站在那如一枚温玉,听说是侯府的大少爷。

    这对兄妹不知是怎么长的,吸天地之精华,一个美的让人移不开眼,一个君子谦谦温润如玉。

    魏子萱冷眼看着姚霜落,二嫂的这个表妹她认识,在女学比她矮一级,是个颇出风头的人。不过自从她病了一场,好像再出现就没那么掐尖了。

    忠义伯夫人走过来揽着霜落的肩:“霜儿可真是棒,皇后娘娘亲口夸赞的人呢,舅母那晚上与有荣焉。”

    霜落抿嘴一乐:“舅母,你焉知皇后娘娘不是看你的面子才夸我啊。”

    忠义伯夫人轻轻拧拧她小脸:“我可没那么大面子。小丫头,鑫哥儿昨儿还念叨你来着,说他都没看见过你跳舞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十四五岁的少年疾步走了进来,看到一屋子人有些怔楞,然后就向安氏行礼:“姑母年好,祁表哥,霜妹。”

    “鑫儿今年要考书院了吧,你看都成大小伙了。”安氏见了小侄子很开心。

    “正是,所以今日看书耽搁了些。”安鑫走向姚天祁,这个大表哥他服气,一会儿还要向他请教书院的事。

    忠义伯看看一众小辈,对妻子说:“阿君,你让怀儿带他们去花园走走,坐在这陪我们,他们也放不开。”

    伯夫人颔首,对安怀说:“都是亲戚,你就招待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安怀笑着招呼魏子任一家四口,姚天祁兄妹加上安鑫一起去了后花园,八个人看上去还很壮观。

    姚天祁和霜落走在最后,对妹妹说:“舅母打理的花园相当精致,只是咱们家的花园小一些,不能效仿。”

    霜落挑挑眉,哪里是花园小,分明是人口多,左一个院子右一个院子分出去后,花园能不小嘛。

    安鑫走慢一步,和二人并排,他听到了表兄的话,转脸问霜落:“你很喜欢大花园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多大,只有要就好。家里没有花园会显得很冷清。”霜落指着远处说:“舅母就很有品味,你们看,山石流水,湖泊荷花,长廊亭坊,无一不精致,让人心旷神怡。”

    前面走着的安平笑着转回来倒着走,被魏子任伸出手扶着:“霜儿,我娘听见一定视你为知己。这个家,她最满意的就是花园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捂嘴偷笑:“表姐,让舅母最满意的不应该是你们吗。”

    安平一摆手:“才不是,她都是嫌弃了再嫌弃。”

    魏子任放声大笑,其余人也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安怀无奈的看着长姐,当着姐夫也不好吐槽,都嫁人了还没个正形。

    魏子萱的小表妹这时弱弱的说:“这里真的很美,三五知己坐在花园里,赏花吟诗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安平又转回身,问她:“彩儿妹妹也喜欢作诗?”

    魏子萱这时插言:“她是才女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引得众人都把视线投向了彩儿,彩儿羞红了脸,使劲拉表姐。可魏子萱这时又加了把柴:“彩儿,你今日来着了,嫂子的表妹也是我们女学有名的才女哦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不悦的看着表姐的小姑子,听她的语气好像对霜儿有意见。

    姚霜落侧首看魏子萱,她们女学?那她也是女学的了。不过使劲想了想,也想不起有这号人啊。

    安平得意的笑:“我们霜儿可不止是才女,她还是起舞阁的,皇后娘娘亲自夸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没听出小姑子的画外音,单纯的夸赞表妹。

    彩儿表妹一脸羡慕的看着姚霜落:“好厉害,原来姐姐不但在女学,还进了起舞阁。”

    “彩儿叫错了,你好像比霜儿大。”安平认真的纠正。

    彩儿的脸红成一匹布,

    魏子萱勾起唇,这个周彩儿走到哪里都是一副我年纪最小,你们要照顾我的样子,早就看她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霜落但笑不语,这俩亲戚不是善类,她不与结交。也亏了大表姐爽朗的性格,不然得殴死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已经绕了花园一圈,安怀接下来不知怎么招待,求救的看着姐夫。魏子任想了想:“不若一起游湖,可好?”

    姚天祁问:“魏大哥,你说的是秋明湖吗?”

    魏子任微笑点头:“正是,只是我们就不去了。你表姐现在不能太累,就拜托安怀和你照顾一下俩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咦?”几乎所有人都看向了安平的肚子。

    安平有些不好意思,却还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姐夫你怎么不早说,那你们快回去休息吧。”安怀看着大姐,难怪觉得今日的姐夫格外照顾她。

    安平大喇喇的挥手:“没事,府医说了,越泼辣越好。那我就不和你们去了,还没给祖母和母亲禀告呢,回去估计得被母亲数落。”

    魏子萱噘着嘴:“二哥二嫂,你们瞒得好紧,我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魏子任摸摸她的头:“只有爹娘知道,你是家里第三个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相携回去了,安怀看看姚天祁:“那咱们就走吧。”如果不是有大姐的小姑子跟着,他宁愿在家和表弟表妹聊聊家常,可是有俩陌生女孩子跟着,在家聊家常不合适。

    游湖吧。

    三个女孩子坐上了马车,霜落觉得魏子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,不由明眸迎上去:“有事?”

    魏子萱被人抓包,悻悻的把眼光偏离,装作看马车帘子上的花纹。没事,就是看她到底哪里长的好。这一看发现,无一不好,想挑个毛病都挑不出来。

    霜落红唇一勾,:“彩儿今年多大?”

    她是不会乱叫人姐姐的。

    周彩儿眼眸含水:“十三。”

    “我转过年也十三了。”

    周彩儿咬咬唇:“那我转过年就是十四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啼笑皆非,这么喜欢把自己往小里说啊。她觉得真心和这俩女孩子说不到一起去,索性掀开自己这边的帘子向外看。

    见姚天祁正好骑马在车外,她开心的一笑:“大哥,秋明湖远不远?”

    “不远,不然大姐夫也不会提议。而且,我们书院先生经常带我们去那里画景色,确实很值得一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都没带我去。”霜落撅起嘴,小模样惹得姚天祁哈哈大笑,引得安鑫也策马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带你去了,以后,我们可以带着景风一起去,看谁画的好。”姚天祁意气风发的说。

    霜落眼波流转:“当然是……我先生画的好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怒目而视,姚霜落冲他做个鬼脸。

    安鑫在一边听着,问:“天祁表哥,书院的入学试还要考画画吗?”

    姚天祁思索着:“不用,我记得我那时是做的文章和诗词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安鑫自问画不出来,不由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车内的魏子萱和周彩儿听人家聊得热络,不由觉得没趣,也撩开另一侧的帘子,想和安怀说话。

    安怀在马上盘算着,秋明湖确实不远,出了京城大街,就在郊外。去了租一辆画舫,在湖上就可以玩俩时辰,他的任务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魏子萱张嘴想和他说话时,他开心的抬起头,不期然竟看见了熟悉的身影,还是有一表三千里表亲关系的三皇子萧琛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。”安怀打马前行,魏子萱张口的话就这么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萧琛外祖家很远,他没地方去,就想起了同病相怜的萧停云,这不就想去昭王府叫他喝酒。

    听到安怀叫他,他勒马停住,回首看来,就见这边是安怀,那边是姚天祁,二人中间夹着一驾马车,而姚霜落正掀着车帘和姚天祁说话。

    萧琛兴味的一笑,招手道:“阿怀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招呼道:“霜落!”

    姚天祁皱紧眉头,三皇子怎么也和妹妹这么熟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下一章,放男主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