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7章 三处闲愁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7章 三处闲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皇上的二儿子萧琮此时在外面,正和他挖来的堂弟的墙角约会。

    接到二皇子的邀约,宇文馥心里美的直冒泡。在屋里团团乱转之后,开始手忙脚乱的归置自己。拿黛子墨清扫峨眉,眉若远山;拿玫瑰唇脂抹匀在唇上,唇若樱桃。

    宇文馥觉得还不行,又拿起上好的细粉薄薄拍了一遍脸,更显得肌肤细腻洁白。揽镜自照,这才得意的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勾勾唇。

    她让丫鬟找出自己最喜欢的珍珠耳坠,因为知道自己耳垂长的好,圆圆润润的和珍珠相映成趣,戴上特别好看。

    打开衣柜,因为娘亲刚为自己做了三身新衣服,宇文馥挑了件樱花色的百褶长裙,式样不新颖,总归是新的。为了配这件衣服,发髻上别了一只粉色蝴蝶簪,蝴蝶振翅欲飞,特别吸睛。

    她带上幕篱,这才自信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萧琮本来想约在“一杯无”的,可是派人去预定,竟然说没有空房,真是气死他。无奈之下,只能还是在阿念的“珍馐楼”了。

    宇文馥跟定北王妃撒了个谎,说去看望娉婷,连丫鬟也没带,就戴着幕篱来到了“珍馐楼”。

    到得定好的包厢,一摘下幕篱就惊艳了早已在坐的萧琮的眼。

    “馥儿见过殿下。”宇文馥敛衽一拜。

    “不用多礼,来。”萧琮招呼美人坐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宇文馥羞答答满脸含羞的坐下。桌上早已摆满了美食,可见二皇子很是用心,她非常受用。

    “今日大年初一,殿下怎么有空叫馥儿出来?”皇宫里不是应该规矩很多的吗。

    萧琮为二人各自斟满一杯热茶,哂然一笑:“和皇祖母请了安,父皇母后都在,省了一趟功夫。宫里只有除夕之夜事多,反而新年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我怕给殿下添麻烦。”宇文馥小口小口的啜着茶,透着小家碧玉的可爱。

    萧琮翘翘嘴角,四品官的女儿也就这样了,没有雍容大气的做派,但同时也无颐指气使的骄矜。

    “叫你出来,是和你说一件事。”他也拿起茶杯,用盖子撇撇上面的浮沫,动作随意却颇有贵气。

    宇文馥吃了一惊,端着茶杯的手攥紧,心里开始盘算,会是什么事?莫非是要反悔不成。

    见面前的女孩儿如临大敌的样子,萧琮暗暗好笑,她的姿色不俗,纳回宫做个夫人倒是不错的,做妃子总感觉有点衬不起。

    但是那凤命的签始终是一根刺,让他难以抉择。于是天凌寺归来,他立刻和母妃禀告了此事,因为母妃想的比自己长远。

    德妃在后宫多年屹立不倒,自然是有一套的。听儿子说了凤命之签的事,德妃觉得非同小可,不可妄信但也不可不信。

    她就让儿子先稳住宇文馥,然后把对宇文馥有想法的萧瑜踢出去,既断了宇文馥找下家的念想,又把土帛公主笼络到自己这边。

    萧琮对母妃的主意赞不绝口,一石三鸟啊。

    “那母妃,我该给宇文馥什么位份?”萧琮虚心求教。

    德妃冷笑:“你试试她,侧妃看她答不答应。若她不应,说明这也是个心大的,即使做了皇后,也要打杀。若她应了,许她个侧妃也无妨,到时真成了事,我儿再娶正妃不迟。琮儿正妃的出身,不能辱没与你。”

    萧琮自是点头称是。

    品了几口香茶,二皇子萧琮开了口:“瑜弟向土帛公主求了亲,父皇已经答应,将择日联姻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睁大了眼,这是什么时候的事?萧瑜竟然真移情别恋,看上了土帛公主!

    她的心开始泛酸,唯一一个对自己好的男人也要娶别人了,难过。

    萧琮为母妃的计策点赞,看,这女人真的拿阿瑜当退路,斩断这条路,她才能心无旁骛的铁心跟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哦,那恭喜瑜世子了。”良久,宇文馥勉强堆上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瑜弟很有眼光。”萧琮慢悠悠的补了一刀。

    宇文馥不知如何接话,只能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这时,萧琮伸过手,盖在了捧着茶杯的宇文馥的小手上,笑的如和煦如风:“我的眼光,更好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呆呆的抬眸,看着二皇子温雅白净的俊颜,红晕一点一点浮上了脸。

    二皇子在温柔的说情话,好羞涩。宇文馥不敢动,任由那一双大手包裹住自己,只觉得心里突突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馥儿,父皇有可能会为我选妃,可我不喜欢,怎么办?”萧琮的话好似一瓢凉水浇下来,浇的宇文馥透心凉。

    她使劲想抽出自己的手,却被萧琮放下杯子,抓在手心。

    “二殿下,既然您要选妃,为什么还要招惹宇文馥,莫非是觉得我这一介小官之女可欺吗?”宇文馥眼睛里刹那间满了泪水,是真心痛。

    萧琮一脸焦急:“不是,你听我解释,父皇都给阿瑜赐婚了,接下来肯定是我与阿琛。我先为人臣再为人子,于公于私都无权反驳,我虽是皇子,但其实还比不上普通百姓随性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眼泪一滴一滴滚落:“那我呢,我怎么办。你今日叫我出来,是不是就为了和我划清界限?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!”萧琮轻轻为她拂去泪水,“叫你出来,就是想问你,若我不是皇子了,你可仍旧愿意跟我?”

    宇文馥愣住,不是皇子了?啥意思。

    她抬起微红的眼,抽噎了一下,问:“你不是皇子又是谁,别拿这些空口笑话戏耍我。”

    萧琮轻叹:“父皇赐婚与我,我自是不能推诿,但你若是因此离开我,我豁出去也要求父皇收回成命。只是,父皇盛怒之下,一定会把我逐出皇室,到时岂不就是平民一个,哦不,被废黜的皇子还不如平民呢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脱口就是一个字:“不!”

    萧琮深深的看着她,宇文馥抿抿唇掩饰失态,竟然反手拉住他:“别为我这么做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错了,若天下只有一个人值得我这样做,那就是你。”二皇子情话说的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宇文馥看着他,慢慢地有些痴了,二人就这么对视,眼神纠缠着。

    慢慢地,气氛变得有些旖旎,萧琮的头缓缓向她俯过来,宇文馥没有动,只是不自觉的咽了咽,刚想张嘴说什么,就被萧琮给堵上……

    良久,久的那茶水已经凉透,萧琮才放开了她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!”宇文馥羞红着双颊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萧琮哈哈一笑,伸手把她揽进怀:“还要说你不值得吗?”

    宇文馥偎在他怀里,觉得心有了实落,推敲着一字一句:“嗯。我信你了,你……就不要和皇上顶着干了。”真成了平民,你就不是我喜欢的二皇子萧琮了。

    萧琮苦恼的皱眉:“那你怎么办?”

    这下成了宇文馥劝他:“我还在殿下身边啊,只要殿下不弃我,馥儿就会永远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“哪怕不是正妃?”萧琮坐正身体,直视着她的眼。

    宇文馥一咬牙,点头:“是,只要殿下无忧,我别无他求。”

    萧琮重重的把她搂入怀,嘴角已经勾的高高,大手在她背后安慰的轻拍:“馥儿放心,即使有了正妃,她也只是摆设,我喜欢的女人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点点头,想着自己能做个侧妃也已经是高攀了,不由又开心起来。

    这边很快被二皇子萧琮搞定,那边的萧瑜却一个头俩大。

    因为永欢公主又出幺蛾子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送土帛车队来到了城门,到了这里,就该正式分别了。

    萧琛打马来到太子万胤马车前,侍卫打起车帘,他拱手抱拳:“琛就送到这里了,祝太子一路平顺!”

    万胤笑道:“谢谢三殿下,希望有机会到我土帛,孤一定也尽地主之谊,好好款待。”

    未等萧琛回话,就见后面的马车帘子被永欢掀起:“三殿下,永欢能不能有个要求?”

    萧琛看看萧停云,人家望天不予理睬,萧琛只好轻咳一声:“公主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先不能答应,谁知道这神经公主要干什么。

    永欢撇撇嘴,这些皇家人,就是不能实在一些:“本宫主想让瑜世子再送一段,我有话和他说。”

    萧瑜差点从马上跌下来,我才不要咧!他祈求的看着阿琛,希望他救救自己。

    结果人家公主又发话了:“三殿下,本宫和瑜世子就要成为夫妻,让他送一段,不过分吧?”

    嗯,不过分。

    萧琛点点头:“那行,阿瑜,你再辛苦一段,到下个驿站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萧瑜欲哭无泪的看着永欢,公主傲娇的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于是萧琛派给了萧瑜六个侍卫,其余的人跟着他回京。

    南王世子萧瑜噘着嘴跟在永欢车旁,心里很不爽,为什么要让自己再骑一段啊,他的屁股才刚好点啊。

    永欢的小脸又在马车里探出来,红眼圈已经消散了些,看上去有点可爱了。

    “萧瑜!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萧世子无精打采的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混蛋,我叫你时,你要大声答应。萧瑜!”永欢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在!”萧瑜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照办了。

    这下公主满意了,笑颜如花:“很好,就这样。和你说啊,本宫答应你了。”

    萧瑜摸摸鼻子,你答应我什么了?

    “本宫答应嫁给你了,但是我有个条件。”她耷下脸,恶狠狠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萧瑜打了个寒战,这公主怎么说变就变,那脸就像唱大戏的。他对自己未来的生活灰心失望。

    “你娶了我,可不能再想着别人,你要一心一意对我,心里只能想着我。”永欢一字一句道,“而我,我也会试着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萧瑜呆滞的看着公主认真的脸,他好想抽死她:“凭什么啊,让我对你一心一意,你为什么还要试着对我好?”

    永欢眼睛一睁,眉毛一挑: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萧瑜呐呐的嘟囔。

    “唔。还有,不是你的你也别惦记,惦记那些没用的,还不如对本公主好。”

    萧瑜简直要吐血,这公主真不吃一点亏。

    “萧瑜,这个给你。”永欢突然从马车里扔出来一块玉:“这个可以保平安,是本宫从小带到大的,你戴上。”

    萧瑜傻眼的看着手里的玉,是成色很好的白玉,上面刻着永欢二字:“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永欢怒了:“给你你就拿着!混蛋。你也给我一块。”

    她探出头,上上下下打量他:“就那个,那个给我,”

    萧瑜顺着她的目光看向自己的腰间:“这不行,这是我的家传玉佩。”

    永欢眼睛一亮:“那更得给我了。你给不给?”声音变得阴测测。

    “……给。”萧瑜忍痛把自己的墨玉摘下来,心一横,手递向车帘:“呶。”

    永欢接过来把玩,好像比自己的还要好,不亏。

    “瑜?哦,原来你是这个字。”永欢摸了摸上面的刻字。

    萧瑜冷哼:“不然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榆树的榆呢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永欢忍笑:“因为你就是一段榆木疙瘩啊。”笑声从车里传出来,让萧瑜竟然生不起气。

    太子妃董晴柔在另一驾马车里不屑的撇嘴,这个永欢,真是不知怎么说她才好,刚被阿景伤了,就这样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。

    不知廉耻。

    “萧瑜。”永欢突然不笑了,正色的叫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萧瑜把白玉放进怀里,看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土帛后,你能不能每天给我写信?”永欢眼睛瞪的滚圆,就那么可怜的瞅着他。

    萧瑜本想嗤之以鼻,看她那么可怜,自己又看过她的身子,也摸过……咳咳。他忍不住皱起眉:“每天不行,我可没那功夫,两天?”

    永欢抚掌笑:“说定了,我也两天给你写一封,我给你写我们土帛的风土人情,有趣的事,宫里的事,你一定会很喜欢看。”

    萧瑜突然觉得头疼,他不会写信啊,要不回去找阿念救救急,不行,那会被阿念笑死。

    城门处的三皇子和萧停云目送土帛的来客,看不见人烟后,二人对视一笑,终于送走了。

    “喝一杯?”萧琛约他。

    萧停云想了想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一杯无?”萧琛摸到怀里的那个灯笼,也不知大胆包天的小妮子还在不在,竟敢拿着这么大的东西砸本皇子,差点还以为是刺客。

    萧停云轻提马缰,马儿乖乖掉转头,当先在前面走,萧琛连忙一夹马腹跟上。

    前面马上的云世子想的也是,不知自己包厢里的她走了没,一想起众目睽睽之下她做的动作,萧停云忍不住失笑。

    今日大年初一,她就跑了出来,可见自己的药油起了效果,一定是腿不痛。哼,本世子的药油,当然就这么有效。对了,我还得要一份香料,不然太便宜她了。

    可等二人赶回京城大街,来到“一杯无”的包厢时,却已是人去楼空。

    萧琛和萧停云面面相觑,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失望。一人掏出一个灯笼,两个人对面相坐,放置桌上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,这么会儿功夫就没影了。”萧琛埋怨,肯定是那妞儿觉得闯了祸,吓跑了,一定是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萧琛,突然怎么看怎么别扭,对面要是坐的是养眼的她,多好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说上元节,咱们把她们叫出来游玩,她们会不会答允?”萧琛摩挲着下巴,以前他是不屑和女孩玩的,通过这次爬山,他突然来了趣味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那小巧的红灯笼,上元节啊,有意思。

    他想起姚霜落貌似把皇后赏的琉璃盏换给了永欢,改得了一盏七彩转灯和猫儿,就觉得七彩转灯配不上她,他要给她找一盏更好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