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6章 一种相思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6章 一种相思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倒背着双手站在原地,内心的冲击是巨大的。他看上去是在看御花园各种极品花目,实际是心神已飞。

    萧琛见云弟欣赏起了牡丹,不由过来碰碰他:“喂,其实我也挺欣赏霜落的……”

    萧停云蓦地看过来,萧琛连忙改口:“就是觉得她太小,嗯,不合适。”

    切,看你这个死样子,还不承认,早晚有你的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二人沉默的向勤勉殿走,萧琛本想问个明白,无奈萧停云身上自带屏障,让他铩羽而归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开始被萧琛那么一说,有点蒙。想了想就释然了,自己只是看她长的顺眼,怎么就成看上她了,我是那么肤浅的人?

    真是够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同窗的妹妹,我能眼睁睁看着她把青春年华葬送在阿珩身上?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停云有了底气,再也不看萧琛一眼,三皇子这人脑子有坑,他说的话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萧琛耸耸肩,既然这傻子没开窍,他也懒得管这闲事。等云弟明了自己的心意,那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嘿嘿,不时拿霜落这名字刺激一下他,也是蛮好玩的。三皇子的脑子有没有坑待考据,但恶趣味真的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出了御花园,远远就看见禁卫军五步一岗,一直延伸到御书房。两个人交换了眼神,脸色同时肃穆下来。

    万胤太子果然早早的就到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二人被皇上的随侍带进勤勉殿时,就看见了土帛来时的侍卫们,都在外守着,和天凌禁卫军自成两派。

    皇上洪亮的声音传出来:“太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倒叫土帛当今笑话我天凌招待不周了。”

    万胤哈哈一笑:“皇上莫要如此说,天凌此行万胤收获颇丰,如今两国结为一国之好,就更不用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被大太监迎了进去,呵,人还真不少。除了卧床的淳于景,土帛人必不可少,但连南王叔和萧瑜,还有定北王齐战也在,就有些趣味了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垂着头,没有戴幕篱,只是在脸上蒙了一方丝帕,坐在那一动不动,好似麻木了一般。

    太子妃端正的坐在太子身边,脸上始终含着一抹微笑,让人不由伸出拇指赞叹有母仪之风。

    皇上萧惟怀见儿子和堂侄走进来,笑着招手:“琛儿,云儿,今日太子要回土帛,这护送到城门的任务,就交给你们俩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儿臣遵旨。”萧琛抱拳接下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会抢了三皇子的风头,只是抱了抱拳。

    二人站在萧瑜一旁,发现瑜傻子无精打采的,让南王狠狠地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皇上,阿瑜也去吧,毕竟过了文书,就是一家人了。”南王还是挺高兴的,不着调的傻儿子竟然尚了土帛公主,也算扬眉吐气一番。平时老是被贤王那厮笑话,这下好了,他们阿念连媳妇的影儿都没见呢。

    天凌帝点点头:“准了。”

    萧瑜被王爷爹一把推出来,猛不丁醒过神:“谢皇上。”

    永欢还是一动不动,没有初定婚约女儿家的娇羞,只有沉默。

    太子万胤说了半天话,站起身:“皇上,孤就不多留了,赶路要紧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跟着起身,天凌帝摸摸短訾:“也好,朕祝太子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万胤看向五皇妹,她还在坐着,不知想什么。

    太子妃接收到了丈夫的意思,走过去轻拍公主的肩:“皇妹,咱们该启程了。”

    难得的,永欢没有拂逆她,木然的站起身。在走时她顿了顿,抬脸看向万胤,眼睛红肿,眼眶里珠泪点点:“皇兄,我想去和景哥哥道个别,也不知他腿伤的怎么样了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一晚不见,那个刁蛮任性意气风发的五公主就变成了小媳妇,也不知是万胤如何教育的。

    太子嘴角含着冷笑,直直的盯着五皇妹,眼神里都是警告,你最好不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然后他真的回过身抱拳对天凌帝说:“陛下,孤的臣子在天凌宫内养伤,于情于理走前也该交代一下。”

    萧惟怀颔首:“琛儿,你带太子他们去,朕就不远送了。”

    太子一众连忙施了土帛礼,鱼贯而出御书房。书房里只剩下了南王和定北王。

    淳于景的腿已经固定好,被安置在萧琛椒阳宫的偏殿,被宫女和太监伺候的舒舒服服。

    万胤走进来时,不由撇撇嘴,暗道这家伙还真好运,在这里养伤不比回土帛好。

    淳于景精神已经好多了,上过药也内服了止痛药,换了天凌的衣饰正倚在床头看萧琛拿来的书。

    几人被宫女带进来时,他也没抬头,就像一个清贵的贵公子,没有什么事可以引他注意似的。

    万胤不屑的哼了一声,淳于景这才恍然的放下了书,想起来行礼。

    “淳于世子不可,太医说了,这几日不让你动。”小宫女很是负责任的提醒,得来淳于景感激一笑,她连忙红着脸退下了。

    董晴柔咬着唇,对外人,他都如此温柔,可就是对自己不假辞色。

    “太子,请恕微臣不能行礼,淳于惶恐。”淳于景敛下了深眸。

    万胤勾起一边嘴角,走到近前:“无妨,淳于你就放心在天凌静养吧,孤回去,一定实、话、实、说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微微一笑:“那就拜托太子了。”

    万胤心里气闷,每一次的交锋,他都被这厮的云淡风轻气的肝疼,可无奈,就是淡定不过人家。

    “好说。孤这就回去了,来看看你。”免得叫天凌说土帛人没有人情味。

    淳于景抱拳:“无法护送,太子一路珍重。”

    “唔。那我们就先走了。”万胤看了太子妃一眼,董晴柔连忙偎到了他身边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眼看着,好一出郎无情妾有意的勾搭大会。他不由看向万胤的冠顶,总觉得冒着幽幽的绿光。

    说了几句话,一帮子人又都退出了淳于景的厢房。萧琛带着萧停云和萧瑜去打点马车的事,暂时只剩下了土帛人和天凌随侍。

    万胤正待发话,就听永欢说:“太子哥哥,我进屋和景哥哥告个别。”这是最好的时机了,不能不抓住。

    董晴柔不悦的看向永欢,都要定亲了还这么放不开,真是不知所谓,要知道这样会给阿景添麻烦的。

    万胤知道皇妹的性子,不达目的决不罢休。他也怕她闹事,就点头答应:“快去快回,天凌皇子就要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永欢脸上划过稍纵即逝的一笑,忙不迭的答应:“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闪身再次进了厢房。

    淳于景其实早就听见了兄妹的对话,心里有些烦躁,怎么就这么牛皮呢。他自问没有给过永欢任何的期许甚至暧昧,也不知这位公主看上自己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慢慢躺下,转过身装睡。

    就听门轻轻拉开,又被轻轻拉回,然后脚步声缓缓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良久,淳于景依然不理。

    只听永欢叹了一口气,声音里带了哭腔:“景哥哥,我知道你没睡着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呼吸绵长。

    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,永欢已经走至床前:“景哥哥,我要联姻了,你知不知道?你受伤了,我被推给了萧瑜,我要知道来这一趟,不但和你没有进展,还把自己搭了进去,我是不会来的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静静地听着,心里百味杂陈。他是不喜欢永欢,但总归是对自己情根深种,她被联姻也和自己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景哥哥,我想问你一句话……”永欢嘴唇都咬破了,终于说了出来:“你,和我,究竟有没有希望在一起?”

    淳于景慢慢地转回身,神色淡淡,眼神清明的看着永欢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心里一喜,红肿的眼睛努力睁大,景哥哥回应自己了。

    没等她高兴完,就听淳于景没有感情的声音一字一句道:“一丝一毫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永欢踉跄的退后一步,充满希冀的问:“是因为我要联姻吗,那我回去和父皇说取消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主,你不要再任意妄为了,联姻岂是儿戏?”淳于景厉声呵斥,就是这样,这些女人都凭着性子说话办事,烦死了。

    永欢被吓住,捂住了嘴,泪水滚滚落下。

    “请公主启程吧,太子还在等候。”说完,淳于景疲累的阖上了眼睛,他本无意触碰感情,可总有人要挑衅他的忍耐度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打了一个噎,毅然回身,临出门前说:“景哥哥保重。”她不恨淳于景,因为,自始至终,这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。

    她只是感伤,一国公主又怎么样,也是有求而不得的人。

    土帛贵客们被欢送出了宫。万胤走在皇妹身边,太子妃落后一步,静静地听着兄妹对话。

    “死心了?”太子目不斜视的走着,颇有一国太子之风。

    永欢不吱声。

    “永欢,你不要怨为兄,淳于不是你的良人。”再不喜,终究还是皇妹,万胤也是会说一句人话的。

    “太子哥哥,我知道。”永欢擦擦眼睛,可就是喜欢他没办法。

    “其实,萧瑜未必不是你的好归宿。”太子忍不住笑了,那个南王世子,他还真瞧不上,但是论其为人,却比任何一个姓萧的都好相与。

    永欢白眼飞向万胤,要不要这么明显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她想起萧瑜,心里很是沉闷,长的是不错,就是有点没脑子。但想想,也是挺可爱的,唯一有点不好,他好像喜欢那个什么宇文?

    这还了得,看本公主怎么收拾你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突然来了斗志,可能淳于景的不假辞色,让她彻底断了念头;也可能一直都是单相思,如今有了明确的归宿,就变了想法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一人一匹高头大马,等在宫门处。因为都是临时被叫来的,所以闪电和追月都没来得及备好,随便在皇宫马厩牵了两匹。

    二人斜睨着南王世子萧瑜:“待会儿你去公主的马车旁,我们护卫太子。”

    萧瑜本能的回嘴:“凭什么啊,我也想在太子车旁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冷笑:“你本不在送行之列,因为有公主,才让你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瑜默默地躲一边疗伤。

    他到现在还无法置信二堂兄萧琮说的话。二堂兄说因为寺庙一行,和宇文馥互生情愫,要自己为了大局娶了公主。

    当时他傻住,没想到就一天时间,馥儿就变心了?还有,为什么要让他娶公主呢,二哥给出的理由是公主对他有好感。

    天啊,如果公主望向他的眼神是好感,那齐娉婷是得有多爱自己?咳咳,想远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连阿念也劝自己答应,他可是自己最好的兄弟,比亲兄弟都亲的那种。所以他答应了,现在想来除了有一点心痛,也没那么难接受。初恋啊,他一眼就喜欢的女孩儿,也许会成为他的堂嫂,真特么的。

    太子一行人依旧如来时一样,分坐两架马车,侍卫一个不落的前面开路,只是少了护卫的淳于景。

    永欢上马车前,看了一眼萧瑜,破天荒的冲他嫣然一笑。萧瑜惊悚的打了个寒战,这眼睛肿的和鱼泡似的,你就别笑了,本世子害怕。

    这就是二皇兄说的有好感,知道要和我联姻高兴地眼睛都哭肿了。萧瑜无奈的苦笑。

    绿荫和碧水上了公主的马车,终于要回去了,天凌再好,终不是自己那一亩二分地。

    土帛的旗帜迎风招展,浩浩荡荡的车队在京城大街上前行。

    天凌的百姓指指点点,不知者问询,被知之甚深者科普:那就是土帛的皇室哦,听说来和咱们天凌邦交哦,这不就要走了哦……

    整条京城大街沸腾了,街道两边里三层外三层,酒楼的二层窗户也全部打开,伸出来一颗一颗头颅,在殷切的张望着,比来时可要轰动多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一左一右护卫在太子的车旁,萧琛穿着皇子服,时不时被百姓的碎银子或者花儿还有水果打到,他微笑着对她们挥手,更是引得东西雪片般的向他飞。

    云世子嫌弃的目不斜视,那个人,他不认识。

    天凌民风还算开放,大姑娘小媳妇纷纷效仿掷果盈车的典故,只是对象不是马车里的太子,而是他们天凌的皇子,萧琛。

    万胤可不知道,拉开车帘向外看的时候,还以为是冲自己呢。他不自禁的微笑,就是这样,他最喜欢被万民敬仰的样子。

    萧停云虽然也长的不错,但他一张冷脸,活像人家砍死了他家人,或是欠了他几百吊钱,哪个小姑娘敢拿东西砸他,怕被逮住来一刀。

    路过“一杯无”时,萧停云不自觉的抬脸看向二楼,因为他专用包厢的窗户此时也开着。

    他给掌柜的说过,若是赠送点心的女孩儿来时没有了位置,可以让她用自己这个。

    那么,此时包厢的人只有一个可能,那就是姚霜落在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过去时,窗户大开着,还没有人。眨眼功夫,窗口就挤过来四颗小脑袋,最瞩目的那一颗,正是一开始让他困扰的姚霜落。

    萧停云都不知道自己的嘴角咧了起来,笑的别样温柔,柔和了他刚硬的五官,看上去和萧琛是两个极端类型,却更让人心痒痒。

    突然,那些水果就如潮水般的投向了他!

    萧停云脸上的笑僵住,木然的环视左右,一张脸黑成了炭。围观百姓静默,开始左顾右盼,不是我不是我。

    姚霜落在二楼笑弯了腰。

    今天本不想出门,怕腿疼。可是某人给的药油竟然逆天好使,腿不但不痛,而且没有任何不适。于是她接受了秦胜蓝、林琳和李馨逸的邀约,出来逛新年第一天的街。

    新年第一天,街上卖的都是吉祥物是,那三人看见什么都买,霜落只买了一串小巧的红灯笼,一个个有苹果那么大,可爱的很。林琳最后逛累了,买了四串糖葫芦,要带三人去茶馆喝茶吃糖葫芦,然后听书。

    于是四人就去了京城大街最有名的天鸿茶馆,没想到里面满员,坐得满满当当。

    霜落咋舌,新年第一天,大家是有多无聊,才会挤着来外面喝茶?

    找了个伙计一问,才知道有内部人士说今日土帛太子回去,那么京城大街就是必经之地。大家一传十十传百,口口相传,本不想在年初一出来做买卖的,也出来了,本不想今日出来逛街的,也出来了,所以今日大街上才会如此热闹。

    四人颓然,好失望,她们也想看。

    霜落想起那个高级的酒楼“一杯无”,就提议说去看看,毕竟那里是高消费,平民消费不起的。

    结果来了以后,被掌柜告知,也早已客满。

    霜落看到了上回送她点心的账房,随口打了招呼,然后招呼三人回家。没地方坐,还在这干嘛。

    账房几乎又想从柜台后跳出来,对掌柜说:“叫住她,那位小姐,就是她!”

    掌柜的立刻秒懂,在不惊动其他客人的前提下,留住了霜落,歉然地说:“鄙人忙忘了,还有一间包厢未定出去,小姐可还想要?”

    霜落疑惑的看着掌柜,一双明目看的胖掌柜想出汗,真是眼拙,这可是大东家的指定客人啊。

    掌柜正色的点点头,意思是真的太忙了。

    霜落看看秦胜蓝三人,得到她们的同意,这才跟随掌柜去了二楼的大包厢。

    这间包厢貌似和上次来的那间不一样,装潢的舒适又高级,霜落于是更怀疑老板了,这么好的包房一定银子更贵一点,怎么可能忘掉嘛。

    掌柜的不给机会问,招呼四人坐下后就跑。那小姐太聪慧,他可不敢多说话,坏了东家的事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不过东家的眼光就是好,这小姐,美!

    于是霜落就有了好位置,不但可以大啖美食,还可以观赏太子一行。

    哦,还有幸看到了世子变脸。

    萧停云瞪得那些小娘子们低下了头,这才回眸再看姚霜落,就见她笑的亮眼亮晶晶的,可见是都看入了眼内,不由尴尬的挠挠脸,但心情却飞扬了起来。

    姚霜落想起了什么,拿起自己买的小灯笼,稍稍一使劲,就拽下来一个。

    林琳三人惊讶的看着她,接下来更惊悚的看着同窗好友拿起灯笼,直接抛向下面的黑脸世子萧停云。

    云世子看着一团红色奔自己而来,轻易地稳稳接在手心,他看见是霜落投的,才本能的伸手去接。

    再看回去,发现某女发现逾矩躲了回去,微微一笑,细细把玩手里的小东西。是个红布做的灯笼,黄色的穗头,飘着长长的流苏,看上去很精致可爱,就像……抛出它的人。

    他收入了宽宽的袍袖,第一次有想珍藏的冲动。

    秦胜蓝突然很想效仿,她拿过自己的那串,也使劲拽下来一个,瞄准了三皇子萧琛,biu,力道很大的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三皇子也不是盖的,还以为有暗器,在马上一个侧身闪过,手一伸,就抓住了那个红色的球。

    咦,不是暗器,是灯笼。

    萧停云在一边看见三皇子的表现就鄙夷不止。

    萧琛悻悻的瞪了他一眼,被云世子眼神示意看二楼。萧琛望过去,这时秦胜蓝提着剩下的灯笼冲他招手,萧琛这才明了,原来是那将军府的小姐,难怪臂力惊人。

    霜落也露出了头,萧琛眼睛一亮,也对她遥遥招手,然后,车队很快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扔了两个灯笼的女孩儿被那俩好友围攻,叫她们招,“是不是看上人家了?还敢学百姓一样投掷东西!”

    霜落连连摆手:“就是好玩啊,谁让今日是大年初一呢,怪你们没胆量,你看大街上的人都在投,也没见三皇子生气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连连点头:“就是就是。我看到有个女孩儿砸了一个苹果,我就想,要是我一定砸他头,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林琳遗憾的咂咂嘴:“我不敢。呜呜呜呜,我想砸瑜世子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秦胜蓝喷了,林琳这眼光,啧啧啧。

    李馨逸想了想:“我没有可砸的。”

    三女齐齐看向她,她羞怯的一笑:“因为他不在。”

    霜落想了想:“念世子?”

    就见李馨逸点点头:“念世子看上去很温柔,我比较不怕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伸出拇指:“你比琳琳眼光好。”这句话遭到了林琳的暴击,四个人关上窗又闹了起来,清脆的笑声洒满了包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皇宫里的定北王和南王还在御书房。

    萧惟怀问定北王:“你家娉婷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齐战苦笑:“谢皇上挂念,娉婷无大碍,就是受了点皮肉之苦,还累得土帛世子伤重,臣惭愧。”

    皇上摆摆手:“娉婷也是为了陪伴公主及太子妃,说起来,还是琛儿的不对,怎就没保护好。”

    南王有点尴尬,知道真相的他把头低下来。貌似娉婷和宇文的孙女还是他儿子约去的,不关人家三皇子的事,但他不会说。

    “臣惶恐。”定北王连忙弯腰抱拳:“有幸陪伴土帛来使,是娉婷的荣幸,出现这种事情,也是她自己不小心,再说,还有人家淳于世子相救,老臣汗颜。”

    这话皇上爱听。

    “说起淳于世子,太医说至少三天不让移动,那你就三日后派人来接吧。”接走最好,省的朕还要定时去慰问一番。

    齐战点头称是:“那臣就回去收拾一番,一定不要怠慢了贵客。”

    南王这时才出声:“老齐啊,这淳于世子养伤至少要两个月,你要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南王挂记,应该的。若你府上忙于婚事,有什么我能帮的,还请开口。”

    南王哈哈大笑:“好,我可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这时有些不高兴,为什么皇家第一桩婚事,竟然是在弟弟的府里,他的儿子都在做甚?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