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5章 坏人姻缘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5章 坏人姻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老昭王进了玉坤殿觐见太后,因为是大年初一,除了太后平时宣召,只有大年初一才能进后宫。

    慈宣太后长得慈眉善目,花白的头发拢成一个髻,上面压着太后的冠冕,抹额上镶嵌着一枚血红的宝石,为她和善的面貌增加了一些威严。

    她正和自己的随侍嬷嬷说话,就听太监尖声通传:“昭王到!”

    太后挂上笑,摇头道:“刚说到他,人就到了,阿心,你说巧不巧?”

    她一直叫自己随侍嬷嬷的闺名,更显亲厚。

    心嬷嬷点头称是,就见老昭王大踏步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臣弟参见太后,太后福寿安康!”

    “快起吧,丰谷,咱们叔嫂还用得上那些俗礼,赐座。”昭王大名萧丰谷,应该是老太上皇取得五谷丰登之意。

    昭王起身,坐在下首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来的,怎么不见停云?”太后温声细语,对小叔子家的事了如指掌,但也不好多管。

    “回太后,停云在外面和珩儿一起。”

    太后笑眯眯:“真是奇怪,珩儿对谁都带搭不理,反而对停云亲密,难为他不怕哪一张冷脸。”

    昭王哈哈大笑:“谁不是说,我对他再好,给他多少好东西,都换不来一个笑脸,小混蛋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个混小子嘛。”太后叹道。

    大皇子也就只有这俩长辈敢明目张胆的骂了,别人要是骂,被太后听见,准拉出去打三百大板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家老二回来省亲了,怎么,孙女也不小了吧?”太后开始聊家常。

    “回太后,珍珠今年十四。”

    太后吃了一惊:“已经十四了,这么快?”转眼就到了说亲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哀家给赐个婚,等及笄就让她嫁回京城,女儿家还是在眼前看着放心。”

    昭王摆摆手:“回去看她爹娘的意思吧,若是老二媳妇也有此意,到时再来请皇嫂做主。”

    太后点点头,慨然叹曰:“你说咱们怎么能不老,这不见面的孩子,一个一个都大了。”

    昭王也心有戚戚焉,抬脸扫了皇嫂一眼,装扮的依然贵气,只是脸上真的爬满了皱纹,老了。

    他看太后有些陷在伤感里出不来,就岔开话题问起了萧珩:“皇嫂,我看珩儿在你这里过得很开心,也未尝不是一种幸运。”

    太后看了看门外,虽然看不见,但也能想象得出大孙子满足的笑脸,她接着又叹口气:“虽是这样说,但终不是长法,我若归去,他又如何?把他丢下我真不放心,可又不能带了他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好太后,您可不作兴这样说,呸呸呸。”心嬷嬷终究是陪嫁丫头,和太后说话可以这样随意。她站在太后身后听到这样的说法,觉得不吉利。

    “哈哈,哪里就不行了,哀家说的可是实话。”太后打趣。

    昭王沉默,话糙理不糙,皇嫂说的何尝不是真心话。萧珩唯一的指望,其实就是同胞兄弟萧琛,可是前路茫茫,谁说得准。

    这时就见太后一脸喜色,坐直了身子,悄声的对昭王说:“我说丰谷,你说珩儿也不小了,我给他选一个贵女,然后让皇上赐个封号,自己出宫单过,你觉得怎样?”

    昭王沉吟道:“好是好,但这人选可不好选。选个身份高的,倒是不辱没咱们珩儿,但真开府过,她对珩儿好不好谁又知道?选个心甘情愿伺候珩儿的,身份上就必定高不了,那样咱们珩儿还委屈。”

    太后扶了扶发上插着的金凤步摇:“所以就要挑一些品行好的大家闺秀。品性好,即使看不上珩儿,那也不会对他太差。再者,我现在还壮实,常不常的宣他们入宫陪伴,我看她能如何!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好法子,珩儿终究还是要开府的。”昭王顿了顿,觉得太后不可能无的放矢,就问道:“皇嫂可有人选了?”

    太后笑眯眯的抚掌:“正是。皇弟还记得前几日的宫庆吗?”

    “记忆犹新。”

    “那晚上,哀家听闻皇后对一个女孩儿格外热情,就着人打听了一下。”

    昭王心里一惊,那晚太后明明没出现,却依然了若指掌,可见,这宫里的女人,真的没一个简单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昭王顺着她问。

    太后啧啧叹了两声:“一切都好,就是年龄稍小。不过,皇后对她如此在意,我怕她是为琛儿相看的。”

    萧丰谷捋捋胡须:“那就换一个,反正那一晚贵女很多,像是什么什么起舞阁里的,就都很不错。”

    太后白了他一眼:“哀家的就是起舞阁里的贵女啊。而且,我对那孩子还真挺好奇的,据说小小年纪,已经花容月貌,身段还好,最重要的是雍容大度,有大家风范,比土帛来的公主都要识大体。”

    昭王想不起有这么样一个人,这么好,要不要给停云留着?

    “皇嫂,你说的是哪家闺秀,今年贵庚?”

    太后笑:“难得你也有好奇的事,这个姑娘还真是不错,是吉安侯府的嫡女,叫姚霜落。”

    太后话音刚落,玉坤宫太监在外面又尖声宣道:“三皇子到!昭王府世子到!”

    老昭王和太后顺着看过去,萧琛大踏步的在前面走,萧停云后面跟着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三皇子萧琛最会哄太后高兴,一进门就偎到她身边:“孙儿给皇祖母请安,祝祖母新的一年越来越美、越来越年轻。”

    太后被逗笑,拍了萧琛手臂一下:“臭小子,就你会说。你兄长呢?”

    “见我过来,去母后那里了。”萧琛避重就轻,若说去给母后送花,祖母心里该不是滋味,毕竟大哥跟着她的时候居多。

    “那哀家就放心了。”太后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萧停云才上前叩拜:“停云见过太后,祝太后年节金安!”

    太后招手,脸上堆满笑:“快过来,让哀家好好看看。你说你这孩子,不逢年都不来玉坤宫看哀家,说你什么好。”

    萧琛在一边看笑话,皇祖母呦,别说看你,就是云弟自己的祖父,一年里都不定见很多次。

    萧停云一脸恭敬,垂眸不语。

    这时昭王提起了刚才的话茬:“皇嫂,你说的吉安侯府的嫡女,是不是皇后娘娘的姻亲啊?”

    萧停云蓦地抬起头,吉安侯府?那不是姚霜落的家么。

    太后侧首,恍然大悟的说:“还真是,你不说我都要忘记了。皇后有个表妹嫁给了忠义伯,忠义伯好像是侯府世子夫人的长兄。诶,更好了,这岂不是亲上加亲?”

    萧停云眉头打结,什么就亲上加亲了,乱七八糟的。

    他看向萧琛,三皇子是多机灵的人啊,一个眼神就明白云弟的意思,他给萧停云比了个ok的手势,意思是看我的。

    “皇祖母,您和叔祖父说的什么,弄得我一头雾水。”萧琛期盼的看着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有些伤神,要不要给三孙子说呢,说了他要是攀比,我去哪里再给他找一个有可比性的美人去?

    可不说吧,又过意不去,这可是最乖的一个孙子了。看着萧琛眼巴巴的望着自己,太后心软的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“琛儿,哀家这不和你叔祖父正商量着嘛,你皇兄眼见着都及冠了,也该开府单过。我就想啊,给他找个端庄贤惠、持家有道的媳妇做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皇祖母你是看上谁了?”萧琛也皱眉,皇兄找媳妇,这……

    “你母后夸赞吉安侯府的嫡女不错,我也着人打听过,是个好孩子。”太后还是实话实说了。

    萧琛想着吉安侯府有几个嫡女时,萧停云冷冷的对太后说道:“回太后,若您说的那个嫡女名叫姚霜落的话,那么侄孙可以告诉您,她不行。”

    太后和昭王猛地都看向萧停云,太后是错愕的话,那昭王就是惊吓。

    在太后面前说一个女孩儿不好,那可是毁人闺誉的事,昭王不希望孙子这么缺德。

    太后有点懵,她千挑万选的人,怎么就不行了,“停云认识这位小姐?”

    萧停云无视祖父的轻咳,颔首道:“是,姚霜落乃侄孙同窗的妹妹。”

    太后哦了一声,又追问:“那,又是哪里不合适呢?你也知道,珩儿要找个照顾他的人,必须要靠谱。”

    傲娇的云世子垂下了头:“所以侄孙才大胆进言,说她不行。姚霜落年龄尚幼,担不起照顾珩兄的责任,若是有个差池,该如何与皇上交代?”

    萧琛暗暗举了个大拇指,这理由,多么的冠冕堂皇啊,他都信了。

    太后一听这理由,立刻释然的笑了:“我当是什么呢,这不是问题。年龄小,可以先定下,有了名分就可以进宫来陪着珩儿,正好培养一下感情。等长个两年,再拜堂成亲,就可以出宫单过。”

    越想越美,太后忍不住笑出声。

    萧停云垂着头,看不清脸上的神情,这时他缓缓抬起脸,竟是一脸沉重:“其实姚霜落还是很有名的。”

    无视三皇子揶揄的眼神,萧停云继续道:“说她年龄不合适这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本来放下心来的昭王,刚端起茶杯品了一口茶,闻言,那小心脏又一下子提起来,一口茶水咽也不是、吐出来也不是。

    这混蛋,就非得说出人家个好歹?怎么着也是侯府小姐,父亲是世子,舅舅是忠义伯,舅母还是皇后的表妹,要不要闹的人家脸上不好看啊。

    昭王都能想象到,老侯爷明个上朝指着自己鼻子大骂的场景了。

    太后感兴趣的追问:“其二是什么,她又怎么个出名法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太后您得问一下婀娜,她们俩是同窗。我也是听婀娜说的,反正侄孙只是给了您建议,最后还得您定夺。”萧停云把账推在了堂妹身上。

    太后了然的点点头,不管是与不是,她都不想查证了:“嗯,就听云儿的,我再给珩儿物色一下,反正哀家还壮实,来得及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萧琛搂住太后的胳膊:“皇祖母如此年轻美丽,都能给您的重孙子物色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太后笑喷了,心嬷嬷连忙递帕子,让太后擦嘴。

    “真是个猴儿,就会逗哀家开心,那你说说,我的重孙子在哪?嗯?我是指望你,还是指望琮儿?”太后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    萧琛撇撇嘴:“那您还是指望萧瑜吧,他是第一个将要有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昭王眼见话题止住,终于躲过一劫,这才长舒一口气。还好还好,混小子没真正的说什么坏话。回府后一定要教导他,女儿家的清誉堪比性命,不能因为高高在上就信口开河。

    太后心神也被转到了萧瑜身上,“那敢情好,瑜儿看着是不精明,倒还是个有福气的。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发现自己竟然不知是何时定的亲,不悦的问:“是哪家姑娘啊?”

    萧琛看出了太后所想,连忙回道:“是昨夜父皇下的旨意,与土帛公主联姻。南王叔今日进宫觐见您时,应该会禀告。”

    太后脸色稍缓:“土帛公主啊,那为什么让瑜儿联姻,琮儿和琛儿你不都适龄,你父皇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萧琛耸耸肩:“人家没看上我。”

    太后勃然大怒:“岂有此理,你哪里就差了,这些外邦女子,真是没眼光。”

    说完太后有些讪讪,因为萧瑜貌似也是她的孙儿。

    萧停云面无表情,心里已经笑的打了结,三皇子真是好样的。萧琛嘚瑟的瞅他。兄弟为了你的幸福,连自己都诋毁上了,你给我记住。

    几人说的正热络,有一个太监走进来跪在下面禀报:“禀太后,皇上宣三皇子和昭王府世子去勤勉殿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和三皇子萧琛对视了一眼,齐齐看向太后。

    太后摸着长长的护甲,问小太监:“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回太后,土帛太子来辞行。”

    太后点头,挥挥手对萧琛道:“哀家就不留你们了,去皇上那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恭谨的齐齐施了个后辈礼,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昭王也站起身,孙子都走了,他在这里待太久也不合适:“皇嫂,那臣弟也告退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别忘记帮珩儿过过眼,你那皇侄的眼光我可信不过。”太后撇撇嘴,想起了皇儿自己挑的皇后。

    昭王抱拳:“臣弟谨记,但皇嫂也不要忧心过重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退下吧,哀家也乏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慢悠悠的走在御花园,土帛太子辞个行而已,又不是自此不来。这一联姻成功,怕是要隔三差五的来了。

    三皇子现在最感兴趣的事是萧停云,他一脸坏笑的问:“我说云弟,你千方百计破坏我大哥的婚事,你是何居心?”

    萧停云傲慢的斜睨他一眼:“有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,还拿年纪说事。”萧琛肯定的点头:“不过这招很烂,别说十二三,就是**岁,我皇祖母要是觉得好,一样给定下来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这就是权利的好处。

    萧停云沉默,他想过这一点,但真要他说出个姚霜落的不好来,还真说不出口。即使是以前的缺点,他现在都不想提起。

    只是他没去想这是为什么。

    萧琛接着道:“不过后面推到婀娜身上,这招真高。婀娜绝对不会夸赞任何一个比她美的女孩,而且皇祖母很相信你,她也不会真的去问婀娜,这简直是最完美的借口。我刚刚还在想,你会数落人家姚霜落什么,还好没真的说。”

    经过一次旅程,萧琛对姚霜落和秦胜蓝的好感不止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见萧停云沉默,萧琛又说:“你眼光还真的很好,这女孩儿不错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萧停云眉毛囧成了八字:“我眼光真好是什么意思?她哪里又不错了?”

    萧琛睁大眼睛:“你不是看上人家了吗,我去!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萧停云:姚霜落,你又欠我一次,要不然你就等着当傻子的媳妇

    姚霜落:嘁,反正我早晚会当傻子的媳妇

    萧停云:……

    有作者开玩笑在题外里求一枝花,结果收到了好多好多读者的一枝花,好羡慕,我的读者大都是潜水的,会憋气的,哼。

    我要是求一枝花,会有多少人送我呢?

    一枝花,一枝花,不多要,哈哈哈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