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1章 我是高手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1章 我是高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萧停云站起身,走上前扶着老方丈起来,再说下去,还不知这老头要说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老衲慧空。”他施了声佛号,双手合十。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忙不迭的回佛礼:“慧空大师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哪里就是什么大师了,都是俗世俗人而已,善哉善哉。”慧空打量二女,发现这俩人都长得好,一个集世间灵秀于一身,一个根骨奇佳是个练武材料,而且面相都是贵不可言。

    “女娃娃可有签文要解?”别人都是求他看签,如今反过来是他问人有何求,都是徒儿惹的祸。

    秦胜蓝看了看霜落,霜落冲她点头,她就干脆的双掌合十道:“大师,我是想求签的,可是还没有去求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女娃娃有趣,那就去求,老衲等你们。”慧空笑起来胡子直打颤,让人想捋一捋。

    秦胜蓝喏喏的小声问:“敢问大师今日三签可满?”

    “已满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那你还问,秦胜蓝可怜兮兮的控诉的瞅着慧空。

    慧空方丈捋了捋胡须:“还有明日份额。”

    这也行?霜落二人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“佛曰:无增无减,老衲可未破戒。”他那白色眉毛遮着的眼睛,竟然还神奇的眨了眨。

    萧停云面无表情的放开搀他的手,想带着二人走。

    慧空一把拉住他:“别急忙走,陪老衲较量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不走如何求签,不求签你如何用明日份额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老方丈笑眯眯的放了人。

    三人出了方丈的厢房,霜落慢下脚步,“世子,我可否单独问方丈一句话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萧停云昂了昂头,师傅大多数时还是靠谱的。

    霜落对秦胜蓝说:“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快去。”秦胜蓝乖乖的站到一旁,她可不敢与世子单独为伍。

    慧空法师发现去而复返的霜落时,倒是没有多诧异:“女娃娃,想起来求什么了,可是姻缘?”

    霜落眼神清澈,迎着老僧的目光丝毫不退缩:“大师,小女无所求,只有一句话想求解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讲来。”慧空方丈饶有兴致的看她,这么好看的女娃娃可不多见,而且竟然不想求姻缘,有趣。

    “何为轮回?”

    慧空认真的想了想,微微一笑,捻着手里的佛珠开始转:“由因世界,虚妄轮回,由因世界,执着轮回。由因世界,愚钝轮回,由因世界,怨害轮回。善恶报应,福祸相承,此等众生,虚妄分别。不求佛刹,何免轮回?”

    霜落仔细咀嚼着这些话,茅塞顿开。她本无意问这个,只是见到了得道高僧,就忍不住想到自己的离奇身世。

    计较什么轮回呢,上一世已经过去了,这一世就是自己的。此天凌非彼大夏,她姚霜落却还是个活生生的人。

    “谢大师点化,霜落拜别。”她虔诚的行了礼,慧空慈眉善目的回了一声佛号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拜别还早,女娃娃一会儿回来看我如何教训停云。”老和尚得意洋洋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霜落乖巧的应答,退出房门。

    萧停云审视的看看她的脸色,没看出什么不妥,以为她是有小姑娘的难以启齿的话要单独问,所以未再多言。

    秦胜蓝拉住霜落,兴奋的说:“咱们去求签!”

    “好,跟你去。我只上香求佛祖保佑。”她俩相携走在前头,萧停云第一次走在人后还未有不悦的表情,相反还有些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大殿,萧停云倒背着双手,远远站在一边。霜落和秦胜蓝则拿出准备好的香油钱买了香烛,点燃插入香炉,一人找了一个找了蒲团跪倒。

    一位僧人拿过来签筒,霜落指了指秦胜蓝,就见秦胜蓝接过使劲摇啊摇。

    霜落不再看她,双手合十闭上眼睛,嘴里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愿佛祖保佑前世家人平安康泰,永远无忧。愿佛祖保佑现在的家人平安健康,万事顺遂。保佑祖父祖母永享天伦,保佑爹爹娘亲永远恩爱,保佑大哥心想事成……”

    她想了想,又加了一句:“保佑霜落青春美貌常驻。”

    最后她拜了三拜,盈盈起身。

    看向秦胜蓝时,她正拿着一支签迷惘的看着。霜落走过来,别人求的签文她不会看。

    “你求的姻缘?”霜落只是随口一问。

    秦胜蓝摆摆手:“我求那个干嘛,我求的明明是前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霜落看看大殿森然威严,强忍住没有笑,你一个小姑娘求什么前程。

    秦胜蓝啧啧叹道:“这是什么签啊,我求的前程,这签文一点都不像是回复前程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拉着她和萧停云汇合,她还拿着签念叨,萧停云问霜落:“真没求?”

    “真没求。烧了香拜了佛就足够了。”霜落对着他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萧停云迷失在那迷人的笑靥中,良久没有接话。

    秦胜蓝随手把签塞入怀,开心的又想拉霜落,伸出手后想起了寺庙内要端庄,又连忙收回。

    霜落也不理她,和萧停云并肩前面走,她现在心胸很是豁达,觉得来这一趟天凌寺真好。

    秦胜蓝皱皱鼻子,自己竟然被那两人都嫌弃了。忙噘着嘴甩手跑上前,跟在霜落身边。

    三个人自然是又去了慧空方丈的厢房,毕竟世子答应了师傅陪他下棋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刚走,宇文馥一行人也来到大殿求签烧香。

    宇文馥走在最后,因为娉婷郡主缠着萧念,永欢公主缠着萧瑜,唯一对她关爱有加的二皇子和三皇子在陪太子太子妃说话,土帛世子是谁都不搭理的,可以忽略。

    她垂眸慢吞吞的走着,暗想待会儿要求支好签,希望是上上签。

    地上躺着一支签,孤零零的被前面的人踩来踩去,上面画着的红花煞是好看,就这么入了宇文馥的眼。

    她不由弯腰捡起拿在手心,拧着眉吹了吹上面的灰尘。

    不知这是什么人丢落的,还挺好看,但愿待会儿自己也能求一支这样的。

    来到大殿,太子妃和永欢公主以及娉婷三人已经在蒲团上拜倒,抱着签罐的小和尚来到宇文馥身前,刚想问她求不求,就见她手里捏着一根,不由伸手接过,施了一声佛号:“阿弥陀佛,施主且在此等候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刚想解释,就对上了萧琮温润的眼神,她羞涩的一笑,来不及再说。

    不大会儿功夫,就见住持披着袈裟急匆匆的走来:“此签乃何人所执?”

    众目睽睽,宇文馥无从反驳,因为小和尚是从她手里拿走的。

    她心下惴惴,硬着头皮点了点头:“大师,敢问此签何解?”

    住持双手合十弯腰一拜:“此乃贵签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心下一喜,莫非这就是天赐之喜?

    萧琮远远地瞥见,心下纳闷,就走过来施了一礼问:“住持亲临,可有不妥?”

    住持还礼:“阿弥陀佛,无不妥。只是本寺还从无一人求到过贵签,所以老衲前来一见。”

    “贵签?可是上上签?”萧琮虚心求教。

    住持缓缓摇头:“非也,贵签乃冠签,所求任何事皆为其冠,只有一支。”

    萧琮睁大了眼,宇文馥这么幸运?

    他忍不住又问:“那签文可否请主持解释一下,所求为何?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有何不可。签文云:天开地阔好良缘,日吉时良万物全,若得此签非小可,人行忠正凤在天。”住持再次上上下下的看了宇文馥一眼,对二皇子说:“说来奇妙,签文可姻缘,可前程,可命格。此签得者,凤命也。”

    萧琮呆滞了片刻,立刻恢复了儒雅皇子貌:“天凌一向信命,凤命说法非同小可。此事不可张扬,还望大师莫要声张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。”住持把签递还给了宇文馥,唱了佛号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宇文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就这么一捡,捡了一个凤命来?

    二皇子萧琮定定的看着宇文馥,眼神复杂。他想了想,看着前面烧香求拜的众人,对宇文馥告诫道:“馥儿,此事重大,最好当不知道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从宇文小姐直接上升到了馥儿,宇文馥感受到了来自二皇子的关心,他是为自己好。

    她把签递给萧琮,萧琮满意的接过,看到上面脏兮兮的,略有些嫌恶的塞进怀中。

    住持回到自己厢房,知客僧见师傅一脸可惜的神情,出言问道:“师傅,不是见到贵签很开心吗?”

    “签文是好的,人不对。”

    知客僧不解:“为何?”

    住持摇头苦笑:“签已落地,践踏过的签怎可堪当贵签。为师当时只看到了签文,还以为遇到了真凤,如今想来,或许佛祖有意安排。”

    知客僧不懂,念了佛号退出去,准备斋菜去也。

    住持喃喃自语:“天下万事皆有佛祖安排,假凤,自然只能配得虚凰,阿弥陀佛……”

    回到慧空老方丈厢房的三人,丝毫不知大殿里的事,他们一个准备陪老头下棋,一个准备观棋,另一个则迫切的想要解签。

    慧空早已经摆好了棋盘,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等候。

    萧停云敲了敲门,不待应答推门而入。见状他走向桌前,站定后回首看霜落。

    霜落冲他扬扬下巴,指着秦胜蓝的手,嘴型悄悄描述着:“解签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失笑,这女孩儿还真是天凌好手帕交,无论何时忘不了朋友。秦胜蓝也冲他卖萌的笑,他木然的转过脸,真伤眼睛。

    “师傅且慢,先给她解了签文再下不迟。”

    慧空哦了一声:“阿弥陀佛,女娃娃求了何签,拿来老衲一观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边向前走,边开心的探手入怀,摸索了一圈,脸色一僵停下脚步,低头想扯开怀找,被霜落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?”霜落额头落下三道黑线。

    “我的签不见了。”秦胜蓝哭丧着脸说。

    霜落回想了一下,问:“你是放进怀里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不能手拿着啊,那成何体统,我就塞进怀里了。”秦胜蓝再次伸进手去,依然没有。

    萧停云又是冷冷的吐槽:“拿个签你也能掉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委屈的不敢回嘴,只好拉着霜落求安慰。

    二人来到桌前,霜落问慧空老方丈:“大师,签没了,那把签文念出来,可以解吗?”

    慧空捋须点头一笑:“当然。女娃娃,你且念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见三人齐齐望着自己,挠了挠发髻,咦,上面说什么来着?

    “天……人……”秦胜蓝绞尽脑汁的想,当时自己都看过了啊,怎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笑道:“你是想说自己天人合一吗?”

    霜落正替秦胜蓝发愁,听萧停云这么说也忍俊不禁,目含笑意瞪了他一眼,自己都不知道里面带着嗔怪的亲昵。

    萧停云以拳蹭蹭鼻子,心里弥漫着喜悦,突然觉得秦胜蓝这逗逼也挺可爱的。

    慧空方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他就算再是高僧,可也不是神仙啊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女娃娃,你可难坏老衲了。要不,你再去求一个?”老方丈见不得女娃子要哭的样子,出言为她提点。

    秦胜蓝想不出索性不想了,一下子又高兴起来。听老方丈这么一说,她摆摆手,很是豪爽地说:“多谢方丈,不用了。大概佛祖认为我所求犹如登天,所以干脆视而不见,所以我就不再凑热闹了。来来来,下棋下棋,大师,云世子若输了,可否由胜蓝代替第二局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云世子被气笑了。

    慧空大师也甚是尴尬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眼珠一转,勾勾手招呼秦胜蓝:“看你十分喜爱下棋,这样吧,我也不和停云比了。你代表我,那个俊俏女娃娃代表停云,你俩来,我们在后面指导,你们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慧空是棋痴,停云是他教的,但是自从萧停云十岁后,就再也赢不了他。如今见这女娃这么崇拜自己,若是自己输了,老脸往哪搁。

    还好他聪明,想出这么个招,若女娃赢了,他就嘲笑萧停云,若女娃输了,他就说女娃水平太差。

    云世子表示没意见,他觉得师傅越老越糊涂,若两个人可以出言提醒,那与他俩下有什么区别呢。

    秦胜蓝一声欢呼,冲霜落比了个大拇指,就跑到老和尚身边去了。霜落突然觉得很无奈,怎么无人问她的意愿呢,她很不想动脑子啊,

    萧停云见霜落似在神游,就走过来虚揽着她的肩,把她揽到桌前。

    四人两两对峙,老方丈一伙执黑先行。秦胜蓝拇指和食指捏起一枚棋刚想下,就被萧停云一脸鄙夷的叫停。

    秦胜蓝傻傻的抬眼,见云世子垂眸看着霜落商量:“让他们三个子?新手入门不容易。”

    霜落无所谓的点头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这才明白了萧停云的意思,她想要拍桌,不敢,只能色厉内荏的哼了一声:“别瞧不起高手哦。”

    “高手你请。”萧停云不再和她废话,不让拉倒,不知好歹。

    秦胜蓝这才复又得意的笑了,侧脸对着老方丈抬抬眉毛:“大师,看我的!”

    慧空老方丈温和的点点头,说不定这小丫头真有两把刷子呢,不然能这么嘚瑟。

    秦胜蓝又看看霜落:“霜落,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轻飘飘的一个字,让秦胜蓝鼓起得气一下子撒了。

    废话少说,她一个黑子直挂上角。外人都说将军府一帮粗人,切,他们怎么会知晓府里的管家可是个棋艺高手咧。

    她可是得管家真传的,她的丫鬟统统都下不过自己,她已经独孤求败好久了。

    霜落不待萧停云指点,中指在上食指在下拈起一枚白子,想也不想的和黑子下了一个对角。萧停云心里暗赞,就这拈棋手法,就高了秦胜蓝不是一点半点。

    秦胜蓝表情严肃,如临大敌,一子一子的下,每走一步都要想很久,而霜落从容地应对。

    十几手棋过后,下棋的已由秦胜蓝变成了慧空老方丈。黑白双方已不能互围大空,二人开始中盘缠斗。萧停云看中一步,刚想指点,就见霜落已经拿起棋子放在了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慧空大师心里一喜,立刻捕杀。霜落的白子利用对方的贪吃,走厚外围与中腹连成一片,形成了外势。慧空大师明白也晚了,早已经大势已去,原来他中了弃子搏杀招!

    一数子输了十几目,慧空大师再看向霜落时,眼睛里已经充满了惊喜。原来真人不露相的,是这个长得俊的女娃娃。

    他吹胡子瞪眼的看向秦胜蓝,没有了一代高僧的德高望重:“小丫头,高手,嗯?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讪笑,“哈哈,那个,老方丈啊,可能霜落是高手中的高手?”

    霜落噗嗤一声,再也憋不住。

    萧停云忍不住也勾起了唇,很久没这么笑了。他看着笑颜如花的霜落,眼神温润的不能再温润。

    “师傅,还来吗?”他打趣慧空方丈。

    慧空一吹胡子:“阿弥陀佛,老衲还不信了!”

    萧停云不忍直视:“师傅,您是天凌寺的招牌,还请谨记自己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跟你我还用身份。”慧空方丈露出一副甘草模样,连佛号都不打了。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面面相觑,对方丈画风突变感到惊奇。

    四人收拾棋盘欲再下,就听厢房门被小僧敲响,随即传来稚嫩的声音:“师祖,您在不在?”

    慧空对三人说道:“阿弥陀佛,是明字辈的。”

    转而他扬声问:“明镜,不是说不能打扰我吗?”

    明镜为难的快哭了:“是三皇子殿下要徒孙带这位公子来的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心中一动,三殿下萧琛?他冷笑,这小子皮痒了,唯恐天下不乱。

    “师傅,让他们进来吧,我没料错的话,应是来找我的。”

    慧空颔首: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果然,小和尚明镜身后跟着的正是土帛来客,淳于景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眼望过去,淳于景站在门前挺拔如松,光这身姿就让人忍不住伸出拇指赞叹。

    “淳于世子还真是迫不及待,既然来了,那就在此手谈一局,可好?”萧停云毫不在意的邀请。

    淳于景微微一笑,丝毫没有被揭穿的尴尬,他谢过明镜,潇洒走进来:“淳于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一左一右站在萧停云身侧,慧空眼珠一转,脸上挂着笑招手淳于景:“男娃娃,来,站老衲身边,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嘴角一抽,男、娃、娃……

    秦胜蓝捂住嘴,为啥女娃娃这么好听,换成男娃娃就惨不忍听呢。

    萧停云目不斜视,突然出手拈起四枚棋子,看着淳于景。

    除了秦胜蓝,余人都知道这是按规矩来猜子。

    淳于景清点一枚黑子,萧停云松开手是四枚,淳于景轻叹:“请云世子先选。”

    “我执白。”萧停云从不会占人便宜。

    “那景却之不恭。”话一落,一枚黑子已下至棋盘,很普通的小目占角。

    萧停云从不觉得淳于景是草包,这个人绝对腹有乾坤。所以他并不轻敌,你占角,我就挂天元!

    二人你来我往,脸上的表情都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棋盘上的黑子白子看得人眼花缭乱,最后萧停云微微一笑,“淳于世子承让。”

    霜落低低地说:“没错,就是它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步是关键,不下时看不到,一点入白棋,黑子却再难翻盘。

    淳于景听到了霜落的话,也很惊讶她能看得懂。输了就是输了,他很有风度的抱拳:“多谢世子指教,淳于学到很多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萧停云懒得多说。

    慧空老方丈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对战,特别累脑子,觉得甚是乏累,摆摆手:“阿弥陀佛,善哉善哉,你们都退下吧,老衲要打坐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侧首看霜落:“走吧,用完斋饭就可以下山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方那丈大师如何用膳?”霜落礼貌的问慧空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女娃娃就是贴心,老衲斋饭自然有人端到这里,善哉善哉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也施了一礼:“大师,下一回胜蓝来时,一定会成为高手,和你手谈一局!”

    慧空咳嗽了几声:“那老衲等女娃娃成为高手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默,好气。

    几人相携走出了老方丈厢房,秦胜蓝一把拉住霜落:“好霜落,回去以后,你就是我师傅,我一定要成为高手,免得老方丈如此看轻与我。”

    霜落觉得好头痛,“咱们有棋艺课,你貌似从来不听?”

    “咳咳,咱棋艺师傅没有霜落好看,我哪里有精神听。”秦胜蓝强词夺理,“说实话,他教的还不如我管家教的好,不然我能这么快就爱上下棋?”

    霜落斜睨着她,二人不知不觉走在了两位世子的前面:“那你找管家教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胜蓝摇着她:“我已经尽得他真传,必须要找一个新师傅,霜落,就你了!”

    萧停云在后面啼笑皆非,他突然觉得,论耍赖撒泼逗逼犯二,这秦胜蓝和萧琛有一拼。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淳于景突然扬声问:“这位霜落小姐也会下棋?”

    秦胜蓝没好气的回头白他一眼:“瞧不起人是不,我们霜落可是高手中的高手。”

    未等淳于景应答,霜落指着前面对秦胜蓝说话,岔开了话题:“到了,一会儿就有素斋用,咱们看看天凌寺斋饭是否诱人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果然忘却了一切,兴奋的说:“一定会,有云世子呢,怎么可能不好。”

    在她心里,萧停云是很难伺候的人,他安排的定然是最好。

    不多时,众人就在招待贵客用的厢房里坐了一大桌,十三个人刚好不挤。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把霜落秦胜蓝包在中间,世子左侧当然挨着养眼的霜落,让俩逗逼坐一起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挑挑拣拣后,坐下了才发现很微妙。

    萧琮自然挨着三皇弟,左侧就拉宇文馥坐,萧瑜一看,抢着坐到了宇文馥的左侧,公主永欢自然看不得他好,也紧挨着他坐下,变成了萧瑜两美在侧的既视感。

    萧念本来想坐萧瑜身边,被公主一抢,也不好再换地方,就硬着头皮挨着公主坐,娉婷自然跟了过来。

    淳于景谁也没看,径直坐在了萧停云的右侧。

    这样只剩下了两个位子,太子当然不会挨着淳于景,他坐在了娉婷左边,于是太子妃脸上拘谨实则内心笑出声的坐在了淳于景右边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看见这种情景,暗骂自己失策,想弄散瑜傻子这一对,却把贱人推给了景哥哥,可恨。罢罢罢,不就一顿斋饭么,吃完在警告那个贱人。

    团团坐好后,萧停云才懒得理会里面的勾勾绕绕,斋饭早已上桌,闻之香味扑鼻,勾的人垂涎欲滴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他和萧琛交换视线,萧琛点点头起身:“太子殿下,寺里简单,只能斋饭招待,还望不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万胤笑着摆手:“三皇子客气,这斋饭看上去很是精致,让孤也想修身养性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请吧!”萧琛一伸手,就算是开了斋。

    秦胜蓝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素食,原来没有肉的食物,也可以这么香。

    三皇子萧琛看她真不挑,就把远处够不着的菜帮她搛过来,看她满足吃吃吃的小样子,莫名觉得有种满足感,像是养了只宠物。

    云世子同样的也在不停布菜,让坐在萧念身边的齐娉婷看的眼里直冒火,羡慕嫉妒的恨不能以身相替姚霜落。

    霜落也懒得再说客气话了,经过一路相处,这个云世子倒不是个坏人,值得一交。

    萧瑜本也想效法,他搛了一筷子菜想给宇文馥的,却见二皇子凉凉的看了他一眼,萧瑜不知为啥,吓得心一慌直接把菜给了永欢。

    永欢心里这个嫌弃,真是个坏蛋啊,自己一勾搭,就忘记了青梅竹马的小美人,来给自己献殷勤,呸。

    唯一好好吃自己饭的就是土帛那三人了,淳于景目不斜视,太子妃就近取材,远的绝对不搛,太子万胤似乎也不想再秀恩爱,只吃自己的。

    萧念不给齐娉婷献殷勤,奈何人家给他服务,他是在坐唯一一位被布菜用膳的男人,其中滋味甚是酸爽,是吃也吃不得,不吃也尴尬。

    一顿斋菜就在众人各怀心事下用完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起身,把霜落解下的披肩拿起来罩在她身上,今天的好心情多亏了她,所以他不吝啬于对她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多谢世子。”霜落一点不矫情的受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突然这时候开口:“云世子,下山后可否再打扰?”

    萧停云看过来,怎么,这是想再多输几次?虽可以满足他的意愿,但是自己没那个义务和时间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自从上架来,还未感谢亲爱的们的打赏和票票,还有所有订阅的亲!你们的支持让小逸竟然上了新书畅销榜,我的天,这是我写文以来,第一次上有用的榜!

    真的谢谢大家!因人数挺多,不一一列举名字了,但我知道都是谁,再次感谢!抱拳!希望我能在榜上多呆两天,哈哈哈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