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100章 情由心生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100章 情由心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二门在众人锲而不舍的攀爬下,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霜落新奇的看着眼前的大宅,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宅院,原来天凌寺二门是这样的,好有亲切感。

    门口立着两个金刚力士铜像。都是面貌粗犷,头戴宝冠、上半身**,手执金刚杵,两脚张开一左一右。唯一的区别是左边像怒颜张口,以金刚杵做打击之势;右边雕像忿颜闭口,平托金刚杵,怒目睁视而已。

    秦胜蓝有点吓一跳,凑霜落身边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霜落凝视着雕像:“这就是护法神像金刚力士。”

    “哦,看上去好吓人。”秦胜蓝嘟哝着。

    萧停云又走了过来:“他们说要在此歇一歇,感受一下二门的文化。你们也累了吧,过来喝点热水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话,就见一帮侍卫,他们正从轿撵里拿出水囊递与一众贵人,看样子早已在此等候多时。

    霜落遗憾的对秦胜蓝讲:“我书袋里准备的都有,可惜,没有带上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落,一只酷炫的书袋已经递到了她的眼前。秦胜蓝睁大了眼,这不是霜落的吗,在女学里引无数人羡慕的超好看的书袋。

    霜落惊喜的接了过来,她落在了昭王府的马车里,不知萧停云何时派人送上来的?

    “谢过世子。”丢下一句话,也不待萧停云有什么反应,霜落拉着秦胜蓝就跑一边喝水去了。

    萧琛全程目睹,在一边笑的弯了腰,被萧停云冷冷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已经从轿里出来,她现在好多了,果然攀山消耗体力,她受不太住。转一圈没找到淳于景,永欢郁郁寡欢的走到太子哥哥身边,发现董晴柔那女人脸色竟然很红润,她简直要被气死了。

    坐在一边喝着热水,永欢仇视的看着所有人。目光中扫到了萧瑜,那个大傻子咧着嘴傻笑什么呢。

    嘁,原来是那俩天凌贵女,一个什么郡主,一个四品官的女儿叫啥来着的,她可记不住。

    没想到那个傻世子还有意中人,真是有趣,本公主怎么看着这么碍眼呢。永欢突然起了恶毒的心,她和景哥哥成就不了好事,别人也休想幸福在一起,更何况还是看了自己摸了自己的萧瑜!

    “瑜世子,你过来。”永欢突然招手。

    萧瑜吓了一跳,他现在最头大的就是见这个公主。可人家分明看的就是这个方向,于是食指勾起指着鼻子,叫我吗?

    永欢点头甜笑:“是啊,过来。”

    萧瑜傻住,过去作甚,他一点都不想过去好吗。可是二哥萧琮在看自己,阿念竟然也推自己,萧瑜不由自主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这一站起来,屁股又痛的成了八瓣,萧瑜一把招上了萧念的肩头。念世子无奈的继续当好兄弟的人体拐杖。

    他俩去土帛太子那一边了,宇文馥不置信的看着萧瑜的背影,他他他,竟然和土帛公主搭上了?

    宇文馥一向自恃美貌,萧瑜喜欢她源自一见钟情。她初进起舞阁,就参加了皇后娘娘寿辰的晚宴,一舞惊艳,不知多少官夫人争相探问,只是她眼界很高一个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宇文馥想要当至高无上的人,因为看厌了自家爹爹为升官卑躬屈膝的样子,所以她的目标一向是皇子,只是隐藏的很深。

    皇子们跟她年岁相当的,没有一个注意到她,无人之境她心里也急。所以萧瑜靠近她时,她觉得这就是最好的阶梯。果然,慢慢地就融进了皇子圈。

    王府世子,虽也很是荣耀,和皇子们一步之遥,权势却天差地别,宇文馥不稀罕。

    可如今,就连自己不稀罕的都有人惦记了,那就不能忍。

    齐娉婷看她脸色不好,咯咯娇笑一阵,悄声道:“怎么,自己的肉被人吃了,心里不痛快?”

    切,真是矫情的要人命。人家上赶着的时候,你不待见,人家有人待见了,你又不舒服,这就是贱。

    宇文馥不想接她的话,因为心情复杂。说她喜欢萧瑜吧,还真不是,若萧瑜离她而去了,她还真不好受。

    直直的望过去,她发现永欢公主伸出手拉着萧瑜坐在了自己身边,正笑颜如花的说着什么,而萧瑜好像手足无措的样子,乍看去就像是初见自己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男人,这就是男人,宇文馥心凉的想,莫非是自己欲擒故纵用的太狠,把他推远了?

    淳于景可无心掺和这些,他在永欢下轿时看到她无碍,就躲去一边了。虽说自己的职责是护卫,但现在用不上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天凌山的空气还真是好,比土帛那风干的要死的气候好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他见二门大开,在别人休息的时候施施然的踏了进去。

    说是门户,其实就是一个院落,只不过前后通联,形成了一个过道。

    进了二门才发现,这算是进了天凌寺的地界,他看见好几个小沙弥走来走去,不停地清扫落叶。

    院子里有一方大鼎,里面烧着香烛,烟气弥漫,和缭绕的雾气最后混成一块。

    “施主请了,能否移至一侧。”小沙弥扫到了淳于景身边,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淳于景回了一礼,为他让出位置,开始与他攀谈。

    “小师傅,敢问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小沙弥连忙停下扫帚,支在肩膀下,双手合十回道:“阿弥陀佛,不敢当,小僧明心。”

    “明心师傅,敢问在何处烧香拜佛?”淳于景可没机会听到萧停云的详细解释,一直以为这才是天凌寺。

    明心憨厚的一笑:“施主,想要拜拜还需往上攀爬,此乃二门,天凌寺三门方为佛祖清修之地。阿弥陀佛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谢过小沙弥,觉得心里很累。他想快点烧完香回去,都说天凌寺佛祖灵验,说不定回去了自己的属下已经有了消息。

    他支起耳朵听听门外,发现那帮人还在休息,就开始漫步在大院里溜达。

    绕过巨鼎,后面有一棵古槐,看样子有百年的历史了,四人合拢都不一定抱得住。

    槐树上面缠着一圈圈的红线,不知何人所为,凡是人能碰到的地方,就都缠着。抬眼望去,枝条上面垂下了一个个香囊,这样看上去花红柳绿的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淳于景忍不住笑了,原来天凌人也挺淳朴的,相信这种祈祷方式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伸出手触碰那些红线,这些应该是求姻缘的,可惜,他用不上。

    这时树后传来女子的对话,让他放在树上的手僵在那里,这,走也不是留也不是,让人误会他偷听壁角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天凌那个云世子安排的也有疏漏啊,照理说他们乃贵客,进天凌寺上香是应该清寺的,怎么还会有游客滞留。

    “霜落,你书袋里还有吃的没,我有点饿。”一个女孩儿撒娇的在要吃的。

    霜、落?淳于景觉得这个名字好像听到过,但具体在哪里听过,他真一时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佛门清修之地,岂能啖食?胜蓝,你还想不想去三门求拜?”叫霜落的声音清冷的传来,有股子微风拂过心间的清爽。

    淳于景失笑,原来还是有不任性的女孩儿的。那这一定是民间女子,但凡有点地位的,就奸诈矫情黑心的要命,还贪慕虚荣不知廉耻……

    如果霜落听见他的想法,一定会咋舌,淳于世子,您这是对高门女子多深的怨念和偏见哪。

    没错,这俩女孩子正是偷跑进来的姚霜落和秦胜蓝。外面都是一众男子,加上她们不喜欢的齐娉婷,还有不熟悉的土帛来客,难不成还留在那相顾无言徒留尴尬么。

    秦胜蓝舔舔嘴唇,可素,霜落丫头准备的点心,她好想吃哦。

    “我想拜,但我现在更想吃。”

    看见秦胜蓝的眼不住望自己书袋里飘,霜落哼了一声:“忍住。”

    被拒绝的秦胜蓝撅起了嘴,惹得霜落很想笑,连忙顺顺毛:“跟你说哦,爬上三门,咱们献上香油钱,知客僧会请我们吃很棒的素斋,那时你一定会赞不绝口,因为佛门做的斋饭很是精致。”

    吃货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:“真的啊,那霜落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霜落看着雾蒙蒙的天空,她怎么知道,当然是她吃过,只不过吃的是大夏的斋饭。

    调回眼光微微一笑,“我猜的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啊了一声,上前就想闹,被霜落本着脸嘘,连忙吐吐舌头站定。

    佛门重地,佛门重地……秦胜蓝不住碎碎声的念叨。

    淳于景心情突然变得很好,不由转过身背靠着大树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“霜落,没想到娉婷郡主和宇文馥也跟着来了,你猜是谁邀请她们?娉婷郡主不是皇家人,没想到也和皇子们熟悉。不过也不像啊,看上去,她们反而是和那俩王府世子走得近一些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蓦地睁开了眼,听这说法,俩人难道是那女扮男装的小姑娘?

    霜落撩撩被雾气打的有些潮湿的长发,摇摇头:“不知。不过胜蓝,离娉婷郡主远一些,记住。”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娉婷不好相与,她在起舞阁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霜落没有多讲别的,齐娉婷在宫年庆时的坏心,她想起来就恶心,没得污了佛门圣地。

    淳于景以为会听到两个小姑娘的吐槽,因为女人就是喜欢背后说人坏话,但他等了半天,都不见二人继续说下去,还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“霜落,你猜三门里会不会有得道高僧?”秦胜蓝向往的说。

    “有,云世子说,那飞来石上字迹是他曾祖所题,也就是代表寺庙差不多是那时所建。”

    “不一定吧,也许老太上皇只是想给山题字。”秦胜蓝提出不同意见。

    霜落浅笑,淳于景从清冷的声音里听出了她的娇嗔:“寺庙都依山所建,有了御笔在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秦胜蓝想通其中缘由,呵呵傻笑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代代相传,寺庙里的老僧人应该很多。而且天凌寺的名头如此响亮,也一定是因为有得道高僧的缘故。”霜落娓娓道来,有理有据,淳于景也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要和高僧手谈一局!”秦胜蓝掐腰做仰天长笑状。

    霜落无奈的扶额,不予置评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问我,我为什么会下棋啊,要知道我可是练武奇才,为什么会去学棋?”秦胜蓝忍不住向好友吹嘘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霜落收起水囊,把书袋背在身上:“咱们去找三皇子吧,大家休息的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别嘛,霜落你问我啊,你问我……”秦胜蓝拉着霜落,被她费劲的拖着走出了大树后。

    淳于景正感兴趣的等着霜落小丫头的回答呢,侧首含笑间,不期然的和二人来了个对眼。

    淳于景脸上的笑僵住,虽不是有意听人家的墙角,但总归是被抓了个现行,尴尬的拱手:“在下土帛淳于。”

    果然,这俩正是那小公子打扮的女孩儿,一红一青,身高相仿。近看一个眉目英气,一个俊美精致,他突然分心想着,这个容貌绝美的小女孩儿一定名为霜落,而英气勃勃这位则是被称作胜蓝的。

    那么逗的个性,不适合太精致的人。

    淳于景脑海里闪现出书上一句话: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。着粉则太白,施朱则太赤;眉如翠羽,肌如白雪……

    霜落颦起眉头,宫年庆上不能随意打量,所以她不识此人。无论这人是谁,在树后偷听,就不好。

    她冷着脸也拱了拱手,拉着秦胜蓝越过那人就朝二门走去,秦胜蓝边被拖着走边回头瞅,走远了才对霜落说:“土帛人唉,是哪一位,长得如此之俊难道是太子?”

    霜落回头见那人还在树前发怔,点了点胜蓝的脑壳:“土帛国姓为万,他说自己姓淳于,不是太子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后知后觉,懊恼地说:“我总抓不住重点,幸好有霜落你。诶你说,我以前怎么会觉得你讨厌的啊,你明明这么好。”

    霜落但笑不语,以前的姚霜落,也许是很讨厌的,至少她做的事,自己从记忆里知晓并没有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萧停云在外面听萧琛说了一些废话,有些不耐。他开始找洗眼的人,皱了皱眉,人呢。

    起身望了望四周,来到二门前跨步走了进去,正好迎见走出来的二人。

    霜落见萧停云找来,以为是要开始攀山,就把书袋向上提了提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什么好东西?”萧停云心放下了,自然而然的接过霜落的书袋。

    霜落有些不愿意,让不熟的人提自己的书袋,还是尊贵的王府世子,这不合时宜。

    无奈萧停云就是强硬的主,他身量足,霜落想拿过来的心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古槐,有巨鼎,还有一些小的金刚力士雕像。”秦胜蓝说起来还有点兴奋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悦的看她,这也高兴,将军府不是把女孩当男孩养吗。

    他没回话,抬眼看向巨鼎所在,就见到这时候才走出来的淳于景。

    “他也在那里,你们一起?”声音里透着浓浓的凉意。

    霜落也回头看了一眼,摇摇头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立刻满意的勾起了笑,“歇够了没,该继续了,不然寅时赶不回京城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撸起衣袖,信誓旦旦:“世子放心,咱们一定能赶回。走,继续攀!”

    霜落低下头,蹭蹭鼻尖,忍住笑。

    萧停云果然一脸嫌弃,当先迈步走。他突然觉得姚霜落很不容易,每天面对她兄长那么啰嗦的人,还有身边逗逼一样存在的手帕交,

    走了几步,回首看着她叹了一口气。霜落蒙了,云世子一脸“你好可怜”的表情,是闹哪一出。

    远处淳于景看着三人的背影,突然有点羡慕。脑海里两男一女的身影又显现,也是那么年少无猜,那么青春飞扬……

    大部队又开始了征程,这一回梯队被打乱,萧琛彻底的成了攀山人。因为永欢公主嫌轿子里沉闷,想要和萧瑜说话,所以萧瑜得以捡漏,被萧琛塞进装物品的轿子,两顶轿子并立而行。

    萧念松了一口气,终于把那二货解决了。要知道扶着一个重量都靠在自己身上,还要强颜欢笑逗女孩子的**,是多么累。

    他突然想起二皇子的话,也许跟土帛公主联姻,真的不是一件坏事。那位公主在他看来,虽娇蛮任性,但总归坏在明处,远远比宇文馥那种心眼多的人好打发。

    可是萧念转念又觉得自己悲剧了,因为定北王家的齐娉婷缠上了自己。二皇子萧琮也成了孤家寡人,索性就和宇文馥结伴同行,这让失落的宇文美人惊喜至极,没想到还有这收获。

    齐娉婷一见萧念不用扶着碍事的萧瑜,也趁机扮起柔弱,玩起了西子捧心。萧念甚是无奈,想躲也躲不掉,在二哥迷之微笑下,只能冷脸递出一条胳臂,让她抓着衣袖。

    萧琛也看在眼里,憋着笑加快步伐追上了萧停云,还是他们四人组最舒心。两个小姑娘一点都不娇气,一个沉静内敛,一个大咧外放,但相同之处是都不惹人烦。

    还是云弟眼光好啊,找人攀山,自然是要找意气相投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有些不解的是,土帛淳于世子怎么也走在了自己身后,他不去护卫他们国公主,来护卫自己作甚。

    淳于景也不知道自己怎回事,看公主那不需要人护卫,他就抬脚跟了上来。在后面听着四人开心的说说笑笑,他不知不觉也会会心一笑。

    虽然他以为的说笑,单纯指的是萧琛和秦胜蓝为主,霜落和萧停云只是偶尔附和一下。

    萧停云附和的时候还会打击一下三皇子,霜落这时会抿嘴轻笑,云世子就更得意。

    萧琛碰碰云弟,示意他回首,萧停云不理会,他早就知道那个世子跟上了。

    三皇子作为招待来客的主要负责人,表示云弟这个辅佐者非常不听话,但他还不敢说什么,谁让主要的事都是人家干的呢。

    既然发现了土帛世子,自然不可能视而不见,萧琛回首招呼:“世子攀的很快啊,可还吃得住?”

    “还好。天凌山名不虚传,淳于拜服。”淳于景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看他气都不喘,萧琛就知道这人深藏不露,和云弟有一拼。

    萧停云转过头,淡淡的看了一眼。淳于景迎上他的视线,看似无意实则挑衅的问:“云世子可会手谈?”

    秦胜蓝和霜落交换了视线,这土帛人真的听到两人的墙角了。霜落忍不住皱眉回首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萧停云傲然的一笑:“淳于世子也有兴趣?”

    淳于景微微颔首:“有此意,但不知云世子可否屈尊指教一二。”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。”萧停云从容的应对。

    秦胜蓝听的眼睛一亮,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她问萧琛:“三殿下,云世子的棋艺很高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萧琛就像是夸自己,云弟的脑子和一般人不一样,只要他会的,无一不精。

    “好棒,我也想和他手谈!”秦胜蓝搓搓手,一脸兴奋。

    萧琛摸摸下巴,打击她:“你省省吧。”

    这奇葩的对话,让霜落忍不住“噗嗤”笑出声。秦胜蓝怒目相对,三殿下瞧不起自己也就罢了,连好友都如此漏气,这让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一下自己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
    霜落见秦胜蓝可怜兮兮的样子,强止住笑意,转移话题:“云世子,三门寺内有几位高僧?”

    萧停云想了想:“若论得道高僧还是不少的,寺里的老方丈、现任主持以及四大班首、八大执事,都是豁达通透之人。”

    霜落脸颊轻鼓,好多啊。她追问:“那上香求拜之签,是由何人解惑?”

    看她可爱的样子,萧停云翘了翘唇角:“老方丈渐渐年老,已开始隐退,每日只接三签,别的签是由现任住持出言指点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一听这话,失望的看看霜落:“那咱们指定求不上了。好想见见老方丈,是不是像寿星公公那样有仙气呢。”

    三皇子萧琛嗤的取笑她:“还仙气,老方丈只是得道,并不是羽化成仙。”

    未来的女秦将军被怼的忘却了他皇子的威严,抗议道:“你怎么回事,老找我不自在!”

    萧琛无语,他也不知道啊,就见她好玩,忍不住想欺负一下。

    萧停云拉着霜落离二人远了一些,二货是会传染的,他找来养眼的人,万一被传染上,只会给自己找不痛快。

    见霜落不再说话,他以为也是在为得不到解签而心伤,就悄悄在霜落耳边说:“老方丈给我面子,要是你求,他会给你解。”

    霜落奇怪地看他,她没说想要老方丈解签啊。再者说,得道高僧的戒,最好不要破。

    “世子好心,霜落心领。若是三签仍在,说明我与老方丈有缘,若三签已满,也只是妄求而已。”

    萧琛不知何时又凑了上来,闻言轻拍霜落的肩膀。这一拍可让他发现了不得了的大事,这件披风式样复古,怎么这么像他在云弟马车里偷看到的那件一样?

    他以为这是故去的老世子妃的衣服,就是云弟娘亲的。可现在穿在姚霜落身上是怎回事,这二人真的有不为人知的情分所在?

    他审视的眼光再次仔细打量她,确实眉目如画,不笑清冷高洁,一笑就如芙蓉花开,长大后应该是艳冠群芳的。

    外貌配得上云弟,性格上暂时看来也是很不错,萧琛突然觉得很欣慰。

    “三殿下,你刚刚想要说什么?”秦胜蓝看他傻子似的盯着霜落,推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萧琛轻咳。“那个霜落啊,你说的不对,别人是妄求,咱云世子是正儿八经的求。”

    霜落侧首瞅他,萧琛突然觉得这人的眼睛长得真是好看,突然有点可惜,唉,云弟眼光就是好,兄弟妻不可欺啊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难道云世子和老方丈有亲戚,霜落好笑的想着。

    萧琛卖起了关子:“到了你就知道。”就连萧停云也一脸莫测高深的样子。

    切,好稀罕么,秦胜蓝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在众人锲而不舍的攀登下,天凌寺的神秘面纱终于揭开,第三道门呈现在了眼前。

    这里也是一座宅院,正正经经的宅院。也就是说天凌山截止到此处,就没有了向上的石阶。

    若想爬到天凌山顶,得开始自己找路。霜落又想起了云世子的话,爬到山顶是想跳崖,不由泛起了笑。

    这里的僧人明显的多了起来,而且香火味更浓。

    知客僧先迎了过来,因为皇家早就打好招呼,所以寺里也有所准备。

    萧琛和二哥萧琮一起像知客僧行礼,奉上香火,僧人连忙唱了佛号,表示了感激。

    “二位殿下请跟小僧来,住持在佛堂等候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跟着两位皇子去向佛堂,萧停云一拉霜落,两人慢了下来,霜落上前一步拉住了秦胜蓝,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放开朋友的手。

    萧停云浓眉纠结,没办法,只好带着二人跟随众人走,行至一半时左拐转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他示意二人别做声,于是霜落和秦胜蓝不自觉的都做了噤声的动作,看上去贼头贼脑,像是去做坏事。

    萧停云肩膀耸动,疾步走在前面掩盖住笑意。

    穿过长长的走廊,一路上遇到的僧人越来越少,萧停云终于来到一间厢房外停住。

    未等他向二人解释,也没来得及敲门时,就听里面传来苍老厚重的声音:“可是停云?”

    萧停云整整衣袍,推门而入,待霜落二人都进来才顺手关上房门。

    房内整洁空旷,燃着的香氤氲在上空。

    萧停云走到蒲团上跪倒而拜:“参见师傅。”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真的被惊到了,不可一世的云世子竟然是天凌寺老方丈的徒儿?

    她们俩肃然起敬,看到有闲置的蒲团,二人不约而同走上前,学着萧停云的样子,诚心叩拜。

    老方丈此时正在打坐,不远处有一张石床,除却一桌一椅,厢房里竟没有别的赘物,难怪格外空旷。

    秦胜蓝偷眼打量老方丈,正如她所想,白眉白须很老的样子,可是说好的仙气飘飘呢。

    老方丈睁开眼,睿智的眼神打量下方叩拜的三个后生,良久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哪位女娃娃是停云带来的啊?”一开口失了原来的厚重,带着浓浓打趣之意。

    萧停云面无表情的起身:“师傅说笑,这两位是我邀请来陪外客的,因为想求签,故而带来给师傅一见。”

    老方丈心里暗叹,这个小子,脾气又臭又硬,嘴还犟。哪家的好女娃受得了他啊,看他这样子,是还没堪破自己的心意。要知道情由心生,心不动则情不生啊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附赠个小剧场。

    霜落:为什么寺庙有三个门?

    云世子:管它有几个门,你想求什么签,咱有后门!

    霜落:……

    2

    淳于景:云世子请指教,手谈一局

    萧停云:不用谈,咱直接动手

    姚霜落:……

    3

    秦胜蓝:霜落咱们走

    萧琛:胜蓝咱们走

    萧停云:逗逼都走,我媳妇儿留下

    姚霜落:所以要把他俩送作堆?

    萧停云:相配,天下逗比是一家

    姚霜落:……

    ps:在此说明一下,一般的寺庙三门指的是寺院大门上的三个门,中间,一左一右。因为本文架空,小逸索性开脑洞变成三道,勿喷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