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99章 羡慕嫉妒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99章 羡慕嫉妒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秦胜蓝也早已披上了青色披风,看上去更像个男子。她开心的来瞧霜落,这一看她受到了暴击。

    白色衣袍若隐若现,一袭红衣罩在外身。山里的风阵阵吹过,吹得她发丝和紫色飘带轻轻飞扬。霜落就这样神色淡淡站在那里,正凝视马车上下来的一干人。

    秦胜蓝觉得自己像是霜落的小书童,而她一定是最尊贵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萧世子以貌取人太严重,她不由愤愤的看向萧停云,皱皱鼻子表示不悦。却被发觉了的云世子轻飘飘的一眼,吓得立刻偎紧了霜落。

    她拍拍胸,好可怕。

    萧琛当先下了马车,他甫一下车就下意识的找萧停云。

    一个红色披风的小公子,笔直的站在山脚处,五官绝丽,气质清贵。身旁挽着他手臂的是另一个青衣公子,二人俱都是眉清目秀,只是红衣公子明显更俊美了些,可能因为太俊了,他竟然还隐约有种熟悉感。

    萧琛忍不住暗暗摇头,堂堂大天凌,真是世风日下,断袖之风怎可带到佛门圣地。

    他一点都没有把二人跟萧停云想在一块儿,他的云弟怎么会和别人同行!

    萧停云正望着巍峨的天凌山,心里在盘算该找几个挑夫时,萧琛已经径直走过来,一把攀上他的肩膀:“云弟,你路上发生什么事了没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轻轻移动脚步,萧停云离开了他的爪子。

    萧琛遗憾的摇头,真不友好。

    他回身望望已经凑到万胤太子身边的二哥,放低了声音:“估计又是你那好三叔两口子做的,真不知道他们脑子是进屎了吗,找的人杀手不是杀手,高手不是高手,什么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耸耸肩:“你高估他们了,他们没长脑子。”

    萧琛哈哈大笑,引来了齐娉婷等人的注目。

    万胤和萧琮携手走在前面,后面一大帮子人跟着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王世子萧瑜走路不太方便,坐了这么久的马车,更是走路姿势怪异,可惜除了好兄弟萧念,无人关注。

    他一脸盼望的去寻宇文馥,却沮丧地发现人家和齐娉婷紧挨在一起,正亦步亦趋的跟在二哥后面,不曾回首望一眼。

    萧念忍不住使劲掐他一下,实在看不下去,叫你傻逼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萧瑜疼的直抽抽,怎么一个两个都欺负自己,而且自己这么一声惨叫,也只是让淳于世子分了分神回首瞅了一眼,其余的人都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好桑心。

    宇文馥和齐娉婷一下车就被冻成了狗,哪里还有闲心管萧瑜。二女挽着手臂,互相给对方一点温暖。齐娉婷心里暗骂,早知道这里这么冷,她就把貂皮袄穿来了。

    她看见了心心念念的云世子,正和三皇子萧琛站在一起,偶尔交流一两句。远望去,他长身玉立,挺拔如松,虽然没有萧琛俊美,但五官如雕刻,硬朗的脸目无表情,透着一股子清冷的帅气,比三皇子还要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眼打量着这一群人,看到四个女人时,反感的皱起了眉,不由立刻找寻红色身影。

    姚霜落弧度完美的侧脸立刻映入眼帘,唔,洗眼了。

    土帛两个女人也就罢了,穿着鲜妍是为了客国皇室的面子,那两个女人是什么鬼,打扮的就像是进宫选美,这是进山烧香拜拜,她们以为是来游湖吗?

    长得丑也罢了,脑子也欠奉。

    萧琮带着笑走过来,开口招呼萧停云:“云弟辛苦,赶早就来到天凌寺,不知可安排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二哥无需担心,”萧琛替萧停云回答。

    万胤冲着萧停云拱手:“世子辛苦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勾勾唇:“太子客气,既然人已来齐,咱们就进山门了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望望不见尽头的山峰,心里也有豪情万丈,天凌寺最是灵验,他也要多烧两柱香。

    齐娉婷甩脱了宇文馥的手,哆哆嗦嗦的走了过来:“娉婷见过云世子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掀掀眼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娉婷本就冻得发抖,这句话更是让她的心降至冰点。但她看了看自己的美衣,瞬间找回自信,觉得世子一定是没认出自己来,毕竟自己换了衣服,最美的一件。

    “家父定北王。”娉婷鼓起勇气说出父王的名讳。

    萧停云终于想起来了,这是那个丑郡主,和定北王妃她那个娘一样黑心。

    他敷衍的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萧琛似笑非笑的看了齐娉婷一眼,觉得这郡主的眼力也没谁了,看上谁不好,偏要看上这个恶魔,瞧,吃瘪了吧。

    他作为此次活动的主使,即使再不喜欢这些人,表面功夫还是要做足的。

    萧琛笑着拍拍娉婷的肩膀:“郡主可做好准备了,待会儿是要坐轿上山,还是要亲自拜拜?”

    不等齐娉婷回答,他眼眸越过她,改问土帛一众:“敢问太子殿下和太子妃,还有公主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永欢穿着土帛的公主服饰,叮叮当当的煞是繁琐,她似是在纠结:“三皇子,我是想求拜啦,但若是半路上我坚持不住,还能否坐轿?”

    萧琛温和笑着解释:“只要你不想爬了,任何地点都有轿子可乘,只是到顶端寺庙,庙里的知客僧是不会接待的。”

    永欢突然拍手:“那我先坐轿,坐到半路再爬上去,知客僧会不会接待我啊?”三皇子被她的天真打败,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萧停云直接走开,再和这些子无脑的人在一起,他会窒息。

    他直接走到霜落和秦胜蓝身边,问起她们的意愿,人是他叫来的,不问一声说不过去是不。

    二皇子萧琮不甘被三弟抢去了锋芒,像大哥哥一样接过了话:“五公主,求佛一事,心诚则灵,知客僧看不见,但佛祖是会看见的。”

    永欢公主脑补了被佛祖惩罚的下场,吓得躲到了淳于景的身后,连连摇头:“我自己爬,我自己爬。”

    万胤无所谓的摊手,侧首看自己的太子妃,又开始扮演深情夫君:“柔儿说怎么样,就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永欢在淳于景背后翻白眼,太子哥哥越来越恶心了,还有那个女人,她配么。

    董晴柔贤淑的笑:“我还是听夫君的。”

    万胤哈哈一笑,执起她的手腕:“那咱们就坐轿吧。”

    太子妃董晴柔心里一沉,她以为太子好胜心一起,就会选择攀山,没想到……

    她心里暗恨,早知如此就直接说攀山了。她有好多话憋在心里,憋得自己都要疯了,想和佛祖倾诉一下,求得佛祖的庇佑,从而得到那人的原谅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……

    万胤嘴角微勾,他能感受得到妻子的僵硬,心里暗暗讥讽,却心情很好的保持着微笑。

    他甚至还特意问淳于景:“淳于,你是想护着我们坐轿还是保护永欢啊?”

    淳于景声音淡淡,没有任何起伏:“回太子,臣保护公主。”

    永欢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她痴痴看着淳于景的背影,景哥哥真的,最好了。她两手使劲攥着,怕激动之余会忍不住抱上去。

    天凌的寺庙果真是福地啊,还没求呢,就先满足了自己的小心愿。

    董晴柔垂着头,眼里氤氲着雾气,她使劲翣翣眼,不想让身边人看出不妥。

    宇文馥也已走到齐娉婷身边,悄悄问:“郡主,咱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攀山!”未等她说完,娉婷郡主斩钉截铁的说出声。

    宇文馥有些发愁,她怕自己坚持不到终点,这时候她想到了被遗忘的南王世子。回首寻找,正好迎上巴巴看着自己的萧瑜。

    她娇羞的一笑,招手:“世子,你是坐轿还是攀山?”

    萧瑜立刻挣脱了阿念的搀扶,慢吞吞的走过来,每走一步他都觉得自己的屁股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“馥儿你呢?”他盼望的看着心仪的女孩儿,多希望她能看出自己不便,而说出坐轿两个字。

    就见宇文馥大眼睛湿漉漉的看着自己,两只小手合在胸前,可怜的说:“那你陪我攀山好不好?”

    萧瑜最无法抵抗这样的柔弱,他觉得自己的心软的快化了,再也顾不得自己是不是行走不便,一口答应:“好啊。”

    萧念恨不能敲死他,就现在这幅死样子,你能攀的上去?

    冷冷的看了宇文馥一眼,萧念冷笑,你最好祈祷自己不要伤到阿瑜,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招惹他。

    如此这般探知下来,萧琛暂时要了两顶轿撵。他搔了搔耳朵,合着只有他和万胤两口子要了轿,其余人等都想着上去求佛,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欲无求?

    他瞬间觉得自己很是高大。

    若萧停云知晓他的想法,一定一脚踢飞他:你那是懒!

    萧琛有了谱,就开始找萧停云,真是的,这个云弟总爱乱跑。明明他和自己都是负责的,可是那家伙竟然玩起了甩手掌柜。

    这一找可不得了,他看见了啥?

    萧停云,他那个不善言谈、不爱交际、傲娇腹黑的堂弟竟然和那一对断袖公子相谈甚欢!

    萧琛的好奇心上升到了顶点,他见萧琮和万胤讨论着坐轿好还是爬山好,就悄悄的退出了圈子。

    萧停云问霜落:“你……们是想怎么样,本世子可跟你们说好,爬山很累,别指望有人帮忙。”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面面相觑,谁要你帮忙了。这个世子自我感觉是一向都这么好,还是看不起女人?

    秦胜蓝豪气干云的掐着腰:“世子放心,有我在,我和霜落一定会爬到顶端!”

    萧停云嘴角一抽:“你爬到顶端作甚,是想跳崖?”

    霜落饶是这么厚道的一个人,都忍不住噗嗤笑了。

    萧琛刚才看见的就是这一幕,他所谓的相谈甚欢,不过是自己的臆想。

    走过来时,正好听到傲岸骄矜的云弟给人家轻声解释呢。那声音,哎呦,他真想看看是不是有张画皮贴在了那副熟悉的身躯上。

    “不爬到顶不是不能求佛吗?”霜落忍不住内心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一定要爬到顶才能拜佛。”萧停云指着远处的山门:“各座庙宇都有自己的规矩,那是一门,对于天凌寺来说开山门就是指第一道门。因建于天凌山中,寺庙须以山号以名之,故为天凌寺。”

    霜落感兴趣的问:“那是否如书中所言,天凌寺的第一道山门也名为智慧门?”

    萧停云惊讶的看她,没想到她会知道:“然。你也看到过?”

    霜落抚掌:“那我就明白了,所谓‘天下名山僧占多’,佛寺一般多建造在山林僻静处,远离红尘故名‘山门’。智慧门,慈悲门,方便门,三门是也。虔诚以求,佛祖才会为芸芸众生大开方便之门!”

    秦胜蓝听的好蒙,哪里这么多讲究啊,她以为只是到了庙里,买点香火烧香叩拜就是。但她崇拜的看着霜落,摇着她的手:“霜落你好棒。”

    霜落不为所动,无奈的睨她一眼:“我更想你夸赞我风流倜傥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哈哈大笑,却见吓人的昭王府世子正阴森森的盯着自己,不知哪里惹到了这个煞神,她心里一慌,不觉就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才满意的继续科普:“过了第一道门,就开始攀山了,虽说山势不是多么险峻,但是很陡,攀爬起来异常累人,一般妇孺是爬不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忍不住又想要撇嘴,切,她是一般妇孺吗,她是将来要做女将军的人。

    忘记了对萧停云的恐惧,她正要出言反驳,眼角余光瞥见那个三皇子殿下贼兮兮的正向己方靠近,不由转过身顺着霜落的眼光也看向群山。

    萧停云早就发现了萧琛,只是懒得搭理他。

    萧琛一直在打量霜落二人,发现这两位公子都长得很俊秀,尤其是红衣的那位,但越看越觉得眼熟。

    霜落的声音他也听到了,不似男儿低沉,反而清冷中带着一股子软糯。他心中一动,看向二人的喉结,平的,再看二人的耳梢,有孔。

    萧琛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,似独狼一样的云世子,竟然和两个女子温柔聊天,有问题!

    霜落察觉有人过来,侧首看一眼,不由拱手抱拳:“三殿下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有样学样,也行了个男儿礼节。

    这正面相对,萧琛更是觉得面熟,见二人认识自己,暗想着应该是王府的亲戚女眷?他文雅的一笑,也拱拱手,在外面玩耍,就不要计较身份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不耐的问他:“商量的如何?”

    萧琛轻咳一声:“那什么,两顶软轿。”

    “两顶,这么多?”

    萧琛差点摔倒,感情他以为谁都和他似的,攀山像玩一样?

    不再理睬他,萧琛看向霜落和秦胜蓝:“二位如何称呼,是否一起结伴同行?”

    秦胜蓝一脸懵逼的看着他:“殿下,咱们本就是一起的。”

    霜落似笑非笑,转身望向山门。

    萧琛怔楞住,缓缓看向本打算不再搭理的云世子。

    “别耍宝了,她们是我邀请来陪外客的。既然已经选定行程,那事不宜迟,开始吧。”萧停云嫌弃的算是给了解释。

    秦胜蓝觉得有些不忍,这怎么着也是殿下啊,就自我介绍道:“在下将军府秦胜蓝,这是吉安侯府姚霜落。”

    萧琛朗声笑:“原来是你们,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好儿郎呢。不知两位小姐选择如何?”

    秦胜蓝豪气干云的拍胸口:“当然是攀山,谁说女子不如男,男人能爬得,我们女儿家自然也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萧琛轻咳几声,觉得有点肝疼。

    萧停云嘲讽的笑,三皇子打脸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终于聚拢在一起,齐娉婷这才发现女扮男装的姚霜落和秦胜蓝,不由又妒又恨。妒的是她们竟然和萧停云站在一起,恨的是为什么哪儿哪儿都有她们。

    起舞阁也就罢了,自己和宇文馥利用她的美色搭上萧瑜,才换来了这个机会,可这二人竟然不声不响地就办到了。

    她打着寒战羡慕的看着霜落的披风,自己的衣服美是美,可是透风撒气,山中寒风刺骨,她觉得骨头缝里都吹进了凉风。

    而且,她再不愿意夸赞,也不得不承认,姚霜落穿上这件披风更显精致。

    万胤扶着太子妃坐进了软轿,太子妃不由喟叹:“好暖和。”

    “看孤多疼你,你瞧外面那帮傻子,冻成狗。”万胤一时忘记了那帮狗里还有自己的妹子。

    “谢殿下,臣妾舒服多了。”

    万胤不再理她,兀自闭上了眼,享受着挑夫的服务。等着那些人爬一半时,自己再掀开帘子欣赏一下他们累成狗的样子吧,哈哈。

    二皇子萧琮与淳于景一左一右在永欢公主身侧,三人行在第一梯队。

    萧琛则还是坐上了轿,他觉得,面子和劳累比起来,嗯,面子不要也罢。只是萧停云把水囊什么的都堆上了他的轿子,嘁,云弟就是想方设法的使坏。

    于是他也坏心的让挑夫慢走,随行在萧停云几人一侧,看他们一点一点的向上走,自己则时不时的凑出头和人家说上两句,可惜无人响应。

    齐娉婷和宇文馥携手互相打气,身后跟着萧念和萧瑜,四人在最后的梯队。

    萧念绝对不主动说话,他只是扶着傻狍子萧瑜,嫌弃着萧瑜时不时看向宇文馥的火热眼神。

    齐娉婷则死死的盯着前面,差点把银牙咬碎。姚霜落真是不能小看,就说那张脸会祸害人,你看,她连萧世子都不放过。

    躺枪的霜落其实很无辜,她真的不想搭茬啊。萧停云说的她都懂,可是无法解释,只能听着。

    “一般寺庙都有三座门,天凌寺同理。你看,第一道门我们已经过来了,第二道山门,还要一段路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举目望去,进山后到处都是雾茫茫,看不到头,不由出声问:“那是要到半山腰吗,第二道门又是什么样的呢?”

    萧停云本不想回答,看姚霜落竟然也看过来,冷声道:“第二道门是中间门户,盖成殿堂式,叫”山门殿“。待你们看见一座宫殿式建筑,那也就到了二门,虽是中间门户,却未及半山。”

    萧琛这时乐滋滋的挑着轿帘搭茬:“你们一定是没来过,云弟跑这里跑的可勤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上上下下的看他、看轿子,忍不住凑到霜落耳边轻声道:“这位三殿下,身体一定不是很好,估计有不足之症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很小声,萧停云和萧琛却都耳聪目明,听了个清清楚楚。一个肩膀耸动笑不可抑,一个怒目而视,生气将军府的女孩儿口无遮拦。

    霜落瞟了一眼,竟然也附和的嗯了一声,萧停云更是大悦,不由朗笑出声。

    萧琛蓦地喊道:“停轿!”

    是可忍也,孰不可忍也。他堂堂三皇子坐个轿子怎么了?怎么了?

    萧琛黑着脸下轿赶上来时,看到的就是那三个人目不斜视的样子,真是的,他们就是嫉妒自己有轿子坐,自己不该中计下来的。

    萧琛的加入,加上秦胜蓝插科打诨的本事,几人渐渐地也聊起了天,攀起山来竟然丝毫不觉累。

    “霜落和胜蓝是怎么来的,我也没发现侯府和将军府的马车啊?”一番话说下来,萧琛自来熟的已经叫上了名。

    秦胜蓝嘿嘿笑:“我们是坐昭王府马车……”来的,硬生生咽了回去,在萧停云的瞪视之下。

    萧琛何等聪明,心下大惊。他早已看到昭王府的马车不是平常进宫的那驾,而是云弟特制的专用座驾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二女是云弟亲自接来的,还让她们坐上了自己心爱的马车。

    他狐疑的再次打量姚霜落和秦胜蓝,不就是特别好看一点吗,但那小身板还没长开吧,两个人胸前都不鼓……咳咳咳,他觉得自己想邪恶了。

    突然一只手伸过来,强硬的把萧琛的头掰向自己。

    “攀山便是,你乱看什么。”

    萧琛脸微红,竟然无言以对,他刚才确实乱看了。

    前面的梯队相比之下,爬的就不是很顺畅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刚攀一小段,就觉得呼吸有些不顺,脸蛋已经泛红。萧琮听得她呼吸渐粗,知道这是没攀过山,平时也不走动的缘故。不由回头找萧停云,也不知他有没有让挑夫挑着水和食物,公主补充点水份会不会好一点。

    淳于景疑惑的看萧琮,眼神里透着疑问,于是三人都停了下来,永欢公主趁机歇息喘上一口。

    “公主应该是不适应山上气候,我问云弟有没有办法解决。”萧琮一派温文的说。

    淳于景“哦”了一声,便不再多言。公主觉得自己的心好酸,景哥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在意自己,而不只是护卫的关系,她越来越觉得呼吸不畅了。

    三人面向山下,不会儿功夫,萧停云和萧琛四人和乐融融的样子就映入了他们的眼帘。

    萧停云白衣潇洒,萧琛明黄色亮眼,姚霜落红白鲜妍,秦胜蓝青蓝挺拔。

    萧琮有些不敢认,多了的那俩怎么看着像是婀娜的同窗呢。

    淳于景觉得萧停云像是变了一个人,原来这个冷面世子也有温和的一面。顺着他的目光,淳于景察觉他看的是红衣小公子,灵动俊俏,稍微也有些喘,但看得出她在开心。

    这是个女子,淳于景一眼就辨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觉哼了一声,自古女人就是害人精,他厌恶那些自以为有几分姿色,就把别人玩弄指掌之上的女子。

    萧停云和萧琛说了一句什么,萧琛就正过脸直直的对上那三人的眼光,笑着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二皇兄,怎么还有闲心等弟弟我。”萧琛四人走到了他们身前,忍不住打趣道。

    萧琮不以为忤,扶着永欢公主问:“我想问云弟,公主不适宜山路,可有解决法子?”

    萧停云“呵”了一声:“有,下山。”

    永欢气的脸更红了,这不是废话吗。

    萧琛偷笑,这才是云弟的正确打开方式。但作为合格的接待者,他有必要挽回己方对人家客人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这样,后面有顶轿子,公主不要再亲自攀山了。”他好心提议。

    永欢坚决的拒绝:“不要,我自己爬。”她偷眼看淳于景,为了景哥哥,她也要爬上去。

    淳于景不赞同的皱眉,这不是儿戏,公主依然是不分时间场合的任性。

    萧琛隐了笑,打量一番永欢的脸色,果决地说:“你这样坚持不到三门,天凌不能坐视不管。来人,扶公主上轿。”

    只要三皇子脸色一拉,收敛起平时的随意,三皇子的威严就尽显。

    永欢怒目而向,眼圈都泛红。

    “我看谁敢动本公主!”人家只是想诚心求个佛,这点心愿都达不成,这公主做的也太憋屈了。

    轿夫为难的看着萧停云,上,还是不上啊。

    淳于景这时回转身,一手拎起了公主在她错愕的眼神中把她丢上了轿,沉声道:“起轿。”

    世界安静了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全身无力,越发觉得空气不够她呼吸,景哥哥好狠的心。她突然很绝望,自己无法求佛祖了,是不是代表也会和景哥哥渐行渐远?

    轿夫平稳的起了轿,见轿中人没有挣扎,众人都舒了一口气,开始跟着轿子慢慢地走。

    姚霜落拉着秦胜蓝落后一步,不与那帮子人太近。

    萧停云也跟着慢了下来,轻松地走在霜落身侧,眼看越来越高,山中雾气缭绕的更严重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侧首问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  霜落现在觉得浑身充满了活力,刚入山时很冷,可现在已经沁出汗珠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。世子,你说拜佛不用爬到山顶的,那在哪里拜?”霜落知道胜蓝的疑问,就提了出来。

    萧停云嘴角上扬,倒背着手很是悠闲:“不是跟你说过有三门吗,过了三门就是寺庙,随你拜。”

    霜落不觉停下脚步睁大眼:“天凌寺在半山腰?”

    萧停云朗声大笑:“也算是,比半山还要高一些,天凌山的高度你无法想象,若是真把寺庙建到山顶,估计他们收不到几个香油钱。”

    霜落微微一笑,想象着那副画面。

    秦胜蓝摩拳擦掌,挥了挥拳头:“那就更没问题了,今日我一定要求到签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的!”霜落为好友打气。

    萧停云嫌弃的看了秦胜蓝一眼,见二女的手又牵到了一起,不由嗤道:“佛祖清修之地,成何体统。”

    两个小公子手拉手爬山,怎么看怎么违和。天凌虽民风尚可,也是对断袖有禁忌的。

    秦胜蓝吓得一把松开了霜落,她忘记自己是男装了。

    霜落暗里翻个白眼,萧停云收入眼中,嘴角不自觉的跟着翘高。见二女不时怨念的瞥自己,他耸耸肩,快走两步,不屑于小女子为伍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