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98章 温柔呵护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98章 温柔呵护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本来萧念以为的大事,在土帛公主坚决不认下,真的变成了云淡风轻,大家不再提起,就像没发生过。

    永欢公主觉得天凌三皇子的提议好棒啊,她确实该去寺里好好拜拜,她要虔诚的求佛祖赐给她景哥哥,于是掰着指头盼望着后日快点到来。

    在百姓们热火朝天的忙年中,除夕日很快就到了。这是辞旧迎新的日子,家家户户都很重视,甚于明早新年第一天。就连大街上都挂满了红绸带,商家们门口也都张灯结彩,生机勃勃的到处都是新气象。

    霜落卯时初就睡不着了,想起今晨还要去陪外客,她心里带着点忐忑,但一想到是去天凌寺,不安中又夹杂一些兴奋。

    给秦胜蓝的帖子一早就递过了,听闻是去天凌寺,秦胜蓝爽快的答应下来,她也没去过而且十分想去。

    二人昨日相约一起去铺子逛了逛,每人买了一身男子衣服,准备扮成翩翩公子,一来为了杜绝口舌,二是她们想要攀山,男子衣式方便行路。

    在二兮服侍下,霜落洗漱完换上了一身白色衣袍,纤尘不染的白。头发被挽成了时下男子梳的发髻,用一根紫色缎带打了结。

    “刷”,霜落利落的抖开手里的纸扇,轻轻地扇了扇,然后手一动纸扇合上,她拿着在掌心轻敲,好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儿。

    倩兮拳头恨不得塞进嘴里,看得人心里好痒痒,大小姐女装时美若天仙,怎么扮成男子也这么好看呢。

    没有瑕疵的五官多了些清冷气质,头发都绾了上去,露出小小的鹅蛋脸,每一个弧度都像是打磨出来的,正面侧面看上去都美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小姐,盼兮觉得……”盼兮欲言又止,忧愁的像是遇到了非常纠结的事。

    霜落拿纸扇敲了敲她的脑袋:“说,本公子恕你无罪。”口吻做派俨然公子哥。

    盼兮清秀的脸皱成了包子,刚松一松立刻又挤到一起,看上去很搞笑:“小姐,我们真的不能跟吗?”

    “不能。”霜落失笑,那些人都不好得罪,小丫鬟最好还是不要往前凑了。

    盼兮叹了口气,怎么就是这么不放心呢。

    倩兮眼睛骨碌碌的转,想出个主意:“那小姐你请少爷跟着吧,有少爷在,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有的没的,你俩该去跟着我大哥,一样的想东想西。”霜落来到梳妆镜前坐下,“可都备好东西了?”

    二兮知道小姐是说笑,所以不会当真,小姐才不会把自己送给少爷呢。

    盼兮见小姐问,忙不迭点头,走过来拿玉梳为小姐刷长发:“都备好了,装了一个书袋。银子在夹层,里面有热水囊,有洗好的时令水果,还有厨房现做的点心,还有一套换洗衣物。”

    霜落勾唇:“感情在你们心里,我不是去寺里求拜,是去郊游来着?”

    二兮一脸紧张,却见她们小姐噗嗤笑出声:“看你们胆子小的。准备的不错,每人赏一天假、十两银子,今日可以出去看看家人。”

    倩兮盼兮惊喜的互看,齐齐拜倒:“谢小姐。”

    将军府秦胜蓝来的很快,门房来报时霜落还未用早膳。

    她笑语盈盈的迎出门,就见一个蓝衣少年欢快的向她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霜落,我想死你了。”秦胜蓝满脸笑意,笑的谄媚。

    这让霜落抖掉一身鸡皮疙瘩,才一晚没见而已:“用早膳没,今日攀山要多吃一些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开心的拉着霜落正要回屋,突然听见身后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“放开你的手!”姚天祁怒火中烧的正疾步往这赶。

    秦胜蓝吓了一跳,下意识的就松开了,呆站在原地傻傻的看着姚大哥。

    姚天祁昨晚辗转反侧,很晚才入睡,他闭上眼就会想象萧停云不怀好意看着妹妹的样子。

    挂着一对大大的黑眼圈,他早早的就爬起来,只为再叮嘱妹妹两句。

    谁知道一进妹妹院子就看到一个蓝衫男子,正亲昵的拉着霜落的胳膊。气急攻心,他压根就没注意二人身高上差不多,和萧停云比更是十万八千里。

    霜落明眸一转,立刻就知道何故,捂住嘴偷笑。

    姚天祁走到近前才发现是误会,俊脸泛红配上黑眼圈真是憔悴的让人心怜。

    霜落不笑了,拧着眉走到哥哥面前:“大哥是一夜没睡?怎么把自己熬成这般样子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呐呐的喊了一声姚大哥。

    姚天祁不好意思的抓抓脖子:“没事,看书来着。秦小姐来的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霜落也不揭穿他,拉着他走了两步,再拉上秦胜蓝,一起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穿成这个样子,很好。”姚天祁出言夸赞。真的,秦胜蓝一脸英气,扮成男子,不仔细看就是一个器宇轩昂的小公子。

    至于霜落,因为他太熟悉,怎么扮他都能一眼看出是妹妹。

    秦胜蓝得意啊,一拍胸脯:“那是当然,姚大哥,你就放心好了,霜落有我保护,我保证把她纹丝不动的带回来。”

    霜落取笑她:“不学无术,那叫毫发无伤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也被逗笑了,将军府小姐真是个活宝,秦胜蓝的加入让姚天祁的紧张减少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昭王府马车来的时候,三个人刚好说说笑笑的吃完。

    姚天祁问来禀告的人:“是昭王府马夫自己来的,还是有别人?”

    管家回想那位气势逼人的公子,垂首作答:“回少爷,应该是世子本人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姚天祁立刻爆发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什么意思,还妄想和自己妹妹坐一辆马车不成!

    他拂袖向外走,顾不得招呼妹妹二人。

    霜落吩咐二兮找人把书袋带上,这才拉上秦胜蓝去追大哥。

    此次昭王府来的马车特别宽大,看上去像是座移动的房子,车帘上绣着昭王府标志,大气而奢华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萧停云让萧声准备马车的时候,就突然想到这一辆特殊定制的。这辆马车价值不菲,车身加了特殊材质,结实、安全,一般碰撞都不能影响坐马车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他身着白衣,背手站在马车一边,侯府大门上四个红灯笼的火光照在他身上,白衣晕着红光。

    微风吹来,吹得他衣袂轻飘,长身玉立,身形挺直如松。如果忽略脸上带有戾气的表情,真是浊世佳公子一枚。

    “萧停云!”姚天祁冲出侯府大门,就看见了负手而立的同窗,忍不住没好气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姚兄。”萧停云勾勾唇,两手抱拳打过招呼:“这是亲自送霜落小姐上马车么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为什么看他不顺眼,就是不喜欢他这股子傲慢,闻言出声讥讽:“我要不亲自送出来,还不知道萧世子要亲自做马夫呢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挑挑眉表示了诧异,耸肩道:“姚兄此言差矣,本世子也是要坐进马车里的。”

    姚天祁张大了嘴,为这个人的厚脸皮感到震惊。他、他、他怎么能如此轻易的就说出有悖常理的话。

    姚天祁呼出一口长气,提醒自己不要生气,要和他讲道理。

    “萧世子,非常抱歉,家妹和秦小姐家教甚严,绝不和外男共乘一车。所以,要么你自己赶马车坐在车外,要么我们侯府自己派出马车。”这是他的底线,若萧停云不允,那他也不会让妹妹去。

    马夫偷眼看姚天祁,竟然有敢挑战世子权威的人。再看自家世子,马夫连忙抖了一下垂头不再乱看。

    萧停云脸色一拉,阴郁的抬高下巴,眯着眼对姚天祁一字一句的说:“你,让本世子赶马车?”

    姚天祁挺起胸,毫不畏惧地说:“你也可以骑马。”

    反正就是不能同坐一辆车内,这是他对妹妹的保护。

    想了想,姚天祁突然说:“不然的话,我也可以一起去。”这样就合理多了,而且他更放心一些。

    萧停云“嘁”了一声,本就是找个顺眼的洗洗眼,要是再拉一个更不顺眼的,他岂不是没事找事。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手拉着手站一旁,她在哥哥说话的时候,绝对不会反驳。因为她知道,哥哥怎么做都是为了自己好。

    萧停云没发话,死死地盯着姚天祁,连空气似乎都变稀薄了,弥漫着焦灼紧张的气息。良久,萧停云转身对马夫说:“一会儿你回府。”

    马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还是自家说一不二的世子吗?他喏喏的点头,恭敬的把马鞭搁在座位上,退至一旁。

    姚天祁简直要眉开眼笑了,萧停云的退让让他有打胜一场仗的感觉,不由更加挺直胸膛。

    霜落不自禁的看向这位传说中不好打交道的云世子,其实几次的事下来,她发现这个人也没那么独断专行。

    萧停云察觉了霜落的眼光,头一转看过来,四目相对,他莞尔一笑。啧,真没选错,姚天祁的妹妹换了男装也是这么养眼。

    霜落目无表情的移开眼。

    这时盼兮亲自把书袋送了过来,不知往哪里放,求助的看着自家小姐。

    霜落冷淡的开口:“萧世子,请问现在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萧停云懊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马车,想到待会儿要当马夫,就语气不善的道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“盼兮,把东西放到车上即可。”霜落这才吩咐自己的丫鬟。

    盼兮战战兢兢的走近王府的马车,刚想伸手撩车帘好把书袋放上去,就听萧停云不耐的说:“真是麻烦。”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在与姚天祁话别,没有听到他说什么,盼兮却听了个一清二楚,身子一抖,差点把书袋扔到地上。

    萧停云冷眼看过来,盼兮连忙把书袋放下,忙不迭的跑回小姐身边。这个王府世子好吓人,小姐不愧是小姐,她都不怕呢。

    告别了大哥姚天祁,霜落和秦胜蓝踩着上马凳上了马车。马夫手脚麻利的收好马凳,看世子真的跳上马车驾驶座,这才无奈隐身而退。

    进了马车的二女感觉像是进了一个新世界,这是马车吗?二人面面相觑,不由自主都伸手触摸车壁。

    难怪看外表这架马车如此之大,原来里面真是别有洞天。

    二人坐进最里面的榻,上面铺着柔软蓬松的白毛毯,宽度可以很舒适的躺两个人。上面有玉枕一个,以及折叠整齐的薄被,应该是萧停云的。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离被褥远远地,靠壁一人坐一边。经过触摸知道马车经过了改良,车壁都是精钢所制,而且加厚了不少。车壁加厚,就有了空间,所以两侧挖了不少壁橱,上面都有拉环,估计是盛放杂物的地方。

    榻前还有一方小几,推拉式,上下车时可以拉到一边,上面固定的放有茶壶茶杯。

    霜落用手轻推茶壶,果然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秦胜蓝好奇的端了端,原来如此,底盘就像是茶壶茶杯的模子,早已和矮几铸就一体,放进里面的茶壶茶碗等于收纳进了合体的箱子,不仅安全,还保温。

    霜落眼神里多了一丝惊叹,萧世子是有多热爱生活,才能想出如此秒的高招。

    二人正好奇间,萧停云一声轻喝:“坐稳了!”马车就像离弦的箭一样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霜落和秦胜蓝没有防备,纷纷倒在了榻上,幸好毯子柔软,这一躺下还甚是舒适,不由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秦胜蓝瞥眼间看到矮几旁的长凳上有一个书袋,书袋的颜色她甚是熟悉,就是霜落的骚包书袋。

    努努嘴问:“你还带了东西?都什么啊?”

    霜落这才想起来,自己的包包里还有盼夕准备的吃的喝的。

    她一个翻身坐了起来,伸手够到书袋打开:“盒子里是点心,饿了用。水囊里是热水,渴了用。呶,这个纸包里是水果,就是在路上用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一骨碌爬起来,抱住了霜落:“还是你细心。你看我,也没人告诉我该怎么做,就这么两手空空的来了。”

    霜落推开她:“是二兮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你也帮我调教一下丫鬟吧,感觉你的倩兮盼兮好合心意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调教。”霜落懒得理她,拿出几个贡桔,摆在矮几上,又抽出一条帕子,这才开始剥桔子,瞬间车内桔味飘香。

    秦胜蓝抢过两瓣往嘴里塞,好吃的咂咂嘴:“哇,乃家的局几也好次……”你家的桔子也好吃。

    霜落头痛的扶额,叫上胜蓝真是一件痛并快乐着的事。

    马车外的萧停云在初始不适应后,掌握到了诀窍,马车驾的平平稳稳。他侧耳倾听着车内的对话,马车跑起来,车帘被风吹的轻轻飘起,鼻翼轻耸,隐约嗅到了桔子香味。

    他嘴角勾起笑,不由扬声道:“姚霜落,你打开那个木色壁橱。”

    霜落手上动作一停,大眼睛随他的话在壁橱上找寻,果然看到一个木头的橱子,哦,原来每个橱子做工材质不同啊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她奇怪的问,虽然主人说了,但她不想开别人橱柜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前路,手上动作很是潇洒帅气:“让你开你就开。”

    霜落看了秦胜蓝一眼,秦胜蓝连忙咽下嘴里的桔子,把手倒背后头,小声说:“我不敢。”

    摇摇头,霜落勾勾脸颊羞她,我也没让你开。

    她伸出手试探拉木把手,轻轻一用力就打开了。

    萧停云听着声音,这时解释道:“里面是吃的,你……们若是无聊,可以吃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眼睛一亮,立刻偎了上来,她最喜欢吃的了。

    “多谢世子,我们带了。”霜落合上把手,阻挡住秦胜蓝求吃若渴的心。

    萧停云嘴角的笑僵住,心里腾腾升起怒火,爱吃不吃。他发泄似地加了一鞭子力度,马儿吃疼,跑的有些晃。

    霜落撇撇嘴,这脾气,啧。

    驿站那一边同样热闹纷呈。

    萧琛这次是和二皇兄一起来到驿馆。他们到的时候,那俩王府世子都没到,相反娉婷郡主和宇文馥倒是早早的在等候了。

    萧琛好笑的问齐娉婷:“真是奇怪,我那天说来天凌寺时,二位都不在,怎么这会儿都来了?”

    娉婷脸色不变,看了宇文馥一眼:“馥儿说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的眼波刷刷投向宇文馥,她的小脸本就被晨风吹的发白,这下子突然增加了几分红晕,更显得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萧琛打量着二人鲜妍的穿着,这不像是求佛拜拜,倒像是进宫选妃。

    宇文馥抿紧嘴唇,暗恨齐娉婷的出卖,自己叫上她难道她都不感恩的吗。

    二皇子萧琮这时看宇文馥我见犹怜的样子,突然起了怜惜之,毕竟美人嘛,还是要男人温柔护之。

    “是我命阿瑜告知宇文小姐,让她们来陪伴太子妃和公主,以免咱们几个大男人鲁莽冲撞了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抬起双眸湿漉漉的看着二皇子,小脸上写满了感激,萧琮冲她温柔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萧琛越过二女,直接走进驿馆,真是的,二哥发情也不看看地点。

    那个宇文什么馥,真不知哪里好,把瑜傻子弄得五迷三道的,看吧迟早被二哥截胡。不过话说回来,她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,二哥怎么会真把她当事,最多来个侧妃就是了。

    婊里婊气,看了就厌烦。

    他还是喜欢爽朗一些的女人,那样相处起来多自在。

    见三弟走了,萧琮儒雅的伸出手请二女先行,娉婷挽住了宇文馥的衣袖,理所应当的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等几人和土帛来客齐聚在会客厅时,萧念才陪着萧瑜姗姗来迟。萧瑜脸色不甚好看,苍白如纸,因为南王不知从哪里听说了此事,用鞭子抽了他一顿。

    萧念劝他今日不要来了,可这个傻小子说邀请了阿馥,他必须来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宇文馥果然在坐,萧念冷冷的哼了一声神色不虞。对他来说,女人远远不如兄弟重要。

    齐娉婷一见念世子,笑吟吟的上前施礼:“娉婷见过念世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念冷淡的回应,哪哪都有这俩女人。

    齐娉婷努了努嘴,为什么她看中的男人都是这个范儿,高冷的很,这可怎么攻克。

    一开始,土帛公主永欢看见只来了两位殿下,心里还很是开心。这会儿见萧瑜也跟来了,她立刻耷下脸,扭头看向一旁。

    她毕生的耻辱,就是这个蠢男人带来的,看到他,就让她联想起自己身体被狗摸过,好恶心。

    萧瑜才不管别人,他看见宇文馥眼珠就不再转了,走路有些怪异的来到她身边,柔声叫:“馥儿,你来的好早。”

    宇文馥垂下头:“瑜世子。”

    萧瑜还想说什么,就听永欢公主不耐的对万胤说:“太子哥哥,咱们可以走了吗,我想去天凌寺。”

    万胤也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在寒暄上,但又觉得客随主便,就询问的看向二皇子萧琮。因着上回一起喝酒的情谊,他和萧琮熟悉了很多。

    萧琮也不知道具体流程,问尽量减少存在感的三皇子:“琛,停云怎么没和你一起来?”

    萧琛站起身,透过窗棂看看天色,微微一笑:“他先行一步,毕竟不能再出什么乱子了,云弟要事先打点好。”

    萧氏三人组闻言脸色都一耷,这是被嘲笑了。特别是萧瑜,苍白的脸瞬间涨成了猪肝色,只因宇文馥好奇的转头看他,像是在问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万胤满意的跟着起身,回眸对淳于景语重心长的说:“淳于,学着点,看人家天凌世子多么的会做事。”

    淳于景抱拳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万胤:“……”我咋觉得你就是敷衍呢。

    一行人终于在互怼中,拖拖拉拉的上了四驾马车。

    太子一家一驾,宇文馥和娉婷一驾,两位皇子以及两位世子各一驾。至于淳于景,他要了一匹马,随行在太子马车一侧。

    另有护卫二十四骑,分为三段护卫着马车车队。

    娉婷郡主和宇文馥坐上马车后,终于可以不那么拘谨,都没甚姿态的斜倚在座位上。天凌寺还远的很呢,端着架子到地方,腰会断的。

    天凌寺她们也都没去过,只听闻此寺座落在城郊天凌山上,寺院本是为了避开市井凡俗才建于山林之间,却因被一位百姓求过后梦想成真,越传越神所以名声大噪。这里香火不断,心诚之人都不惧攀山,前赴后继的来拜拜。

    达官贵人们每次都捐很多香油钱,却因无法亲自登山,哪怕派仆人来,也要来求,可见这里有多出名了。

    齐娉婷懒懒的梳理着自己的长发,今早抹得玫瑰头油好香啊,一会儿要离着云世子近一些,他一定也很喜欢。

    掀起靠窗的帘子,她想看看萧念在哪,却发现都是黑衣侍卫,不屑的摔下了帘子。

    宇文馥闭目养神,听到声音睁开眼睛,问:“郡主有什么想求的吗?”

    齐娉婷小脸微红,扭捏的看着马车顶:“有啊,你呢?”

    “自然也是有的,我们女儿家的命除了靠父母,剩下的就交给老天了。”宇文馥轻叹。

    “你还用求?往那一站就有人扑上来。”娉婷郡主不无酸意地说,她满含敌意的看着宇文馥的脸,不想承认她比自己好看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要的扑上来,那有什么用?”宇文馥重新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齐娉婷猛地拉她,差点把她拽到在榻上:“那你想要谁,嗯?”

    宇文馥错愕的看着郡主狰狞的脸,失笑的把她的手轻轻拂开,自己抓着帘子坐直身体:“郡主多虑,馥儿所想,和你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见她不相信,跟着补了一句,一语三关:“我对世子无意。”

    这下就连剃头挑子一头热的萧瑜都给砍掉了。

    娉婷鄙视的看了她一眼,真不知道她这一个四品官之女,是怎么有底气说出这番话的。莫说萧瑜身为王府世子,长得也还不赖,单说对她的一片痴心就足以配她配的够够的。

    齐娉婷懒得再和宇文馥说话,这种人看似精明,实则很蠢,反正她也不把宇文馥真的当朋友,随她去,鸡飞蛋打才好。

    萧念这一辆车上,同样的话不投机。

    二皇子总觉得刚才失了面子,脸上也不再挂着装饰般的笑,本着脸问:“三弟,为什么想要带他们去天凌寺?”

    萧琛好笑的摸摸下巴,“二哥不想去,完全可以不去。还是说,二哥很关心我们的行程?”你来兄友,我自然也会弟恭。

    “不是,这不是为了赔罪吗,你也知道阿瑜办的混账事,实在不该。只是天凌寺路途遥远,为兄是怕再出乱子。”萧琮怕他真的误会,连忙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“哦。没事,有云弟在。”萧琛云淡风轻的挥挥手,丝毫不介意。

    萧琮想到萧停云,不以为然的翘翘嘴角,也就这个皇弟如此看重停云了,试想靠着一个年迈祖父维持世子身份的人,能走多远?

    皇后娘娘养傻了一个大儿子,连小儿子也养得这么单纯,也好。

    “都有什么安排,和寺里可通了消息?”

    萧琛耸耸肩,莫可奈何的说:“不知,有云弟。”

    萧琮:“……”恨得牙痒痒,好想把他扔出去。

    被三皇子委以重任的萧停云,在经过舒适,生气,平静,舒适的情绪浪潮后,稳稳的操控着马车,驶出官道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时辰后,车内的霜落和秦胜蓝感觉到了森森寒意,就听萧停云“吁”了一声,不耐的回首说:“到了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一脸喜色,拿过帕子擦手,就想下车。却见霜落默默地把吃的垃圾包在帕子里,她一想起云世子的可怕,也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萧停云拉开帘子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一幕,不由自主满意的点头,算她们识相。

    秦胜蓝见萧停云闲适的站在旁边,也不指望人家世子给自己拿下马凳,利落的撩下袍脚,轻飘飘的一跃而下。

    霜落见她帅气无比也想效仿,却见萧停云从车上轻松的抽出了下马凳,给放在了脚下。

    秦胜蓝:“……”她受到了十万点的伤害。

    霜落也被唬了一跳,不由抬眸看向萧停云,傲娇的世子却早已偏过了脸,女人就是麻烦,下个马车也不让人省心。

    秦胜蓝凑过来,扶着霜落踩着木凳下来,美人和自己不一样,她可是练武奇才皮糙肉厚的。这样一想,她自豪的挺胸,感觉更像是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霜落打量四周,竟然全是山,被群山环绕的感觉,就像陷入了坑底。

    不远处有一座飞来石,看颜色不知经历了多少日月的洗累,上面用朱笔龙飞凤舞着几个大字:天凌山,笔力强劲,似是要镌刻进石内。

    看落款是萧氏擎苍,霜落不解的和秦胜蓝对视,从对方眼里都看到了迷茫,不认识。

    萧停云这时收拾起了上马凳,见霜落瞅着那石碑,本不想搭理,但那是自己曾祖父为数不多的笔墨,他自是不能让二人小瞧。

    若萧琛在,他定会心里嘲笑:云弟,你想和人说话就说啊,不用这么牵强的找理由。

    “此乃老太上皇御笔亲题。”萧世子为她解惑,奖励她的好眼光,能看出自己曾爷爷笔力不凡。

    姚霜落了然的颔首,眨眼间白色身影已经走至石头旁,她伸出手摸了摸大石头,回首嫣然一笑:“胜蓝,这应该是天外飞石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唇边的笑意立刻消失,原来人家关注的点是、石、头!

    他哼了一声,决定再也不搭理这个可恶的女孩儿家,他收回看她顺眼的话,同她兄长一样讨厌。

    秦胜蓝好奇的奔过去,一白一蓝立在石头两侧,一眼望去格外的好看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天外飞石啊,霜落。”

    霜落拉着胜蓝站在一旁:“《五行志》里记载的,有一种石头年代久远,似石似铁,有可能是九天外落到地面上。若世子所说这字是他曾祖父所写,如此长时间雨雪冲刷石质都不见裂纹,那就一定是书中所载的天外飞石了,这种石头在天上时,就是我们看到的星辰。”

    “哇,这么可怕,那若是星星掉下来,岂不是把我们都砸死?”秦胜蓝抖了抖身体。

    霜落被逗笑:“哪里就有这么多飞石,若是真有,应该都是落在空旷的地方,不会砸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停云听到这,觉得误会了,人家是由自己说的话推测到石头的。而且她说得对,这确实是天上掉落的,不过不叫天外飞石,实为陨星。

    不由自主的回眸看过去,原来小丫头也是博览群书,难怪看着比较顺眼。

    世子的心实在难测,请问到底是顺眼还是不顺眼啊。

    萧停云的心情跌宕起伏,有一拨人却在逼仄的空间里等的都要疯了。

    刚出官道的地方,有一个小野坡。上了坡两边皆是山,中间唯留一条羊场小径,就在这条小径里一直埋伏着十几个人。

    萧停云的马车都过去半个时辰了,后面也不见大车队过来,为首的人有些急眼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鱼二,你到底有个准信儿没有?”

    被叫做鱼二的也觉得憋屈,十几个壮汉挤在这里,还不敢露头,滋味太难受了。

    “老大,银子咱都收了,能有假吗。再说,咱又不是去拼命,雇主不是说只要扰乱一下,找个看上去最尊贵的人砍上一刀就算完事。这银子赚得不和捡的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其余的兄弟们也跟着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老大拧着粗眉吐了一口口水:“那人呢?娘的,说是卯时,老子都在这蹲了半天了,你看日头,再蹲下去就该吃朝食了。”

    鱼二也不解的向外张望,雇主说是一个车队,人数不少,主人有男有女还有一些随从。

    但如今只看见过去了一辆马车,还是一位年轻男子挥鞭,一点都不像马夫。那男子一脸不好惹的样子,长的也真俊。

    “老大,要不……再等等?”

    “艹,不等能咋样,钱都接了,咱们浑水帮讲究的就是一个仁义!”老大一屁股坐在地上,特娘的累啊。

    萧琛的车队慢悠悠的终于也拐出了官道,前方打头的八个侍卫本能的就察觉到了危险,勒马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是侍卫长,打马来到萧琛的车旁,小声禀告:“三殿下,附近有埋伏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萧停云精挑细选的护卫,萧琛自然是信得过,可还未等他吩咐,就听他那好二哥先夺过了话头。

    萧琮在车内很是惊慌:“什么,简直目无王法,光天化日之下还敢打劫……”

    未等他说完,侍卫长“刷”的拔出长剑:“殿下小心,他们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四个侍卫立刻聚拢,形成一个包围圈,每人手持长剑,在马上藐视着来人。

    鱼二给老大报告说肥牛来了时,还是很得意的。可当他们十几个人齐齐跳出来,看到这个车队的规模,以及侍卫们训练有素的样子,几乎都被吓瘫在当地。

    次奥,这车里是什么人?雇主没说他娘的是侍卫保护啊!

    老大呸了一声,狠狠踢了鱼二一脚,这不是来送死吗,还什么照着最尊贵的人砍上一刀就行,不砍都不一定能跑得了。

    还捡钱咧,这是扛着脑袋赚钱!

    鱼二抚了抚被踹疼的地方,咽了咽唾沫,现在退回去银子还来得及吗。

    老大看他那傻样,又骂了一句娘,招呼弟兄们:“兄弟们还傻站着干嘛,风紧,跑!”

    一帮子大汉立刻行动爬上了隐匿的小山坡,瞬间不见人影。就像他们跳出来时一样,走的也是迅雷不及掩耳。

    萧琛透过车帘看到这一帮子怂包,不由朗声大笑。这胆量还敢来抢道,真是搞笑。他一个眼神,侍卫长立刻指挥六人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萧琛冷笑,给自己找不自在,就端了你们老巢。

    萧琮暗里摇头,也不知在叹息什么。

    土帛人里除了淳于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其余的只是惊讶为什么马车停下了。

    淳于景打量了一圈地势,发现除了这里是个很好的埋伏区域,基本一路都安全。他不禁暗暗佩服萧琛的办事能力。

    看那些个人不像是单纯抢劫的,倒像是江湖草莽,也不知是冲着土帛太子万胤,还是冲着天凌皇子而来。

    侍卫长一见危险解除,立刻分散兵力,看顾着四辆马车缩小间距,继续前行。出了官道后差不多一个时辰就到天凌山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走远后,野坡浓密的大树上,突然齐刷刷跃下了一帮黑衣暗卫,个个黑巾蒙面手持宝剑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身材矮小,他一把拉下黑巾,露出略显稚嫩的脸,竟然是萧声。

    他摇摇头鄙夷的说:“如世子所料,那个杂碎也找不了什么上台面的人,果不其然,咱们无用武之地。”

    见暗卫们无应答,萧声撇撇嘴。唉,他好寂寞啊,世子调教出的人怎么都这么冷淡,哦也不是,他就是个另类。

    算了,既然用不着出手,那就先撤。世子说了,敌不动我不动,敌若动弄死他。

    世子就喜欢有人恨他却无能为力,情急之下出手像是跳梁小丑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插曲后,接下来的路就没有了悬念,四架马车在一个时辰后平稳的停在了昭王府马车旁。

    萧停云早就听见了马车的车轱辘声,知是萧琛等人到了。嫌弃的看了看天色,真是,幸好没和他们一起,慢的不像是马车,像是走来的。

    山中的风一阵阵吹来,吹到身上分外阴寒,冻得下山的人瑟瑟发抖。他见姚霜落和秦胜蓝都没穿披风,又皱起了眉。

    秦胜蓝还好些,在搓着胳膊跳着脚,姚霜落则静静的站在那,本就白的小脸更是苍白如玉,如此冷竟然看不出一丝瑟缩,只是一脸憧憬的仰望着天凌山。

    萧停云都能想象得出她的小手此时一定冰冰凉,不由心下一软。唉,谁让她是同窗的妹妹呢,萧停云想着。

    迈步走向马车,他长腿一抬轻易地踏了进去,车内留有一股清新的香味,嗅之沁人心脾。萧停云停住动作,这味道是姚霜落身上的,和她要画的时候他闻到过,一点都不像宫中女人身上的脂粉味。

    掀开白色的软毯,下面竟然也是一个大箱子,萧停云随手掀开,里面是一些衣服,看着样式是有了年数,但依然崭新。

    他挑了一件带着白毛领的披风,爱惜的拿出来,这才关上箱子,又把白色软毯铺好。

    刚想出去,他顿了顿,自嘲的一笑,在壁橱上又找了一个小橱打开。这里面放着萧声的衣服,他随手拿了件披风。

    下得车来走至二女身边,马车车队刚好迎面驶过来。

    他把青色的披风扔秦胜蓝身上,粗声道:“这是来进山,不是来选谁最抗寒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本是感激的涕泪交加,听到这话垂下头,好可怕,真不愧是皇家最难搞的世子。

    霜落憋着笑转身,胜蓝真的好好笑,原来她也有怕的时候。这位世子,其实也……真好玩。

    萧停云把正红色带着白狐毛的披风递给霜落:“还有你,你大哥就不知道准备件衣服?”

    霜落看了这件衣服一眼,狐疑的打量,萧世子车上还有女人的衣物,真惊悚。她有点小习惯不能改,比如,别人穿过的衣服,她做不到心无芥蒂的穿。

    萧停云嗤笑,看穿了她,虽然自己也有这毛病,但他一向引以为傲。

    “新的。”对此他没解释过多,爱穿穿,不穿拉倒。今日的他已经够仁慈了,若不是为了她还有点用,才懒得搭理呢。

    霜落道了声:“多谢世子。”接过新披风。

    这位世子挺理解人,只要是新的她就没有意见。转过身,霜落在马车上下来人之前,迅速的披上了披风,好温暖!

    她幸福的裹紧,暗暗想着回去记二兮一笔,准备的衣服是替换装,不顶用。

    衣服有一点肥,但大小还挺合适,可能衣服主人和自己身高相仿。

    萧停云看着这样的姚霜落,眼神有些飘忽,似是透过她看到了什么人,眼神是从来没见过的温柔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云世子不经意的温柔,有木有被撩到?生气了会傲娇会炸毛,刚发狠说看人家不顺眼,却瞬间颠覆觉得人家难怪顺眼,这样的世子你们可被萌到?

    首日入v,小逸厚颜求订阅,求包养,但愿少少的收藏会有多多的订阅!木啊,爱妮萌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