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46章 贵女硝烟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46章 贵女硝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练功房的门敞开着,传出悦耳的丝竹之声。霜落四人眼里闪着惊喜和激动,同时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来到门前,琴音更为清晰,四人齐齐站定。林琳三人询问的看向霜落,霜落摇摇头,示意停在门口等着阁正忙完。

    阁正真的在忙。

    霜落观察着,房内南北对峙般坐着两拨人。左手边端坐在各种乐器面前的,穿戴很正式,像是传统宫装,应该是宫里来人。

    右手边的穿着统一的舞服,都坐在那里微微喘着,刚才她们已经练过一遍,而阁正似乎有些不满意。

    为贵女们练舞奏乐的,正是宫中太乐局之人。阁正听完她们的曲目,想着刚才的配合,垂眸沉思片刻找到了症结。

    她先走到太乐局那边,手搭在琴桌上轻敲几个点,跟古琴师说了句什么,琴师点头。阁正又看着执箫者,指了指姑娘们,做了一个旋转的动作,然后比了个切入的手势,萧师了然。剩下的箜篌、古筝师都得到阁正肯定的眼神,让她们按照刚才那样演奏。

    霜落不由点头,阁正是真懂乐理之人。箫音婉转悠扬起着醒耳的作用,当贵女们跳到紧要动作时,箫声切入,会给看官耳目一新的氛围。

    阁正又皱着眉来到姑娘们面前,想说什么时却顿住回头看,这一看她就笑了。

    霜落四人见被发现,都羞涩的笑着福了福,那些贵女们则好奇的侧头瞅,开始交头接耳。

    “不错,来的很早。”阁正招手让她们进来:“见见你们的师姐们,大家熟悉一下。恭喜咱们起舞阁又加入了几个好苗子。”

    一位贵女带头站起来,拍了拍手:“太好了,欢迎小师妹。”

    其余众女见状纷纷跟着站起来,唯她马首是瞻的样子。

    霜落环顾众人,有些无奈好像又闯进了一个小团体,看样子跳个舞也不会平静。

    带头贵女个子高挑,身段已经长开,胸前也鼓鼓的,看样子年岁比众人都大,霜落猜侧应该已经及笄了吧。

    阁正笑着对这女孩说:“娉婷,这也是你女学的师妹,看看认识么。”

    秦胜蓝抓紧了霜落的手,这个人她认识,天凌唯一一个异姓王,定北王的女儿齐娉婷。

    老定北王以前也是大将军,和自己太爷爷一起从军,跟着还是皇子的老太上皇南征北战,曾救过老太上皇一命。后来太上皇继位,破例封了他一个定北王,一直传至娉婷郡主父亲。

    就算今上也对娉婷一家格外重视,说起来比婀娜这亲侄女都更像皇家人。

    秦爷爷对这代定北王齐战不感冒,功劳是他爷爷的,就算故去的他爹也曾经上过战场,传到齐战已经是四海升平,完全是个安乐王。

    被秦胜蓝一抓,霜落猛然想起,同窗说起的甲班貌美这句话。那么这个齐娉婷应该就是娉婷郡主了,是女学公认美貌的人。

    齐娉婷笑的很亲切,可霜落在她眼里没看到一点暖意,分明是一种被打扰了的不耐,这是个人物,她想。

    挑剔的看着齐娉婷,个头很高,肩膀很宽,显得有点不同于女子的粗壮;刘海齐眉,眉毛浓黑,倒是有种英气,但也失了柔美;眼睛很大,双眼皮很深,除了皮肤微黄,搭配在一起确是一枚不同于天凌众女的美人,啧。

    霜落突然想笑,大概说这句话的人是冲着郡主身份来的,虽然有名,但不符实。只愿乙班有才这句话不要再掺杂水分,不然传到天凌以外就是个笑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舞蹈我增加了四个新人,但和你们的舞蹈动作并无冲突,只要配合好了,就绝对完美。大家认识一下,以后都是同门,更要团结一心,起舞阁不需要抹黑之人,知道吗?”阁正敲打师姐们,预防欺生之事。

    贵女们你看我我看你,娉婷不说话,谁也不想开口。

    这时,最角落的一个女孩儿站起来,声音像猫一样娇嫩:“欢迎你们加入,我是起舞阁负责书画的梓倩。”

    李馨逸激动地捂住嘴,是梓倩呢,女学有名的才女。

    霜落回以一笑,这个女孩儿在一群贵女里看上去不出众,小鼻子小嘴清清秀秀的,但看上去很干净舒服。

    大哥平时不太说书院的事,她自然不知这就是他好友的妹妹,祖母相中的孙媳妇人选。

    娉婷脸上的笑僵了僵,梓倩抢了她的风头,她自是要找回场子:“师妹们,我是起舞阁负责领舞的齐娉婷。”

    她一说完,其他贵女们也七嘴八舌的做了介绍,其中给霜落印象最深的是宇文馥,她是起舞阁的副领舞。

    这个若说是甲班最貌美的,霜落还觉得实至名归一些。宇文馥皮肤白皙,长相甜美,声音娇柔,比娉婷郡主要惹人爱怜。

    霜落介绍自己时,殊不知自己也引起了师姐们的关注,尤其是娉婷和宇文馥。

    娉婷隐去眼里的嫉妒,热情的上前拉霜落的手:“早听我娘夸过你,说你小小年纪就能掌家,如今见到了,竟还是这么娇滴滴一个小美人。”

    因着齐战是异姓王,怕传出张狂的名声,一直韬光养晦,教导子女以爹娘相称,从而赢得皇上的另眼相看。

    霜落睫毛微垂,不着痕迹的抽开手,改为挽着秦胜蓝的胳膊,笑眯眯的回:“郡主说笑了,掌家之道是咱们大户女孩家必学的功课。”

    梓倩这时出声赞同:“对啊,我娘也让我学着记账呢。”

    不少贵女笑了,感同身受。

    霜落抬头看着娉婷,知道她在取笑以前的姚霜落,但她失策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谢谢追文的亲,你们的五星票和鲜花和钻我都记在心里,感恩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