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40章 宁氏美人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40章 宁氏美人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《书院佳作》大卖特卖,一本定价十五两银子。

    你要问为什么这么贵,余老板的账目上是这样记的:刻一百字,连写于版。笔墨纸张,修补印刷,加记四贯钱一页,此书共二十页,成本为八两纹银。

    试想成本价都八两了,萧氏三人捞钱组,还能不给翻了番?

    天价书之所以卖得好,也与购买者的阶层有关,普通书院学子想学习顶尖书院文的急切心情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而那些不知银钱为何物的大家小姐,更是当花出了胭脂水粉的零头而已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,出版一批,加印、再加印,银子赚的完全补上了赌局的缺还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萧琮从珍馐楼出来,听完萧念的汇报后,志得意满的回了宫。本想直接回自己的颐华殿,想了想拐道去了母妃的永馨宫。

    德妃现在可谓有子万事足,位列四妃之位,每天睥睨那些妖艳小贱货,看她们战战兢兢的样子那叫一个爽。

    儿子也争气,贤名在外,皇上对他信任有加。虽然天凌皇子没有实权官职,但每遇到重大典礼或监工什么的,就会派萧琮执行。

    皇后有俩儿子算什么,一个傻一个比自己儿子小,现在当今身体尚好,将来怎么样,还不一定呢。

    想起皇帝这个混蛋,她不由垮下脸。自己是老了,但再老也比那个宁昭华好看啊。宁昭华初进宫时都不受宠,就是例证。现在倒是一跃成了美人,长得不怎样,就是说话能让人骨头酥,这点她可是甘拜下风。还是宁家的嫡女呢,真是贱。

    德妃看着镜子里风韵犹存的脸,戴有长长护指的手轻抚过朝云近香髻,叹口气问自己的随身老嬷嬷:“冯嬷嬷,你说我是不是真的老了,不好看了?”

    冯嬷嬷跟随小姐入宫至今,二皇子都是她看大的,自是忠心耿耿。

    “老奴觉得,娘娘还是和以前一样美貌过人。”嬷嬷慈爱的半躬身回道。

    德妃笑的花枝乱颤,镜子里脸上的粉随之飘落,但她丝毫未觉。

    永馨宫大太监在外面尖声道:“娘娘,二皇子求见。”

    德妃忍不住就笑开了花,起身催促:“快传。”

    萧琮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,“儿子给母妃请安。”

    德妃走过来搭着儿子的手,母子走去矮几坐下:“怎么过来了,你父皇不是安排你打理宫庆的事?”

    萧琮舒适的伸长了腿,斜倚在软垫上:“自有礼部的人,我只是监管。”

    说白了,做事的是他们,功劳到时是自己的。

    德妃满意的点头,儿子就是聪明多智,有时自己这个作娘的,还得让他开解。

    “母妃也别老闷在自个儿宫里,没事也多去见见父皇。”

    一听儿子提到了皇上,她冷哼一声:“我可不去找不痛快,你父皇现在只记得那些个狐媚子,我乐得自在。”

    话里的酸味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萧琮垂眸,看着冯嬷嬷端上的热茶,茶叶在瓷杯里伸展,说:“母妃,你无须挂怀那些无足轻重的人。”

    德妃苦笑:“母妃也不想劳神惦记那个。”

    萧琮温声安慰:“她们明面上荣耀,终归是无所出。”

    一语点醒梦中人。德妃怔住,是啊,再受宠,终还是后继无人。就说那个宁美人,入宫这么久还不是孑然一身。

    茶水热气氤氲升腾,德妃望着萧琮文雅却显得阴郁的脸:“母妃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儿子这是在让她不要与人为敌,他说的自然对,做母妃的自然全权照办。

    扯开话题,德妃忍不住问起了他的终身大事:“儿子啊,你也该选妃了。告诉母妃有没有合意的,母妃趁早给你求了来,以免你那父皇给你乱点鸳鸯。”

    萧琮笑,父皇不会乱点鸳鸯,只会给你指一些无伤大雅的贵女罢了。

    他一摆手:“不急。如果父皇真有此意,儿子自是听命。”皇子妃,谁都行。如若他真有了喜欢的,到时给个侧妃也是恩典。

    见德妃还要再言,他慢慢的站起身。连茶都没动,径直往外走:“儿子想起来还找阿念有事,儿臣告退。”

    萧琮出了永馨宫,整整自己的披风,沿着后花园慢慢溜达。

    桃花已经露出花苞,还未芬芳满树香。拐过小径,只见一片静谧。

    一位宫妃环佩玎珰站在一边,远远看着自家的宫女在摘花。

    萧琮一路不停,在走过的时候,就见那宫妃施了一礼:“二皇子殿下。”

    他一摆手:“宁美人真有雅兴。”

    宁美人掩口娇笑:“难得玉兰花开得好,正好出来散散心。”

    宁美人真如德妃所形容,长相只是温婉,在后宫里着实数不上,但一开口就会让人酥麻。

    一开始皇上自是不会关注这样品貌的妃子,扔在后宫无人问。还是她买通太监,和皇帝来了个偶遇,这才脱颖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那庶妹又递了牌子?”萧琮看着花海,就像没和她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宁美人娇叹一声:“她说了一些家里人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宁美人一定很伤怀。”

    宁昭华慢慢走向摘花的宫女,轻声道:“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萧琮勾勾嘴角,微微欠身一揖:“不打扰宁美人雅兴,琮告退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老头子的妃子,饶是皇子也要有礼数。

    他扬长而去,目的达成,这回直奔颐华殿。

    而后花园里的宁美人却在宫女回身时脚一歪,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小宫女吓得把花一扔,抢上前扶住:“美人你怎么了!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