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我就是这般美貌 > 第016章 独一无二

我就是这般美貌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016章 独一无二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迎客大姐对霜落歉意的笑了笑:“这位小姐,真不好意思,您还是看看我们店里的成衣?”

    倩兮和盼兮对视一眼不敢妄言,一起看向自家小姐的脸。

    霜落勾勾自己的发丝,声音轻柔:“你们公子就是老板?”

    大姐摆手:“不是,是我们老板找来的能人,只管画图,你想要什么样子给他一说,他就能给画出来。”

    霜落了然的啊了一声,这正是她想要的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大姐搔搔下巴,“我们只知道他姓景。”

    说完觉得自己说的太多,就摆摆手:“我得出去了,还有很多客人呢。”

    霜落冲她微笑:“打扰,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迎客大姐不觉就顺着她的话走了,边走边想这位小姑娘人不大,却知书达理,还有那通身的贵气,真不知是哪个府里的。

    霜落示意倩兮敲门。

    这回开门的还是那位少年,只是这次的表情带着几分不耐:“不是说过了么,暂时不接活,听不懂……”人话吗。

    话音截止在看到了霜落的脸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整,年纪不大就已经收放自如:“请问你们有什么事,我们公子今天不画图。”

    倩兮和盼兮齐齐退后,霜落就落在了人前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:“我今天不找景公子画图,只是单纯找他这个人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的,到底啥意思?少年皱起浓眉,单眼皮的大眼里写满了困惑。

    霜落看着他,“你确定要在这里接待我们?”

    少年为难的还没说话,就传来屋里人清朗的笑声:“贯叶,既然来客,就请进来。”

    霜落对着贯叶小少年微笑:“莫非还有个忍冬不成?”

    贯叶张大了嘴,十三四岁的小少年呆了:“你你你,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霜落耸耸肩:“猜的。”说完收敛了笑容,轻轻擦过他的胳膊进了屋。

    倩兮看小少年还在发怔,一把拉出他来,盼兮则跟着进去,随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贯叶反应过来,气急的就想回去拉门:“你们是强盗吗?”

    倩兮哥俩好的拍拍他的肩膀:“有我们家小姐那么好看的强盗?”

    贯叶一时语塞,没有。

    “好了啦,我都没担心小姐,你担心他一个大男人,真是。”言下之意你太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贯叶瘪瘪嘴,你说不担心,那刚才跟进去的女人是鬼吗?俩女人,我们少爷只有一个呢,而且,还……

    霜落进了屋子,扑面一股干净的气味。未见到人,她环饲四周,发现屋里摆放的极为简单,一桌一椅一案一几。几上堆得高高的都是图纸,案上却只有白纸几张和笔墨纸砚,桌上摆着一只茶壶两只茶杯,椅子就是简单的粗木椅,而一道宽大的屏风隔开了这个小小的空间。

    她不由心里赞道:这位景公子一定很喜洁,就凭这薄荷香,也一定是位温雅的人。

    景公子在屏风后轻笑:“找景某不画图制新衣的,小姐还是第一位。”

    随着声音,一辆轮椅慢慢滑动,从春夏秋冬四季图的屏风后来到了霜落面前。

    霜落心里诧异了一瞬,脸上却未显,优雅的弯了弯腰:“打扰了,景公子。”

    盼兮在主子身后睁大了眼睛,原来这位画艺独绝的公子身体有疾。她心下怅然,见这人无害,便默默地走到墙角守候。

    可能因为常年不见太阳,景公子肤色很白,眼睛狭长配上美人尖,有股娇弱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小屋寒酸,还请小姐担待。请坐。”他伸手作了个请的动作。

    霜落也不客气,道了谢来到唯一的椅子前坐下。

    景公子则滑着轮椅到了案前。虽然霜落只有十一二岁的模样,他对着那样一张让人窒息的美颜,也是有点无措的,在案前好歹有一层掩盖。

    霜落看着景公子:“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景风。”

    霜落歪头呢喃:“景阳楼畔千条路,一面新妆待晓风?”

    景风本垂眸看着案上的白纸,闻言不由抬眼看过来,却发现小姑娘无意卖弄,坐在那发呆呢。

    他轻咳一声:“姑娘学富五车,先人的诗能熟学熟用,让人佩服。只是说来惭愧,在下的名字并无这意境,倒是糟蹋了这首诗。”

    霜落嘴角勾了勾,“也许吧。”并未自谦,也未制止他的自黑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今天来,是冲着景风你的画艺来的。”霜落直接道出正题。

    景风温文的笑:“谢谢姑娘赏识。”

    霜落摇头:“不用跟我玩虚的,我今天来是要挖你走。”

    景风的笑尴尬的停在了嘴角,变成了抽搐。

    只听小姑娘接着抛出橄榄枝:“我看得出来,景风你不缺钱,只想找一个安身的地方,那么这里就不是最好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景风苦笑:“还望姑娘不要妄自揣测。”

    霜落站起身,一步一步缓缓走至案前,两手撑在了案上俯视轮椅上的景风:“有人来这里强行找你画图,你能拒绝?那我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景风倔强的看着案首不答。

    “我画艺也不错,也能想象出很多不一样的图,但是对成衣实在不涉足,想让你帮我,好吗?”

    见他一点不心动,霜落继续往外抛:“你在这里的工钱,我给你双倍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我家,只给我画图,没有人能指使你。”

    “在侯府,你不是画师,是我姚霜落的师傅。”

    景风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白皙的手攥拳紧紧抵在大腿上,最后缓缓的抬头: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姚霜落依旧伏案俯视着他,笑容一点一点融进眼睛,最后化作一个甜甜的笑,动人心魄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会说动他。

    景风无奈的试试额角:“姚小姐,你让景某过去是要开铺子出成衣吗?”

    姚霜落错愕的看着他,像是看一个傻子:“我疯了?我的衣服干嘛要给别人穿,我只是想自己的美独一无二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景风的嘴角这次真的抽搐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云世子:听说有人挖我墙角,不想活了?

    霜落:是我,你有意见?

    云世子:我这还有几个不错的人才,立刻送去府上?

    霜落:哼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我就是这般美貌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