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 > 第三百五十一章 做梦
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百五十一章 做梦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是曾经!

    不是现在!

    章纯没想到这个时候君乔会问出这样的话,愣了愣,随即嘲讽笑道:“沐君乔,我可以实话告诉你,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朋友,你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,而我又是什么身份!我可以告诉你,当初之所以选择你,无疑是因为你班里前三的成绩,若不是看在你成绩优秀的份上,我连一眼都不会施舍给你。”

    她是章纯,章家的掌上明珠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所以在她身边的人,哪一个不是门庭显赫,才华横溢的人。

    君乔已经知道自己设计她的事,章纯也没有继续瞒着的必要,索性一股脑的把心里的话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直陪着君乔的向梦本以为章纯和君乔感情要好,只是在旁边听着她们的话,向梦越觉得不太对劲;如今章纯毫无顾忌的说出这么多话,尤其是听到章纯提及身份的事,向梦整个人震惊的不行。

    据她所知,章纯不过是个小家族的小姐,尽管已成为傅少的未婚妻,可是在身份上,远不及四大财阀之首的闻人家。

    当下,向梦看章纯的目光越发的怪异。

    章纯的话,早已在君乔预料之中,想到家姐君浅所说的话,君乔不由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章小姐,我们也没什么话好说的了。”

    礼貌不是尴尬的向章纯点了点头,君乔便要招呼向梦离开,然而章纯哪能如她所愿,伸手拦住君乔,神情倨傲道:“沐君乔,这里哪是你想走就能走的,别忘了你把雷小姐礼服撕碎的事,现在端木夫人正在找你。”

    君乔闻言,不可置信的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章小姐,什么礼不礼服?我怎么一句都听明白?”

    “沐君乔,你不要装蒜了,雷小姐的房间除了我以外,就只有你们两个进去过。”看了君乔身侧的向梦一眼,只感觉越看越眼熟。“所以,雷小姐礼服被撕碎的事一定是你做的。”

    章纯一口咬定。

    君乔不以为意的轻笑。“章小姐,你说是我做的?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“证据在端木夫人手上,你就别想抵赖,沐君乔,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人,做错了事居然不承认。”说着,章纯的声音越来越大,很快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然而这正是章纯所想要的,她要努力利用这点,让沐君乔身败名裂,让城羽看透沐君乔的为人。

    听到‘证据’两个字,君乔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,深褐色的眸子明显波动了一下,可是很快,君乔镇定下来,自若的冲章纯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的话,那就让端木夫人把证据拿出来吧。”

    话落,君乔迈开步伐从章纯身侧绕开,向梦随即跟上。

    看着君乔从身侧淡定自若的走开,章纯不由抿唇,感受到周围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,章纯对君乔越发的恨得牙痒痒。

    不行,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。

    也不管周围人在说些什么,章纯直接找上了雷丽,告诉雷丽她发现撕毁礼服的那个人了,雷丽虽然不喜欢章纯,但是对于那个毁掉自己礼服的人,雷丽自然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索性端木郁华不在身边,雷丽不顾雷瑶阻拦气冲冲的便跟着章纯去找那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只是章纯带雷丽离开前,接受到雷瑶那幽深的目光,一颗心不上不下,说不出的诡异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章纯和雷丽找到君乔时,君乔与向梦正在跟一群贵妇人千金有说有笑的;只一眼,就让章纯有种想要撕毁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雷小姐,那就是沐君乔了。”章纯指着君乔对雷丽道。

    雷丽点头,表示自己已经听到了。

    想了想,雷丽叫来酒侍,让其把君乔叫来;雷丽并不是没脑子的人,如果她直接上去找沐君乔的茬,难保不会把她的订婚宴搞砸,所以她才吩咐酒侍去找沐君乔,目的是避开一些人。

    只是雷丽想错了。

    君乔是来了,可是同行的还有一个叫向梦的人。

    向梦,世贸主席的女儿,雷丽并不陌生,尤其是前阵子雷瑶为了工作,跟向梦走的有些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只是雷丽不是雷瑶,雷丽从第一眼见到向梦的时候,并不怎么喜欢,当下也没什么好脸色。

    向梦感觉到雷丽对自己有意见,并没有放心上,而是抬着脑袋,对雷丽道:“君乔是跟我一起来的,我答应了别人要好好照顾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是一伙的!”听到向梦这么说,雷丽咬牙。

    “不是一伙,是一起。”无视雷丽不善的目光,向梦纠正道。

    “雷小姐,毁掉礼服的事极有可能是她们两个人做的。”章纯在一侧唆使着,一双美目划过一缕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被章纯这么一说,雷丽心思一沉,看着向梦的目光多了一缕深思。

    难怪她怎么看向梦都看不顺眼,原来是因为向梦喜欢郁华;如今她订婚,向梦才会嫉妒毁掉她的礼服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礼服被毁掉的事也说的开了。

    如果章纯知道雷丽所想,一定会急的抓狂。

    她把雷丽叫过来是对付沐君乔的,没想到雷丽这个脑袋被车撞了的居然会把矛头指向向梦。

    “向梦,我倒是小看你了。”雷丽气势汹汹的逼近,踩着细长高跟的她,看上去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向梦愣了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呵,别跟我装糊涂,你嫉妒我成为郁华的未婚妻,趁我不注意毁掉我的礼服的事,别以为我不知道事情是你做的。”雷丽怒气冲冲,不晓得是因为礼服的事生气,还是因为知道向梦喜欢郁华的事而生气。

    章纯,向梦以及君乔闻言,面露诧色。

    君乔:雷丽脑袋被驴踢了还是咋的,真以为端木郁华是个人人都争抢的香饽饽不成!

    向梦:雷小姐这是有病吗?

    章纯:雷丽犯蠢了吗?不该是沐君乔吗?怎么又变成向梦了?

    向梦!

    这个名字从章纯脑海里闪过,快的让章纯来不及捕捉。

    “我说雷小姐,你是不是搞错什么了?向梦可是一直跟我在一起,怎么可能有时间去毁掉你的礼服呢?”君乔怕雷丽对向梦这个小萝卜不利,当下站出来,挡在两人之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身份,也配跟我说话!”雷丽扬起脑袋,傲慢开口。

    “什么身份?”君乔冷眸一厉。“什么时候,雷家私生女也配提‘身份’两个字?”

    雷丽是私生女!

    这是章纯第一次听到,随即一抹轻蔑与不屑浮现在章纯眼底。

    要知道私生女永远是见不得光的!这雷丽也尊贵不到什么哪里去!

    ‘私生女’这三个字一直是雷丽与雷瑶的痛,碍于雷瑶在公司的成就和雷父的宠爱,从来没有人这么堂而皇之来揭露她‘私生女’的这层疤。

    “你,你这个贱人。”雷丽脸上一阵青一阵白,半是羞辱半是恼怒,直接举起手朝君乔挥去……

    只是君乔哪能让雷丽这么如意,当下截住那只落下来的手,面露讥讽道:“原来端木家和雷家这么待客的,当真是让我见识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手一甩,雷丽因为惯性身子向后踉跄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冷硬又尖锐的声音响起,傅允婉气势汹汹的带着两个保镖赶过来,正好看到雷丽被君乔甩开向后踉跄的一幕,一双描绘着深黑色眼线的眸子直勾勾的朝君乔看去。

    强烈的敌意让君乔心里微微发慌,搞不明白这老家伙是吃错什么药了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沐君乔!”傅允婉肯定的说,眸子里带着省视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。”

    不等君乔开口,雷丽弱弱的唤了声,一副被欺负的白莲花模样朝傅允婉贴近。

    “好了丽丽,刚刚的事我都看到了,你放心,妈一定会为你做主。”傅允婉安慰着雷丽,看着君乔的目光充满了不善。

    对于傅允婉不善的目光,君乔挺了挺身板,毫不畏惧的直视;这样一来,无疑是种挑衅。

    傅允婉的脸色并不怎么的好看。

    反观君乔,神情自若。

    “端木夫人,你也是出自豪门,我就想知道,我与向小姐在这里受到污蔑,你是不是该给我们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那态度,那语气,仿佛那毁人礼服的事情真不是她做的一样。

    一侧的向梦闻言,很是气愤的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对,必须给我和君乔一个交代……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做她喜欢端木郁华,她喜欢的是闻人君复好不。

    “向梦!”傅允婉错愕,着实没想到向梦会在这里,刚刚她心思都在沐君乔身上,反倒忽略了身侧的人;不过见向梦一个小辈这么跟她说话,傅允婉的脸色差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“向小姐,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,我劝你不要管这档子事,不然我连你也一起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。”向梦气急,刚要开口,却被君乔压住肩膀制止。

    君乔红唇轻扯,嘴角噙出一缕冷笑。

    “端木夫人,我闻人家和向家来参加贵公子的订婚宴,本带着成人好事的祝福,没想到却遭人泼了一通脏水,端木家作为这场宴会的举办人,无论如何也要给个交代,不然小辈我带着这份污回去,家里人难免会发怒。”

    “给你一个交代,做梦。”被踩到‘私生女’尾巴的雷丽咆哮道。

    然而正因为这声咆哮,吸引了四面八方的注意力;大家察颜观色,看到两边人的脸色,知道那里正有着一场‘战火’。

    尤其是刚刚和君乔有国交流的一干贵妇人千金不由面面相觑,眼底满是古怪。

    闻人家和端木家退婚的事,那已经众所周知了。

    毕竟闻人家和端木家好歹也是门当户对,没想到中间会有个雷丽插足。

    在大家的认知里,闻人家的大小姐就算身体有缺陷,可到底是正牌的大小姐,远比雷丽这个私生女强多了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