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 > 第三百五十章 小姐,有事吗
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百五十章 小姐,有事吗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章纯同傅城羽来到傅允婉为雷丽准备的房间,中间章纯向傅城羽询问傅允婉要见她的缘由,当得知傅允婉只是想见见她这个侄媳妇时,章纯总有种不真实的感觉。

    早不见晚不见,偏偏这个时候见,这时间可真是凑巧。

    章纯心想着,脸上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房间里,傅允婉端庄优雅的坐在沙发上,一侧是面容欠佳的雷丽和一脸漠然的雷瑶,章纯进来时,就看到傅允婉向雷丽说着什么,只是几人在看到她的时候脸色充满了不善。

    感觉到这一点,章纯不由的朝身侧的傅城羽靠了靠。

    傅城羽自然发现了这一点,长腿一跨,为章纯挡住了几人的视线。

    见傅城羽的举动,雷丽咬牙,眼底满是嫉恨,若不是一侧雷瑶制止住她,她真想撕了章纯。

    雷瑶神情淡漠,纤细的手看上去很随意又很亲昵的搭在雷丽的肩膀上;在别人眼里,这只是很随意的举动,然而也正是因为这随意的举动,才制止雷丽爆发。

    对于傅城羽的举动,傅允婉只是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“城羽,你这是做什么?怕我们把她吃了不成?”醇厚的嗓音带着一缕尖锐,听在耳里,让人非常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小姑,小纯刚接触这样的宴会,所以有些认生,若是失礼的地方,我代小纯向小姑道歉。”傅城羽举止得体,颇有绅士风范的说着。

    听到傅城羽的话后,傅允婉不由危险的眯了眯眼。

    随即,傅允婉盈盈浅笑,一改尖锐的嗓音,声音平和道。

    “城羽,你这样可不行,你是傅家唯一的孩子,你的媳妇将会是傅家唯一的儿媳,唯一的女主人,若是你一味帮衬着,章小姐怎么代表傅家在豪门中站稳脚跟呢!”

    俗话说男主外女主内,尽管男主人在外拼搏,可若是没有女主人在家里,圈子里打理,那一切都是枉然。

    傅城羽没有接话,可是神情已经表露了他的犹豫。

    知道傅城羽是帮不了自己,从傅城羽身后站了出来,努力扯出微笑,乖巧的叫了傅允婉一声‘小姑’。

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傅允婉没有发作,只是淡淡扫了眼,对一侧的雷瑶道:“瑶瑶,下面还有很多客人,带丽丽下去,好好陪郁华招呼着。”

    雷瑶挑眉,点了点头算是答应,扯着心不甘情不愿的雷丽下楼去了。

    章纯接受到雷丽恨不得挠死自己的眼神,心下困惑不已。

    暗想是发生什么,她不知道的事?

    果然,下一刻就应证了自己的猜想,傅允婉当着傅城羽的面讲了雷丽的礼服被人蓄意撕碎的事,虽然没有明指章纯,但章纯和傅城羽好歹是聪明人,自然明白傅允婉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章小姐,关于这个事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傅允婉看着章纯,目光深幽的让章纯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章纯抿了抿唇,对于傅允婉,她心里说不害怕,不心虚那是不可能的;虽然对她左一个章小姐,右一个章小姐,并不怎么的喜欢,但是此时此刻的章纯却很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不说这个女人是城羽的小姑,就说自己的身份,只怕很多人都不会承认。

    “小纯……。”傅城羽看着心不在焉的章纯,忍不住担忧的叫唤着;想到章纯的性子,傅城羽对傅允婉道:“小姑,这个事只怕另有其人,小纯和雷小姐也只是第一次见面,不会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城羽。”不等傅城羽说完,傅允婉厉声打断,突来的声音让一侧的章纯醒过神来,满眼畏惧的看着傅允婉;而傅允婉厉喝过后,声音随即降下,语气轻缓的对傅城羽道:“城羽,小姑知道你护妻心切,可是你要知道,小姑并没有怪罪章小姐的意思,你和郁华都是小姑手心手背的肉,对你们的妻子,小姑自然爱屋及乌,只是在这件事上,涉及到丽丽跟章小姐,小姑我自然要问个明白。”

    傅允婉说的是事实,郁华是她的儿子,她自然疼着,而傅城羽是傅家唯一的儿子,她这个做小姑的,也要宠着,但是在两人的媳妇上,傅允婉还是下意识区别对待。

    傅城羽拧眉,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在他心里萦绕着,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好了,章小姐,你该说说你的想法了。”不等傅城羽开口,傅允婉一脸强势开口道,严肃的面容让傅城羽两人不容反抗;章纯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,一道微弱的光线从她脑海里划过,随即她像是想到什么,把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傅允婉让她说出自己的想法,然而她因为怯弱和心虚脑袋转不过来,不明白傅允婉话语里的潜意;如今意识到这一点,章纯便把自己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礼服破碎的事,章纯并不怎么清楚,不过潜意识认为这事与沐君乔有关;想到自己的计划,章纯微微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该死的沐君乔,若不是你,我就不会这样了!

    章纯很清楚的知道,得罪雷丽,她的下场不会好过,所以她才会抛却之前的羞辱,利用君乔接近她,只是章纯万万没想到,她的计划会被打乱。

    “哦,你的意思,礼服的事会是那个叫沐君乔的人做的?”傅允婉眯了眯眸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太确定,君乔是我高中时的好友,因为是孤儿的缘故我跟她走的很近;她出现在这里着实出乎我的意料,听到她要拜访雷小姐,我这个做朋友的只能带她来这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越说下去,章纯的声音越来越弱,目光时不时看向傅城羽,见傅城羽没有太多表情的模样,章纯心里暗暗打起了鼓。

    傅城羽是见过沐君乔的,不晓得他还记不记得?

    出乎她的意料!

    听着章纯的话,傅允婉扯了扯眉头,她看的出章纯是个很有手段,很有心机的人,想来那沐君乔是跟她有过节,如果真是好友,她就不会把她推出来了;傅允婉扫了眼沉默不言的傅城羽,目光深了些许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女人,傅允婉深觉的她不是傅城羽的良人!

    不过既然出了这样的事,她这个准婆婆总归要给雷丽一个交代;至于那个叫沐君乔的人,傅允婉已经把她归类于他儿子的追求者,所以才会嫉妒的毁掉雷丽的礼服。

    只是让傅允婉懊恼的是,一部分监控出了故障,要不然现在就不是找一个章纯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傅允婉与章纯随便聊了几句,便进去宴会,期间不忘吩咐人去把沐君乔给翻出来;与此同时,闻人家来人的消息陆陆续续传进在场人的耳里。

    闻人家的人鲜少参加这样的宴会,众所周知的便是闻人家那病秧子大小姐和雷厉风行的二公子,至于其他小姐少爷,在众人面前就好像一个谜团一样。

    当得知参加订婚宴时是闻人家的小小姐时,在场所有人心底溢出了一丝好奇。

    人群中,闻人君乔一改常态,举止优雅的捧着盛有红酒的高脚杯,态度亲和的同周围的贵妇千金打着招呼;青色的荷叶摆礼服包裹着娇小有致的身躯,让她浑身上下尽显贵族气息。

    “君乔,这是伊贺集团伊贺董事长的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”

    向梦在一侧为君乔一一做着介绍,身为世贸主席的女儿,向梦不论是人脉还是知识,都是很广的;君乔通过向梦的介绍,礼貌有加的向众人问好,态度恬静温顺,很快就夺得众人的好感,赢得了不少赞美。

    走开时,君乔还能听到那些人的赞美,好看的眉头忍不住挑起。

    呵呵,她闻人君乔走哪还是很受人喜欢的!

    “君乔,原来你在这里,当真让我好找啊。”

    不远处,章纯迈着优雅的步伐走来,只是紧皱的眉头说明了她的不悦;触及到君乔全身贵族气息弥漫的模样,章纯心底不爽,当下挺了挺身板,昂起了头颅。

    见到章纯的那一刻,一抹冷笑从君乔嘴角酝酿开来。

    “章小姐,有事吗?”

    漫不经心的向章纯举起酒杯。

    章小姐!

    章纯听到这陌生的称呼,心中溢出一缕警惕;沐君乔是发现什么了?雷丽衣服破损的事,她是在向她报复?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。

    章纯十分的肯定,因为除了报复,她想不出其他东西,不管那衣服是她的还是雷丽的,她终归还是会受害;她敢肯定,她设计的事,沐君乔从头到尾都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知道,沐君乔她是什么时候知道的!

    章纯想了想,美目眯了眯,朝君乔靠近,冷声道:“沐君乔,你是知道了什么?”

    君乔闻言,无辜的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是礼服的事?还是你设计我的事?”

    章纯闻言,微微一怔,随即面容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你早就知道了。”她还以为君乔这样的大大咧咧的性子,是不会发现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?”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,是想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我吗?”

    “不,这样的宴会你进不来,是黎秋那个女人让你来的?”

    章纯沉声问道,一双眸子盯着君乔,仿佛要把她盯出一个洞来;沐君乔只是孤儿,就算拼了自己全部努力,这样高端家族的订婚宴她依旧进不来,所以她能想到的就是帝国黎家的黎秋;是黎秋让君乔来这,她想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揭穿她。

    想到这,章纯整个人越发阴沉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章纯,完完全全因为黎秋和当年的设计陷入各种遐想,丝毫没有想过君乔出现在这的原因,是出于自己,还是出于其他人!

    看着章纯魔怔似的说出这一连串的话,君乔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不管她有没有否认,章纯已经认定她要揭穿她了!

    想到这,一抹无力感从君乔心口溢出。

    “章纯,我现在只想问一句,曾经,你可把我当做你的朋友?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