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 > 第三百零八章 一起洗
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三百零八章 一起洗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罗雅纯离开闻人老宅就后悔了,回头看了眼远处的大门,又看了看天色,一颗心沉到了谷底;如果她接受那一千万,那就不用像现在这样了,一边走着,罗雅纯捶了捶大腿,心里对闻人焦满是抱怨。

    她变成这样,还不是那该死的残废。

    想着,罗雅纯眼底划过一丝狠意。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,拨通了闻人汀的电话,这次,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沈汀……。”罗雅纯眼底划过一丝欣喜,只是转瞬间,她的神情变得哀怨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要走了……。”罗雅纯压低声音,失落感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走?走去哪儿?”那边闻人汀神情平静,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没,沈汀,谢谢你……。”罗雅纯轻声说完便挂断了电话,她相信,闻人汀会因为他们曾经的关系而来找她的;只是罗雅纯想错了,对于闻人汀而言,她已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幕两下,君浅突然惊恐的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刚刚,她梦到了小时候。

    她在手术室里,那些穿着白色大褂的外国人一次次抽着自己血,对比着一次又一次的资料数据。

    看着熟悉的房间,君浅不由安心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做噩梦了是吧!”黎褚轻柔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,随即,温厚的大掌覆盖在她的额头上,轻轻的,抚摸着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浅轻应了一声,静下心来的她,一股疲倦感赫然袭来,让她眼皮一重,再一次睡了起来;看着君浅熟睡的小脸,黎褚目光深幽。

    “好好睡吧,我会陪着你的……。”他说,倾身,在她干涸的唇瓣上轻啄了一口。

    有了黎褚的安抚,君浅睡得很沉,也很香,而且还特别的踏实;第二天,君浅是被冷醒来的,脚上的寒冷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,感受到身边的一团火热,君浅忍不住往那团热,凑近了点。

    “醒了!”

    黎褚说着,长臂一捞,把君浅禁锢在怀里,好把身上的温度传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黎褚,我想冲洗一下。”她依偎在他的怀里,轻声说道;在床上躺了几天,身上一股油腻感,让她非常不喜。

    “嗯,我去给你安排……。”他低头,在她额头上轻啄了一口;怕把寒气带给她,黎褚不由小心翼翼的下了床。

    深蓝色的眸子看着那抹冷傲的身影离开,很久,君浅才忍着寒风从床上爬起来;黎褚进屋时就看到君浅正在穿衣服,雪色的颈项暴露在空气中,往下,是她勾*人的锁骨;黎褚喉咙一紧,目光一沉,大步上前,拿起黑色的羽绒服加在她身上,怕她冷到,又把羽绒服上的领子扯了扯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!”

    外面不知道哪个丫鬟激动的喊了一声,吸引住了君浅。

    看到君浅眼中的亮光,黎褚勾唇,长臂揽过君浅的纤腰,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雕刻精致的木门打开,一股寒冷扑来,伴随着雪花,袭向两人;黎褚伸手,为君浅挡在那肆意的寒风,一身纯黑色西装的他在寒风与白雪的衬托下,显得格外冷冽;望着黎褚,君浅浅浅一笑,迈开步伐,走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鹅毛般的大雪飘然而落,没一会儿,就让院落里染上一层银白;雪花落在被寒风吹荡不停的玄铁秋千椅上,凝结成霜;君浅依偎在黎褚怀里,站在屋檐下看着那飘飘落落的白雪,忍不住把手伸了出去。

    白雪飘落在她的指尖上,很快融化成水,沁人的温度让君浅忍不住哆嗦了一下;没一会儿,黎褚的大掌伸了过来,包裹住了她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不要着凉了!”温厚的话语,让君浅心中一动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浅点头应着,深蓝色的水眸一瞬不瞬的望着黎褚。

    很久,她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不该欺骗她。

    黎褚身子一僵,很久,他摸上她的头。

    “该说对不起的是我,我答应过你会好好陪在你身边的,是我,食言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他神情肃然,一脸郑重,却惹得君浅一阵轻笑。

    “黎褚,这次,我们两个都有错,是我不该瞒着你私底下去见隆多。”

    “而我,不该把你一个人扔下……。”黎褚接下君浅的话,薄凉的唇瓣微微勾起,释然的模样让君浅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黎褚,其实你该多笑笑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一样。”他目光如炬,深情款款。

    君浅灿然一笑,她踮起脚尖,伸手勾住黎褚的脖子,身子缓缓朝他贴近。

    “抱我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黎褚眼底划过一缕笑意,躬下身子,把君浅打横抱起,朝浴池所在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闻人老宅历史悠久,之所以把宅子建在这个地方,一是山林里安静,既可避暑又可颐养天年,二是因为这山上有几处温泉泉眼;而君浅的院子里正好有一处,而且还是最大的一处。

    不规则的温泉池边镶满了大大小小的鹅卵石,原木制地板看上去还是很新的感觉;一棵五人抱的榕树屹立在旁,往上,是密不透风的榕树叶,一簇簇,青翠欲滴。

    屋顶开了一个洞,以供这棵榕树崭露头角;空旷的浴室里除了这一树一池,还放置了两张屏风;一张是进门的那一张,上面绣着寒梅,含苞待放;另一张是离池子最近,供人置放衣物的那一张,上面绣着的是苍劲有力的碧竹,纵然单调,却不失古风古韵。

    若是熟知古董的人,肯定会发现这两张屏风的市场价值。

    君浅站在池边上,张着深蓝色的眸子,一瞬不瞬的看着跟前高大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那个,你不出去……。”

    黎褚扫了君浅一眼,松了松脖子上的领带。

    “一起洗……。”他平静的叙述着,解下暗红的格子领带,随即脱下厚重的黑色大衣,再是里面纯黑色的西装……

    “黎褚……。”君浅见黎褚这模样,心口一跳,眼看着他要露出他麦色的胸膛,君浅心口一紧,转身,背对着黎褚。

    黎褚瞥见小女人那模样,嘴角微微扯起,带着一丝痞意与顽劣。

    “浅浅,咱们都已经看过了。”他很好心的提醒着,眼底带着恶趣味。

    君浅一怔,深吸了口气,让自己冷静冷静。

    “呵呵,浅浅,你是在害怕吗?”他轻笑着。

    激将法!

    不得不说,黎褚他大爷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君浅咬了咬牙,转身。

    双目相对,触及到黎褚深邃又暧昧的眸子,君浅心口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