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 > 第二百九十三章 话到此为止吧
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九十三章 话到此为止吧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两天过去,大宝和小宝的拍摄工作有条不紊的进行着;大概是黎意泽发现了那女人的动作后,那个女人除了打下手,安静的没了其他动作。

    罗雅纯进闻人家也有好几天了,这段期间,她没事在花房里浇浇花,生活好不惬意;但是太长时间没有见到闻人汀的她,做起事来难免有些心不在焉。

    葛妈默不作声的打量着罗雅纯,眸子里不由划过一丝不悦。

    突然,葛妈伸手,抓住罗雅纯抓着水壶的手,阻止水壶里的水倾倒而出。

    葛妈的动作,惊醒了心不在焉的罗雅纯,愣了愣,一脸茫然的看着葛妈。

    葛妈瞅着罗雅纯那模样,不满轻哼道:“这株草不用浇太多水,在浇它就得淹死去了。”

    末了,又加了一句。“这些花花草草,若是有个三长两短,大小姐怕是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话落,便从罗雅纯身边走开了。

    葛妈好心提醒,只是在罗雅纯心里,俨然就是另一份意思;葛妈看她不顺眼,或者说,一直看她不顺眼,这不由让罗雅纯心里划过一丝不悦……

    花房工作的人,下午三点就会下班,但也会留人在这里值日,留意着陌生人的靠近,而这一天的值日的人,正好是罗雅纯;同事们都走了,罗雅纯百无聊赖的打量着这座古色古香的花房,不少花花草草的盆栽挂在梁上,年代久远的架子上搁置着款式不一的盆栽,整个花房看上去,就仿佛步入原始一般……

    罗雅纯打开手机,翻到上次胡燕给她发来的信息,看到上面的图片和文字,此时此刻的罗雅纯不由的半信半疑;半信的是,她见到那一排排豪车,每一辆都上百万;而半疑的是,这样一个鸟不拉屎,鸡不下蛋的地方,怎么看都不像是有钱人住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在罗雅纯心里,真正的有钱人,就该是西装礼服,古堡别墅,而不是这么一个……目光再一次打量着这么一个花房,虽然好看是好看,但不是她希望的那一种,她希望的花房,是那种玻璃的,纯西式的!

    把手机页面翻到手机联系人这一页,找到熟悉的名字,罗雅纯不由的纠结了起来,她是打呢?还是不打呢?

    纠结了很久,罗雅纯才收起手机,往窗外瞅了瞅。

    与其在这里守着一个不会动的花房,还不是出去逛逛,看看能不能找到他所在的地方,想到这,罗雅纯心里被兴奋填满,仔细看了看周围,罗雅纯才迈开步伐跨出花房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葛妈和花房里其他两个照看花房的女仆,在闻人家专门为员工准备的餐厅里,吃着东西;比较起葛妈的沉稳,那两个女仆聊的非常热络,其中一个女仆忍不住开口道:“葛妈,那罗雅纯做事一点都不利索,干嘛还要留她啊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,她来了之后,花房里很多植物,都变了一个样……。”另一个女仆嘟囔着,实在搞不明白,这么差的一个人,怎么会安排到大小姐的花房里呢?

    葛妈吃东西的动作顿了顿。“大小姐不喜欢有人论是论非,话到此为止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女仆悻悻的应着,没有在继续话题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离开花房的范围,罗雅纯对于眼前的景象不由的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雕刻着精美兽纹的石桥,宽阔的湖泊上,荷叶田田;古朴又巍峨的凉亭坐落在湖泊之上,独特更具气概;宛若古代皇城的砖墙,带着冰冷;宽敞且长长的甬道,让罗雅纯有种穿越的错觉。

    继续向前走着,跨过赤红的大门,又绕过一条长长的甬道,直到看到一面冰冷的石碑……

    尚未看清楚石碑上的内容,无数黑衣人从角落里,高墙上涌出,直接带着她往一边拖去……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罗雅纯从未见过这种阵仗,面色发白,失措喊叫着。

    然而任她怎么叫喊,回答她的都只是一阵肃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罗雅纯被拖着带进一个院子里,直到把她扔进一个房间里,那些人才转身离去,离开前,并给房门落上了锁;落锁的声音让罗雅纯心惊,仓皇的上去拉扯房门,可是所做的都是徒劳……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,你们快放我出去,沈汀,你在吗?沈汀……。”

    罗雅纯用力叫喊着,然而外面就好像没人一般,安静的渗人;然而她还是不死心的叫喊着,一字一句叫着。

    “沈汀,沈汀……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苏果果的父亲死了,凶手正是她的后母王妙娟。

    闻人汀从闻人君浅那得到消息,便开车,带着苏果果来到她之前居住的地方;王妙娟以杀人罪被捉进了警察局,而苏琪在邻居的帮助下,设了一个简便的灵堂,西装革履的闻人汀带着苏果果出现时,无疑让灵堂里的人,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苏琪跪在灵堂前,非常的安静,闻人汀的出现,还是让苏琪眼前一亮,但是碍于场合,苏琪很快垂下眼睑,藏住眼睛里的亮光;不过在面对苏果果的时候,苏琪还是带着泪光的来了句。

    “爸爸死了。”

    死,对于苏果果而言,是相当陌生的,更何况对方是曾经对她不管不问的父亲,所以听到这句,苏果果还是茫然的看着灵台上的那张灰白照片,没了言语。

    “果果,来,去上柱香。”闻人汀抓住苏果果的双肩,声音轻柔,生怕吓到苏果果。

    跟闻人汀在一起,闻人汀这个做大叔的,苏果果还是很听话的,当下点头,在闻人汀的指导下,一五一十的做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果果啊,节哀顺便,相信你爸爸在天之灵,会保佑你的……。”一个年纪约有五六十岁的老人上前,像对小孩子般,揉着苏果果的脑袋开口道。

    苏果果很认真的点头,因为在她的记忆里,这个爷爷对她很好。

    “好,还有啊,那个女人坐牢去了,以后就不会在欺负你了。”老人感慨着,根本没发现跪在地上的苏琪,双手紧握……

    “姐姐,你也该过来,给爸爸尽尽孝心了。”

    苏琪开口说着,语气带着一丝恼怒。

    那个安慰苏果果的老人,听到苏琪的话,不由轻哼了起来,随即语重心长的对苏果果道:“果果啊,母狼被猎人抓走了,那小狼爪子在怎么厉害,却怎么也比不过母狼,所以果果啊,你以后的路还很长,要一步步,勇敢的走下去,生活难免会起起落落,所以你更不要有任何畏惧……。”

    老人的话,带着铿锵去热血,让苏果果心神一震,非常认真的冲老人点着头。

    闻人汀站在一边,听着老人对苏果果的话,心里对老人多了一丝好感,至于苏琪……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