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 > 第二百八十二章 仅此,而已
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二百八十二章 仅此,而已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罗雅纯接到闻人汀的来电,在得知他给她安排了工作后,当即心花怒放了起来;尤其是在得知工资后,罗雅纯更是喜不自胜;收拾好东西,罗雅纯就等着闻人汀来接她。

    这时,门铃声响起,罗雅纯以为是闻人汀,喜笑颜开的来到门口,收拾了一番自己的心情,才打开房门;只是,当她看清楚门口的人时,罗雅纯整个人都感觉到不好了……

    明翔,居然是他!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明翔,正穿着深蓝色的制服,这样的制服罗雅纯认得,正是可以自由出入宿舍,教室,那些电力工的制服。

    见到明翔的那一瞬间,罗雅纯只感觉心口很明显的颤动了一下,随即一股恐慌破天荒的袭来……

    “你,你怎么来了……。”瞟了眼宿舍外走过的几个女生,罗雅纯才颤颤巍巍的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,当然是想你了才来的啊!”明翔嘴角勾起一抹笑,然而这一丝笑容,在罗雅纯眼里,却显得格外诡谲。

    突然,明翔身子一顿,朝罗雅纯一步一步逼近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宿舍,你敢对我怎么样!”罗雅纯见明翔逼近,害怕的一步一步后退;突然,她压低声音喝道,一双眸子带着警惕,一瞬不瞬的盯着明翔,似在防着明翔对她有什么不轨的动作。

    明翔轻嗤。“罗雅纯,如果我在这里上了你,你说,住在宿舍里的人要怎么看你,嗯?”

    话语里,隐含着威胁。

    罗雅纯心里猛地一颤,一双眸子含杂着惧意,然而她却镇定的开口道:“那我可以告你。”

    “告我?”明翔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,随即,他的笑容凝住。“罗雅纯,你要是告我,那我不介意让人欣赏一下你在床上的功夫,那是要多浪就有多浪啊!”

    越往后说,明翔一脸痴迷的模样,越像一个变态。

    罗雅纯心里一阵恶寒,但碍于明翔手中的东西,罗雅纯只能保持沉默,然而她的一颗心却一点点的在滴血;此时此刻,她很后悔,为什么会碰到明翔……

    但后悔归后悔,罗雅纯还是很清楚自己的处境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,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呵,没干什么,只是想提醒你,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,我也能找到你,当然,这是在录制有关你的照片,还没有传出去的前提下……。”

    威胁!

    **裸的威胁!

    罗雅纯只感觉身子从头到脚一片冰凉,脑袋甚至胀胀的,仿佛下一刻,她会随时倒了下来;很久,罗雅纯醒过神来,无华的眸子望着明翔,平静道:“说吧,你到底要什么?”

    明翔看着罗雅纯妥协的模样,满意勾唇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我要让沈汀身败名裂,仅此,而已!”

    罗雅纯有些错愕,随即她勾唇,心底一片了然;原来,这个男人能够这么轻易放过自己,是因为,他早就知道她会想尽办法去沈汀的身边,而他等的,也是这个!

    如今回想起来,她才发现,她早已跨进他设的局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闻人汀已经开车到了女生宿舍楼下,纯黑色的玛莎拉蒂,很吸人眼球,没一会,车子边上就站了很多女学生;她们纷纷议论着车里的会是哪个大帅哥,只是车窗上黑色的薄膜却遮挡住了闻人汀深色的轮廓。

    罗雅纯提着箱子下来时,看到那辆玛莎拉蒂,心里突然恍惚了起来,正当她准备走过去时,玛莎拉蒂驾驶座上的门打开,闻人汀傲挺逼人的身板展露了出来;那一刻,所有的女生惊的说不出话来,怔怔的望着闻人汀的身影,有些出神。

    罗雅纯一颗心明显动荡了一下,很快,一股虚荣感袭上心头。

    “把东西给我吧。”闻人汀上前,很绅士的向罗雅纯伸出了手,罗雅纯愣了愣,很快反应过来,把手中的行李箱交给了闻人汀,没一会,两人就一前一后的上了车,而闻人汀也没有任何犹豫的开车离开。

    车子边上的那些女生不由有些失落,都恨不得把罗雅纯从闻人汀身边推开,然后自己坐上玛莎拉蒂的副驾驶座上,然而,这只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此刻,女生公寓的阳台上,明翔看着那辆玛莎拉蒂消失在眼底,一抹阴鸷悄然的浮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这时,宿舍的房门打开,明翔回头,就看到胡燕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在看到明翔时,胡燕略有些错愕,随即平静道:“原来你还没走啊!”

    胡燕进去宿舍,很自然的从自己的柜台上取过矿泉水,自若的喝了起来;等她喝水的动作停下,胡燕才把目光看向明翔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看到自己的好兄弟这样,是不是很羡慕啊!”顿了顿。“不过我想,你还是嫉妒多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明翔看着胡燕自言自语的说着,很久,他才问出了他心底的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这么帮我?”

    从那次罗雅纯接到一条信息开始,她就联系他,告诉他现在沈汀所处的地位和身价,而且还提出要帮他的话。

    胡燕淡淡挑眉,看着明翔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有句话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,敌人的敌人,就是自己的朋友,我深觉的,我们应该是朋友才对。”

    听着这样的理由,不由的使明翔更加的好奇了起来,刚想问什么,胡燕像是发觉她心里所想一般,给他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“聪明人,就该把一些事,憋在心里,不要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难得放假,君乔便开着她那辆小绵羊准备回老宅里看看两个孩子,只是刚开到市中心的一个十字路口,边上突然冲出了一辆深紫色的宾利,然后,小绵羊的羊头就这么撞在了那辆宾利的车身上,而且好死不死的,正撞在那辆宾利的驾驶座边上的门上……

    看着车门上凹进去的口子,君乔越看,心里头滴血滴得厉害;如果让她给这辆车做价格评估的话,两百万貌似有些低了啊!

    正在君乔心里头滴血的时候,驾驶座边上的车窗落下,一张妖孽的脸便出现在了君乔的眼底;看到黎缺的那一刻,君乔吃惊的张着一张嘴说不出话来……

    黎缺魅惑的眸子一瞬不瞬的望着闻人君乔,很久,他突然嗤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闻人君乔,怎么到哪里都能遇到你啊!是这世界太小了还是怎么的?”黎缺一边挑眉说着,一边特意把头伸出窗外,看了看被撞的那一扇门,接着,他又是一阵沉默……

    黎缺的沉默,让君乔心里漏了半拍,纠结了一会,君乔才开口道:“那个,要不我赔钱给你吧!”

    “切,谁稀罕你的钱啊!搞得好像大爷没钱一样。”黎缺嫌弃的给了君乔一个白眼,随即,他很是认真的把目光放在了车门上的凹槽处,一边感慨道:“啧啧,闻人君乔,我是跟你有仇吗?每一次见面都没有什么好事!”

    告状!

    居然恶人先告状!

    这下君乔心里不能平静了,亮开了嗓门冲黎缺咆哮道:“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,感情我才是那罪魁祸首不是,明明是你自己冲出来的好不好……。”

    看着闻人君乔十分不爽的小模样,黎缺嘴角勾起一抹恶劣,他笑着道:“我说闻人君乔,我猜你小学没有上好,要不然怎么连红灯和绿灯都分不出呢?”

    鄙视!

    毫不掩饰的鄙视!

    君乔恨恨咬牙。“谁说的,我一向很遵守交通规则的好不好。”

    黎缺:“那你告诉我,现在是红灯还是绿灯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指了指自己车头所对方向的红绿灯。

    君乔说着他手指的方向看了看,道:“绿灯啊!”

    “那这个呢?”说着,又指了指自己背后,君乔所行方向的红绿灯。

    “红灯啊!”君乔很实在的说道。

    黎缺:“知道是红灯,那你还闯啊!”

    君乔: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怔怔的看着黎缺,表示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君乔才回过神来,看着黎缺的目光,非常的平静;黎缺被闻人君乔这么盯着,顽劣的心突然咯噔了一下,刚想把脑袋弱弱的缩回车里,然而闻人君乔像是发现她的意图一般,伸手猛地揪住了黎缺的耳朵……

    “姓黎的,你居然敢玩老娘,是胆子肥了啊!”说着,用力把黎缺的耳朵一扭。

    黎缺吃痛的叫唤了出来,脑袋一个劲挣扎着往车里缩。

    然而君乔哪能如他所愿,正拼命的拽着。

    见君乔不放手,黎缺一手抓住君乔的手,一边对君乔苦逼道:“闻人君乔,我好歹也是个男人,在这路口,怕是不好吧……!”

    说着,魅惑的目光在四周溜了溜,像是在提醒什么。

    “哼,你既然敢做,那么就……。”顺着黎缺示意的地方看去,那里正站满了行人,只见他们的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,才一下,就让君乔不淡定了。

    “那么就怎么样?”大概是感觉到什么,黎缺对君乔一脸坏笑道。

    君乔所有的心思都在周边围观的人群和拥堵的车上,哪顾得上黎缺;所以黎缺的话对于她而言,就是左耳进右耳出,没一会,君乔回过头来看着黎缺,咬牙切齿道:“今天真是出门不利,居然碰到你这个祸害。”

    恨恨说了一句,君乔才把自己小绵羊的头从那个凹口解救出来,随即去找可以离开的出口;由于是在市中心,所以交通特别难通,如今又加上君乔与黎缺这么一撞,交通更加堵塞的不行。

    马路上君乔过不去,君乔只能把自己的小绵羊使尽出奶的劲搬到人行道,然后推着车,在别人异样的目光下走过;君乔接受着别人异样的目光,心里却恨黎缺恨的牙痒痒。

    这一天,只怕对于她而言,特别难忘了吧!

    黎缺坐在驾驶座上,看着君乔推着车的身影消失在人群,原本沉寂的面容突然扬起一丝魅惑的笑意。

    掏出手机,在手机上按了一连串号码,随即放在耳边,没一会儿,电话接通。

    “喂,杂志社吗?我需要你报导一则新闻,有个人撞了我的车,居然就这么离开了,而且她还调戏我,威胁我,其恶劣的行为,我觉得有必要向广大人群揭露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调戏我什么?等等啊!我想想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她调戏我长的好看,说要我给她做老公……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噼里啪啦一大堆,此刻电话那头,某编辑一手拿着手机,一手端着冷掉的热茶,呆呆的坐着,心里却在纠结着,他是报导呢还是不报导呢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啊嘁~。”

    推着小绵羊,君乔忍不住打了个喷嚏,心想这是谁在想她;推算了很久,君乔认准了是大宝和小宝在想她,当下,鼓气精神,骑上自己的小绵羊,朝老宅的方向驶去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不好意思,由于昨天被一些事情耽搁了,所以没有按时上传,还请各位见谅!

    (小寞子请罚中……)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