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 > 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枚订婚,一枚捆绑
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枚订婚,一枚捆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君浅是在莱特及胖老头走后才醒来的,病房里除了她,就只有老爷子和君复;君浅醒来时,老爷子正在训斥君复,说作为闻人家的一员,不能和外面那些三流豪门相比,也不能跟那些纨绔子弟相比。

    君复沉着脸听老爷子的教诲,其实心里却嘈乱不堪。

    “爷爷,刚刚那个人是墨洛温公爵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老爷子点头应着,看着君复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,说了这么多,不知道这孩子有没有听进去。

    君复闻言,心里一激动,迫切开口询问道:“姐姐是不是跟莱特订婚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张了张嘴,一脸怪异的看着君复,心想到底回不回答;毕竟他答应过黎褚,为了君浅的安全,先暂时把订婚的事藏在心里。

    看着老太爷这般模样,君复心里不由溢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果然,他们还是订婚了。

    早知道会这样,他就不用在顾及墨洛温家族,直接把莱特弄死,不过现在,莱特跟他姐姐订婚,他还有机会弄死他吗?

    闻人君复怔怔想着,回头,就看到君浅安静的躺在床上,仔细去看,她的眼睛是睁开的……

    看到这,闻人君复心口一跳,走近道:“你醒了,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君浅疲累的眨了眨眸,看着闻人君复,憔悴的面容上扯出一丝柔和,只是这样柔和的笑容,做起来是那么的艰难;所以没一下,君浅就收起笑容,干涸的唇瓣轻轻嗕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水。”

    认真看着她的唇形,君复心口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等等,我给你去弄。”说着,已经迈开步伐走开。

    看着君复离开,君浅才把目光落在离病床仅有几步之遥的老太爷。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她无力叫唤着。

    听到这声‘爷爷’,老太爷鼻子一酸。

    “丫头,没事了,好好休息,会好起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浅应着,虽然这话听了有十多年了,可是她并不觉得有所厌烦;无力闭上了双眸,脑子里满是刚刚老太爷同君复的对话。

    她若是没听错的话,刚刚墨洛温公爵来过,想着之前在老太爷院子里见到的那个胖老头,君浅嘴角勾起一丝笑容;墨洛温家族是黎褚母亲的娘家,所以墨洛温公爵,是黎褚的外公了;只是让她搞不懂的是,她怎么跟莱特订婚了,按理说莱特一门心思在袁娅缇身上,不会转过身来跟她订婚啊!

    对于这点,君浅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这时,君复已经端着茶水来到床边;君浅看了一眼,在君复的帮助下,坐起身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喝完水,她说:“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君复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。

    “好,好好睡一觉。”说着,他把君浅放下,轻手轻脚的为她掖好被角,才跟老太爷一起身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不允许我们跟帝国的人扯上关系的吗?那婚事是怎么回事?”出了病房,闻人君复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听到孙子的话,老太爷面色一沉。

    “闻人君复,注意你说话的态度。”

    闻人君复: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保持沉默!

    老太爷深吸了口气,解释道:“我是说过不允许家里的人跟帝国扯上关系,但是……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一句话能够起到作用的。”

    所以说,是君浅她自己……

    君复心里猛然一颤,既然是她自己做的决定,那他还能阻止吗?

    “至于婚事,如果对方有心的话,那再好不过,如果对方无心,那就是孽缘了……。”

    老太爷语重心长的说着,混浊的眸子看着君复,似在说‘就算是孽缘,她也只能默默承受,而他们也并不能帮到什么’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一阵铿锵有力的脚步声吸引住了两人的注意;只见黎褚一身深黑色西装,在众多黑衣保镖的簇拥下,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来;那一刻的他,冷峻的面容犹如王者,又似行走在黑夜中的撒旦。

    隔着老远的距离,两人就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冷气。

    突然,他在两人面前站定,深邃的眸子看着佝偻的老太爷,老太爷亦抬头看着黎褚;良久,两人才相互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这边黎褚对老太爷打完招呼,那边艾文已经绅士的打开房门;黎褚进去后,艾文又恭谨的关上,随着一众保镖规规矩矩的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闻人君复见有人进了病房,面容一黑,大有冲上去的样子;只是老太爷反应快,拦在闻人君复面前……

    “爷爷。”闻人君复不满喊着。

    老太爷狠狠瞪了他一眼,什么都不说,就扯着他离开。

    心想这小两口要好好相处,他一个做弟弟的,难道要去做电灯泡吗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病房里,一股暖气扑来。

    黎褚并不觉得意外,猜想的到暖气打开是为了君浅。

    一边脱掉西装外套,一边朝病床走去。

    把衣服扔在床尾,他的手已经抚上了她的额头;嗯,老头子说她发烧了,不过看样子,已经退掉了;黎褚蓦地松了口气,看着她憔悴的面容,黎褚深邃的眸子里不由划过一丝怜惜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不知何时起,君浅睁开了眸子,看着黎褚。

    “醒了!”对于君浅的转醒,黎褚颇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君浅应着,看着黎褚,心里却以为他不会在她面前出现了,只是没想到他还是出现了;想到之前他的离开,君浅到现在还闷的难受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浅浅,f国那边我有事去了,没能及时来看你。”他解释着,一只手已经探进了被子,抓住了她的手;只是这一抓,他才发现她的手是那么的冰冷,与此同时,他心口疼得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解释,君浅心里还是暖暖的,不过想到之前他在她院子里的一番话,君浅心里不由的困惑。

    突然,她开口问他。

    “黎褚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老老实实告诉我,那天,你跟我爷爷,到底谈了什么?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黎褚丝毫没有跟她,提及他跟老太爷所说的事情,倒是她,误以为他没有和老太爷谈成功;如今仔细想来,君浅不由暗笑自己粗心了,居然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对,她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黎褚没跟她,提及他跟老太爷所说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重要吗?”他突然问,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君浅。

    “对于我而言,很重要。”她无力的说着,毕竟自己的婚事,出于尊敬,她想要长辈做主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来告诉你结果。”他说着,嘴角勾起一丝柔和;从被子里把她冰冷的手取出,随即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戒指,在她的目光下,轻盈的带上了她的中指。

    那枚戒指是一颗纯黑钻雕成的黑玫瑰,在室内的微弱的灯光下,闪烁着尊贵的色泽。

    “君浅小姐,从今天开始,你就是我的未婚妻了。”黎褚说着,轻柔的在她带着戒指的中指上落下一吻……

    此时君浅心里震惊了不少,看着黎褚,深蓝色的眸子里有着迷茫与困惑。

    双手捧着她冰凉的小手,好为她传递温暖。

    “这枚戒指是我母亲最喜欢的一颗,她离开的时候,把它交给我,要我帮她亲手交给她儿媳妇,在向爷爷提亲的时候,我突然想到了它,所以特意去了f国,把它带出来,浅浅,我找不到合适你的戒指,能想到的,就只有它。”

    黎褚解释着,在他心里,能配的上她的东西少之又少;之前他给她套上的戒指,是他亲手设计的,朴硕无华,配她,再适合不过,然而最好的一点,那就是,是他为她设计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,是订婚,那你这个,是什么?”突然,君浅取出另一只手,握着拳头在他面前晃了晃;上面,一只白金戒指在微弱的光芒下,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黎褚抓住那一只晃动的手,拇指已经抚上那颗戒指。

    “这只戒指,是用来捆绑你的……嗯,我觉得你每个手指上都要带一个……。”看着君浅修长的手指,黎褚沉思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样看着阔气……!”

    “……。”

    跟黎褚聊着,君浅的眼皮子就开始打起了架,所以没一会,君浅缴械投降,沉沉睡了过去;其实之前她是该睡过去的,只是迷迷糊糊中,她感觉有人在碰自己,在熟悉的触感,不由的让她睁开的双眸,然而当她看清是黎褚时,所有的困意刹那间消失,因为,她有很多话想要对他说……如今睡意袭来,她再也抵抗不住。

    黎褚坐在一边,看着她沉沉的睡去;瞟了眼她放在被褥上的手,黎褚怕她冷到,伸手为她的手取暖了一把,才轻柔的把她的手塞进被褥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君浅再一次醒来时,是第二天,怕黎褚的到来是一场梦,君浅特意朝自己的手看了一眼,看着中指上的那一枚黑玫瑰戒指,君浅才满意的勾了勾唇。

    看了看左右手上的两枚戒指,黎褚的话像放映般在她脑海里重复着。

    两枚戒指,一枚订婚,一枚捆绑。

    越想,君浅心里的甜蜜就止不住。

    艰难的从床上坐起来,只是刚掀开被子,一股冷意一股脑的袭来,让君浅忍不住哆嗦了一番,忙把被子拢起来,像包粽子一般把自己包起来。

    黎褚回来时,看到的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“怎么起来了?”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是躺着,让我不舒服。”君浅不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舒服!”黎褚强调着,目光看着君浅透漏着一丝古怪;君浅感受着黎褚这古怪的目光,身子顿时僵硬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舒服的话,要不要做些舒服的事?嗯?”他坐在她身后,把包成粽子的她搂在怀里,修长的手缓缓探进被子里……

    “我想不用了。”君浅僵硬的说着,连说话都带着一丝颤抖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就不用了?”他压低嗓音,用着极其魅惑的声音说着。

    君浅脸上划过一丝不自然,每次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说话,她就感觉到他的不怀好意……感觉到黎褚的手慢条斯理的在她的背脊上游弋,时不时对着她的肌肤一阵按压,长时间下来,君浅就发现了他的手法,是那么的有规律。

    这是在,给她按摩!

    这不得不让君浅感到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“感觉怎么样?”他在她耳边询问着,温润的气息喷洒在她耳边,带来阵阵酥麻。

    “嗯,很,很不错。”她语气僵硬的说着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