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都市·青春 > 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 > 第一百五十三章 她可以让自己爱的卑微
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第一百五十三章 她可以让自己爱的卑微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看着面前的庞然大物,君浅微笑的面容有些僵硬。

    她没看错的话,这架飞机应该是上次压烂她花房的那一架吧!

    雪白色的机身,上面还贴有黎家的族徽,族徽边上,刻画着繁密的曼珠沙华,使人第一眼,就感受到这架飞机的奢华与至尊气质;阳光洒在飞机曼丽的流线上,让通透的机身闪烁着细碎的光芒。

    君浅被艾文小心翼翼的请了上去,上了飞机才发现里面是异常的宽敞;和闻人家的专机不同,黎褚这架飞机完完全全是带着一个家在飞,而闻人家没有那份享受的闲情逸致,名下所有的专机都是以速度为先而制造出来;唯一的一架专机,是小时候爷爷怕她累到了,才特意请人设计的;那架飞机不论是速度还是机身防御措施,在闻人家众多飞机中是极其的好……

    君浅在吧台边上坐下,才慢慢打量起这架飞机的内部;没有过多的装饰,通体是白色的,看上去十分的舒心;机内的灯光是白炽偏暖的,在配上那琉璃的灯罩,让其显得十分的高档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需要喝点什么吗?”艾文来到君浅跟前,一副好管家的模样;这个模样不由的让君浅笑了起来,没有要吃的,而是开口问道:“艾文,你不觉得这样太高调了吗?”

    离城东也就几千米的路程,还派专机过来……不过仔细一想的话,下面堵的水泄不通,也只有空路没什么阻拦吧!

    不过就算要来接她,也不用这么大一架飞机,直接弄个直升机不就好了!

    艾文听了君浅的话,尤其是听到‘高调’两个字,西方人的脸上划过一丝怪异。

    “少夫人,这其实已经很低调了!”艾文很是认真道。

    “低调吗?”君浅一向随性,做什么事都是很低调,尤其是没有管闻人家的事后,整个人就好像人间蒸发一样,很少有人能感觉到她的存在;所以也难怪一直低调的她,看到这么一架飞机,怎么都感觉太高调了。

    “是的,夫人,已经很低调了。”艾文很是郑重的开口,猜想少夫人是没有见过少爷高调的样子;这次若不是顾及三小姐,怕三小姐对少夫人不利,只怕少爷接少夫人,也不会这么‘偷偷摸摸’了。

    飞机停放的地点是君浅堵车附近一座高楼的楼顶上,所以很少会有人注意到那上面。

    很快,君浅抵达锐丰酒店,不过在下飞机之前,艾文就拿来了一身衣服,让君浅换上;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君浅眼底划过一丝深沉,这套衣服的风格跟那个人一模一样,随即,君浅眼底划过一丝了然……

    出了房间,艾文就给了君浅一个白色的大帽,大帽边沿有些宽,正好可以挡住一个人的脸,而且上面绑了一个米色的蝴蝶结,让它看上去显得不是那么的单调;君浅不多想的接过帽子,往头上一戴,在艾文的指示下,下了飞机。

    飞机停放的地点是一处高尔夫球场,飞机停在这里,就有很多人朝这里投来了目光;从小到大,君浅又不是没有出现在闪光点下,然而对于这些目光,君浅下意识的去免疫,所以一下飞机,君浅就拉低头上的帽子,一个劲的向前走……

    突然,君浅脑袋一重,身子一沉,整个人向后倾倒而去;不过很快,一只大掌伸来,固定住了她的腰,把她提了起来;稳住身形,君浅诧异抬起头来……

    入眼的是男人壮硕的胸膛,再是棱角分明的面庞,高挺的鼻梁,深邃的眉眼。

    “黎褚……。”君浅微微错愕,没想到黎褚会出来。

    黎褚看了君浅身后一眼,修长的手指撩起君浅耳边散落的碎发,暧昧的凑在君浅耳边低语道:“浅浅,后面没人追你,这么迫不及待,是为了我吗?”

    额!

    君浅看着黎褚眼底划过的笑意,不由的鼔了鼓腮帮子,不说话。

    君浅不说话,就当作是默认了,黎褚见此,嘴角慢慢绽放出笑容;当下,什么也不说,一手按着君浅带着帽子的脑袋,一手霸道的搂着君浅的小腰,慢慢的倾下身子,在她唇边落下一吻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,可是也很容易让两人的心神一悸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黎褚离开她的唇,把她的帽沿压低,亲昵的揽着她的双肩进入酒店。

    身后,艾文看着这两人亲密无间的样子,眼底划过一丝柔和;余光微微一瞟,看到不远处眼神四处飘动的门童,柔和的眼底划过一丝轻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章纯在这里?”进入酒店,君浅忍不住开口确定道。

    “嗯,最近傅城羽保护的很紧。”黎褚应着,虽然不知道姓章的那女人怎么得罪了浅浅,不过能把黎雨的目光从浅浅转移到她身上,这事对于他而言,总归是好事。

    “傅城羽?傅家独子!”君浅眉头微皱,一想到君乔,君浅就觉得君乔发生那样的事,和这傅城羽也脱不了干系!不过不管怎么样,对于他们,她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“浅浅。”虽然不喜欢从闻人君浅嘴里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名字,不过看着君浅的态度,可想而知她是不怎么待见傅城羽,这对于他而言,是好事!

    “怎么了!”君浅抬头看着黎褚,眼底划过一丝困惑,现在的她,在黎褚眼里,如若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人对我不利,那你会不会像对付章纯一样,对付那些对我不利的人!”黎褚满怀期待的问着,深邃的眼底闪烁着渴望,一种希望被爱的渴望。

    君浅对于黎褚的话有些错愕,有些茫然道:“你是黎家大少,有谁敢对你不利?”

    黎褚棱角分明的面容有些僵硬,深邃的眸子有些黯然;君浅自然敏锐的感觉到了这么一点,余光看了眼身侧的黎褚一眼,深黑又温润的眸子里划过一丝纠结。

    “黎褚……。”忽然,君浅叫住黎褚,穿着尖嘴细高跟的脚一转,来到黎褚跟前,不等黎褚开口应她,君浅双手环住黎褚的脖子,踮起脚尖,柔软的唇瓣已经贴上他薄凉的唇瓣。

    君浅的举动着实出乎他的意料,看着面前吻起来有些吃力的君浅,黎褚深邃的眼底划过一丝柔和,随即他特意俯下身子,加深了这个吻。

    君浅睫毛微颤,深黑色的眸子划过一丝迷离,看着面前深邃又刚毅的面容,心口的涟漪慢慢的酝酿开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酒店包厢里。

    傅城羽看着对面姿态端庄的黎秋,温和的眼底划过一丝受伤;坐在他身边的是章纯,一身雪白色雪纺长裙,配上一双尖嘴细跟高跟鞋,是大家名媛的风格,只是此时此刻,章纯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紧张和害怕。

    傅城羽见章纯这个样子,不由的心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黎秋看着章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在看向傅城羽一副心疼的样子,眼底的嫉恨越来越深;这女人,居然又自导自演了一副苦情戏来博取城羽哥哥的关爱,可真是够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这不能怪黎秋这么觉得,实在是章纯有过先例,所以让黎秋不得不这么觉得,章纯这又是在演什么苦情戏;要知道自从她出院了,为了想法设法修补她跟傅城羽的关系,这些天她一直老老实实的,没有想过要害章纯;只是没想到现在章纯出个门都差点被车撞,前一段时间章纯在公司差一点被人泼硫酸,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一幕。

    傅城羽难得约她出来,不过约她出来的理由便是让她跟章纯化干戈为玉帛,不要在害章纯了;然,这对于她而言,是极其的可笑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了,我并没有出手害过章纯,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!”难得,黎秋冲傅城羽一脸火气的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做没做,你心知肚明,小秋,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,小纯并没有妨碍过你什么,你为什么一定要这么对她。”对于这个表妹,曾经他可以当她任性,当她顽劣,可是现在,这个要人命的事,他是真不愿看到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黎秋重重拍桌,一脸恼怒的站了起来,冲傅城羽喝道:“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,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做的,我没必要撒谎,是,我是巴不得她去死,可是为了你,我可以选择放过她,这一点,你难道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为了他,她可以让自己爱的卑微,但她决不允许他这么的不信任自己;想到他对自己失望的眼神,黎秋心口闷的难受,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知道她跟傅城羽因为近亲关系,是不可能在一起的;只是她真的舍不得,舍不得他对她的好,舍不得他们曾经的快乐……想到这,黎秋满是恼怒的眼中划过一丝氤氲,隐约间,含带着一丝委屈。

    傅城羽看着黎秋突变的情绪,触及到她眼中闪动的波光,一颗心忽然颤抖的厉害,温和的眸子也随之变得复杂了起来;不知什么起,他已经很久没看到她用这样的眼神看自己了,难道自己误会了她不成,想要害章纯的另有其人!傅城羽心想着,原本满是愤慨的心不由开始自责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城羽,你没事吧!”章纯扯了扯傅城羽的衣角,眼底划过一丝担忧,只希望傅城羽不要被黎秋给说服了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帝国首席的盛婚夫人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