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挽手余生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挽手余生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于磐听了她的话,眼角有泪花闪烁,尤记得上次他离开时,钰儿也是这般叮嘱他,也是为他准备了一个斗篷。

    他不再看她,转过身,有泪水滑过面颊,留下一条条亮色的水痕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他擦了擦眼角,再次转身看她,徐徐说道:“此次分别,或许再也见不到了。我想去边疆吹吹风,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些,或许过一两年就会回来,但我不能自私地让你等着我,等我放下心结。你也保重。”

    说罢,在她额头轻吻一下,然后直接上马,拍马而去,渐渐地变成雪中的一个黑点。于磐怕自己再待下去,会忍不住,忍不住留下来,忍不住……

    孙佑怡站在雪地里,一直看着他离去,她看到了他眼中的挣扎,也看到了眼中的不舍,但她能做的只是等他做出抉择,只是为他送别,她尊重他的选择。她看着视野中消失的人影,心中低喃,我能做的都做了,终究没有留住你,或许我们两人真的是有缘无分。

    孙佑怡刚转过身,就看到一人身穿玄色衣袍,正冒着雪朝她跑过来,那双好看的墨玉眸子闪着光。

    高旻走到近前,直接大手一伸,将她搂到怀中,“怡儿表妹,谢谢你,刚刚我好怕,怕你就这样跟他走了,以后再也见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被他搂在怀中,听到他噗通噗通的心跳,应该是刚刚跑得太快。她没有说话,只是轻轻地回抱着他,又听那人在耳边说,“谢谢你,留下来,谢谢你,给我一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雪下得很大,纷纷扬扬,好似漫天鹅毛乱舞,不一会儿就落满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岁去弦吐箭,转眼又是两年。

    街头巷尾,锣鼓喧天,吹吹打打,好不热闹。

    忽有一人快速跑过,口中大喊着,“快去看新娘子喽!”身后跟着人群,纷纷朝太师府跑去。

    太师府门口已聚集了好多人,都在七嘴八舌地讨论着,“这孙小姐今年都十八了,终于要出嫁了。”

    一人接着道:“可不是嘛,听说之前一直在等什么人。你们说,不会是在等大将军吧?听说上个月大将军刚从边疆回来。”

    又有一人道:“应该不是吧,不是说三殿下一直在苦苦追求孙小姐吗,还发下誓言说,此生只娶她一人,愿以金屋藏之。而大将军自从两年前退了尚书府的亲,就去了边疆,也再未提过娶亲的事儿呢。此次回来,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还待接着说,就见大门处突然有人大喊起来,“新娘子出来啦”,大红的盖头,火红的嫁衣,绣着金凤,在阳光下灼人的眼。

    孙佑怡坐在花轿中,手上捧大红喜果,听着外面的喧闹声,心中却是格外的平静。待花轿停下,一只修长的手撩开车帘,轻轻捏住她的小手,然后将她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这一刻,孙佑怡突然想到了重生后第一次见面,他也是这般,猝不及防地闯进她的生活,将她硬生生地抱进了他的领地。如今又是这般,循序渐进地攻防,终将身穿嫁衣的她娶进了他的府中。

    行过拜堂礼,孙佑怡被送进了洞房中。

    她静静地坐在床边,回忆着两年来的一点一滴,即使是个顽石,也终究被捂化了。她听到开门声,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入目是一双锦靴。盖头忽而被揭去,眼中映入一双灿笑的墨玉眸子。

    高旻看着身穿嫁衣的孙佑怡,一头顺滑青丝垂在身后,淡淡地流淌着旖旎,玲珑有致的身体被大红嫁衣包裹,整个人好似一块莹润光洁的软玉般,风华内敛。一双琉璃美目光华流转,静静地望着他,虽未发一言,却似有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他看着她,顿觉心迷意乱,神情缭绕,总觉眼前的一切恍若置身梦中。他似乎听见浑身血液奔流的声音,应和着噗通噗通的心跳,好似一曲荡气回肠的古琴,扣击心弦,呼吸变得愈发急促。

    高旻转身端起盘中的合衾酒,又走到她跟前,慢慢说道:“喝这杯酒之前,我想跟你坦白一件事,你再决定是否要喝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抬眸看他,他也正看着她,悠远的目光像一张温柔缱绻的网,将她牢牢笼住,挣扎不得。

    他的手指纤长如玉,托起金杯甚是好看,肌肤与金色交相辉映,高旻低着头摩挲着杯身,缓缓说道:“当年于磐离京去边疆,其实是我跟父皇提议的。虽然你说跟他不熟,但我知道他在你心中有着不一样的地位。或许你不知道,你每次看他时,眼中都闪着希冀的光,总是让我嫉妒不已。

    他退亲之后,一直对你忽远忽近,却总是能扰乱你的心池。当时我想,倘若他接受了父皇的建议,愿意远走,选择逃避,离你而去,我就永远不会再将你让给他!倘若他坚定地留下,守在你身边,我便决绝退出,再不打扰。

    所以,那日神武门前,我一直都在,看着他来,看着你来,又看着他走。我当时心中害怕极了,我在心里问自己,若是你跟着他走,我真的会无动于衷吗?所幸你转头回来了,那时候我朝你跑过去,告诉自己,以后不管怎样,我都不会再把你推让出去,即使是要我的命也不可以。今日告诉你这些,就是怕你日后再后悔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一口气说出了憋在心里两年多的秘密,心中说不出的爽快。这两年这事儿一直缠绕心间,让他辗转难眠。他不想做一个卑鄙的人,更不想让她看不起。

    孙佑怡伸手接过杯酒,唇边是温婉的笑,“你真傻,其实我已知道这事了。于磐听说你我即将成亲,从边疆赶了回来,前几日他来见过我一面,我告诉他‘晚了,已经回不到过去了’。后来说到此事,他说后悔当日离去,但并无指责你的意思。我知道此事后,心中并无太大反应,终究你只是逼他做了个决定,而不是你给他做的决定。或许,如果不是你,我也会逼他做个决定。”

    说罢,挽起他的手,喝下了杯中酒,我既选择了你,自是此生不悔。

    有些人,错过了,或许就是一生。

    烛火微微爆开一朵红艳烛花,在她瓷白的肌肤上映上一片红晕,如雨后蔷薇,娇艳朦胧。

    高旻看着她,眼角滑下泪,他牵起她的手,挽手余生。

    (完)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开新篇,2018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清新来袭,不一样的聊斋故事,每天2—3更,求包养,求收藏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