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东窗事发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东窗事发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与史彤钰母女见面的女人,每次去庙里都是遮的严严实实,没人见过她容貌。于磐对此更是怀疑,又让人接着去查那乡下女人的背景什么的。

    昨日手下才带回一人,正是那大户人家的管家,想让他指认一下。他觉得此事定与现在这个史彤钰有关,他原本想等众人祝寿之后,偷偷地让那管家来认人,没成想那管家还没开始呢,这边史老太爷已经对着孙佑怡叫孙女了。

    于磐自然也是查过孙佑怡的,但她确实和史彤钰没有任何关系,也甚少有交流。她如果真的和钰儿没有关系,为何又如此相似?不但知道钰儿谱的曲子,如今连史老太爷喜欢什么她都知道,若不是关系极亲密,又怎么会知道?!难道她真是我的钰儿?!于磐看着走上前去的孙佑怡,心中已闪过无数个念头。

    孙太师和郑夫人也是一脸错愕,这是怎么回事?史老爷子为何盯着女儿喊孙女,他们应当是第一次见面吧?他们看着一旁的史进夫妇,却听史进开口说:“太师,莫生气,家父上了年纪后就有些神志不清,这两年越发认不清人了,可能是觉得孙小姐亲善,又和我家史彤钰身量相似,才会认错吧。老人家年纪大了,今日又是他六十大寿,不知孙太师可否让令嫒暂时假装成彤钰呢?”

    孙太师和郑夫人更是疑惑了,看了一旁的史彤玦一眼,明明人就在那里,却要我们女儿去当孙女,好生奇怪。

    孙佑怡看了一眼孙太师和郑夫人,朝他们微点头,以作安抚,就往前走去,然后甜甜地叫了一声:“祖父,孙女这不是来看你了吗?”

    说完揽着老人的手臂,拿起桌上的桂花糕,啃了一口,又赞道:“还是祖父疼我,这桂花糕还是祖父院里的最好吃。”

    史老爷子简直开心到不行,孙女终于来看他了,还带了他喜欢的青花瓷,果然没白疼。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,把其他人都当成了空气一般。

    老人年纪大了,精力总是不济,半个时辰不到,已经撑不住了。

    孙佑怡跟着史文景,将史老爷子送回了院子,正打算转身回去,不曾想史文景叫住了她,淡淡说道:“今日真是多谢孙小姐了,祖父年纪大了,经常会认不清人,你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看着眼前高大挺拔的人,这是她的大哥呢。她脸上的笑意倏忽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些许落寞和悲伤。她轻转过头,不敢与他对视,只笑道:“公子不必如此客气,我自是能够理解的,老人都跟孩子一般,偶尔也会任性。”说罢,挥手告辞。

    史文景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陷入沉思中。

    却说史老爷子刚刚离去,于磐就让人将那管家带到大堂一角,让他看看可有自家小姐。那管家环顾一周,自是认出了史彤玦,伸手指着她说:“那就是我家小姐,没错,两个月前突然从府中搬走了。”

    于磐难掩激动,又沉声问道:“你确定是你家小姐?”

    那管家又仔细看了几眼,点头说道:“自是不会认错,我在府中干了几十年,从她刚到府中我就知道,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,肯定不会看错的。”

    于磐不知道心中是何感受,突然之间心中所想被证实,她确实不是我的钰儿,本应是高兴的事,但为何心中却突然害怕起来。

    她既不是我的钰儿,那我的钰儿又去哪里了?突然像是想到什么,于磐脸色大变,脚步虚浮,差点跌倒在地。他的手扶住墙身,心中喃喃,不会的,不会的,不会的!

    于磐急步走到史进夫妇跟前,强自镇定道:“老师,我想跟您谈谈。”

    史进看了看他的脸色,好像猜到是什么事一样,脸上瞬间变得灰败,心中低叹一声,不能再自欺欺人了!从老爷子开口喊孙佑怡“孙女”开始,他心中就隐隐不安,好像深藏心中的秘密,就那样被人挖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此时看着于磐质疑的眼神,他更是觉得无处可躲,却依然平静道:“咱们去书房谈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在书房待了许久,偶尔有于磐的怒吼声传出来,接着是不可自抑的哭声,好像从心底传来,痛彻心扉。

    史文景与孙佑怡分开后,心中仍是疑惑,想着去找父亲问一下,没成想刚到书房外,就听到一声怒吼。他急走几步,正欲跨进门内,就听到于磐的怒吼传出,好似来自地狱的呐喊,“什么?死了?哈哈,死了?怎么可能,你骗我!老师,你在骗我对不对?我回来那么久了,为何没有人对我说?为何找个冒牌货?她算什么东西,也配叫史彤钰?!”

    听完此话,史文景只觉耳边一晴天霹雳,直接将他震懵了,于磐那话是什么意思?什么死了?什么冒牌货?不可能!

    却又听到史进的声音响起,也满是悲痛,“我也不想,钰儿是在我们身边养大的,是我最疼爱的女儿,她死了,我们也是悲痛欲绝!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?夫人每日以泪洗面,那段时间更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,一度昏厥,我只能将玦儿接回府上。两人是双胞胎,长得一模一样,见到她的脸,总会有些安慰,就会觉得钰儿还在我们身边一样。”

    于磐简直不能忍受这逻辑,眼中闪烁着烈焰,怒吼道:“老师,那你可想过钰儿?有没有想过她的感受?突然之间有了一个妹妹,突然之间又被害死,死去之后,还没人查明凶手!默默无闻地死去,连个墓都没有!凶手有可能还在逍遥,她却一个人冷冰冰地躺在地下!老师,你和师母是她最近亲的人,结果不但不为她伸张正义,不为她报仇,却找了个冒牌货,你们心里就不会受到谴责吗?!”

    史进知道做的不对,突然之间被如此质问,是一句也答不上来。刚一抬头,却看到史文景突然走了进来,满脸愤怒和不可置信,“父亲,刚刚你们所说的可都是事实?我妹妹当真已经死了?为何您和母亲都不告诉我?你们何其残忍!母亲也许是出于愧疚,我能理解,但那可是我亲妹妹,一起长大的妹妹,骨肉至亲啊!我连她最后一面都没见过!”说到此处,他眼中含泪,悲伤地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史进只觉罪有应得,只因一时心软,酿成如此大祸!

    于磐目眦欲裂,高声说道:“我自会查明钰儿的死因,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害她的人!所有害死她的人,都要去给她陪葬!”说罢,转身大步离开书房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开新篇,2018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清新来袭,不一样的聊斋故事,每天2—3更,求包养,求收藏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