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前尘往事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前尘往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史彤玦假装害羞地低下头,轻声说道:“将军,你是不是不舒服?我刚刚看你有些醉了,不放心,才跟出来看看的。”

    于磐双眼微睁,不可置信地看着她,她居然叫我将军?!是了,昨天她也是这般叫他的,他当时只是一时疑惑,此时却觉得分外别扭。他们两个一起长大,从史彤钰五岁起就在一起了,她从未如此生疏地叫过他将军。小时候都是“小侍卫,小侍卫”的叫,长大了开始害羞地叫他“磐哥哥”。

    每次听到她那声满怀柔情的磐哥哥,都好像有羽毛刷在心间,骚动而温暖着。如今不过才两年不见,怎么可能连称呼都变了?他心中越发疑惑,故意试探道:“钰儿,你刚刚听到孙小姐唱的曲了?”

    史彤玦没成想他突然问这么一句,不知他是什么意思,也不知该如何作答,但还是要尽量撇开两人的关系比较好吧,遂说道:“嗯,听到了,很悲伤的歌呢,应该是唱给三殿下的吧,两人是恋人关系吗?”

    于磐心头一跳,心脏几乎要跳出胸腔,他定定看她,恨不能灼穿她的皮囊,看看她心中到底在想些什么,看看她到底是谁!那明明是她自己创作的歌曲,她竟然听不出来了!

    于磐心中惊呼,她不是我的钰儿,她连这首亲自填词的歌都没听出来,她绝对不是我的钰儿!既然她不是,那我的钰儿又在哪里呢?

    看来要找人好好调查一下这事了,实在太蹊跷!这个女人的容貌跟钰儿简直一模一样,完全看不出差别,若不是以前日日与钰儿在一起,否则也不会发现这些端倪。

    于磐心中如此想着,他深知现在还不能打草惊蛇,只顺着她的话说:“确实是首悲伤的曲子。”

    史彤玦眼珠一转,欲扶上于磐的胳膊,笑着说:“孙小姐应该是三殿下喜欢的人,昨天见到三殿下对她紧张的样子,就能看出来,定是极爱她的。我们不方便过去呢,要不我扶将军回大殿吧?”

    于磐不着痕迹地避开她的手,径直往大殿行去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史彤玦看着他的背影,眼中蓦然一片阴霾,你终究是我的。

    却说高旻抱着孙佑怡,又让丫鬟拿了件披风,才将她送到太师府的马车上,看着她安静的睡颜,又伸手为她抚了抚脸上的碎发,叹了口气,才对着丫鬟说:“先让小厮将你家小姐送回府吧,睡前给她喝点醒酒汤,姨母那边我自会去说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马车渐渐驶离视野,高旻才转过身朝大殿走去,眼中闪过一抹暗芒,让你伤心落泪的人,我定不会放过!

    却说于磐刚刚回到府中,就将他的亲信叫到书房,随后低声吩咐几声,那几人便倏忽而去,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他从书架前拿起一只竹编蚱蜢,放在手中轻轻摩挲,这是史彤钰送给他的。他第一次受罚时,刚好被她看到,她气鼓鼓地说要去找老师,后被拦住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难过地撅起嘴巴,从身后拿出一只竹编蚱蜢,对着他小声地说:“来,这个送你吧,这是我昨日才收到的,特别喜欢,以后就当成是你的护身符,谁若是欺负你,就让它去咬谁!”

    包子脸一本正经地,眼中还流露出些许挣扎,小玩意儿和小伙伴只能选一个,好痛苦。于磐不记得自己当时是因何受罚的了,但却永远忘不了她心疼的表情,被别人放在心里的感觉真好。

    此后,那只蚱蜢跟着他走南闯北,四处打仗,真的成了他的护身符。此时抚摸着,好像还有她的温度一般。

    当天晚上,他在梦中苦苦挣扎,听着史彤钰的声音,看着她的身形,但转过身来,却是另一个女人的脸!倏忽醒来,一身冷汗,再也难以入眠。

    早晨的阳光,透过雕花窗格洒进来,孙佑怡动了动眼皮,又眨了眨睫毛,终于睁开眼睛。只觉身体乏力,脑子更是一阵疼,不禁想起了昨晚的醉酒,拍了拍胸口,还好没乱说什么话。看来这个身体不胜酒力啊,以后还是少饮为妙。

    这边红袖已经掀开床帐,“小姐,你醒了。刚刚三殿下派人送了好些补品和药材过来,我已让人收了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点点头,穿衣洗漱,去陪郑夫人用早饭,然后才回到院中,坐在美人榻上思考最近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是啊,那个冒牌货正是史彤玦,她的孪生妹妹,明明只是个年芳十六的姑娘,谁又能想到她的心那么狠毒呢?

    她是什么时候知道有这么一个孪生妹妹的呢?她十五岁及笄的那一天,史夫人抱着她大哭一场,告诉她,她还有一个孪生妹妹,也是那一日及笄。史夫人始终觉得对不起另一个女儿,看到大女儿及笄,自然就想到了小女儿。

    史彤钰震惊过后,只能安慰母亲,以后可以偷偷去看一看妹妹。她对自己的妹妹也很好奇,在另一个地方,住着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,心中难免想要看一看,既是自己的妹妹,自然要疼护一些。只是她也不曾想到,竟是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一日,她和史夫人说是要一起去寺庙上香,但是半途却偷偷地跑去了史彤玦长大的地方。史彤玦的养父母也算是乡下一大户,她从小也是吃喝不愁。两人找到她的时候,自然又是一番抱头哭泣。

    自那次见面后,她和史夫人就跟史彤玦约定,以后可以经常在寺庙相见,史夫人就不用再每日偷偷哭泣,她也可以照顾自己的妹妹,自是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只是做梦也没想到,一年后,她突然病倒了。太医来看时,说是中毒,无药可解。那时候她尚不知道是史彤玦害的她,心里还愧疚的要死。为什么会这样,难道是因为前十五年抢走了妹妹的荣华富贵?所以老天才让她如此短命!

    她带着不甘死去了,死后她的魂魄飘荡在空中,久久不愿离开,只因为她想知道是谁如此歹毒!但让她做梦也未想到的是,杀人凶手竟然是亲妹妹史彤玦!当真是花枝叶下犹藏刺,人心怎保不怀毒!

    她知道了前因后果,悲愤交加,没想到她的仁慈竟招来了一个白眼狼!她无缘无故被毒死,身份被顶替,她爱的人也被觊觎,这让她如何甘心!所以才有了后来她去浮屠岛找桃花仙子的事儿。

    虽然这事已经是上一世的事了,但此时想起,仍觉得心口闷堵,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开新篇,2018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清新来袭,不一样的聊斋故事,每天2—3更,求包养,求收藏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