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金玉良缘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金玉良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高旻看着她,她唇畔含笑,好似娇羞的水莲花,只觉瞬间有股微风吹进了心里,暖洋洋的。自从她这次病愈后,倒是很少见到她笑,总是用手抚着胸口,泪光点点,"jiao chuan"微微。如今这一笑,当真是冉冉香莲带露开,心情不觉也好了些。

    歌舞方歇,皇帝开始赐酒,于磐跪在殿前,以头触地。

    所有的目光都凝结在那一人身上,孙佑怡看着殿前的他,目光复杂难辨,只依稀听到皇帝的声音,“爱卿,你此次立了大功,可有什么想要的?朕必赏赐于你。”

    于磐闻言,身体越发贴向地面,高声说道:“臣并不想要其他赏赐,只想求皇上将兵部尚书府的史彤钰赐婚于我。两年前我离京之时,曾许诺于她,待我得胜归来,必十里红妆迎娶她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满座哗然,女眷那边更是低呼声不断,既有叹息声,好一个如玉郎君又成了别人家的乘龙快婿,也有平时交好的世家小姐去给“史彤钰”道喜的。

    孙佑怡似乎耳边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了,除了自己的心跳声,心尖一阵绞痛,她拼命地用手抚着胸口,小嘴紧抿着,微抬起头,生怕溢出抽泣声。

    皇帝大笑三声,“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啊!就依爱卿所求,今日朕就将兵部尚书府嫡女赐婚于龙虎将军于磐,也算是金玉良缘,婚期择日待定!”

    于磐重重地三叩头,“谢皇上恩典。”

    其余众人纷纷举酒杯以示庆贺。

    夜宴过半,皇帝和皇后相携离去,其余众人开始互相恭贺祝酒。

    于磐更是高兴地一杯接一杯,跟王公大臣喝个不停,间或往“史彤钰”的方向看一眼。

    女眷这边都围着“史彤钰”和史夫人,说一些恭贺的话。史夫人脸上的笑不达眼底,反而有种淡淡的忧伤笼罩其间,苦涩难言。

    “史彤钰”小脸绯红,欢快地接受众人的祝贺,樱桃小嘴品着酒,也会偷偷地看一眼于磐,在他人眼里,就是两情相悦。

    孙佑怡自皇帝赐婚后,就一直未开口说话,她微微低着头,手不停地抚着胸口,总觉得整个大殿都有一种憋闷感,令人窒息。

    此时再看两人情真意切地注视对方,心中当真是苦涩又愤怒。孙佑怡心中轻嗤一声,于磐啊,于磐,你竟把她当成我,你难道都忘记我的眼神了吗?你果真是忘了我?

    孙佑怡忽然执起酒杯站了起来,走到于磐跟前,唇边带笑,淡淡地说道:“于将军,昨日佑怡多有失态,惊扰到了您的爱人,再次给将军赔不是了。这第二杯,是祝贺将军升职,如今又抱得美人归,双喜临门,可喜可贺!”

    于磐当时正低头敲着桌面,就见到一抹艳红色闯进自己的视线中,那裙角的榴花刺伤了他的眼。顺着那曳地的裙摆,抬头往上看去,就被那双眼睛摄去了全部心神。

    面前的女子正是昨日神武门前的那人,肩若削成,腰若约素,肌若凝脂。也许是生病的原因,态生两靥之愁,眉间似蹙非蹙,恍若那雨水冲刷的芍药花,美则美矣,还带着幽兰的气韵,让人看了忍不住生出怜惜。

    她跟昨日见到的时候又有些不同,少了一分咄咄逼人,多了一分柔婉哀怜。昨日就觉得那眼神分外熟悉,此时离得近了再看,那双清波流盼的春水眼眸流动着无尽的相思,好像曾经很多次出现在梦中。

    她就那样站在他的面前,眉间隐隐笼着丝丝轻愁,似皱而未皱,如有轻烟缭绕,好似心事重重。目中依稀有缕缕渴望,似喜而非喜,常有深情凝驻,总觉得两人相识已多年。

    又是那股缠绕不去的熟悉感觉,他想问一问你到底是谁。于磐手指捏紧酒杯,将那股呼之欲出的冲动压下去,下意识地朝“史彤钰”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他总觉得这次回来之后,心思有些怪异,看着远处熟悉的女人,却觉得陌生,看着眼前这陌生的女人,却觉得无比熟悉。从昨日见到这个女人开始,这种陌生的情愫就缠绕不去,心中带着不解和困惑。

    心之所起,也许是酒喝多了,于磐直接问出了口,“孙小姐,除了昨日一见,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为何总觉得看着有些熟悉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心中微动,眼中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光彩,不着痕迹地将手中的酒杯捏紧,声音尽量平静,低声道:“将军乃是整个上京城的风云人物,幼怡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闺阁小姐,且您已离京两年,此前自然从未见过。”

    于磐听她毫不犹豫地否决,心中自嘲一笑,看来真是喝多了,他将酒杯举起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孙佑怡亦是抬手遮面,轻轻饮尽杯中酒,然后转身离去。不过是刚刚落座,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目光正盯着自己。她微微转头,看向目光处,挑衅地勾起嘴角,脸上写满了警告。

    “史彤钰”见她看过来,好似想到了什么,身体微颤,又急忙低下头去,眸中闪过一抹狠毒。

    孙佑怡刚刚喝了两杯,此时才发觉原来这具身体不胜酒力,但发现的明显晚了。几杯酒下肚,已经有些飘飘然,两颊如熟透的桃子,莹润而泛着红光。

    高旻坐在上首,微侧着身子,有一口没一口地轻轻抿着。眼见着孙佑怡突然站起身去敬酒,心中疑惑不止。昨日她就主动去找于磐,今日又主动去敬酒,难道她和于磐之间真的有什么?

    但是他和郑嘉铭从小跟孙佑怡一起长大,自然是知道的,她以前从未见过于磐,也从未听她提起过,为何这两日举止如此怪异呢?难道她私下里曾接触过于磐?

    高旻狭长的眼眸轻眨几下,脑中已闪过无数个念头。他冷冷地笼着长袖,看了于磐几眼,眼中似有寒霜遍布。不管表妹认识他与否,如今于磐都已经被赐婚了,两人之间终究不会再有什么了,想到此处,他又放下心来,朝她走去。

    待走到孙佑怡身边时,她已经喝得有些醉醺醺了。高旻跟郑夫人打了个招呼,“姨母,表妹好像有些醉了,我扶她出去散散酒气。”说罢朝郑夫人行了一礼,搀扶着孙佑怡走出大殿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开新篇,2018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清新来袭,不一样的聊斋故事,每天2—3更,求包养,求收藏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