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物是人非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物是人非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红衣女子吓得抖抖索索,好似寒风中的落叶,她双手紧攥,牙齿咬着下唇,未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于磐早在看到孙佑怡被推倒的时候,就和高旻一起跑了过来,此时正挡在红衣女子身前。虽然他不知道两人到底发生了什么,不过是一句话的时间,怎么就起冲突了?他心中也有疑惑,但这是他爱了十多年的女人,他又怎能将她置之不顾!

    于磐直视着高旻隐含怒火的眸子,沉声说道:“殿下,钰儿出手伤人确实不对,但想来并非她的本意,定是听到了什么刺激的话,身体才会做出这等反应吧。你不要过于追究她的错处了,此时最要紧的是孙小姐。”

    郑嘉铭也早已跑了过来,脸上一阵惊慌,他看着高旻怀中的人,小心说道:“表哥,于将军说的对,现在不是追究谁对谁错的时候,咱们赶紧把表妹送回太师府吧。”

    高旻眼中焚烧着滔天巨焰,恨不能用眸光将人灼伤!他将视线从红衣女子处挪开,看了于磐一眼,声音浅淡,“于将军,那我就不送你回去了,今日怕是没时间张罗庆功宴的事儿了,我自会禀告父皇,明日再为将军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身抱着孙佑怡快步朝马车行去。

    于磐看着三人的背影,一脸的若有所思,不知为何,刚刚看着那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的女人,他的心尖竟然一痛,是因为看不到那熟悉的眼神了吗?

    熟悉的眼神?为何会有那种想法?明明是第一次见面!他心中纠结,又转头看着曾经最熟悉的爱人,却只看到一个唯唯诺诺的眼神,他的心底在叫嚣,不,这不是钰儿的眼神!

    钰儿一直是温婉的,看着他的时候温柔缱绻,眼里满是疼惜和喜爱。可是现在,女人的眼中只有兢惧害怕,就像一只吓傻的呆头鹅,眼中一点光彩都没有!

    他心中百转千回,明明是同样的一张脸,明明还是钰儿,为什么心底却有些抵触呢?难道两年未见,他的钰儿已经不再爱他了?所以眼里才没有了柔情?

    想到此处,他心头一紧,将她抱在怀中,小声安慰着,“钰儿,没事儿了,不要担心,有我在呢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死死地抓住他的袖子,身体抖若筛糠,红唇已变得苍白,声音带着颤抖,“将军,我好害怕,我不是故意推她的,真的不是故意推她的。”

    于磐听她如此称呼,眼中闪过惊疑,又仔细地看了她几眼,还是那张熟悉到骨子里的脸,哭泣的时候好似雨水冲刷后的芍药花,惹人哀怜。他终究是狠不下心来问她,只轻轻地把她抱在怀里,“我知道的,我送你回府吧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被疑惑牵绊,并未发现怀中女子那一闪而逝的阴毒目光。

    神武门外远山绵绵,碧水依依。醉红的枫叶在极力舒展自己的翅膀,似朝霞,似火焰,飘向人间,飘向院落,撒下万紫千红。

    孙佑怡恢复些许知觉的时候,只觉浑身无力,眼皮沉重,完全睁不开眼。她暗暗蓄力,终于睁开了一条缝,就看到了郑夫人那焦急的面庞。

    她微微动了动唇,郑夫人已命人将水端了过来,给她润了润喉咙,耳边传来一声虚弱的“娘亲”。

    郑夫人的眼泪哗一下就掉了下来,伸手轻抚她的墨发,“怡儿,你真是要吓死为娘了,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,怎生晌午的时候就晕了过去?可是遇到了什么事?身体还难受吗?”

    孙佑怡艰难地吞下一口水,缓了缓,方才说道:“娘亲,我没事的,应是神武门的风太大,我在那里站得久了些,才会突然晕倒的。没什么大碍,娘亲,你且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郑夫人又替她顺了顺后背,心疼地说:“以前你总是活蹦乱跳的,像个猴子一样,我还总是骂你,有时候还想着,你怎么就不能安静些呢。如今你生了病,倒是安静了,但是娘亲却想要你变回以前那样子,调皮一些也无所谓,健健康康的就好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眼中露出一抹哀伤,健健康康的怕是不可能了,她失去一魄非毒,注定一辈子疾病缠身。她心中黯然,只能安慰道:“娘亲,你不要再自责了,这下毒之事没人能想到,我不是被救回来了么。俗话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以后我定是能长命百岁的,可以一直陪着娘亲。”

    郑夫人闻言,终于破涕为笑,“你这丫头,就会哄我开心。对了,明晚宫里有龙虎将军的接风宴,赐宴紫光阁,四品及以上的文武百官都会去,家眷也随行。本打算带你去的,但如今看你这身体如此娇弱,还是留在家中修养吧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闻言,心中微动,于磐的接风宴,岂不是那人也会去?那我怎么能不去凑凑热闹呢,遂开口道:“娘亲,我自然是要陪你去的,其他府上都是好几个小姐跟着,我怎能让娘亲一人孤零零的呢。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再休息一天,明日自然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郑夫人见她如此坚持,也就未再说什么,又听她道,“娘亲,我已醒来,你记得着人去告知嘉铭表哥和旻表哥一声,他们肯定都为我担心呢。”

    郑夫人点了点头,“那是自然,我已经让人去了。那你先休息吧,晚上我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让绿屏送走郑夫人,一人继续躺在床上,脑中不由自主地闪现出今日见到于磐的场景。他没有认出她,他一心只护着那个冒牌货。此时想起他那紧张的样子,心头隐隐作痛。但是转念一想,他又怎会认出她呢?他又怎知倾心相护的不过是个冒牌货呢?于他而言,现在的她是太师府的嫡女,不过是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虽说心里明白,但心还是止不住的痛,两年未见了,本以为再见面时,就是十里红妆嫁给你,如今却成了你眼中的陌生人,真是造化弄人。

    再想到那个冒牌货,心底竖起寒冰,就算于磐认不出我,就算以后我们成为陌路人,我也不会让他娶你!我既然重生而来,就不会让你再如意,你的所有如意算盘必将落空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开新篇,2018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清新来袭,不一样的聊斋故事,每天2—3更,求包养,求收藏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