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思念成疾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思念成疾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高旻轻笑一声,将她抱起来,安置在身边,他转头直视着她,慵懒魅惑的面容顾盼生辉,令人全然无法招架。

    孙佑怡整个人好似被放在了火炉上炙烤着,有些如坐针毡,低低地说了一句,“我从未怪过旻表哥。”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,既然他喜欢她叫表哥,那就叫表哥吧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对面郑嘉铭的声音就响了起来,“表哥,我刚刚听你说表妹又瘦弱了?其实我昨日见到的时候,就发现了,确实变得好生娇弱,好怀念她以前生龙活虎的样子啊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,听他如此说,淡淡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高旻一直侧身看着她,自然没有错过她这一眼,似嗔非嗔,竟生出一种柔弱的病态美。心中暗忖,原来生病的表妹是这样的,闲静时如娇花照水,行动处似弱柳扶风,形如弱柳,益增艳冶,让人忍不住心生疼惜。如此想着,唇边勾起意味不明的笑。

    孙佑怡见两人都盯着她看,淡淡地回道:“这次大病悔了根本,身体确实大不如前,以后汤药不断,想要生龙活虎怕是不可能了。”她的声音轻柔婉转,带着淡淡的哀伤,听了只觉心有戚戚。

    高旻见她眉目之间好似凝聚了灵河之畔的清风细雨,说不出的舒服,感觉自己的心都柔软成一片水了,还泛着淡淡的涟漪。

    他忽而握住了她白嫩的小手,那双靡靡透着魅惑的墨玉幽瞳紧紧盯着她的面容,低哑说道:“怡儿表妹,之前两月,我被父皇圈在宫中跟着夫子学习,没能来看你,不成想你竟病得如此重,让人好生心疼。以后可要好生将养身体,我回宫后,就让人给你送些药材和补品过去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的手突然被他抓住,身体微微一颤,只觉触手温热,好似被烫到一般,想要把手抽回,却没有挣动。她在心里哀叹一声,若他果真是原主曾经喜欢的人,那就暂且容他一次吧。她不再试图挣动双手,只轻声问道:“旻表哥怎么和嘉铭表哥一起?为何没有跟随御驾直接去神武门呢?”

    高旻闻言,眸光微闪,心中叹息,思念成疾啊,好不容易能出宫,自然要去见想见只人。这话却并未说出口,只淡淡笑着,“嗯,我昨日听嘉铭说要带你去神武门,就跟父皇说了,今日跟你们一起去,不随御驾。跟你们一起轻松些,还能说说话谈谈天。要是跟着父皇,自然是一路无话的。”

    郑嘉铭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,被他狠狠一瞪,摸了摸鼻子,换了个话题,讪笑道:“殿下,你可见过那位昭武将军?他这次又是大获全胜,敌军现在是闻风丧胆啊,邻国已签了修好的国书,承诺十年内不再犯我朝边界,当真大快人心,害得我都想上战场了。”

    高旻手中轻轻地摩挲着孙佑怡的手,她的手有些凉,触手好似握着一块玉石,光滑柔嫩,微微沁凉。他一边帮她暖热小手,一边沉声说道:“你以为上战场是儿戏啊,刀剑无眼,不知道什么时候命就没了!这位昭武将军着实厉害,年仅二十一岁就有如此成就,比老将军当年还厉害!这次回来,父皇有意嘉赏他为龙虎将军,那可是正三品啊。”

    听到两人谈起于磐,孙佑怡的身体微僵,又是一阵心痛,只觉遍体生寒,顺着脚底板蔓延至全身。

    郑嘉铭就是个不会察言观色的主儿,并未发现她的僵硬,听了高旻的话,心中更是兴奋,“果然厉害,他一直是我心中的英雄。听说他至今还未娶妻,倒是有一个相好的红颜知己,正是兵部尚书的嫡女史彤钰。此番回来定是要娶她的吧,如此上京城未出阁的女子又少了一个如意郎君啊。也不知那史彤钰是如何的女子,竟能让昭武将军那样的人看上。说起来她和表妹还有些关系呢,你们俩可是上京城公认的色艺双馨的奇女子。”

    孙佑怡眼中漫过淡淡的哀伤,嘴角噙着无奈的笑,心中低低叹息,我们俩何止是有些关系,应该是命运相连才是,我就是她,她就是我啊。

    高旻似乎感受到了她的悲伤,将她的手攥紧,拢在袖中,却并未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孙佑怡看了他一眼,眉间万般风流,微微一笑,迢迢迤逦,整颗心都似乎被他的笑治愈了。她的目光有些躲闪,将头转向一边。

    郑嘉铭见气氛怪异,嘿嘿笑了一声,又开始插科打诨。不过是半个时辰,马车已到神武门,高旻将孙佑怡抱下车,仍是将她的手拢在自己袖中,径直往御驾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孙佑怡挣不开,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他往前走,看着他玄色的衣角滚出一圈金色的涟漪。

    待走得近了,高旻才将手松开,转头看了她一眼,狭长的眸中满是宠溺,才走到皇帝身后站定。

    孙佑怡和郑嘉铭站在随行官员的后面,一起等着。她侧过头,眼里突然出现一抹熟悉的背影,正是她原来的父亲史进。

    他就那样直直地站立在武官最前面,好似一棵松树一般,仍是那般盎然挺立。只是脸色看着有些憔悴,好像多日未休息好一样,应该是因为她的死吧,毕竟是从小看着长大的嫡女,爱护了十六年,教养了十六年,就那样不明不白地香消玉殒了,怎能不伤心难过呢。

    孙佑怡看着他的侧影,心底蔓延着悲感,眼中有泪花闪烁,嘴唇微张,小声呢喃,“父亲~”

    正看着他,却见他突然侧身,跟身边的人说着什么。孙佑怡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,眼睛忽得瞪圆了,心里的恨像熊熊燃烧的烈焰,不能控制,无法停息。

    她的指甲已嵌入掌心的肉中,双拳紧握,黝黑的瞳仁积聚着连天的怒火,那是一种想要生啖其肉的恨意,仿佛随时准备撕碎眼前猎物的猎豹,蓄势而发。好,真好,居然在这里相见了!

    她心中冷笑一声,嘴角勾起寒凉的笑意,不知你对我的身份可还满意?顶着我的名头活着可还舒服?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开新篇,2018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清新来袭,不一样的聊斋故事,每天2—3更,求包养,求收藏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