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剑已出鞘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剑已出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整顿完两个大管事,孙佑怡又分别问了负责收租的管事、厨房管事和房屋管事。厨房管事也是不遵规矩的,平日对赵姨娘格外照顾,其吃穿用度都快赶上府里的夫人了。孙佑怡当即罚了她半年的月例,且下不为例。

    至于负责收租的管事和房屋管事倒是没什么错处,平日里与赵姨娘接触的也不多,也算是勤勤恳恳,孙佑怡赏了两人半年的月例。这自古以来,赏罚分明都是得人心的不二法则。

    孙佑怡刚整顿完府里的管事,这事儿就在太师府传开了,连府里的大管事、二管事都敢罚,可见是个厉害的主。下人们议论纷纷,以前没见大小姐管过这些事,还以为是个软弱的主儿呢,没成想这一发威,整个府的人都颤了颤。

    赵姨娘平日在府中作威作福惯了,下头的一些丫鬟、婆子,自然有动歪脑筋的,都上赶着巴结奉承,对孙佑怡和郑夫人也是能轻慢就轻慢。可如今不一样了,整个府的管事权都在大小姐手中!谁还敢随意轻慢,见了人都是恭恭敬敬地行礼问安。

    孙佑怡心中自然是知道这些的,世人都是欺软怕硬的,今日做了那么多,可不就是杀鸡儆猴,整顿了上面的管事,整个府上的下人都要重新思量了,如果还有拎不清的,只等着被打发出府吧。

    这边孙佑怡带着绿屏和红袖往郑夫人那边去了,那边赵姨娘处却是哭天抢地。

    孙佑菲抱着赵姨娘的腿哭个不停,妆都花了,也不管不顾,“娘,你听说了吗?孙佑怡这是要整治我们呢!刚刚新上任的库房管事已经来通知了,让我把那双喜双如意点翠长簪、金松灵祝寿簪、翡翠蒲镯和碧玡瑶耳坠全部都还回去,那我以后还怎么出门!

    我五月刚及笄,认识了不少其他府上的小姐,她们都是穿金戴银,首饰也是镶满珠玉宝石的,我若是不戴些体面的,撑撑场子,以后谁还会找我玩!

    我不还,死都不还!呜呜呜~那管事还说,若是不还首饰,就用银钱抵上,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啊,娘,你快想想办法啊。呜呜呜~”

    赵姨娘被她哭的头疼,本来就已经够心烦意乱的了,真是失算,居然没毒死那个贱人!否则也不会有现在的事儿!

    她眼眸幽深似月夜下的枯井,心中暗忖,老爷本来已经怪罪于我了,要不是因为铭哥儿马上要参加秋围,我要多加看顾他,老爷估计早把我送去尼姑庵反省去了,如今还怎么敢去惹那娘俩!但是月例被减也就算了,居然还让把之前从库房拿走的东西还回去!且不说别的,光那一个送给父亲祝寿的沉香木镶玉如意,就够我还一辈子的了!不行,我要去找老爷,这日子没法过了!

    想到此处,赵姨娘双拳紧握,愤愤说道: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,哭有什么用!别哭了,我这就去找老爷,你在这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赵姨娘收拾打扮了一下,就匆匆往敬事斋去了,孙太师此时刚下朝,应该在书房。她刚刚到门口,就看到右侧一行人也正朝这边走,正是孙佑怡和郑夫人!她眼中闪过一抹阴骛,又偷偷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孙佑怡自然也看到赵姨娘了,这还是她醒来后,第一次见到这位姨娘。但见她头上梳着银丝八宝攒珠髻,绾着镶宝白玉鎏金银钗,裙边系着豆绿宫绦,身上穿着果绿缂丝五彩洋缎袄,外罩石青江绸灰鼠皮褂。看着衣着也不是个姨娘能穿的,她心中轻嗤一声,嘴角勾起冷笑。

    她先是低了下头,才上前行礼,离得近了仔细一看,生有一双丹凤三角眼,两弯柳叶掉梢眉,身量苗条,体格风骚。果然是个美人胚子!只是这掉梢眉和三角眼,看人看了不是很舒服,隐隐有种狡猾之态,刁钻之貌,不好相与的主儿。

    郑夫人连看都没看她一眼,就带着孙佑怡当先进去了,赵姨娘咬了咬牙,随后跟进去了。

    孙太师正在处理一些朝务,就听下人说,郑夫人带着小姐过来了,赵姨娘也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眉头皱起,心中还有些不解,怡儿昨日才醒来,今日就能下床了?他本打算昨晚去看一看的,但是天色已晚,就没去成,今日一早又去上朝,刚打算处理完政务,就去一趟怡香院,没想到她倒是先来了。

    为何赵姨娘也一起来了?他心中正思量着,就见一行人带着丫鬟婆子都进来了。

    孙太师和郑夫人在正堂檀木雕花椅上坐下,孙佑怡挨着郑夫人下首乖乖坐着,赵姨娘则在孙太师一侧坐了下来。郑夫人瞥了一眼赵姨娘,当先开口道:“今日我让怡儿去账房清点了一下账目,这不看不知道,看了之后当真是吓了一跳,竟然有人敢私自动我的嫁妆,连句话都没跟我说一句!

    我平日里是不太管这些,但也不是放纵一些人胡来!这些先不说,今日当着老爷的面,我就问一句,按照府上定例,姨娘的月例是二两,菲姐儿二两,铭哥儿三两。只是不知何时,赵姨娘就变成了五两,菲姐儿四两,铭哥儿六两!可有人问过我?老爷您自是忙着朝中之事,平日里不关心这些,但我是后宅的掌事人,提升月例这事不应该先问过我吗?!”

    孙太师仍是皱着眉头,心里着实没想到竟是因为这事,月例银子什么的他一向不多问。只隐约记得管家曾问过一次,他也就随便点头了,没觉得是什么大事。如今被郑夫人问起,倒是他的不是了,他沉吟半晌,沉声说道:“关于菲姐儿和铭哥儿提升月例这事,我是知道的,管家跟我提过一次,我觉得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答应了。”

    郑夫人听他如此说,气得脸通红,声音不觉拔高了些,“我倒是不知老爷什么时候管起后宅的事儿了,您这是对我的掌事能力表示不满么?凡是总有个规矩,前朝之事,我乃是个妇人,自不会插手。但这后宅之事,还请老爷以后不要随便插手,就算是插手了,也烦请告知我一声,否则我这当家主母真成了摆设了。”

    孙太师心知这事是他不对,但又觉得不是什么大事,为何她紧咬这事不放,也生出些怒气,“以后自然都听你的,这事就这样过去吧,不过是每月多加了几两银子,又不是什么大事!”

    孙佑怡抬头看了一眼赵姨娘,见她脸上闪过一丝笑意,心中轻嗤一声,是不是高兴地太早了些?我既做出管家的事儿,就不可能这样轻易地放过你!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2018新文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上线,日更3000+,欢迎入坑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