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惊变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惊变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落絮无声春堕泪,行云有影月含羞。

    李婳梳洗方毕,便有管家来说,宫中出事了。华妃因毒害皇嗣之事触怒龙颜,被赐一丈白绫。

    毒害皇嗣?她眸中掠过惊疑,心中暗忖,父皇这是在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?当年华妃产子时,为了掩人耳目,故意造成早产的假象,就是借后妃毒害皇嗣之事。如今父皇定是已经查清了当年的事,又不欲让天下人知道他戴绿帽子这件丑事,只能以此来赐死华妃。

    果然,最是无情帝王家,荣宠十多年,一旦发现她的不忠,还不是一丈白绫赐死?

    李婳简单收拾了一下,就和展其琛、杜允之匆匆进宫去了。她先是去了萧皇后处,打听了一下当前事情的进展。

    萧皇后眉开眼笑地看着她,拉着她的手低声说道:“华妃的事儿,你父皇定然是已经知晓了,估计连蒋家谋权篡位之事都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了。现在不过是找个事由挨个查办而已,华妃已死,蒋昭彦已入大牢,接下来估计就是兵部尚书了。你那四皇兄还天真的以为此事有转圜余地,正跪在你父皇那里求情呢。”

    李婳淡淡地点了点头,这些事都在情理之中,没有哪个皇帝能容得下这样脏污的事。胆大包天,欺君罔上,也算是罪有应得。可怜四皇兄至今不知自己身世,只以为他是因谋夺皇位之事被发觉,还想仗着曾经的宠爱重新来过呢。

    以她对皇帝的了解,估计过不了一个时辰,李容明也会被赐一杯毒酒吧。

    却说皇帝那边,李容明仍跪在地上苦苦哀求,“父皇,母妃到底犯了什么错,竟让您下如此狠心!”

    皇帝淡淡地瞥了一眼,那一眼满是嘲讽和憎恨。曾经以为这是个出色的儿子,虽然容貌长得不像他,却也从未怀疑过他的身份,只以为他长得像华妃多一些。养了十八年才知道,这不是他的皇儿,只是华妃**的产物,当真是油煎肺腑,火燎肝肠,气得七窍生烟!

    再多看一眼,好似都能污了他的眼,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,“你竟问我为什么?!难道你的母妃没有告诉你,你并非朕的儿子!难道你外祖和你舅舅都没跟你说过!他们为何急于让你夺位当皇帝,你竟从未想过吗?我李氏王朝差点毁在你的手里,你竟然还敢问为什么?!”

    李容明趴在冰凉的金砖地上,只觉那冰寒之气顺着凉砖渗透进骨头里,整个人都好似被冻住,再不能动一下,他脸色苍白如纸,嘴中喃喃,“不会的,不会的,这不是真的!父皇,这不是真的!你切莫听信小人谗言!父皇,我是你的儿子啊,我怎么可能不是您的儿子!父皇!”

    皇帝唇边勾起一缕淡笑,却不达眼底,眸中有寒光射出,“小人谗言?呵,若不是当日听了倾城的话,过不了多长时间,估计我们李氏王朝都要改名换姓了!你不过是华妃那个贱人**生下的孽种而已!居然还肖想着谋夺我李氏王朝的江山!你们蒋家都该死!欺君罔上,大逆不道,一个也别想活到明天!”

    **?李容明身体颤抖的厉害,整个身体脱力向后倒去,砰的摔在地上,喉头微痒,一股腥甜之气涌上,吐出一口血来。他的耳边有惊雷炸响,突然接收到如此惊天消息,脑中空白一片,鲜血顺着嘴角流下,只不断重复着,“不是的,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!父皇,这不是真的,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看了一眼地上的人,表情淡漠疏离,淡薄的冰唇弯出一个冷酷的弧度,眼中似有冰箭射出。他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太监,声音寒凉若水,“赐酒。”

    那太监闻言小跑着走到殿门口,端过一个檀木托盘,上面放着一杯酒。他走到李容明身边,跪在地上,低声说道:“殿下,皇上赐酒,您快喝了吧。”

    李容明浑身震颤,不可置信地看着皇帝,但见他眼中盛满憎恶,恨不能将他一箭穿心。他身体微颤,眼珠突然翻白,噌一下从地上窜起,状似疯魔,“我不喝,我不喝!我不喝!”

    皇帝并未说什么,只转头看了看殿上的侍卫,立时有两人走了过去,三两下擒住李容明,生生将那杯酒灌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容明的脸色在一瞬间变得苍白如纸,身体轻轻晃了一下,躺在地上,顿觉心窝里如霜刀相侵,满腹中似钢刀乱搅,须臾便浑身冰冷,七窍血流。他瞪着一双眼,死死地盯着皇帝,眼中似有不甘,又似带着无尽的悲痛。

    皇帝只看了一眼,直接命人将他抬了出去,又对着那太监说道:“对外就说,四皇子李容明偶感重病,暴毙而亡。”

    不过两天时间,华妃赐死,四皇子暴毙而亡,蒋家众人更是下狱的下狱,流放的流放,上京城中再不见一个蒋家人。

    李婳心中早已知晓这结局,以父皇的性格,这定是蒋家唯一的下场。俗话说得好,善恶从来报有因,吉凶祸福并肩行,蒋家人应该也料到或许会有这么一天吧。只是可怜了李容明,到死才知道这一切。

    光阴迅速,日月如梭,转眼又是五年过。

    却说这一年的端阳佳节,家家户户争相看龙舟,但见绿杨袅袅垂丝碧,海榴点点胭脂赤。微微风动幔,飒飒凉侵扇。处处过端阳,家家共举觞。

    一处临水的酒楼,三楼雅间,坐着一家人,两男一女,并一对小童。小童一男一女,男娃儿年约四岁,身穿二色金百蝶穿花蓝袍,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,蹬着青缎粉底小靴,项上戴着如意卷云纹金锁,面如傅粉,唇若施脂,玉雪可爱;女娃儿年约两岁,身穿镂金百蝶穿花红袄,翡翠撒花小裙,项上同样戴着一个金锁,嫩白的小脸上梨涡深深,一双黑色琉璃珠般的眼睛,水润得像是浸在春水里,漆黑的丱发垂在肩上,上坠两串小铃铛。

    须臾传来男娃儿奶奶的童音,“娘亲,快看,赛龙舟开始啦。”

    言毕,但见一名衣着华贵的美妇将脸转向窗口。

    身后又是一个奶音响起,“爹爹,爹爹抱,岚儿也要看龙舟。”

    又见一名温润男子将女娃儿抱在怀中,走至美妇背后站定,一双眼灼灼其华。

    这自然便是倾城公主一家!上京城中人人皆知,倾城公主与两位驸马一直如胶似漆,恩爱有加,育有一子一女,正是花有并头莲并蒂,带宜同挽结同心。

    (完)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新年更新篇,明天开启汉宫秋月篇,ps:新文《快穿之聊你妹的斋》已上线,欢迎入坑~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