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重伤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重伤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

    一个狱卒哆哆嗦嗦伸手指了指,李婳顺着那方向疾步上前,不过是短短十多步的距离,她却好似走在烧红的铁板上,每一步都疼得钻心,一双小手攥紧,指甲掐入肉中,眼睛左右看着,生怕错过他。

    杜允之跟在她身后,看着她单薄的身体微微颤抖,明明很柔弱,却要强装坚强。他微微叹了口气,快步走上前,将她的小手掰开,紧紧地攥在他的手中,声音轻柔似春风,“婳婳,他不会有事的,不管怎么说也是驸马,应该不会有性命之忧。”

    李婳只觉手心一片暖热,顺着四肢百骸流遍全身,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。她转头看他,他的眼睛沉静柔和,给人温暖,让人心安,她心底柔软一片,渐渐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两人走到牢房尽头,透过房门的缝隙朝里看去,杂乱的草堆上躺着一个人,衣衫褴褛,还带着血迹,脸朝里侧,看不清面容。但是那身形却是熟悉无比,李婳僵在那里,怔怔地看着那人背影,泪水顺着眼角落下来,迷蒙了双眼。

    杜允之见她如此,心尖一颤,转头对着狱卒低吼一声:“还不快点开门!”

    那狱卒闻言,双腿一抖,急忙爬起来走上前,颤抖着手打开牢门,心中却疑惑,不是说倾城公主根本不爱这个侧夫吗?为什么此时见了他会如此伤心?

    牢门缓缓打开,李婳终于回过神来,踉跄着走进去,跪在展其琛跟前,先是哆嗦着将手指放到他的鼻尖。嗯,还有气息,没有死!她的其琛没有死!

    李婳将手放在他脸上,又不敢触碰,只隔着一段距离小心地描画着他的轮廓,一遍又一遍,心里却在呐喊,这是我的其琛啊,上一世你为我而死,此生定不会再负你!

    展其琛似乎听到杂乱的声音,身体微微动了动,眼皮也动了一下,眼睛睁开,朦朦胧胧地看了一眼,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李婳看着他睁眼又闭眼,那一瞬间心里苦涩蔓延,她的其琛明明是个英武俊美的将军,何曾这般脆弱过?她恍惚想起了初见时英姿飒爽的他。

    那一年,她随皇帝去京郊狩猎。她带着两个护卫,正在奋力追逐一只野猪,第一箭射出,却擦着野猪的身子射在地上。那头野猪躲过一劫,正欲继续狂奔,却突然横空飞出一只利箭,正中身体正中,直接扑倒在地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李婳转头看向射箭处,但见那人二十左右的年纪,骑在通体乌黑的高头大马上,头戴棕色牛皮发冠,背后青丝流泄,身穿紧身黑色骑射服,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环绦,背后带一张弓,插一壶箭。待走得近了,方看清他的长相,眉骨高耸,长眉似剑,眸若星辰,俊美摄人,越发显得威风凛凛,仪表似天神。

    他坐在马上浅浅一笑,深深作揖,叫了一声“公主”,嗓音低沉暗哑,带着一丝魅惑。

    李婳听在耳中,只觉余音袅袅,好似羽毛轻扫心间,再难忘记。回宫之后,就去找了父王母后,没多久,展其琛就进了公主府。但是他和杜允之不同,他是个武将,一心想要战场杀敌,进了公主府,以后自是不可能有什么作为了,这对于一个心中装着凌云志,一心想要血战沙场、保家卫国的将军来说,无疑是屈辱的。

    那时的李婳也是骄纵的,傲慢的,强势的,她根本不会去考虑展其琛心中所想,只会不择手段得到她想要的。她越是如此,展其琛就越是反感她,他心底一直觉得,他的英雄梦都毁在了她手中,他再也不能去战场上抛头颅、洒热血。对于不喜欢她的人,李婳从不会去刻意逢迎,久而久之,两人的感情就越发淡了。

    如今想来,其实一直都是她的一厢情愿,是她一直在强求,不管是杜允之还是展其琛,她从未问过他们愿不愿意,只知道一味地强取豪夺,难得最后她死的时候,两人还不离不弃。如此想着,心里更是愧疚难当,人啊,果然是只有失去之后,才会懂得珍惜。

    李婳看着展其琛身上的血痕,只觉分外刺眼,喉头微痒,只觉一股血气冲上来,让人作呕。她将手放在胸前,轻抚几下,方沉声说道:“是谁让用的刑?”

    门口的狱卒两股颤颤,直接跪在地上,额头触地,声音带着颤抖,“回公主,之前您被马踢伤,昏迷不醒,陛下很是忧心,让我等务必问出到底是怎么回事。但是展将军根本不跟我们配合,从始至终,一个字也不愿说,所以我们才……”越往后声音越小,只觉一股冰寒顺着脚底板窜上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