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追悔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追悔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韩长青将梦中的人和梦中发生的事一一记录下来,然后根据事情发展的脉络,整理了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他仍是平津侯,被调回上京后,开始笼络朝中大臣,后被皇帝钦点为驸马。不过不是临安公主的驸马,而是永嘉公主的驸马。

    两人婚后琴瑟和谐,相敬如冰,其实他如此小心翼翼地待她,只是为了夺取她的信任。成亲一年多后,他诱导她毒死了赵煊,又勾引了临安公主,让其给赵昶下毒,最后皇帝、靖王和萧太后都死了,他终于如愿以偿地登上帝位。

    也许是一年多的相处情分,他不忍心看着她就那样死去,那时候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这个懵懂娇弱的小公主已经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,直到他亲手杀了她!

    他不曾想到,一向温柔乖巧的她,为何会突然从一只小白兔变成了怒气缠身的小狼崽子。她就那样决绝地当着他的面,将玉玺摔得粉碎。

    他为了登上皇位,筹谋多年,看着那满地的碎片,直觉美梦瞬间化为泡影一般。怒火中烧的他,拿起手中的剑,刺向了她的胸前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血泊中的她,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生机,他突然感到浑身冰寒刺骨,一直在颤抖。他扔下了手中的剑,抱着她,一声声地呼唤她的名字,却始终未见她醒来。那一刻,他尝到了痛彻心扉,她永远地离开了他。

    他记得那一日下着大雨,寒冷的秋夜,雷啸雨奔,如泣如诉。他久久地坐在大殿前的玉阶上,湿冷的雨气裹挟着寒风透进来,吸进口鼻中,一阵冰冷。他全身的骨头都在剧烈颤抖,浸透了身体,那一刻他才真正地体会到什么是绝望。

    赵缨络死后,他独自坐在皇位上,日复一日,突然觉得有些孤独,有些萧瑟。他的皇位是踩在赵家人的尸骨上夺来的,此后他每日都会梦见她,脑中一直回想着她临死前的一幕,彻夜难眠。

    一个没有玉玺的皇帝,又不是皇家正统血脉,注定会受到各处威胁,各个封地的藩王开始蠢蠢欲动,起兵造反。心力交瘁的他拖了八年,他用鲜血抢夺来的王朝,终归被赵氏族人推翻了,大夏王朝又变成了赵氏的江山。

    新帝不过是个七岁的小娃娃,谁也没有想到,当年赵缨络拼死保护的那个孩子,他回来了!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白衣飘飘的人,看不清容貌。

    韩长青将整个故事整理完,心中悲鸣,不可自抑地大笑几声。原来如此,竟是如此,莫不是赵缨络也做了同一个梦吧?所以从第一次见到他,就流露出痛恨的眼神。

    她看着陆书瑶的眼神,同样充满痛恨,因为陆书瑶与她的夫君珠胎暗结,因为她的夫君为了皇位给她服了不能生子的药。她向来不喜临安那个皇妹,因为是赵雅琴毒死了她的皇帝哥哥。

    原来一切的一切都是因此而起。

    韩长青早已困在那个长长的梦中不可自拔,他不知心中对赵缨络到底抱着怎样的心思,但是他知道他渴望见到她。他突然想起了最后的一个梦,那是赵缨络死后的事了。

    他登基一年后,有一次回平津侯府,那里早已物是人非。但是在后院中,他却发现了一根瓜藤,长势喜人,郁郁葱葱,上面结满了碧绿的小瓜。

    看着那瓜,他的眼中瞬间就盈满了泪。自从赵缨络死后,他再也没有流过泪,他以为此生都不会再流泪了。但是看着他和她一起种下的瓜,他忽然就想到了她曾经说过的话,“等到明年结出小瓜,我分给你吃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小瓜已经结出来了,但是要吃瓜的人却早已不再了,是他毁了约,是他负了那人。

    韩长青醒来的时候,已是泪流满面,他的情绪被梦中的韩长青感染了,心中疼痛难忍。他坐在床上,喃喃自语:“要是早知道是那种结局,他是否还会做同样的选择?”

    韩长青在那一刻,突然做了一个决定,既然他负了她一世,既然那是她想要的,他就成全她好了。

    正在他想着该如何做的时候,发现有人已经替他想好的出路。他略一思考,就知道是谁的手笔了,既然是殊途同归,干脆将计就计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为何临安公主突然就把陆书瑶的脸给毁了,但是他知道,机会来了。其实从始至终,他就没有爱过临安公主,只不过当时抱着利用的心思罢了。

    如今一切都已物是人非,他的理想和抱负注定不会实现了,也就没必要娶一个不爱的人了。虽然很自私,但是想到梦中的场景,临安公主也算是个苦命的人,干脆放过她,但望她也能放过他吧。

    至于陆书瑶,她从小跟他一起长大,即使远调边城,她亦不改初衷。如今她的脸毁了,追根究底也是因他而起,他终究欠了她的,若是不娶她,估计也很难嫁出去了。也罢也罢,都是注定的,这一世就这样吧,最起码能够得个安宁的后半生。

    韩长青将一切都想通了,一世不过是过眼云烟,何必要再纠缠。此生既然注定与帝位无缘,就不要再拼死抗争了。倘若真如梦中一般,即使从血泊中走过,夺取了皇位,最后还不是孤独惨死。

    今日来参加喜宴,不过是想跟梦境告个别,跟梦中人告个别,倘若从此放下一切,或许就再也不会梦魇了吧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韩长青痛饮一杯,直接离去了。

    沐言风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一直若有所思。对于一个惦记他妻子的人,他自是时刻关注着。从韩长青走进国师府,他就让人暗中监视着他。此时见他离去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。

    酒宴至晚间方散。

    赵缨络晚上躺在床上,仍在想着赵雅琴和陆书瑶的事儿。

    沐言风见她有些心不在焉,遂问道:“娇娇,你今日跟太后娘娘说了些什么?为何一直神思不属?”

    赵缨络转过头来,抱着他的腰,脑袋贴在他的胸口,将整件事情都说了出来,还把她的疑惑也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沐言风眼中划过暗芒,只平淡说道:“临安公主和陆书瑶纯粹是自作自受,你就不要再想了,多费神。不过,晚宴的时候,你是不是偷偷地看过韩长青一眼?”虽是问句,语气却颇为肯定。

    赵缨络听了他的话,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这语气,怎么有股醋味?看了一眼,也值得吃醋?国师大人,您的包容呢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