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产子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产子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国师府,书房。

    沐言风披衣坐在椅子上,一头墨发流泻,眉目如画。他一手抚着白色广袖,袖口锦缎如同水波般寸寸滑开,露出玉色手指,好似刚刚出窑的上好骨瓷。

    屋内很静,静的能听到烛火燃烧的响动,风呼喇喇贴着地直往里钻。他面前的桌上摆了两张画,画上之人熟悉到了骨子里,正是他的妻子。

    他看着那两幅画,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,平日里温雅清润的眼眸,此时却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,一片波涛汹涌。

    明明是他的妻子,这画却是出自他人之手,这让他如何接受!

    自从白天宴会上,发现韩长青在偷偷地看赵缨络,他心中怀疑的种子就已经生根发芽了,经过一个下午的酝酿,此时已长成了遮天蔽日的藤蔓,将其缠绕其中。

    韩长青果然在觊觎他的妻子,也不知谁给他的胆子!身边已经有两个女人为他争风吃醋,他居然还有闲心来画他的妻子?!看来是不太忙啊,既然如此,干脆让你忙点好了。

    沐言风转头看了看黑衣人,沉声问道:“只有这两幅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听出他的声音,似乎有些牙咬切齿,头越发地低了下去,恭敬地回道:“之前临安公主好像派人去过,韩长青有所察觉,就将画藏得更隐秘了一些,而且守卫也增加了不少。我们花了很多心思,才弄到这两幅。国师,小人无能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闻言,摆了摆手,“罢了,既是如此,就先不处理这事了。你们想办法给他找点事做,看韩长青还挺清闲的,清闲到整日里画我的妻子!”

    黑衣人只觉一股冷气袭来,浑身都抖了抖,急忙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沐言风将那两幅画拿在手中,仔细端详了半天,终于将其放在灯芯的火苗上,倏忽变作黑色的碎屑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他的眉头微挑,嘴角露一抹冷笑。

    光阴韶过,不觉秋去冬来。

    赵缨络挺着个大肚子,躺在铺着鹿皮的软塌。沐言风坐在她身旁,正给她喂刚刚做好的红豆花生酥。她的身前是九霄,坐在软凳上帮她捏着腿,身后站着绿绮,正在给她捏着肩。

    现在赵缨络已经怀胎九个多月,身体有些臃肿,吃喝睡都不是很方便,每天身体还有些酸疼。她正吃得开心,突然低声叫了一下。

    沐言风当即如临大敌,紧张地问:“娇娇,你怎么了?可是烫到了?”

    赵缨络看着他紧张的样子,不觉好笑,原来一直冷静自持的国师大人,也有害怕紧张的时候。她甜甜地笑了,“刚刚被踢了一脚,总觉得这孩子太闹腾,估计是手脚并用,每日里都好像好几个在闹腾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闻言,终于松了口气,轻笑一声,低下身去,将头贴在赵缨络的肚子上,果然听到了“咚咚咚”的声音,唇角不觉又是一挑,“果然是个调皮的小家伙,估计是太过思念娘亲,想要快点出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轻轻抚着沐言风的侧脸,娇笑道:“应该也思念你,毕竟你可是国师大人,每日听着身边的人夸赞你,估计早就仰慕你了,恨不得立刻出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躺在沐言风怀中,刚刚朦胧睡去,就梦见彩虹自天而下,盘绕床柱,闪烁放光,未几,化为流星,堕于地上,有声如雷。她受惊而醒,倏忽睁开眼睛,身体轻微地动了动。

    沐言风一直轻轻抚着她的背,哄她入睡,眼见着她慢慢睡去,却突然睁开眼睛。他不觉一怔,轻声问道:“娇娇,怎么了?为何突然惊醒?又做噩梦了吗?”

    赵缨络刚想回话,就感觉到一阵腹痛,挣扎着说:“我可能要生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就再无他话。

    沐言风当即把她放平,一边穿衣往外走,一边安慰道:“娇娇,别怕,稳婆都在别院等着呢,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他让绿绮去叫产婆,又让九霄去通知老夫人,然后回到床前,握着赵缨络的手。一边给她擦额头上浸出的汗,一边低声说道:“娇娇,不要怕,夫君在这里呢。先忍着点,娇娇,稳婆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片刻时间,三个稳婆已经踏进屋内,一个忙着准备各种用具,一个跑去端热水,一个站在床前,低声对着沐言风说:“国师大人,您还是先出去吧,有我们在呢,夫人定不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在赵缨络的额头上落下一吻,低声说道:“娇娇,你是最棒的母亲,我就在外间等着,有什么事就会即刻进来,不要怕啊。”说罢,看着她有些忍痛的脸,一步步退出屋门。

    他刚刚出来,就看到老夫人被林嬷嬷搀扶着走过来,也是一脸的紧张,走到近前,直接问道:“永嘉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沐言风低声回道:“稳婆刚刚进去,具体情况还不知道,我们还是在外面稍后片刻。竹安,给老夫人搬把椅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也是心急如焚,生怕出什么问题,但毕竟年纪大了,站不得太长时间,只好坐在椅子上慢慢等。

    沐言风听着屋内传来的嘶吼声,真是胆战心惊,又不禁心疼万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赵缨络的叫声越发撕心裂肺,稳婆的声音也不断传出,“夫人,您再使些力,眼看已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在门外来回走着,听到赵缨络的叫声,恨不得破门而入。过了片刻,只听“哇”地一声,他突然就愣住了,停下了脚步,生了?

    他正欲破门而入,就被门口一个稳婆拦住了,“国师大人,现在还不能进!夫人还未生产完!”说罢,门一关,又疾步跑进去了,只听屋内杂乱的脚步,好像有什么事突然发生,显得有些慌乱。

    沐言风见此,心中越发害怕,刚刚不是已经听到孩子的啼哭声了吗?为何还未结束,难道是娇娇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?真是越想越害怕,越发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    老夫人在听到那一声孩子的哭叫时,就站了起来,也走至门前,但见房门紧闭,儿子又被推了出来,心中咯噔一下。

    老夫人毕竟是个妇人,这种事见多了,她看了一眼身边的林嬷嬷,同样是担忧的神色,儿媳妇不会是生完孩子后大出血吧?!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