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心肝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心肝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赵雅琴被赵缨络说得面红耳赤,一句话也反驳不出,伸着手指抖啊抖,眼中含着泪,愤恨地看着她。过了片刻方颤抖地说道:“既是如此,韩长青为何要画你的画像?!全部是你,都是你!”

    说道最后,已经有些竭斯底里了,恨不得扑上前来,咬赵缨络一口。

    绿绮和九霄见状,有些紧张地一左一右紧紧护着赵缨络,生怕这疯魔的临安公主突然扑上来。

    赵缨络听到她的话,也是心头一惊,完全没想到竟会发生这种事。她暗自镇定一番,仍旧说着:“他画不画我,那是他的事儿,你若是实在好奇,可以去问他本人啊,跑来我跟前撒什么野!我现在已经嫁给了国师大人,自不会再看上其他任何人!

    论长相,国师大人是大夏公认的最俊美绝伦的人;论才学,国师大人更是文武双全,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无人能及;论出身,国师大人更是出身在国师世家,从建国之初就受世代帝王尊崇,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现在我们两人琴瑟和谐,蜜里调油。既然已有珠玉,我为何要去捡那路边的破铜烂铁!不过是能入眼,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去稀罕吗?!

    再说了,我长得如此倾国倾城,暗地里惦记我的,多如过江之鲫,都能绕上京城一圈了,若是每一个姑娘都跑来质问我,为何勾搭她男人,你觉得我会理睬吗?!

    我脑子有病啊,放着国师大人的盛世美颜不看,天天跑去看那些歪瓜裂枣!我不知道你是脑袋抽了,还是精神不太正常,会跑过来问我这种愚蠢的问题。

    再者说,我如今身怀六甲,每日恨不得院子都不出,哪里有闲心去见阿猫阿狗,你以为人人都跟你想得一样啊,那心得有多大啊!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清闲,到处听些闲言碎语,再跑去质问他人!

    当初你来求我,让我帮你撮合你和韩长青,我可是一口就答应了,连个不字都未提!如今你不是已经和韩长青定了亲吗,你不但不感激我,还跑来质疑我,当真是狼心狗肺啊!

    皇妹啊,别怪我没提醒你,你若是还这么拎不清,也只能天天被人当枪使了,也许有一天,自己怎么死的,你都不知道!我知道你从小就嫉妒我,我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懒得跟你计较而已。并不是说我好欺负,我会一直放纵你,你最好想明白这点!

    以后有什么破事,都不要再来烦我了,你们夫妻俩真是沆瀣一气,我一个都不想见!绿绮,九霄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看赵雅琴涨成猪肝色的脸,直接扶着绿绮走了。

    绿绮和九霄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出了惊艳,公主威武。

    赵缨络刚走出几步,沐言风就迎了过来,直接伸手揽着她的腰,另一只手帮她顺着胸前,笑着说:“娇娇,我才发现,你好生厉害,为夫真是为你感到骄傲!不过这种破事,不值得生气!这种看不清事儿的人,也不值得烦心,以后都一概不理就是!让他们自生自灭,早晚玩火**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听了这席话,心中不觉好笑,看到妻子发飙,还在一旁鼓掌,国师大人,你的操守呢!她娇嗔的看了他一眼,并未答话。

    沐言风被她这风情万种的一眼,看得心头起火,不觉收紧了手臂,越发将她揽在怀里,又接着说道:“刚刚我隐约听到了一句,‘放着国师大人的盛世美颜不看,天天跑去看歪瓜裂枣’,原来我在娇娇心里,地位那么高。娇娇,你说说看,为夫在你心里到底是何地位?”

    平时在外面一脸冷漠阴寒的国师大人,在妻子跟前,秒变温柔夫君,当真是有些受不住这热情啊。赵缨络对于他的温柔攻势,向来没有抵抗力。当即踮起脚尖,樱桃小口主动贴向沐言风淡粉色的薄唇,丁香小舌钻进去,四处撩拨。

    沐言风立刻反客为主,双手搂住她的腰,护住她的肚子,加深了这个吻。只觉唇齿生香,甜唾溶心,鼻子里都是她的味道,心里酥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他吻着赵缨络,看着她紧闭的双眼,长长的鸦翅一般的睫毛,投下一片阴影。正自沉醉着,忽然转了转眼珠,朝不远处的树丛看去,眼中闪过一抹暗光。

    待一吻结束,赵缨络还有些星眼朦胧,看着国师大人的盛世美颜,娇声说道:“你在我心里就是最好的,你是我的心,你是我的肝,你就是我的无价珠宝儿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听了她的话,只觉心里突然被填满了,那冰封的心已经被照进来的阳光彻底融化了,此生再无所求!他揽着赵缨络,跳动着久久不能平静的心,两人朝清风院走去。

    赵雅琴看着两人双双离去的背影,跺了几下脚,也转头离去。

    没有人注意到,刚刚两人谈话的地方,有一片茂密树丛,里面有一双幽深的眼眸,一直注视着两人。

    此时见大家都已散去,韩长青慢慢地走出来,脸上表情莫名,似有悲愤,又似有一抹心痛。他看着赵缨络离去的方向,久久未移动一下脚步。

    他有些自嘲地喃喃道:“原来在你心中,他就是你的心肝,而我呢?只是路边丢弃的破铜烂铁,只是无人问津的阿猫阿狗,哈哈哈。我长那么大,倒还是头一次听到这种评价。赵缨络,你果然是不一般,真不知我到底做了什么,竟让你这么不待见。”

    韩长青一边慢慢地往前走着,一边唏嘘不已,只觉心都被人挖了个洞,再也听不到心跳的声音,也许这就是哀莫大于心死吧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