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伤情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伤情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沐言风实在不知该如何作答,总不能把事实告诉她,万一她误会了他当初求娶的初衷怎么办?还是不要告诉她好了,当即搪塞道:“我就是说可能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看了看沐言风那挣扎的表情,实在理解不了他,但也未多问,又开始轻抚她的肚子,一脸的微笑。

    沐言风赶紧岔开这个话题,小声说道:“之前让人去靖王府告知你有孕之事的时候,靖王妃特地让人捎来了一张花帖,说是邀你去赏花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当即喜笑颜开,口中说道:“自从八皇兄成亲那日,远远地看了一眼新娘子,至今两个多月了,还没跟这个嫂嫂说过话呢。正好趁此机会,好好地跟嫂嫂说道说道。”

    靖王赵煊因是皇帝赵昶的亲弟弟,赵昶登基后,并未将其派去封地,而是在上京城中辟了一个靖王府。两个月前,赵煊迎娶了表妹萧茹云,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,结为夫妻,自是美事一桩。

    提起这个表姐,赵缨络心中满怀愧疚。那一切,她不能忘,也忘不掉,午夜梦回,仍时时缠绕,这种痛没有解药。

    上一世,赵煊死的时候,他和萧茹云才刚刚成亲一年,而且萧茹云已经身怀有孕。

    当萧茹云得知那个噩耗的时候,整个人都崩溃了,她不知道他的夫君是如何死的,她抱着赵缨络的腿,哭得像个泪人。她一遍又一遍不停地问着:“煊表哥是怎么死的?怎么死的?你告诉我啊,洛儿。到底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赵缨络也哭得肝肠寸断,她抱着萧茹云,有些不知所措,她的心仿佛被架在火上烤,她没有勇气说出事实的真相。

    萧茹云哭得一抽一噎,说话也变得断断续续,“为什么?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煊表哥早上出门的时候,还说要给我带撷芳楼的馄饨回来,为什么会这样?明明早上走的时候,还是生龙活虎的,为什么现在就变成了一具冰凉的尸体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声声泣血,闻者落泪。

    赵缨络抱着她,一句句地重复着:“嫂嫂,对不起,嫂嫂,对不起。”如果可以,她真的很想代替赵煊去死,那时候她这样想着。

    萧茹云突然从她怀中挣扎出去,爬到赵煊的尸体旁,她看着他,温柔缱绻。她摸着他的五官轮廓,一遍又一遍,一边抚摸着,一边小声地唠叨着,好像在和赵煊闲话家常一般。

    “煊表哥,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想吃撷芳楼的馄饨吗?因为我最近有些爱吃酸呢,我想等你为我买来馄饨,就当面告诉你,我有宝宝了。你知道吗,煊表哥,你要当父亲了,你开不开心?”

    赵缨络一听“宝宝”二字,一张小脸蓦地煞白,只觉整个人都跌进了冰窟窿里,浑身一僵,心上蓦地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。她捂住胸口,痛得趴在地上,哽咽难言。

    萧茹云并未发现她的异常,只是专心致志地轻抚着赵煊,声音好似四月里的春风,温暖清爽,“煊表哥,我说,你要当父亲了,你开不开心?你为什么不回答?为什么不回答?你明明说要给我带馄饨回来的,你这个骗子,不守信用!你若是再不起来,我就真的要生你气咯。”说罢,捏了捏赵煊僵硬的脸颊。

    萧茹云的泪好似已经流尽了,再也没有泪水溢出眼眶,她整个人仿佛瞬间被抽走了魂魄一般,双目无神,只呆呆地看着地上的赵煊。

    “煊表哥,你不要再睡了,好不好?我还等着跟你一起为宝宝取名字呢?你说叫什么名字好呢?哦,对了,煊表哥,还没有问过你,你是喜欢男孩儿,还是女孩儿?我喜欢男孩儿呢,我想让宝宝像你一样聪明睿智,温柔体贴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越听,心中越是锥心的痛,她趴在地上,捂住耳朵,仿佛再也无法承受这种痛,是她害得八皇兄一家生离死别,是她害得嫂嫂这般生不如死,是她害得嫂嫂肚中的孩儿没有了父王,都是她!

    萧茹云将头贴在赵煊的胸口,缓缓说道:“所以,煊表哥,你赶紧起来看看我们啊,你怎么忍心扔下我?你明明知道我什么都不会的,你总是说我只会闯祸,惹你生气。若是你能醒来,云儿以后再也不调皮了,再也不惹你生气了,好不好?云儿以后会好好照顾咱们的孩儿,做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,你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萧茹云就那样絮絮叨叨了许久,终于体力不支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赵缨络的整个身体脱力向后倒去,砰的摔在地上,震碎一脸痛楚的泪。看着萧茹云惨白的脸,又看了看她的小腹,她喃喃说道:“皇兄,是络儿对不起你们,希望来世我可以当牛做马报答你们。如今络儿唯一能做的,就是保住你的血脉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狠厉,如今朝堂都被韩长青掌控着,皇帝哥哥重病在床,靠不住,只能她自己来想办法了。

    那时候赵缨络抱着破釜沉舟的心,将皇后留给她的最后一支影卫都派给了萧茹云,让她们务必将萧茹云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,从此隐姓埋名,将赵煊的孩子抚养长大。

    她给萧茹云留了一封书信,她怕萧茹云一时想不开会去给赵煊陪葬,那么皇兄最后的血脉就断了!

    影卫走后,赵缨络就被囚禁了起来,真正的孤立无援,成了韩长青任意拿捏的砧板上的鱼,但是她一点也不怕,因为她已经没有心了。没有心,就不会再害怕,再伤心,唯一刻在脑海里的只有“复仇”两个字,宁为玉碎不为瓦全。

    赵缨络不知道萧茹云最后到底怎么样了,是否平安地生下了孩子?是否已将他抚养长大?因为她已经香消玉殒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此时她也怀了宝宝,突然之间特别能够理解当时萧茹云的心情,即将为人母的喜悦,失去夫君的悲痛,那是一个弱女子难以承担的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