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出灵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出灵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待到皇帝出灵当日,赵缨络早早就起来了,穿了一套白色裙装,头发简单挽起,并无一个饰物。

    此时,赵缨络已是悲伤了几日,不吃不喝,早已粉颊消红,带减腰围,衣宽身窄,越发显得消瘦。让人看了,心生怜惜。

    沐言风看着眼前的形如弱柳的妻子,只觉心疼,不禁上前搂着她的腰,轻声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并未多言,只是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罢,两人携手而出。

    但见烈日当空,引幡人行在最前面,高举万民旗伞,后面跟着卤薄仪仗队。他们举着各种兵器、幡旗和各式各样的绸缎制作的“烧活”,浩浩荡荡,十分威风。

    紧跟在后的是抬着皇帝棺木的扛夫,他们身穿孝服,分三班轮流抬送。而棺木后面依次是全副武装的将士,文武百官,皇亲国戚和宗室队伍,车轿连绵不断。

    沐言风扶着赵缨络,跟在萧皇后、太子和八皇子身后,身旁不时传来诵经声。

    原是在送葬行列中,还夹有大批的和尚、道士、尼姑、道姑和喇嘛,他身着法衣,手执法器,不断地吹奏、诵经。

    待他们行至陵地时,已是一个时辰后。赵缨络有些体力不支,一直在轻轻地喘着粗气,本就身体虚弱,又走了那么些路。

    沐言风很是心疼地轻抚着她的背,柔声嘱咐道:“娇娇,你在此等着,我去前面宣读入葬词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点了点头,看着他往前行去。她看着那巨大的碧玉棺椁,里面躺着的是她的父皇,她的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,悲伤难抑。

    沐言风宣读完入葬词,扛夫方将皇帝的棺木送至地宫,然后闭陵,众人回京。

    赵缨络本就伤心多日,闷闷不乐,茶饭无心,身体轻减不少。今日又哭了一天,晚间刚刚回到清风院,早已体力不支,躺在床上有些昏昏沉沉。

    她的脑子里闪过许多画面,一会儿是父皇手把手教她习字,一会儿是父皇抱着小小的她给他讲故事,一会儿是将她架在脖子上,带着她在宫内玩,她的眼角不觉湿润,打湿了身下的枕头。

    沐言风在她身边躺下,轻柔地在她额头吻了一下,又将她眼角的泪珠吻尽,抚了抚她披散的墨色长发,将她搂在怀中。一边轻拍着她的背,一边抱着她慢慢睡去。

    待赵缨络呼吸均匀,他轻轻地走下床来,披衣而起。

    清风院,书房。

    夜凉如水,月光透过朱红的雕花木窗透进来,织锦屏风后,青釉莲花形香炉里香气袅袅。

    沐言风站在窗前,身披一身宽大白袍,他的面容沉浸在月光中,青丝如瀑,披在身后,整个人闪着淡淡的光晕,好似暗夜中的罂粟花,那层层迭迭的火焰色繁复花朵随风鼓动。

    他看着面前站着的黑衣男子,淡淡道:“最近韩长青那边怎么样了?十日后,就是太子登基之日,切不可出现任何纰漏。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闻言,沉声回道:“自从上次您吩咐后,已将手下全部调出,将三年来韩长青拉拢的官员名单全部查清。”说罢,递上一个墨色的小册子。

    沐言风接过册子,走回桌前,认真看着,片刻后,说道:“这些人,可都一一提点过了?”

    黑衣男子恭敬回道:“除了兵部侍郎莫北捷,其他人都已经站在我们这边了。毕竟我们手中掌握着大多数人的把柄,他们不敢不从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闻言,墨玉般的眸底骤然就弥漫了一点深浓色泽,好似地狱幽火,轻轻念着:“莫北捷?就是之前在西北跟着韩长青一起打拼的他的副将?”

    黑衣人回道:“正是此人,他原本只是咸阳城的一个孤儿,后被韩长青偶然救起,此后一直跟着他。三年前韩长青被调回上京,他也因为功勋卓着被升为正五品的武德将军。三年来,受韩长青暗中提拔,如今已是正三品的兵部侍郎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沉声道:“既然是同流合污,就一定会有马脚露出来。他是韩长青的左膀右臂,暗地里肯定没少为他做黑心事,你继续收集他的罪状,然后交给刑部。刑部侍郎杜文轩一直跟他有隙,可加以利用,既然困了,咱们就给他送个枕头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眼中闪过一道光,点头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心中甚是不解,为何主子突然之间开始处处针对韩长青,明明以前两人从未有过任何过节,但是这不是他该问的,他只要好好办事就行了。

    沐言风沉吟半晌,又问道:“七皇子最近在干什么?他和韩长青见的次数多吗?”

    黑衣人恭敬答道:“七皇子因为要守孝,行为举止收敛了不少,也不去烟花酒楼了。韩长青曾经私下找过他两次,不知谈了些什么,蒋贵妃那边倒是没什么动静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点头说道:“嗯,这几日最是关键,一定要牢牢盯住了,切不可出任何纰漏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点头称是,顷刻间又消失地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沐言风将墨色的小册子,装在书架后的暗箱内,方缓步回房去了。

    自从皇帝驾崩后,赵缨络就甚少出清风院,心中郁郁不乐,茶饭减少,睡眠不安。

    沐言风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,每日陪着她,想方设法地让她多吃一些。

    又一日,沐言风见赵缨络坐在沉香椅上,侧身靠着花梨桌,袖口锦缎如同水波般寸寸滑开,露出玉色手指,洁白如霜雪,有一种妩媚神情,令人难书难描。

    他手中提着一只篮子,不觉加快脚步,轻轻走到她身边,笑着说:“娇娇,快看,我给你寻了个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看着他缓步走来,心知这段时间她心中不乐,他也跟着受苦,每日里就知道想着法儿的哄她开心。看着他日渐瘦削的脸,不觉心疼,他才是真的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啊。国师大人虽说平日里话不多,也不爱说情话,但是却非常细心,特别会照顾人。

    每次看到沐言风,赵缨络都觉得她是捡到宝了,把上一世和这一世所有的好运都加到一起,她才会和这人在一起吧,当真是海内易求无价宝,世间难得有"qing ren"。

    沐言风见赵缨络在出神,不觉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蛋。虽说这段时间赵缨络轻减不少,却是人比黄花,更觉妩媚,他不禁轻声说道:“想什么呢?那么出神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