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娇娇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娇娇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沐言风看了看她紧张的神情,唇角一勾,黑眸深不见底,继续说道:“那么,为今之计,也只有一个办法了,那就是假戏真做。反正你已经假戏真做了,我虽吃了些亏,却也是没有其他办法了。如今为了我们国师府的世代传承,也只能如此了。只是不知,公主你愿不愿意?”

    赵缨络听了这番话,心中简直如灌了蜜糖一般,每一条神经都充满了喜悦,这不正合她意吗?这个神仙一般的男人,以后就是她的啦!不费吹灰之力就得到一个挡鬼盾,以后再也不怕各路小鬼了!那满屋的金银珠宝也是她的啦!啊哈哈哈!

    赵缨络心中虽是欣喜若狂,面上却极力压制,只得捏了捏嗓子,假装平静地说道:“国师大人,祸既然是我闯出来的,理应由我来负起责任!睡了你,就要为你负责到底,我是一个有担当的公主!为今之计,也只有假戏真做了。以后我定会好好照顾国师大人,不会让你受到丝毫委屈的!”

    沐言风看着她流光溢彩的眸子,里面折射着兴奋的光,他很配合地点了点头,过得片刻又说道:“咱们既然已经成亲,以后就不用如此生疏的称呼对方,你可唤我风郎,或是夫君。你可有乳名?”

    赵缨络暗自咀嚼了一番,风郎,夫君,突然就如三伏天里吹了风,舒爽无比。但是想到她的乳名,又有些害羞,糯糯说道:“小时候,父皇母后都唤我娇娇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看着她,忽而浅浅一笑,清雅绝伦,“好,以后我就叫你‘娇娇’,不再叫‘络儿’了,你就是我的娇娇,独一无二的娇娇。”

    柔和清润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,仿佛有根羽毛扫过心间,心痒难耐。从他的口中听到“娇娇”两个字,有种说不出的旖旎。赵缨络只觉心中一片酥麻,似是被藤蔓缠住,肆意生长攀爬,害羞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沐言风整了整散乱的寝衣,又将她身前的乱发拨到耳后,柔声说道:“娇娇,咱们要起床了,还要去给娘亲奉茶呢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还未从那声“娇娇”中回过神来,就见他已经下床了,只得小声说道:“夫君,我马上起。”

    沐言风第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娇娇软软的“夫君”二字,总觉得那声音宛转悠扬,如奏笙簧,如鸣琴瑟,不觉浑身舒爽。他转过头来,看着床上的赵缨络,嘴边挑起一丝笑意,“嗯,赶紧起来吧,还等着娇娇为我更衣呢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当即脸色爆红,直接爬了下来,走到近前,从屏风上取下衣袍。她仔细地研究了一下衣袍的样式,然后走到沐言风背后,小心地将衣袍给他穿上。又转至他身前,踮起脚尖,帮他整理衣领。

    要说服侍人穿衣,赵缨络当真是前世今生第一次,心中还有些战战兢兢,生怕被沐言风笑话,每一步都显得越发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待衣袍穿好,又取来玉带,双手绕至他身后,慢慢地拉扯过来。赵缨络只觉整个身体都贴在他身上,鼻尖闻到淡淡的兰草香气,身体不禁有些发热,心头小鹿跳得越发欢脱了。

    沐言风只觉身前突然一片温热贴上来,一缕幽香扑进鼻内,沁入脑海。他低头看着赵缨络,面似桃花含露,体如白雪团成,眼横秋波黛眉清,突然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冲动。

    他俯下头去,在她朱唇上甜甜地接了一个吻。先是浅浅描画她优美的唇形,又顶开牙关,含住她的丁香小舌逗弄吸吮,越发甜美,不觉深入到喉咙边缘。待她脸颊憋得通红,方退出来,温柔地吻她柔软湿滑的唇瓣,反反复复。

    赵缨络先是一愣,睁大了眼睛,待小舌被他擒住,方缓缓地闭上眼睛,双手紧紧地揽着他的脖子,跟着他起舞。他的唇有些微凉,如他本人一般,却有一阵淡淡兰香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虽说昨日她已经将这妖孽国师睡了,但是脑子里却没有一丝记忆啊!如今突然被吻,俄顷之间,只觉清凉之气,直达肺腑,心头微颤,直到她完全被他的味道占据,感觉有些喘不上气。

    沐言风满头青丝从耳侧滑下,丝绸般贴着她的侧脸,带着玉一般的清凉。片刻后,才放开她的唇,贴到她的耳边,魅惑道:“小傻瓜,你居然不会换气。”

    赵缨络还沉浸在那个吻中,呆呆的。此时听他如此说,脸色涨红,又不愿输下阵来,昂着一张粉红的小脸,红唇如胭脂般,微微嘟起,“谁说我不会换气的,我只是刚刚太过紧张,一时之间忘记了。”

    她还想再多解释几句,就见沐言风已经笑着走出屋去,气得跺了两下脚。

    赵缨络的俏脸早已红成凤仙花色,天哪,明明吻了人家那么久,还嫌弃我不会换气,哼,大坏蛋!

    过得片刻,待心跳恢复正常,赵缨络才唤丫鬟进来梳洗打扮,自不必提。

    却说国师府花园内,一个小童正在弯腰挖坑,旁边放着一只碗。旁边小道上有一丫鬟经过,好奇问道:“竹安,你在干嘛呢?”

    那唇红齿白的小童一边费力地挖着坑,一边回道:“杜娟姐姐,我打算把这碗埋了。”

    杜娟不解地问道:“好好一只玉碗为何要埋了?”

    竹安当即也皱起眉头,低低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知,今日一大早,国师大人亲自将宝石粉等混合,调了这红色的颜料,也不知用来干嘛的。过了许久,才从屋内出来,只说让我找个地方埋了,切不可告诉他人。杜娟姐姐,你一定不要说出去啊。”

    杜娟当即笑道:“国师大人乃是天人,他所做之事,不是一般人能懂的。我定不会说出去的,放心吧。那你慢慢埋吧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竹安点了点头,继续挖坑埋碗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