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情思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情思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沐言风未曾想到他不过说了一句话,赵缨络反应却是这般强烈,看着那梨花暴雨般的眼泪攻势,心上涌起淡淡的怜惜,他忽而想到了初见她时的场景。

    沐言风从小就被选为国师接班人,接受各种教导,每日里就是读书、占卜,与其他人接触的不多。就算是与他人交流,除非有必要,否则一句话都不愿多说。而对于女人,接触的就更少了,偶尔会有表达爱慕的,他就一句话“不”,就把人气走了,而永嘉公主算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沐言风第一次见到赵缨络的时候,是在御花园中,那时他刚刚入宫一个月。那日下着大雨,他从宫外回来,路过御花园时隐约看到一抹红影躲在一处假山后。他的目光被吸引,撑着伞缓缓行去,本以为是一只红毛狐狸,走得近了才看清,竟是一个玉雪可爱的女娃娃。她浑身衣服湿透,哆哆嗦嗦团成一团,一张粉嘟嘟的小脸有些可怜兮兮地皱起来。

    他蹲下身去,解开披风,罩在她身上,轻声问道:“你是哪里的小姑娘?为何会在此处?”

    玉娃娃低着头,肉嘟嘟的小胖手捏在一起,糯糯说道:“我和宫女一起玩躲猫猫,后来躲在这里不小心睡着啦,我是被大雨淋醒的,我好害怕,大哥哥。”

    他看她衣着华贵,定不是普通人,遂问道:“你住在哪里?大哥哥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玉娃娃皱巴巴的包子脸闻言立刻抬起,她张嘴笑起来,缺了两颗门牙,糯糯说道:“我住在重华宫。”

    他看着她那漏风的小奶牙,看上去特别喜庆,忍不住笑了起来,他把她抱在怀里,一手托着她,一手撑着伞,一大一小行走在雨幕中。

    玉娃娃紧紧地抱着他的脖子,低声说道:“大哥哥你长得真好看,心地又那么善良,等我长大了娶你当妻子可好。绿绮说,如果喜欢一个人,就可以结成夫妻,生活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他低头,看着她认真的包子脸,笑着说:“好啊,我等你来娶我。”

    彼时,她四岁,懵懂不知世事,他十岁,初初入宫。本以为不过一句玩笑话,却从此上了心。

    第二次是什么时候见的呢?

    记得有一次皇宫讲学,赵缨络穿着火红的公主袍服,梳着双环髻,坐在太子身边,一尊琉璃娃娃一般,瞪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,仰望着台上的他。沐言风缓缓讲述着古时礼法,眼角余光看着她,台下小小的她一直专注且认真地看着他。不知是因为他人长得好看,还是因为他的古书讲得好。

    彼时,她在台下,他在台上,她七岁,他十三岁。她艳红如火,有着皇家公主与生俱来的张扬肆意,他儒雅清润,有着国师不可比拟的气度芳华。

    一晃又是三年。

    一日,赵缨络跟着皇后回外祖家,路上偶遇一道士。那道士见了她,只说其身份贵重,富贵滔天,但红颜薄命!皇后一听,心中震惊,回到宫里,就带着她去见了沐言风,让他帮忙推测命盘。

    她仍是一身红衣,五官已经稍稍长开,颜若朝华,带着少女的轻灵狡黠。看着他时有些少女的娇羞,只是不知是否还记得小时候的誓言。他耗两年功力打开天眼,也仅仅看出她十七岁时,命中有一大劫,但结果如何,却未测出。彼时,她初初长成,他初露锋芒,她十岁,他十六岁。

    第四次再见就是昨日了,太子赵昶来寻他,说赵缨络昏迷不醒。

    沐言风匆匆赶去,见她躺在床上,脸色惨白,毫无生机,没有往日的红裙艳裳,好像一朵即将凋零的牡丹花。他心中大震,明明测出的是十七岁有一劫,为何竟提前了两年?他又耗费心力再次打开天眼,但却什么也窥探不到了,属于她的光带一片空白,没有任何文字或图案!

    沐言风心中疑惑,却也无计可施,看着那张惨白的小脸,心中竟有些抽疼,不知是因为小时候的那句戏言,还是因为心底的缺失。总觉得他和她之间,应该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。两次开天眼都是为了她,她就是他命中的劫难,桃花劫!

    正自无计可施之时,却见室内走进一行人,行在最后的那个御医,身上祥瑞之气特别重,待仔细看时,却好像周身有屏障一般,完全看不清楚。不出所料,最后是那人救醒了赵缨络!

    看到她朦胧转醒,他提在嗓子眼的那口气终于松了下来。那时才惊觉,他竟紧张地双手都是汗!心里有个声音,他怕从此以后失去她!他又看了她两眼,方和太子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沐言风本以为此后仍是和以前一样,两人再不会有什么过多的联系,今日却听小童来报,永嘉公主来了。他只觉心头一跳,不知是欣喜,还是惆怅。

    再次看到她的时候,沐言风心中涌起无尽的喜悦,却努力装出平日的平淡表情。两人只说了几句话,但是他知道,病愈之后,她再也不记得他了。估计在她心里,昨日那才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吧。

    面对这个事实,沐言风的心中突然生出一些气怒,本不欲理她,却听到她说,皇后已经给她选好了驸马!他虽然搞不清楚对赵缨络到底是什么感情,但是听到那话时,仍是有些焦躁。

    他心里一直有个声音在呐喊,不可以!但是还有另一个声音也在叫嚣,凭什么不可以,你有什么立场反对!好像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交战,一个穿白衣的沐言风主张破坏亲事,遵从内心;一个穿黑衣的沐言风主张坐视不理,坚持国师立场。最后穿黑衣的沐言风占据了上风,只因为他说,你的命定之人根本不是她,为何还要苦苦挣扎!这样做,只会害人害己!

    沐言风低叹一声,是啊,她并不是我的命定之人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