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凤求凰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凤求凰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林汝默听到有踩雪的吱吱声,当即掀开车帘,就看到了自己心心念念之人。

    但见贾雨婷脚上蹬着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,身上罩了一件大红羽纱面白狐皮里的鹤氅,腰间束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,头上罩着雪帽,正朝自己款款走来,遥望如出水芙蓉,娇艳无比。

    渐行渐近,便觉光彩照耀,使人目眩神迷,不敢逼视。及至停睛细看,丰容靓饰,艳绝尘寰,林汝默只觉心中小鹿噗通乱跳,竟有些脸红。

    贾雨婷抬头正望着那马车,突见一人掀帘而起,正是自己朝思暮想之人,当即绽开一抹笑颜,仿若白雪中的一株红梅,令人难忘。她急急走上前去,小声问道:“不是说,天香楼见、见吗?为何到、到府上来了?”

    林汝默握住她通红的小手,将之抱上车来,又把那小手塞在自己手中暖着,方缓缓说道:“今日醒来,见下了大雪,怕你出门不便,就过来接你了。今日既然下雪,咱们就不去天香楼了,有个地方要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贾雨婷第一次见林汝默如此神神秘秘的,不觉心中好奇,但更多的却是兴奋。只要是和你在一起,去哪里都好。

    林汝默看着近在咫尺的娇艳脸颊,感觉被蛊惑一般,当即紧紧抱着贾雨婷,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昨日我就听说了,你在皇上的万寿宴上,一舞动天下,珠缨旋转星宿摇,花蔓抖擞龙蛇动,现在整个上京城的人都知道了。我心中万分后悔,竟未能亲眼看到。墨墨,你如此光华耀眼,被人抢走怎么办?”

    贾雨婷一听,心中自是甜如蜜,这是在吃醋吗?当即娇笑道:“汝默哥哥,你若是喜欢,一会儿我只为你一人跳如何?再者,能住进我心里的,世间唯有你一人而已,又怎会被他人抢去。”

    林汝默一听,遂拨去忧容,变为喜色,低头在她香腮上一亲,只觉一阵幽芳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贾雨婷只觉脸颊一片温热,好像有什么软软的东西在自己脸上一触即分,难道是如墨哥哥亲了自己?想到此处,当即脸红过耳,窝在林汝默怀中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又过片刻,马车已经停下,林汝默扶着贾雨婷下得车来。贾雨婷抬头一看,但见一座雕梁画栋的宅子,堂开绿野,阁起凌烟,当真是锦绣丛中,风送到画眉声巧,金银堆里,日映出琪树花香。她不觉惊奇,低声问道:“汝默哥哥,这是谁家院子?”

    林汝默一手拦着她的腰肢,另一手撑着青绸油伞,慢慢朝里走去。一边走一边说着,“我虽然在上京没什么靠山,但是家中却很是富足,家中长辈听闻我中意与于你,便叫人在这里盖了一座院子,以后可以当做我们的别院。你什么时候想要赏玩,就可以过来。”

    贾雨婷被他牵着,径直往里面走,看湖光雪景,瑶林琼树,翠峰似玉,画亦不如。再进数步,渐向北边,平坦宽豁,两边飞楼插空,雕甍绣槛,如今被大雪覆盖着,仍是遮不住的光鲜亮丽。

    往东转弯,两边是抄手游廊,当中是东西的穿堂,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插屏,转过插屏,小小的三间厅,厅后就是后面的正房大院。正面五间上房,皆雕梁画栋,两边厢房鹿顶耳房钻山,四通八达,轩昂壮丽。

    林汝默牵着贾雨婷继续朝前走去,看来并非是要进屋观赏,顺着后院卵石小道转过去,已闻得一股寒香扑鼻。贾雨婷抬头一看,却是绵延几里的红梅,当真如胭脂一般,映着雪色,分外显得精神,好不有趣。贾雨婷已经惊呆了,即使见惯了府中和皇宫的富丽堂皇,仍是被这院子的奢华惊到了,当真是光摇朱户金铺地,雪照琼窗玉作宫,看来汝默哥哥家里不是一般的富足啊。原来自己无意中竟捡了个大金山啊,睡觉都要乐醒了!

    贾雨婷偷偷看着林汝默,娇笑着问,“汝默哥哥,咱们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    林汝默看了她一眼,当即抬手一指,但见红梅尽头,隐约有一小屋。待走得近了,更是惊诧,这精致的小屋竟是盖在一个傍山临水河滩之上,一带几间茅檐土壁,横篱竹牖,推窗便可垂钓,三面是芦苇掩覆,一面正对着梅林。穿过梅林小径,再过竹桥,便是小屋的正门了。

    贾雨婷当真是欢喜异常,这可真是一个赏雪观梅的好去处啊!走至檐下,抬头见上面悬一匾,龙飞凤舞地写着“依雪庭”。但见那匾额仍是崭新的,没想到昨日自己刚得了封号,今日就被写到匾额上了!贾雨婷心中更是惊诧,“汝默哥哥,你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林汝默将她牵至庭内,帮她取下雪帽,除去外面的大氅,方说道:“既是送你的宅子,自然处处都要以你为主,你可还喜欢?”

    贾雨婷连忙点头,何止是喜欢,简直是喜欢的要命啊,这是汝默哥哥送我的宅子!这是以后我和如墨哥哥一起生活的地方,自是其他任何地方都不可比的!她笑颜如花,当即说道:“非常喜欢!汝默哥哥,我要为你,跳一支舞,名叫,凤求凰,是我新编的,只给你,一人看。”

    林汝默看着她艳若红梅的脸蛋,眼中也现出开心的光,当即说道:“我们竟想到一起去了,我亦为你作了一曲凤求凰。”说罢,从怀中掏出一玉笛,玉色温润有光,不似凡品。贾雨婷观之,不觉以手抚之,微觉暖气袭衣,方知笛乃为暖玉所制,冬日吹之,一室尽温,真无价之宝也。

    这边林汝默按拍依声,吹了一曲,笛声嘹亮,响遏行云。贾雨婷听着拍子,不觉舞起,飘然转旋回雪轻,嫣然纵送游龙惊,小垂手后柳无力,斜曳裙时云欲生。她身着一袭红衣,围着林汝默,旋转、踮脚、漫步,华筵九秋暮,飞袂拂**,翩如兰苕翠,宛如游龙举,飞去逐惊鸿,当真如一只火凤一般,翩翩起舞,。两人一动一静,一吹一舞,鸾凤和鸣,笛与舞相和,当真好花风袅一枝亲,画堂香暖不胜春。

    贾雨婷舞罢,翠钿欹斜,云鬓低垂,微闻"jiao chuan",略现红晕,含情脉脉地看着林汝默。林汝默也是一曲毕,看着她晕红的脸颊,当即伸手揽过她的杨柳腰,俯下脖子去,在她珠唇上甜甜接了一个吻,不觉灵犀一点,美爱无加,麝兰半吐,脂香满唇。

    一吻罢,贾雨婷只觉浑身无力,星眼迷蒙,只闻耳边林汝默的低哑嗓音,“墨墨,有凤求凰,鸾凤和鸣,但愿与你白头偕老。”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