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爱痴狂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爱痴狂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热闹的街头,人来人往,不时有人交头接耳。一露天酒馆外,坐着一圈吃酒的人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宁国公府二房的嫡小姐贾雨婷撞柱子了!”一青衫公子一脸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听说了,现在整个上京都传遍了,贾雨婷因为思慕武国公府嫡长孙祁汜,哭着要嫁给他,后被拒绝,一时伤心欲绝就撞柱子了。”一黑衣大汉也是一脸兴味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整个宁国公府也就这一个女娃儿,自然是千娇万宠,都是放在心尖儿上疼的,所以性子就有些张扬霸道,甚是骄纵。听说,这边刚被拒绝,那边回到府上就想不开撞柱子了,还真是个烈性子。”那青衫公子又接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如何了?醒来了吗?可还活着?”一白衣公子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知道了,听说御医都请过去了,好像目前还没有醒。”那黑衣大汉又接着道。

    落樱听到此处,嘴角牵出一丝笑意,朝宁国公府走去。

    待落樱行至宁国公府大门外,对着门口的守卫说:“我是云游的郎中,听闻你家小姐至今未醒,我能救活你家小姐。还要麻烦你去通传一二,只要按实说即可,倘若治不好,自是分文不取。”

    那守卫一听此话,立刻跑了进去,过得片刻,又匆匆回来,大声说道:“我家国公爷请您进去,请跟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落樱跟着那个守卫往里走,入门再往右侧前行数十米,便是抄手游廊,当中是穿堂,放着一个紫檀架子大理石的大插屏。转过插屏,小小的三间厅,厅后就是正房大院。正面五间上房,皆雕梁画栋,两边穿山游廊厢房,挂着各色鹦鹉、画眉等鸟雀。最右侧一间房的台矶之上,此时正站着几个穿红着绿的丫鬟,门口还有几个男人在焦急地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那几人看到落樱,皆迎上前来。当先一老者声音洪亮,直接问道:“您就是守卫说的那云游郎中?老人家可有把握救活我孙女?”宁国公看到落樱,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。

    落樱看着宁国公焦急的面庞,淡淡地点头,“倘若救不活,自是分文不取,您大可放心。”

    宁国公点了点头,示意她赶快进去。

    落樱拎着药箱走进屋去,然后就看到了满屋子盛妆丽服的夫人并各色丫鬟,看来这嫡小姐果真是个娇宠长大的,难怪性子如此烈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落樱走进来,迅速让开了一条道。落樱走到床前,便看到床上躺着一芳龄十四五岁的姑娘,额头被纱布包着,虽有些憔悴,却难掩柔弱的美。看着她昏睡的柔弱样子,很难想象是个任性的主儿。

    落樱从箱中取出一方白色透明纱帕,轻轻地放到那姑娘的手腕上,过了片刻,又将其收回。然后从怀中拿出一只通体乌黑的小瓶,她将小瓶置于女子鼻端,轻轻晃了晃,又迅速收回。

    过得片刻,床上躺着的姑娘眼皮动了动,悠悠转醒。

    屋里立刻炸开了锅一般,只听一个妇人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老太太,小姐真的醒了,您快看看。”便见一松枝绿衫子的嬷嬷跑去国公夫人跟前,准备搀起她往床前走去。

    这边国公夫人还没站起来,紧接着又有一声尖细的声音也响起,“夫人,夫人,小姐醒了。”这是个樱花粉裙子的丫鬟,她正搀着一丽装贵妇,应当是姑娘的娘亲。

    这边满屋子的人都争相往床边走去,好似去的晚了,那小姐会闭上眼睛似的。

    落樱的视线越过众人与刚睁开眼的贾雨婷对视了一下,然后错开。她告了退,就独自一人走出了屋子,又跟屋外等候的宁国公等人说了一下,然后才告辞朝大门迈去。

    “大夫,请留步,您还未收诊金呢。”落樱刚走几步,就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,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落樱淡淡道:“不必了,我也是顺手而为,没什么值得感谢的。”说完,消失在管家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这是白墨自己的选择,此世情缘如何,还要看她自己的造化。

    丢一魂爽灵者,性痴傻,想到此,落樱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红尘自有痴情者,莫笑痴情太痴狂,若非一番寒澈骨,那得梅花扑鼻香,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教人生死相许,看人间多少故事,最消魂梅花三弄。

    白墨原是西方青丘狐狸洞的一个小狐狸,在下界修行了近万年,方化人形。随后入天宫,成了司命星君府上的一个小仙,每日也就负责浇灌后院的果树,待花树结出果子,偶尔也会为星君酿些果酒。司命星君府上的果酒在天宫中都是出了名的,很多上仙都借着谈经论典的名义,前来讨酒喝。

    司命星君觉得这个小狐狸勤劳肯干,又聪明伶俐,想要提点一下她,遂命她去下界历情劫。情劫过了,自然就可封为上仙,也就有自己的府邸了。白墨本也不是个懒惰性子,听说此事后,就直接到下界去了。

    白墨寻了一个人迹罕至的深山,又在山中辟了一狐狸洞,然后就开始了修炼。转眼已是千年,就在白墨即将修成人形的时候,突然那一日山中来了好多猎户,寻到了狐狸洞,想要捉住白墨,扒了皮毛卖些银钱。白墨正是化形的关键时刻,一时心急,法力也施展不出,只能遁走。

    也不知是哪里,白墨支撑不住,躺在了路边。待她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是在一个人温暖的怀抱中,有些颠簸,应是在行驶的马车上。白墨闻到他身上淡淡的油墨香,应该是个书生,她的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,却只能看到那书生的白袍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一个时辰,马车停了下来,白墨听到车前有人在说话,“公子,前面就是浔阳城,咱们今晚就在此休息一晚,明日再接着赶路吧。”

    白墨的头顶当即传来了暖阳般的温润声音,“好,你且去找一间大一些的客栈,今日留宿一晚。”一边说着,一边还摸了摸狐狸的毛。

    马车又开始奔驰,少许时间后,再次停下,那公子抱着白墨走下马车,踏进客栈内,“乌瞳,你去让店家准备些吃食送到我的房间。”说罢,抱着狐狸上楼去了。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第三卷继续更新,么么哒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