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花中不知日月短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花中不知日月短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浮屠岛桃花庵碧水湖边,落樱将手伸入清凉的湖水中,不停地摆动,仿佛是在触摸爱人一般,动作轻柔。她静静地看着湖面,又仿佛是在透过湖面看着什么,口中喃喃自语,“我已经等了上万年了,却感受不到你一丝一毫的气息,连梦中也没有你的影子,你当真如此狠心吗?连梦中都不愿见我?”言罢,一滴清泪落入湖水中,倏忽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落樱从怀中取出那青瓷小瓶,一魂一魄,颜色已浓郁了些,她细细地摩挲瓶身,回忆起旧时光景。

    刚刚化形的她还只是个看守桃林的小仙娥,每日里不是睡觉,就是给桃树浇水,待结出桃子,就摘下来,送到各仙府中去。有时遇到天宫设宴,就送到宴会场中,供仙君食用。

    一日,落樱摘完桃子,觉得浑身疲累,就化为一只仙桃,跟刚采摘下来的桃子躺在一起。等到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正被人握在手中!那手掌骨肉云亭,微微干燥,带着淡淡的香。

    落樱正不知身在何处,就看到好多仙君过来跟握着她的人见礼,言语中满含尊敬和崇拜。

    “玉华仙君,恭贺您此次围剿魔界,大获全胜!”

    “道琰仙君严重了,不过是杀了几个挑事的魔而已。”那人磁性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,带着淡淡的漫不经心,他一边说着,一边用左手来回地摩挲着手中的桃子,右手举起酒杯饮了一口。

    落樱心中大骇,这人是玉华仙君?!难道她刚刚睡着之时,竟被当成桃子端到了玉华仙君的接风宴上?还恰好被摆在了他的桌上?

    自从落樱化形后,可没少听过玉华仙君的传说。上古战神的孙子,年仅三万岁就带领天兵,一举打败了魔君,被封为天界第一战神。听说长相也是天界数一数二的美男子,更是仙女们心中排名第一的如意郎君。

    落樱心中越发好奇,她小心翼翼地转动了一下桃身,偷偷地打开神识,往上看去。清雅华贵的面容,剑一般的长眉斜飞入鬓,墨玉般的黑色瞳孔,眸中波光潋滟,眉间还有一抹淡淡绯色。一支墨玉发簪将他的发半束起来,光华流转,身上无一处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。

    落樱看呆了,以前是只闻其人,未见真容!此次竟能如此近距离地欣赏仙界第一美男,当真是人生一大喜事。她这边心里正自兴奋着,就看到玉华仙君凤眼微眯,薄唇微微勾起,忽而剑眉一挑。

    她心头一紧,心里惊呼一声,不好,被发现了!不会被吃掉吧?!

    落樱忧心忡忡,现在逃跑还来不来得及?她正欲挣脱玉华仙君的手,偷偷溜走,却突然间浑身气力尽失!她心头又是一跳,果然被发现了,一定是玉华仙君封住了她的法力!逃也逃不走,挣也挣不脱,又不能大叫出声,该如何是好?她正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,就见玉华仙君抬起左手,将她递到了唇边。

    落樱还未做好心理准备,就看到了一张淡色红唇,如那桌上鲜桃般诱人,带着滟潋春光,还散发着淡淡酒香。天哪,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她在脑中骂了自己一句,真是美色祸人啊!

    但见那红唇一张一合,虽未发出声音,但却是在说话,“小桃子,这可如何是好,本君现在口渴的很,要不要把你吞下去?”低沉的声音如渺渺仙音,还带着明显的揶揄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啊,仙君,小仙知错了。您大人有大量,就饶了我这回吧。”落樱开始苦苦哀求,视线却不离那淡淡红唇。

    玉华仙君闻言浅浅一笑,面容越发勾魂摄魄,慵懒的嗓音低沉浅淡,似在引诱着她,“哦,那你可知错在何处?”

    落樱心中一时千回百转,我不过就是偷个懒,睡了个小觉,谁知道会被弄过来啊,想想都是泪啊。但她又不敢说,只小心翼翼地道:“小仙不该变成桃子,扰了仙君的雅兴。”

    玉华仙君唇边的浅浅笑意一直未退,语气不急不缓,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还有?我还做错什么了吗?落樱绞尽脑汁,思虑良久,方试探着说道:“小仙不该觊觎仙君的美色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,饶小仙一回吧,小仙必当牛做马报答您。”

    玉华仙君听到她细若蚊鸣的声音,其中带着些许委屈,不觉轻笑出声,“可是本君并不缺少当牛做马的人,你可有什么其他特长,我若是喜欢,可以饶你一回。”

    玉华仙君那低哑微凉的声音又飘进了落樱的耳中,她仿佛看到了一道曙光,当即开心地道:“小仙会酿酒,上好的桃花酿,一般都是小仙自己偷偷喝,从未给过他人的。您若是饶过小仙,以后定然拿来孝敬您。”

    “哦?既是如此,我就暂且饶你一回。若是你的桃花酿,不能让我满意,我仍是会将你吃进肚中。”那红唇一开一合,虽然看着是极美的,说出的话却让落樱如坠冰窟。您可是个仙君啊,为何对个小仙如此斤斤计较,这有失您的风度啊。

    那是落樱第一次见到玉华仙君,以桃子的形态,窥伺仙君的天颜,心中只觉惊艳,好像一棵灼灼其华的桃花树,从此种进了她的心里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落樱的泪越发收不住,相见如此美好,如今却什么也没有了。她嘴里喃喃着,“你已经喝不到我的桃花酿了,我的桃花酿没有了主人,唯余一缕酒香萦绕在我的梦中。可你却连梦中也不愿来,真是好狠的心。”

    这边落樱眼角挂着泪珠,就听到外面桃花小妖在叫:“姑姑,姑姑,来了一只白狐狸。”

    落樱闻声一愣,心中惊奇,白狐?为何会有一只白狐来此?她打开神识,除去屏障,片刻后便有一只小狐狸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桃花仙子,别来无恙。”小狐狸刚进庵门,双爪作揖,开口道。

    她竟然认识我,难道是旧识?落樱又仔细地看了看,这只通体雪白的狐狸,看着好生眼熟,是在哪里见过呢?

    这边落樱还在思考着,那边小狐狸已经叫道:“仙子,您不记得啦?我是司命星君府上的小白狐白墨呀,以前您经常跟着仙君去我们那里酒喝,还经常捉弄我呢。”

    落樱一拍脑门,原来是她呀,难怪有些眼熟,“你既是司命府上的,又为何会出现在此处?你不应该待在司命星君府吗?”

    白墨闻言,眼神悲伤一片,“仙子,您有所不知,星君为了让我早日升为上仙,特命我下凡历情劫。刚开始都挺顺利的,我在凡间修行了上千年,刚要化为人形时,不小心被伤到,正巧遇到了上京赶考的秀才林汝默。他为我包扎伤口,为我找吃食,一路细心地照顾我,我也在日日相处中对他情根深种。我想着等伤好了,就化为人形,照顾他一生一世,以还救命之恩。不曾想,还没等我化为人形,就遇到歹徒前来抢他的钱财,我那时法力微弱,只能以命相护。没曾想竟被扒了皮,然后就一命呜呼了,也没有跟他道个别。”

    落樱听完,心中一动,这竟是只痴狐狸。她又疑惑道:“既如此,你这恩情不是已经还完了吗?也算是情缘已了啊。为何还要来我这桃花庵?”

    白墨一听,急了,不停地在地上转来转去,小尾巴扫来扫去,“自是没有还完啊,我本是要护他一生一世的,现在却一天也没有了。他照顾了我几个月,我却没有有为他做过一顿饭,也没有为他缝过一件衣服,他还没有见过我的人形,更不知道我的存在,你让我怎么甘心?难道只是他漫长的生命中曾经救过的一只小狐狸吗?还是突然跑走、不告而别的坏狐狸?那扒皮之痛暂且不提,他的恩情我是一定要还的。”

    白墨越说越伤心,圆圆的狐狸眼中竟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看她如此模样,落樱突然想起一句话,问世间情为何物,只教人生死相许。

    落樱只能安慰道:“既是司命让你去历的情劫,你自当按照司命写的去做,既然情缘已了,自当回天宫去。如今你却如此执着,明明已经历劫成功,却甘愿继续留在人世,这是执念吧。”

    白墨乌溜溜的眼中蓄满泪水,仍旧抽泣道:“我自然知道这是执念,但这执念已经在我心中生根发芽,我又当如何呢?是我自己看不透,也看不懂,却甘愿为之付出一切。如今我已走投无路,只能求到仙子处。我保证,只要再许我一世情缘,让我陪着他,我定不会再留在人世纠缠。”

    落樱轻轻地摇了摇头,自己活了上万年,却从未看懂何为情,何为爱。自己的情劫历不过,别人的情劫也看不懂,又有何立场要求她人也看得明白呢。

    落樱看向白墨,淡淡说道: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再多说。你既已知道我的规矩,那你打算拿什么来换相思桃花酿呢?”

    白墨抬头看向她,静静地说道:“我愿拿出一魂爽灵,与仙子交换相思桃花酿。”

    白墨说完,又抬头看了看落樱,“仙子说我执迷不悟,仙子又何尝不是呢?你收集三魂七魄,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人吧。我虽不在天宫多年,但是你和他之间的事,还是知道一些的。在仙子的眼中,值得为之付出的,也就那一人而已吧。”

    落樱眉头微皱,没有回答,径自出去了。过了片刻,手中拿着一瓶相思桃花酿走了回来,将它递给白墨,“喝吧,喝了之后,自会得偿所愿。”

    白墨未有丝毫犹豫,接过玉瓶,一饮而尽,片刻后身陷混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清风新作《凰权至上:凤栖吾》,欢迎小仙女们围观,不一样的玄幻,依然是脑洞大开~

    【浓缩版简介】高冷美人研究僧,一朝穿越山海经,升级打怪,狂撩男神,从凤族花瓶小公主,逆袭成为四海五山小霸王的故事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