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起因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起因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四年前,傅以渐虽然知道楚韵寒选择楚韵惜而让他娶王妃是不得已,但他还是很生气,气她如此轻易地就放开了他的手,都未挣扎一下。但后来想想,或许那时她真的是被逼到一定程度了,别无他法了吧。

    对于造成他们错过四年的罪魁祸首,他怎么可能轻易放过。从始至终,傅以渐从未想过真心地娶楚韵兰,至于那时为何要娶她?他也是深思熟虑的。当他听到楚韵寒的话,心痛地滴血,但是他也知道他的小东西不可能轻易妥协的,一定是被威胁了。所以那天晚上,他就调用了所有影卫,用一晚上的时间将楚韵兰的底细调查清楚。

    正如他所想,楚韵兰并不是一般人,是个隐藏比较深的狠毒的人。她似乎并非这个时代的人,一举一动连想法都异于常人,她下毒的手段更是巧妙,让人不寒而栗。不管是楚夫人中毒还是楚韵惜中毒,都是这个女人一手所为,她就是楚韵寒的克星。这种女人放在成国公府就是个藏在暗夜中的毒蛇,只有有她在,大房的人就永远不安全,而楚韵寒就时刻被攥在手心。

    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她控制起来,再也不放出去为祸世间,而她提出要做齐王妃,刚好给了他正大光明的理由,只要进了齐王府,她就再也不要想着出去了。所有对楚韵寒有威胁的都要铲除,尤其是这种身带剧毒的人。

    楚韵兰刚进齐王府,就被关进了地牢中,他并没有杀了她。对于她那种比较自负的女人,最好的对付手段就是让她自己折磨自己。每天只要给她吃的就行了,久而久之,她会觉得自身才华得不到施展,会被自己逼疯的。果然如他所想,不到三年,楚韵兰就变成了一个疯子,整天自言自语,“我的现代人,没人比我聪明,我怎么可能会是这种结局,我不服,我不服。”

    傅以渐自不会去关注她,她害了那么多次人,没有直接要她的命,已经是他的仁慈了。还有一个原因是,他的小东西终有一天会回来的,不管她多么痛恨成国公和二房的人,但那终究是与她血脉相连的人,所以他不能赶尽杀绝,要给小东西留点后路。

    他在楚韵寒走后,就将楚韵兰毒害楚夫人和楚韵惜的证据送到了成国公府,然后告诉他们楚韵兰就在齐王府,只不过谁都别想见到她,等到楚韵寒回来再做处理。二房的人虽然悲痛,但是他们女儿如此恶毒,若是传出去更不好,其他男孩子怕是再也娶不到妻子了。成国公也不会让这种事儿传出去,否则整个国公府都完了。往小了说是家教不严,往大了说就是兄弟阋墙。

    傅以渐从未后悔做出娶王妃的决定,但是后悔的是没有将这件事及时告诉楚韵寒,让她误会而出走,一走就是四年。

    整件事情最让他意想不到的是突然多了个儿子,此时想起,当时楚韵寒应该是发现怀了孩子,才会选择不告而别,默默离开的吧。真是个傻姑娘,他若是知道了,定然是极开心的,怎么可能会有其他想法。

    想到这四年她独自一人远走他乡,独自一人生孩子照顾孩子,该有多艰辛啊。他的心头突然涌上一股酸涩,眼中有晶莹闪烁。他扣住她的脑袋,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楚韵寒依稀间感觉额头一片温热,隐约有灼热的气息喷在脸上,朦胧间睁开眼睛,就看到了一张极清俊的脸,刻在骨子里的脸。她伸出手,小心地摸了摸,心中暗叹,还好,不是梦。她好似终于放心了一样,喘了口气。

    傅以渐似乎猜出她心中所想,低声说道:“寒儿,别怕,这不是梦,以后我们再也不会分开。”

    楚韵寒听他如此说,不觉害羞,歪着头偷偷看了他一眼,脸蛋儿和耳朵尖都泛起红晕,红红的嘴角隐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。

    傅以渐见她如此娇羞,好似枝头青涩的果子,待人采撷,不觉心头一热,低头吻住她。慢慢地描摹她的唇形,顶开她的贝齿,舔吻着她的软肉,重重的"yun xi"她的舌尖,接吻的间隙,有魅惑的声音传来,“寒儿,四年不见,我发现你的体质似乎变好了些。以前不过两次就开始小声哭泣求饶,昨晚断断续续也有四次,对于这个结果,本王甚是开心。”

    楚韵寒原本被吻的杏眼眯起,"jiao chuan"连连,琉璃眸中水雾点点,此时听他如此自然地说出这种事,羞得小脸立刻就染上了红霞,睁开迷离的水眸,狠狠地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傅以渐对这温柔一刀,似乎更没有抵抗力,正准备行凶,却突然听到一声软糯的“爹爹,爹爹。”

    楚韵寒一听到那声音,直接将傅以渐一把推了出去,坐起身来开始快速穿衣。傅以渐对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有些哭笑不得,他缓缓地坐起身,漫不经心地披上衣服,眼中似有冰寒之气。果然儿子都是来讨债的,早不来晚不来,偏偏这个时候来。一般小孩子不应该多睡会儿吗?

    傅思齐完全不知道他已经得罪了新鲜出炉的爹爹,只知道好不容易找到了亲爹,一定要天天粘着才是。爹爹长那么好看,万一被其他小孩子抢去当爹爹就不好了,还是要死死护着才是。

    傅思齐走进大殿的时候,傅以渐和楚韵寒已经穿戴整齐坐在那里了。他看到他们两个的时候,乌溜溜的眼睛瞪得老大,“娘亲,您怎么也来了?都没有告诉齐儿一声,齐儿昨晚好想你,没有你抱着齐儿,齐儿都没睡好。”

    傅以渐听了他的话,长而媚的凤眸半阖起,嘴角噙着一丝冷笑,眼中飞雪重重。这个臭小子,打扰他的好事也就算了,现在这是要公开跟他抢人?

    楚韵寒身体本就不耐房事,即使坚持练武好多年,体质改善了一些,但还是要躺上个一两天的,此时为了儿子,不得已爬起来,只觉浑身哪儿都不舒服,酸痛难忍。她看着儿子,勉强给了个笑容。眼看着糯米团子就要扑到她怀中,想到那小肉弹撞在身上的感觉,脸色瞬间就不好看了。她的脑中只剩下四个字:我命休矣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