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相见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相见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楚韵寒到齐王府门前的时候,已经到了晚上。她辗转几处,最终还是来了这里。以她对儿子的了解,他多半是来这里了,她抬头看着匾额,不禁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楚韵寒一直怀疑,她儿子不会也是重生的吧?为何一个三岁大的孩子却什么都懂?有时他问的问题,她都要想很久才能回答。小孩子早熟成这样,真的好吗?就是因为他太懂事太早熟,所以楚韵寒从未骗过他。

    当傅思齐转着乌溜溜的眼珠子问她,他爹是谁时,楚韵寒就告诉他了,他的爹爹在上京,是那最风华绝代的美人。此后傅思齐就将这句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,当其他小孩子问他为何没有爹爹时,他就会鼓起胸膛,一脸骄傲地说:“我爹爹在上京,是上京城长得最好看的人,哼!”

    虽然他总是表现出那么懂事的样子,但是楚韵寒知道,他毕竟只是个三岁大的小孩子,他的心里该有多么渴望见到爹爹啊,那迟到的父爱对他而言,是多么的弥足珍贵。

    所以当楚韵寒听说傅以渐一直在找她时,她决定勇敢地面对一切,为了自己,也为了儿子。不管回到上京后等待她的是什么,她都要带着傅思齐回去。

    当楚韵寒踏着月光走进齐王府时,她终于见到了那日思夜想,刻入骨髓的人。月色如水,他站在那株梅花树下,整个人都笼上了一层淡淡的银色,一如十五年前,只是没有了梅花,也没有了雪。

    楚韵寒看着他,眸光微闪,紧紧咬住唇瓣,不让眼泪落下来,声音婉约柔美,好似风吹琳琅,“儿子呢?”

    傅以渐借着溶溶月光看着她,与她相交的目光愈发浓烈,墨玉般的眼瞳中有她清晰的身影。柳叶细眉微挑,樱桃红唇微抿,漆黑长发随风漫舞,莹莹难书韶华。这是他的小东西啊,思念了四年的小东西,寻觅了四年的小东西啊。他微微勾起唇,声音满带柔情,“睡下了。”

    他们两人彼此望着,好像刚刚晨时才分开的恩爱夫妻,此时见了,悄悄地说着话。分开的那四年好似被剪去的时光,两个人都不愿再想起,只想以后在一起,再也不分离。

    楚韵寒终究没有忍住,眼眶一热,鼻尖微微泛酸,眼泪顺着眼角落下来,泪水模糊了视线,恍惚间,看到他俊美的身形走得越来越近,直到整个人的阴影罩满了她。他身上有淡淡的冷梅香气,箍住她腰身的手臂又热又硬,好似身处暖室,只觉春暖花开。

    暗金绣的衣角轻轻搭在地面,空气中有淡淡的桃花香气,傅以渐在抱住楚韵寒的一瞬间,只觉全身的血液重新开始流动,他又活了过来,重获新生的喜悦,只因为她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王爷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寒儿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两人的话同时响起在空气中,带着淡淡旖旎和些许伤感。

    傅以渐微微低着头,鸦翅一般的长睫笼上一层朦胧的月晕,他的手贴在她脸侧,指头缓缓收紧,似乎想要将她刻进骨肉里,埋在灵魂中。他听着她呜呜咽咽的哭声,只觉心被紧紧揪住,“寒儿,永远都不要对我说对不起。无论我为你做什么,都无怨无悔,无论你做了什么,都不要自责难受。”

    爱一个人就要包容她的所有,包括她的时而任性,善意的谎言,不得已的选择。只要真正地懂她就足够了,懂得她的苦楚,懂得她的善良,懂得她的身不由己。只要是你,我都会选择原谅,因为我爱你啊。

    楚韵寒紧紧抿住唇瓣,双手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角,她抬头看他,眼中的爱恋穿越了四年的光阴落在他的脸上,颗颗泪珠都闪着思念的光。过了许久,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草在结它的种子,风在摇它的叶子,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。

    楚韵寒被傅以渐抱进屋的时候,双眼募得睁大,一屋子的鲜红艳丽灼了她的眼,榻上鸳鸯锦被轻堆,桌上红烛轻燃,耳尖儿忽然被咬住,带着魅惑的声音顺着耳蜗传来,“四年前,就准备好了这间喜房,可惜没有等到新娘子。当我去接新娘子的时候,她已经醉的开始说胡话了,当时寒儿不是说要洞房吗?可还记得?”

    楚韵寒小心肝儿一颤,忽然记起了那一夜,原来傅以渐当初去含章殿是为了找她!她的眼睛有些热,眼中隐隐有泪光闪烁,右手捂着脸颊,有晶莹的泪珠从指缝中漏出,“是我不好。”

    傅以渐蜀绣般的锦缎轻轻滑到腕上,露出一截凝脂般的手腕,他将她的手掰开,淡薄的唇舔着她脸上的泪珠,声音带着化不尽的绵柔,“不是你不好,我们都有错,寒儿不要自责。”他的唇顺着脸颊吻在眉毛上,眼皮上,鼻尖上,然后是她的樱桃唇,牙齿轻轻拖出她艳红的舌尖,温柔的"yun xi",辗转厮磨,好似在弹奏一曲古调。

    楚韵寒感觉他的唇软软的,甜甜的,又好像火把一般,将她点燃。亲吻的旖旎声,将她的魂魄都震碎了,再也不能思考。

    傅以渐白皙如玉的指头伸出去,将流苏金钩拨开,放下一层层暧昧错落的雪青绮罗帷帐,层层翩然低垂,淼淼如雾。榻上绫罗绸缎错落纠缠,有一角垂到地上,拖出旖旎之色。

    晨光破开了黑暗,有一束光线透过雕花轩窗射进来,在玉石地板上投下淡淡光斑,那两根温柔的红烛在绚烂的朝阳前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傅以渐垂着长而浓密的眼睫,修长的玉指缓缓插入怀中人耳侧低垂的青丝中,一下一下地轻轻梳她着发,好似轻拔流水,带着无尽的宠溺。

    只有真实地触摸到她,傅以渐才觉得这一切都是真实的,喜悦来得太快,他一时无法接受。他苦苦等了四年,突然之间心尖儿上的人就回来了,还带了个儿子回来,让他如何不喜悦,让他如何不震惊!总觉得昨天一直处在梦境中,一切都不过是他的一个梦。

    早上睁开眼的时候,他就转身将楚韵寒抱在怀中,只有那样紧贴的温热,他才有了切身的真实感。此时看着她的睡颜,只觉岁月静好。他曾经无数次的奢求,不过是每日醒来,睁眼可以看到她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梦迟到了四年,但是往后的岁月还早着呢,他会用深情去弥补那错过的四年,让他们之间再无遗憾。说到那四年,此时再想起来,于他而言,不过是一天而已。因为他每天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,寻找她和思念她,没有她的日子,瞬间变得很黑暗,生活像一潭死水,再也没有任何波澜。

    他不禁想起,四年前他是如何错过她的呢?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