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娃娃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娃娃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傅以渐踩着落花走来,挺拔的身影拖曳着一片玄色的衣袂走在青石路面上,是石墨打磨过的深浓漆黑,衣摆的刺绣上隐隐浮着张牙舞爪的夔龙,逶迤一地春华。他看到那小小的孩子时,心头一跳,喜怒不形于色的脸终于有了丝松动,眉头皱起,脸上写满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傅以渐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孩子,心跳越来越快,不知想到什么,眼中竟有泪花闪烁。他蹲在琉璃娃娃跟前,双手有些颤抖,玉色的指尖摸向孩子软嫩弹滑的小脸,伸出一半又缩了回来。那手好似有自己的意识一般,根根蜷缩,收回掌心,带起一阵寒凉。

    琉璃娃娃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,糯糯问道:“你是我爹爹吗?”

    十一等人听了娃娃的话,身体又不约而同地抖了抖,难道真是父子俩,为何说话口气都一模一样!

    傅以渐听到那甜糯的声音,感觉心都要化了。自从楚韵寒走后,他的心似乎就被冻上了,此时却生出一股温热,心外包裹的坚冰慢慢化开,似有春泉汩汩流淌,他的声音有些颤抖,“为何如此说?”

    琉璃娃娃眼珠转了几圈,一脸的若有所思,“我娘亲说,我爹爹是上京城最好看的人,我听人说上京城最好看的人在齐王府,此时见到你,觉得你长得如此好看,应该就是我爹爹吧?”

    傅以渐的心快要跳到嗓子眼,或许十一他们不知道,但是他看到这孩子的第一眼就知道,那是他的儿子,因为眼前的娃娃就是缩小版的他啊,跟他小时候一模一样,除了嘴唇有些像楚韵寒,其他各处无一不是按照他的五官刻画的。

    傅以渐终究将手放在了娃娃的手臂上,一把将他抱进了怀里,“对,本王就是上京城最好看的人,就是你的爹爹。”

    十一与小五、小六、小七对视一眼,眼睛瞪得一个比一个大,张开的嘴都能塞进鸡蛋了,难道真的是私生子?!

    琉璃娃娃被他抱在怀中,鼻尖有淡淡的冷梅香,心尖一阵微热,开心地说道:“太好了,思齐也有爹爹了,思齐找到爹爹了。”

    傅以渐原本正抱着孩子,听他如此说,心头微颤,柔声问道:“你说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琉璃娃娃或许是刚刚找到爹,有些兴奋,想要在爹爹跟前展示一下他的才学,立刻摆出了老学究的架势,摇头晃脑地说道:“思齐啊,勤于思、敏于行的思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齐。”

    傅以渐看他如此模样,狭长的眸子上挑,嘴角微微弯起,带着柔和笑意,好似寒冬初融的雪,“是你娘亲如此说的吗?”

    十一等人看到他的笑,一个个跟见了鬼一样,嘴巴张得越发大了,主子笑了!主子终于笑了!这是四年来,主子第一次笑啊!

    琉璃娃娃摇了摇头,认真地道:“娘亲并未告诉我什么意思,是我自己读书时想到的,我是个男孩子,理应如此,勤于思,敏于行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。爹爹觉得对吗?”

    暖暖的阳光照在傅以渐身上,身侧一树梨花,雪白浓烈,正是最丰盛繁华的时候,风一吹,满树白云落雪,“看来你是读了很多书,是个好孩子,你娘把你教的很好。”

    琉璃娃娃骄傲地昂起头,一脸的得意,“那当然了,我娘亲就是天下最聪明睿智的娘亲。”然后又看了傅以渐一眼,补充了一句,“我爹爹就是天下最好看最风华绝代的爹爹。”

    不知是这句话取悦了傅以渐,还是他今日的心情真的很好,他忽而抱着娃娃站起身,唇边的笑意越发深浓,“对,你娘亲确实是天下最聪明的人。”说这话时,竟有些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若是不聪明,又怎会一躲就是四年,全无踪迹,完全的销声匿迹,任他天涯海角,布上天罗地网,也没有将她抓住!而且还偷偷地背着他生了儿子,看来他有必要好好跟她算一算了。

    傅以渐将娃娃抱回了大殿,独留下几个影卫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十一瞪着一双圆眼,“主子这是有了儿子忘了影卫吧?就这样把我抛弃了?”

    豆豆听了傻爹的话,无奈地摇了摇头,“爹爹就算没有儿子,王爷叔叔也没跟咱们一起玩过啊。”

    小五赞赏地看了豆豆一眼,啧啧两声,“果然是主子的儿子,这口才也是没谁了,比豆豆的小嘴还甜,你们看到了吗?主子的嘴都快笑得闭不上了,咱们何曾见过他这样啊!”

    小六也跟着说道:“小小年纪竟然已经读了那么多书,看来没有咱们主子在身边,也长得挺好啊,既有貌又有才学,名字也挺好听。”

    小七仍是一脸的若有所思,低声道:“现在要讨论的不应该是这娃娃的娘是谁吗?”

    对啊,娃娃的娘是谁啊?主子不会是连孩子的娘是谁都不知道,就直接这样认了个儿子吧?不会吧?!

    却说此时上京街头。

    楚韵寒刚刚把东西买齐,就见孙嬷嬷惊慌失措地走进了绸缎店,跑到她跟前急急说道:“寒哥儿,不好了,思齐不见了!”

    楚韵寒闻言,心头一跳,手上一松,东西瞬间全部落在了地上。她看着孙嬷嬷,满脸惊惧地问道:“嬷嬷,你说什么?你们不是好好地在马车中吗?思齐怎么会不见了?”

    孙嬷嬷老泪纵横,哭着说道:“刚刚齐哥儿要吃冰糖葫芦,我就带他去买,我松开手付钱的时候,再转头他就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楚韵寒极力控制住心头的惊惧,拍了拍孙嬷嬷的手臂,“嬷嬷,你不要担心,先别哭了。齐儿比一般孩子要聪明的多,不会有事的。你先带着礼物和其他人回府,我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孙嬷嬷含着泪点了点头,“寒哥儿,你自己要多注意,都是我不好,没有照顾好齐哥儿。”

    楚韵寒又安慰了她几句,方跑了出去,以她对儿子的了解,绝对不是出去找吃的,或者跟其他小孩儿玩儿去了,十有**是去找爹爹了。从他两岁多一些懂事的时候起,就一直在找他的爹爹,如今到了上京,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儿子就头疼,儿子什么的,果然是克星!有时候楚韵寒会想,倘若当初没有这个孩子,她还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上京吗?如果她没有离开,她和傅以渐又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