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迎亲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迎亲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却说今日来迎亲的并非齐王本人,众宾客脸上都露出了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,心中不无讽刺。成国公和楚云廷早已一脸铁青,一双眼狠狠地瞪着那群侍卫,恨不能咬上一口。楚承安心中倒是高兴,有种幸灾乐祸的微妙心理,但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,只能假装忙着喝茶水。

    被两人瞪着的小五很是委屈啊,他也不想接这趟差事啊!想到此处,正想瞪两眼罪魁祸首,却连个人影也见不到。他凑到一脸冰寒的小七旁边,低声问道:“十一呢?”

    小七脸上似有一层寒冰,看

    了都令人胆寒,半晌才说了一句,“你问我,我问谁!”

    小五浑身抖了抖,低声道:“好你个十一,你给我等着,让我抓到了,看我不好好修理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小六在一旁高深莫测地笑了,“你们就不要怪十一了,这趟亲,咱们影卫谁都可以接,唯独他不可以,否则怕是一辈子也讨不到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小五正跺着脚,咬着牙,听到他如此说,不禁好奇地凑上前来,低声问道:“为什么啊,难道这接亲还能受诅咒不成?那我也不接了,万一我也娶不到老婆怎么办?”

    小六呵呵一笑,越发地神秘莫测,一脸的“你们都不懂,只有我懂”的神情,他看了小五一眼,轻咳一声,“新娘来了,该干正事了。”

    几人同时转头,看向前方,脸上写满了“我也不想来,我也很委屈”。

    菡萏院。

    十一在院门前绕了好几圈,终于鼓足勇气走了进去。没成想刚进了院门,就看到楚韵茹站在正房门前。身上着一袭沉香色缎面白狐狸皮的鹤氅,腰间系着一条青金闪绿双环四合如意绦,脚上蹬着掐金挖云红香羊皮小靴。银面如雪,桃腮微红,柳眉杏眼,此时正一脸戏谑地看着他,艳红的樱桃小嘴轻启:“怎么?逛够了?终于愿意进来了?”

    十一见她如此模样,只觉神智空茫,面颊滚烫,那张千年不变的古铜色脸皮终于有了变化,竟浮上了些许红晕,“没有,不是,我刚刚……”

    一个大男人,站起来像堵墙,此时却如此腼腆,让人看了不觉好笑。楚韵茹看着他语无伦次的样子,唇边不觉绽出一抹笑,瞬间又被她掩藏了,戏谑着说道:“来接亲啊?”

    十一被那一闪而逝的笑勾住了魂儿,呆呆地点了点头,待反应过来,急忙摆手,脑袋摇得像拨浪鼓,“没没没,我不是来接亲的,我就是凑着来看看你。”说到此处,脸越发的红了,连脖子都有些红。

    楚韵茹被他手足无措的呆傻样子逗乐了,凝脂般的玉手微抬,小嘴一张,吐气如兰,“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十一惶惶然不知身在何处,同手同脚地走上前,眼珠子一直盯着她娇若春花的脸颊。刚走到近前,鼻尖一股幽香,左脸一阵温热,好似蜻蜓点水一般,倏忽又没了。他的眼睛瞬间瞪得滚圆,不可置信地看着楚韵茹,说出的话结结巴巴,“你,你,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楚韵茹刚收回左脚,脸上还带着一抹红霞,微嗔了他一眼,“怎么?不喜欢啊?”

    十一早已坠入仙境,只觉身子飘飘渺渺,脸和脖子已经彻底红了,此时听她如此问,脑袋先是摇得像拨浪鼓,后又上下点头如啄米,“不,不,我,我很喜欢,喜欢。”

    此时府中已响起鼓乐之声,他不舍地又看了她一眼,低声道:“我,我先回了,明天再来看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转头就跑,但脑子一直是放空的,跑到门边时,也没看到刚好有人推门而入,直接撞在了门板上。这一撞,总算找回了些神智,捂着脑袋跑了,头也不敢回。

    红桃刚刚推门而入,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,就听到砰的一声,然后就见一黑影快速跑了出去。她有些摸不着头脑,走到门前却见到自家小姐笑得前仰后合,因为更是纳闷。这几日因为府中二房喜事的缘故,从新年到元宵,小姐可都是寒着一张脸,此时竟然笑了。

    她有些好奇地问道:“小姐,你怎么了?什么事啊,那么好笑?”

    楚韵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,她好不容易直起腰身,指着大门道:“刚刚看到一只大笨熊,真是笑死我了,怎么那么傻气。”

    红桃也转头看着那门,难道她刚刚碰到的不是人,而是一只熊?!不会吧!小姐,红桃胆小,你不要吓我呀!

    齐王府。

    花轿是从偏门抬进去的,鼓乐声还未进门就停下了。进到门内,却见府中无一丝喜气,竟没有一个宾客,只有冬日的萧条。天地茫茫,北风料峭,积雪深深,府内屋宇间早已是一片白雪皑皑的景象。厚厚的积雪压在树枝上,淫威尽展。

    楚韵兰没有等到期盼已久的仪式,既没有拜高堂,也没有拜天地,更没有夫妻对拜,就直接被送到了一处偏院。她双手攥紧,指甲早已掐进肉中。空荡荡的屋内,只有她和两个带来的贴身丫鬟,再无其他,除了窗外飘雪的声音,就是三人微弱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她突然生出一股恐惧,有种进了牢笼的感觉,再也逃脱不掉。正自惴惴不安,忽而听到了脚步声,心中顿时又生了些期盼,是他吗?他终于来了!

    透过大红盖头,楚韵兰看到一双黑色锦靴,上面还带着薄雪,应是刚从外面进来。心头正砰砰砰乱跳着,耳边就传来一声冰寒的男音,“人总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,也不该觊觎他人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不是傅以渐的声音!这是楚韵兰最后的想法,当她闪过这个念头时,人已经彻底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