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劝说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劝说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沈默是一种考验,更是一种折磨,张德全以为过了许久,但又好似只有一会儿,方听到那人冷冷说道:“你退下吧,回去告诫他,切勿觊觎本不属于他的东西,否则本王也不知会做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他重重地磕了一个头,颤抖着身体退出了大殿,不觉深深地呼了口气。齐王殿下的怒气简直比这秋雨还要刺骨,现在都是全身冰凉,无一处不寒冷。他颤颤巍巍地走进秋雨中,慢慢地走回皇帝寝宫。总觉得这一夜说不出的长,好似经历了一整个冬天,身体好似被冻上,连呼吸都变得困难。

    晨光破开了黑暗,有一束光线透过雕花轩窗射进来,在玉石地板上投下淡淡光斑,烛火在绚烂的朝阳前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傅恒缓缓地睁开眼,忽然转身,小手摸着身侧,眼神瞬间就暗淡了下去。那里还有一些温热,想来刚走没多久吧,为什么不等我醒来呢?他有些悲凉地想着,都是他自己不好,不应该贪睡的,要是早一刻醒来,不就可以见到她了吗?

    他将金丝绣花锦被拉起,盖住了小小的脑袋,无法自已地颤抖着,乌溜溜的眸子被水汽笼罩,温润而氤氲。他将自己团成一团,双手紧紧地抱着膝盖,好似寻求保护的小兽。

    张德全站在床前,看着那锦被起起伏伏,隐隐有呜咽声传来,不觉心疼一片。他走到近前,恭声说道:“皇上,楚大人刚刚被齐王殿下抱走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在那里,看着他躲在被子里默默哭泣,想了又想,还是将早已憋在肚子里的话说了出来,“皇上,就算您赐奴才一死,奴才也要说。奴才知道您对楚大人的心意,但是您现在还小,是争不过齐王殿下的。若是再这样执迷下去,终会惹火烧身的,到时候不但得不到楚大人,连您自己都会赔进去的。您就听奴才一句劝,您在等几年,等到您大权在握,或许那个时候您就可以与齐王殿下抗衡了呢。等待或许是痛苦的,但是总比永远得不到要幸福,至少您现在可以每日都看到楚大人。若是果真惹恼了齐王殿下,他不再让楚大人给您授课,您也是没有一点办法的,您说是不是呢?”

    傅恒裹在被子中,听了张德全的话,哭得越发悲戚,小小的孩子还不懂得如何取舍,却要面对这样的抉择,他心中痛苦不堪,却不得不放手。正如张德全所说,他现在还不能抗衡他的皇叔,他一无所有,只是一个名存实亡的傀儡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他学会了隐忍,对的,他要隐忍,将一切埋在心底最深处,直到他有足够的力量去夺取这一切。但他毕竟是个六岁的孩子,心中明白一切道理,却也止不住的伤心难抑,他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一声声地说着: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我只是有些伤心,有些伤心。”

    张德全听着他朦胧的声音,心中一抽,疼痛遍布全身,他小心地伸出手,轻轻地拍了拍那鼓起的一颤一颤的锦被。

    此后,傅恒又变回了初见楚韵寒时的他,不在过度依赖于她,也不再过于亲近于她。只有他知道,这种疏远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亲近,只要每日能看到她,他就心满意足了。

    楚韵寒从始至终也未想过小皇帝对她的别样情愫,依旧像个母亲一般,小心地呵护着他。

    楚韵寒陪着傅恒练了半年多的武,身体确实比之前好多了,现在蹲两个时辰的马步,也可以脸不红、气不喘了。

    这一日,楚韵寒正在常平殿内教傅恒练字,就听张德全说少傅和少保来了,她整了整官服,当先站起来。

    明楼走进常平殿偏厅的时候,就见那人如青松一般站得笔直。她穿着官服,戴着官帽,孑然站在那里,像一丛清风中的细竹,暗红色的锦锻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宽大,越发衬得她有些娇小纤瘦。但看她的脸,却又有种仙骨珊珊,丽绝尘寰的气质。

    正逢一缕阳光穿透窗子斜照进殿内,落在楚韵寒的眉峰上,点点金光,洒在她琉璃般的眸子中,只觉流光溢彩,让人目眩神迷。

    明楼跟楚韵寒接触了半年多,他发现这个少师果真跟其他人不一样。她不会费尽心思地去巴结奉承官位比她高的人,亦没有私下里结党营私,更不善于钻营取巧,在这污浊不堪的官场中,就像一朵空谷幽兰般,任风吹雨打,我自不折腰。

    她认为对的事,就会坚持;她若是做错了,也不会一味否认。她既懂得如何遮掩锋芒,又懂得适时藏拙,是个真正的聪明人。

    明楼两月前刚刚接触楚韵寒时,就已让人将她的底细查了一遍,她并非如他所想,一心攀附齐王,是真正的寒窗苦读了十年,靠她的实力连中三元,当上了这少师。那个时候明楼才对她放下了些许戒心,开始以一颗平和的心对待她。

    也是在调查她的时候才发现,她是真的很出色,一般人难能望其项背。楚韵寒自小就聪明伶俐,小小年纪就能写诗作画,性极颖悟,经史子集,过目成诵,十三岁就连中三元!真正是近百年难得一见的良才!不过两月时间,连一向眼高于顶的少傅都对她夸赞有加,当真是有本事的人。

    那时候明楼在心里不禁反思了一下,或许这楚韵寒并非靠齐王才当上这少师,而是齐王真正的发掘了她的才干,想要为朝堂所用,又或许是他对傅以渐有些偏见才会如此想她吧。

    后来明楼放下心中的成见,细心观察楚韵寒,发现她当真是个极聪慧的人。虽是个男人,却比女人还要细心,平日里他和少傅想不到的一些琐事,她都能留心到,对傅恒更是关怀备至。大小事情,皆亲力亲为,让人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越是接触,越是让人心动。明楼每次看到楚韵寒,心里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他明明是个极冷清的人,从未对他人多看一眼,却不知为何,每次见到那纤瘦的身影,总会不由自主被吸引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