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挽留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挽留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每当想到小皇帝可能会因为这段隐秘的爱恋而赔上性命,张德全的五脏六腑就仿佛被架在了火上,烧成了炭,连筋骨都泛起痛楚,恨不能蜷缩成一团。那是他看着长大的孩子啊,那个命苦的孩子!

    他像热锅上的蚂蚁,不知如何是好,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小皇帝往火堆里跳!现在小皇帝才七岁,什么实权也没有,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!与齐王殿下相争,无异于以卵击石!

    他总在伺机找机会想要劝诫一下小皇帝,即使是被砍了脑袋也好,总比小皇帝的脑袋不保好一些。正当他准备进言的时候,他发现小皇帝越发痴迷了,甚至有点魔怔。或许是小皇帝也意识到了齐王殿下对楚大人的心意,他准备放手一搏,争夺那个人。

    今晚,小皇帝正坐在窗前发着呆,却见外面下起了雨,且越来越大,狂风大作,大雨瓢泼而下。张德全走上前轻轻地关上窗子,却忽而听到那软糯的声音带着一丝秋雨的冰寒,“小全子,你说,若是我病了,她会赶来照顾我吗?”

    他还未反应过来那个“她”是谁,小皇帝已经风一般地跑进了雨里,他吓得肝胆俱颤,紧随其后,想要将他抱回大殿。但是小皇帝却万般坚定地站在暴雨里,一动不动,任他如何劝解都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寒冷的秋夜,雷啸雨奔,如泣如诉。

    小小的人坚定又脆弱的站着,身影仿佛笼着一层冷冷清清的雾气。他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,眼中忽而就生出了泪,随着雨水冲刷到脸上,火辣辣的疼。

    他心中想着,最后一次,这是最后一次看着小皇帝犯傻,此事过后,他就算舍去这颗人头,也要劝说他!

    当雨水浸透了那小小的身体时,小皇帝的嘴唇紫黑一片,好似雨中飘摇的树叶,倒在了那片冰凉中。他将小小的人抱到了床上,让丫鬟除去了湿衣,又将太医都叫过来,才急匆匆地赶往含章殿。

    他知道小皇帝口中的那个“她”是谁,他要为他做完这最后的事,帮他达成所愿。他跪在含章殿外,膝盖浸透在寒凉刺骨的秋雨中,却一动不动,直至看到那一抹瘦削的身影。他忽而叹了口气,皇上,奴才终究做到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他看着楚韵寒一口一口地给小皇帝喂着药,眼中满含怜惜和心疼,突然就懂得了小皇帝的苦心。或许只是一晚上,但是足够了,在小皇帝的心中,一个晚上的温情就足够了,足够他撑上一年两年或是许多年。

    傅恒虽有些迷迷糊糊的,但是即使喝着最苦的药,他的嘴角依然是微微勾着的。待喝完了药,他紧紧地抓着楚大人的手,死都不愿放开。这是他好不容易得来的一晚,又怎会轻易放手呢。

    他在旁边看着,心中却流着泪,为这个脆弱却坚强的孩子。

    楚韵寒的手被傅恒紧紧地抓住,他有些微微发烫的额头紧紧地贴在她的身前,好像受伤的小兽,竭力地汲取着温暖。她伸手轻抚着他瘦弱的脊背,心中升起一股难言的痛惜,这还只是个孩子,从未享受过什么温情的孩子。或许从小到大,从未有人抱着他小小的身子睡觉吧。

    想到此处,楚韵寒心尖微疼,将他搂在怀中,轻轻地拍着他,“恒儿乖,老师不会走的,你安心睡吧,老师会一直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她又转头看向张德全,低声说道:“麻烦张公公跑一趟含章殿,告诉齐王殿下,今晚我在这里陪皇上。”

    张德全闻言,心中高悬着的大石总算放下了,他一直担心,若是楚大人真的回去了,那小皇帝该怎么办?他明明那么努力了,吃了那么多苦,甚至不惜性命。他微微躬身,低声说了声“是”,就带着其他众人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楚韵寒侧身斜躺着,身前是紧贴着她的小皇帝,她将锦被完全包裹住他小小的身体,又用温热的帕子将他额前的薄汗擦去,方才轻拍着他的背,哄他入睡。

    傅恒伸出小手,紧紧地揪着她身前的衣襟,生怕一个不留意她就走了。他的鼻端充斥着她淡淡的牡丹香气,心中升起前所未有的满足。这是他第一次被搂着入睡,从他有记忆以来,他一直是独自一人蜷缩在床的一角,舔舐着夜的寒凉。

    他有些贪婪地闻着她的气息,因为他知道,这是她第一次抱着他睡,也许是最后一次。也许是她的怀抱过于温暖,他开始醺然欲睡,他将指甲掐进肉里,想要保持清醒,想要多哪怕一刻体会属于她的温暖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他终究是支撑不住了,那时他依稀想着,老师,你说会一直陪着我,可要遵守约定哟。虽然心中知道,她的“一直”不过是这一晚,但是他却私心地想要这个“一直”是一辈子。

    却说张德全跑去含章殿,跪在冰凉的金砖地上,身体瑟瑟发抖,他极力地稳住心神,恭谨地回道:“齐王殿下,楚大人让奴才来告诉您一声,今晚她留下照顾皇上了,让您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有细碎的玉片应声而落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。那声音却好似来自地狱的哭嚎,将他整个人都裹住,挣扎不得。他只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,整个身子都颤抖着,越发低地将头磕在地上。

    头上忽而传来冰寒刺骨的声音,好似无数冰剑插进他的心头,“为何好好的会染上风寒?!”

    张德全身体抖如筛糠,却依然死死支撑着,颤抖着回道:“回齐王殿下,今日皇上坐在窗前看书,后来起了风,又下了雨,许是秋寒过甚,寒凉入体,晚间就开始高烧不退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又是久久地沉默,整个大殿静的能听到烛火燃烧的响动,风呼喇喇贴着地直往里钻。寒风如泣如诉,穿过殿门缝隙钻进身体里,一股冷意顺着小腿窜上全身,他跪在地上又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