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东宫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东宫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过得片刻,少傅终于结束了一日的说教,颤颤巍巍地走了。

    明楼意味深长地看了楚韵寒一眼,也紧随其后。

    楚韵寒见二人相继离去,正打算上前安慰一下傅恒,只觉一道凌厉的视线在她身上上下逡巡,低沉优美的声线从背后传来,“皇上还小,有些不懂事,以后还要劳楚少师多多费心了。”

    楚韵寒转过头去,看向门边,正是明楼。他的五官如刀雕斧刻般,带着将军的英气,说出的话裹挟着一丝冰雪气。她不觉打了个颤,低声说道:“多谢明少保指点,以后我定当竭尽所能辅佐皇上。”

    明楼黑眸眯起,似有所思,又看了她一眼,方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看到明楼的背影消失在门边,楚韵寒不觉呼出一口气,不愧是战场厮杀的将军,这气场真是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待少傅和少保都离开后,傅恒却始终未抬头,小手紧紧地攥着。

    楚韵寒走到他身边,将他的小手捏在手中,藕节般的指头被一根根地掰开,掌心一片鲜红。果然,看着那触目惊心的掌心,她不觉叹了口气。从少傅开始说教,她就留意到了,傅恒一直紧紧地攥着手心,指甲掐进肉里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小小一个孩子,真是心疼不已。小皇帝也是个命苦的,老皇帝整日沉迷丹药和美色,自是没时间问他,母妃更是一出生就死了,年仅三岁就登基做皇帝,上头还有几个皇兄虎视眈眈。傅恒虽贵为皇帝,但从小到大好像从未受到过什么疼爱呵护,当真让人怜惜。

    忽然又想到,当初傅以渐之所以选傅恒做皇帝,是不是从他身上看到了他自己的影子?同样是皇帝的小儿子,母妃也都死得早,两颗孤单寂寞的灵魂。

    楚韵寒一边跟随侍太监要了块锦棉,小心翼翼地帮他包扎着,一边低声说道:“臣知道皇上辛苦,少傅他们都把您当成未来的明君辅佐,自然对您严厉一些。如果觉得晦涩难懂,以后臣可以帮您逐句解释,助您理解意思,这样应该就好记些。若是您有什么烦恼,也可以告诉臣,臣愿为您分忧。”

    傅恒低着头,耳边是她轻灵的嗓音,只觉恍然若梦,脑子再也不知她在讲些什么,只沉浸在那少有的温柔中,恍惚中想着,若是母妃没有死,是不是也会这般温柔待他?

    傅恒从一出生,就没有了母妃,父皇也整日沉迷炼丹,从未多看过他一眼,那个人对他最大的恩赐也就是给了他一个名字吧。因为母妃死得早,皇帝又不看重,他的出生注定是悲哀的,而他注定是孤独的。

    他上头有好多皇兄,整日明争暗斗,为了皇权争得你死我活。也许是他的年纪太小,又没有了母妃,对他们造不成任何威胁,渐渐地他们也把这个弟弟忘记了,从此成了可有可无的透明人,生活在宫中的一角。

    从傅恒有记忆以来,就是在冷宫一样的地方长大的,身边的太监宫女都说他是灾星,克死了他的母妃。平日里对他不闻不问,有时还偷偷地克扣他的用度。

    犹记得那年春日来的晚了些,初春的花朵被冻僵在枝头,冷风一吹,纷纷混着春雪掉落在泥土里。小小的他冻得缩在床角,好似雪中小兽,独自舔舐着寒冷和孤寂。

    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小太监偷偷地跑来,给他添了些木炭,小声说道:“主子,银丝碳都被那些没脸没皮的扣下了,我好不容易才求来了些木炭,烟有些多,您忍一忍几好了。”

    傅恒被呛得直咳嗽,眼泪顺着眼角滴落,啪嗒啪嗒掉在冷硬的床板上。他抚着胸口,依稀在想着,若是母妃还活着就好了,或许就不会有人如此欺负他。

    在那段无人问津的日子里,他每天唯一能做的就是仰望那一方狭窄的天空,或是数着斑驳墙角下的蚂蚁,渴望着有一天能够走出这一方破旧的小院。也许是他的许愿有了作用,终于在他三岁的时候,他走了出去,看到了更为广阔的天地。

    那日迎春花已来到荼靡,而早桃正含苞待放,花骨朵儿淡黄轻红,在风中舞动。他住的破旧宫门前依稀站了一个韵致楚楚的男人,不过十**岁,却已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他踏着满地落红缓缓走来,暗金绣的四爪夔龙栩栩如生,随着他的走动,飘飘欲飞,逶迤一地春华。

    傅恒将有些脏兮兮的小手背到身后,孤单地站在朱红的大门前,看着他脚步缓缓行进,带来冷梅的香气。他屏住呼吸,小手紧握,有些害怕地看着那人。

    那人站在他跟前,声音若腊月寒冰,“陛下,我来接你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他才知道,那人是他那从未谋面的皇叔,也是唯一的一个皇叔傅以渐。正是这位皇叔排众议,将他扶上了皇位,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他突然被人从地狱接了出来,抬脚走进了天堂。

    从此他穿上了龙袍,成了那万人之上的人。那一年他寝宫内的一株桃花树开得很艳,明艳灼灼的花瓣匍匐在明黄的衣角,一片山明水净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他的皇兄们都怎样了,也没人告诉他。原以为成了那人上人,他就不会再寂寞,但是他发现他错了。他坐在九重宫阙的台阶上,看着那广阔的天空,隐隐约约的蔚蓝中带着夕阳血色。他还是一个人,寂寞的,孤单的,害怕的。

    唯一的皇叔将他送上皇帝的宝座,却很少过问他的事。朝臣和老师们整日叮嘱他要做这做那,怎么做,却从未正在的关心过他。没有人关心他是否开心,他们想要的不过是一个听话的皇帝。也没有人在乎他是否疲累,他们只想揉搓出一个盛世明君。

    此时,他低头看着那白玉一般的手,指甲修剪得分外整齐,晶莹剔透,闪着淡淡的珊瑚色。那手扯着白色的细棉绕来绕去,轻柔地好似春风,眼泪突然就掉了下来,止也止不住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