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奇幻·玄幻 > 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 > 筹谋
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

  • 字体
  • 风格
  • 滚屏

筹谋

双击滚屏/单击停止 |  全站滚屏 /  当前滚屏 |  滚底翻页 | 滚慢 / 滚中 / 滚快 | 恢复默认

    傅以渐透过人群远远地看着楚韵寒。她今日穿了一件儒雅的月白长袍,面如冠玉,清雅飘逸。那双流光溢彩的琉璃眸子看着人时,好似有一束光透过林间枝丫照下来,让人有些目眩神迷。这是他的小东西,这是他的白月光。

    他径直穿过人群,朝她走去,玄黑的衣裾拖曳过脚下,在暗色砖石上逶迤出淡淡的优美曲线,掩不尽一身妖娆的魅惑。

    她就那样静静地站在那里,偶尔跟人说一两句话,却好似黑夜中的明月一般,可以让人自动忽略周边的人和事,唯独看着她,是那般的令人瞩目。

    他明明把她拉到了黑暗中,她却仍然闪着亮光。她曾说过,她要做他的阳光,还要做他的月光。他突然生出一股嫉妒,他不想让其他人感受到她的光芒。

    傅以渐看着言笑晏晏的楚韵寒,忽然想到了十多年前,也是在这个花厅,他第一次见她,却一眼万年。如今他早已不是当初坐着轮椅费心筹谋的小少年,而她也不再是呀呀乱叫的奶娃娃,但是她的笑容依旧。她就那样温柔缱绻地看着他,脸上是放大的梨涡。

    傅以渐刚刚走到近前,站在楚韵寒前面的成国公走上前,恭敬说道:“没想到齐王会大驾光临,真是让成国公府蓬荜生辉!不过是孙儿们考了个举人,实在是担不起!”

    厅中众人听了,都不禁在心里骂他老狐狸。现在整个上京谁人不知,国公府的楚三公子跟齐王走得甚近,齐王恨不得把他带回王府去。如今楚三公子中了解元,齐王若是不来,才奇怪吧!

    傅以渐唇角一勾,黑眸深不见底,缓缓说道:“成国公过谦了,此次国公府有两个高中的,其中还有一个解元,如此荣耀不是他人可比的!”一边示意成国公起来,一边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楚韵寒。

    楚韵寒和他视线一触,感受到他的绵绵情意,心底止不住地笑,她将那抹笑极力地掩藏住,低头说道:“齐王殿下,楚韵寒给您见礼了。”虽然私下已经是那般亲密了,但是人前还是要做做样子的,不管怎么说,她现在也是个男儿身。

    傅以渐看着跪在面前的人,脑袋低垂,那张带着梨涡的脸也被遮住了,却有一截白生生的脖子露出来。他的手突然有些痒,好想像往常一般,轻抚上去,感受那玉一般的光滑细腻。他不自觉上前一步,双手扶起她,指尖在她掌心挠了一下,声音轻柔,“起来吧,不必多礼。”

    楚韵寒站起身,眼角隐着一丝笑意,偷偷地剜了他一眼。那么多人看着呢,王爷,看来您是要把好龙阳的名声坐实吧!

    众人看到两人举止,都在心中暗叹,果然如此啊。天哪,天哪,这传闻果然不假,齐王好龙阳,喜欢楚三公子啊,你看那眼神。看别人时都是大雪冰封,阴寒一片,看楚三公子时,却是情意绵绵,带着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成国公虽说也听闻了齐王和自家孙子的传闻,但终究是有些不信的,但此时见他如此,真是一张老脸都青了!他孙儿是靠自己的努力考上的解元,以后前途无量,根本用不着以色侍君啊!不行,看来他要想想办法了,这样下去,孙儿的仕途就完了!自古以色侍君的,有几个有好下场的,哎。

    成国公府二房更是五味杂陈。楚云廷心念直转,隐藏在宽袖中的手握紧成拳,好似突然拨云见日,将一切都理顺了。难怪他多年前突然被调离吏部,可不就是楚韵寒的娘亲中毒的时候,就是那一年,齐王还派了两个太医来国公府,难道那个时候两人就已经交好了吗?但是那是楚韵寒不过才三岁!齐王怎会看上一个小娃娃!

    他一直苦心钻营,却毫无结果,在鸿卢寺卿的位子上一待就是十年!他一直暗暗猜测,肯定有人给他使绊子,但是没想到竟是齐王,楚韵寒和他的关系什么时候好到这种程度了?想想就胆寒!再想到当初他们二房意欲谋害长房,楚韵寒早已对他们恨之入骨,如今再得齐王庇佑,他们二房岂不是要完了!

    想到此处,一身冷汗都浸了出来。不行,他不能自乱阵脚,他还有最后的杀手锏,他就不信这齐王真的好龙阳,那样一个雄才大略、充满野心的男人,怎么可能不想留个后!就算是他真的好龙阳,他定然也会娶个妻子生儿育女吧?总不能真的一生无后?

    再者,齐王若真是执意跟楚韵寒在一起,且不说成国公那一关过不去,朝中文武百官也会口诛笔伐吧?就算他不畏流言,难道楚韵寒小小年纪就不怕吗?她难道不为长房想一想吗?他们终究是走不到一起的吧?所以他还有杀手锏!

    想到此处,转头看了看不远处站着的楚韵兰,对,他的女儿,上京第一才女,袅袅娉娉,懒染铅华。他就不信能争不过一个男人!而且早在一个月前,楚韵兰就来找过他,说是有意齐王,想要嫁入齐王府。这个主意说起来,还是他女儿自己提出的呢,想来她定是胜券在握!果然他的女儿才是上京第一才女,有貌又有才,睿智聪慧。

    楚韵兰根本没有注意到楚云廷的目光,自从那人进来,她的眼里就只剩下那一人而已,她的心里也只装得下那一人而已。她痴痴地看着他,忽而想到一句话,草在结它的种子,风在摇它的叶子,我们站着,不说话,就十分美好,只是为何这份美好却要被另一个人打破!

    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    那年她十二岁,正是情窦初开。偶然的一回眸,却让她心心念念了五年,想了五年,蹉跎了五年。如今她十七岁,早已过了最好的嫁人年纪,却仍在等着。

    等什么呢?等那人回心转意吗?可是从始至终,他从未看过她一眼,或许都不知道她的存在,何其可悲!他的眼里只有那个少年,再也装不下其他人,就好像她一样。所以她恨楚韵寒,恨不得让她永远消失,那个人那么美好,是属于她的!

    楚韵兰将指甲狠狠地掐进掌心里,白净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,又迅速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,请勿转载!
十世情劫:极品桃花仙》最新章节,请记好我们的地址:www.tui12.com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